第二十八章 美人入浴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04 22:37:30 字数:11431 阅读进度:28/585

饭后,中年美妇拉着林紫嫣去说悄悄话,李虎无事,洗过澡便早早睡下,将近二更时分,屋顶上喀的一声,李虎便惊醒过来,飞身上屋顶,却见一条黑影从威远镖局向远处遁去。会是什么人呢?李虎心想着,跟了过去,不多时,那黑影来到城中一块空地上,驻足站定。李虎心中一动,暗道:

“莫非是找我的?想着,跟了过去。

果然,一靠近,那黑影便道:“来了?”

听声气正是凌问天。李虎顿时没有好气的道:“三更半夜的,你跑到我屋顶想干什么?”

凌问天一转身,扔了一把剑在李虎面前,然后手放在自己的腰部。左手抓鞘,右手按剑柄,道:“拔剑!”

“什么意思?”

凌问天道:“嫣儿是我的,如果你打不赢我,就给我永远离开她。”

李虎心中微怒,一张脸沉了下来:

“我跟你说过,嫣儿不是你能叫的。”

凌问天哼了一声:“怎么,不敢拔剑?等下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别怪我不给你出手的机会。”说着,锵的一声抽出剑来。

“慢着。”李虎道:“你想跟我动手,可以!但是,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哈哈哈,我会输?”凌问天道:“我堂堂玉面剑客凌问天会输给你这无名之辈?”

李虎道:“世事无绝对,我只问你,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哼,那就等你打败我再说。”

凌问天说着,一剑刺来,李虎脚下一滑避开,但那凌问天之剑有如附骨之蛆,划过数道闪光,直指李虎大穴。李虎信步错开,哼声道:“没想到,原来所谓的名门正派弟子居然是这副德性。”

凌问天脸色骤变:“你说什么?”

李虎道:

“我没说什么,只不过某些人剑法不入流,却要强充高手。自己鬼迷心窍一心横刀夺爱,虽然只有三脚猫的功夫也敢逼人家丈夫跟自己比剑,更离谱的是,他害怕自己万一输掉,居然连自己输掉怎么办都不敢说,想必心中一早就打定主意,打得赢就杀人灭口,然后自己抱得美人归,打不赢就靠着师门关系死皮赖脸地缠着,我说得对不对?唉,我就知道,什么名门子弟,什么什么玉面剑客,说来说去也不过是一垛不入流的下三滥货色。”

“住嘴!”

凌问天气极,怒喝了一声,剑尖化作七点寒星,似蛟似蛇,剑影令人捉摸不定。李虎也不动手,只任凌问天进攻,他一边闪避,一边悄悄记下对方剑招,口中不停,道:“呵,恼羞成怒了么?嫣儿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今天跟她逛街,你像吊死鬼跟着也就算了,没想到还存着杀人灭口的心思,哎,点苍派出了你这种弟子,还真是山门不幸哪,也不知你的爹娘是谁,居然没被羞死。”

“你……”

凌问天气极攻心,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李虎看得啧啧有声:

“厉害厉害,我看你一定是喝太多太补汤了,要不然怎么会补得吐血?如果你气血太盛,我劝你还是到怡红院去泄泄火气。嗯,你瞪我干什么?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去得太多,用不着我提醒吧。”

“你~~”

凌问天直起身子,胸口气血翻腾,忍不住又是一口血吐出。点苍派的内功出自太乙真经,最讲究心性修为,对心境要求极高,凌问天日间看到李虎与自己心仪的女子亲昵了大半天,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饭后又不多加调息,反引邪火入脉,导致真气行了岔道,如今被李虎一刺激,顿时气血攻心,走火入魔,这才吐出两大口血。

李虎悄悄瞄了身后远处的林间幽影,暗道:

“我都这么打击他的弟子了,怎么还舍不得出来?难道我看错了,跟来的竟不是凌问天的师父?”

日间,李虎遇到林紫嫣的师父师母时,看到两人不将他当一回事,在知道李虎是林紫嫣的未婚夫后,依然将他当外人,全然不将他与林紫嫣的关系当回事,李虎将这事记在心中,自然对两人没什么好感。却在这时,凌问天剑起,刺了过来,李虎避过,道:

“喂喂喂,凌问天公子,怎么还打啊,你连我一片衣脚都没碰到,别不是补药吃多,气血贲涨,脚上使不上劲吧。算了算了,我也不阻挡你去风流快活了,你走吧。喂,我都叫你走了你怎么还打?你还打,你再打我可就还手了?”

凌问天听而不见,只似疯狂地舞剑,吼道:“我,我杀了你!看我的点苍七绝剑——终南问情!”剑起,陡然间,如万千寒光聚在一线间,那剑爆起万千点寒光,点点寒光又聚在一起,飞射过来,李虎脸上动容,这剑奇快,避无可避,他右手抬起,当的一声,剑碎!凌问天狂吐了一大口血,倒地晕厥。

李虎看了看,心中冷笑:

“嘿,这笨蛋强行施展自己不能使用的剑法——嗯,刚才那招好像是纯靠内力雄厚才能施展吧,他先是走火入魔,引起气血紊乱,既无卫气守护,经脉必定变得极为虚弱,这时又强行运使全身真气冲击经脉,日后怕是不残也废,最起码也得落下个无法根治的病根,如果救治得不及时,恐怕后果更为严重。嗯,我只当没看见走人就是。”

正想着,背后那道黑影冲了过来,一下子捞起凌问天,一颗丹药塞进嘴去,连点他几十个穴道,右手按在灵台,一股温润浑厚的内力缓缓输了进去。

李虎摘下头套,似笑非笑地道:“咦?是嫣儿的师父啊,你怎么会在这?”

那中年男子看到凌问天的惨状,心头剧痛,狠狠瞪了李虎一眼,李虎装作看不见,道:“刚才凌师哥打我打得好惨啊,你可没看见,刚才那一剑差点就要了我的小命,哎……”

那中年男子站起身来,冷声道:“李少侠,多谢你没痛下杀手,这恩情,我点苍派记下了。”抱着那凌问天飞身离去。

李虎神情变冷,心中暗暗发狠:最好你不要真的“感激”我,否则我也顾不得嫣儿会伤心了。正想着,耳边隐约传来一阵风声,远处便有一道黑衣跃起,更远的地方便传来一阵惊叫声:

“飞贼,有飞贼,抓飞贼啊!”

李虎心道:

“没想到今晚这么热闹,睡得太早也挺无趣的,不如跟去瞧瞧。”

想着,施展身形紧追而去。只见那背影看似个女子,速度不是很快,李虎便远远尾随。随着那背影在城中七弯八拐,中间避过几起巡夜的兵丁和打更的老头,那背影溜进了一间院子,那院子充满了花香,李虎刚进去时还闭上呼吸,好一会儿发现没有毒才大胆的吸了几口气。

只见那人影沿着墙根跑动,来到一间点着灯火的房子外,细听了一下,从怀中捣出一把匕首,在门缝处慢慢挑动,打开门,钻进去,又轻轻掩上。

李虎看得暗赞:那房子明明点着灯火,里面难保有人,那穿夜行衣的黑影居然看都不看一眼就钻进去,果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要是我,肯定探听好情况再动手。”

李虎想着,蹑手蹑脚来到那房外,用唾液沾湿指头,在门上的纸窗糊了一下,慢慢扎进去,穿了个小孔,然后凑眼一看,刹那间,李虎惊呆了。

只见房中雾气蒸腾,花香阵阵,一个美妙的背影坐在一个大桶中,手捧沾满花瓣的温水浇在温白如玉的上。她的一条高高抬起,架在桶沿,掬水放在脚踝,那水珠便似断了线的珠子,滑溜溜地从玉踝流向小腿,又从小腿流向膝盖,那膝盖伸得直直的,水珠儿又从膝盖流向,根部隐在水下,隐隐约约间,李虎透过水面花瓣的间隙,似乎看到了某些不应该看的东西,一时间,一股热气自小腹升腾,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咽了咽口水。心想:“据说女人最妙的便是两根并拢时伸不进一根指头,不知她双腿并拢起来有没有那般紧?若是能让我用指头试试就好了。”

而那沐浴的女子竟未发现有人偷看,又抬起另一条腿,两腿并拢,玉手轻轻摩娑着,轻轻叹息着,似乎对自己拥有一对夺天地造化的美腿也极是满意,而李虎亦是大饱眼福,紧紧盯着,不肯错过分毫,心中大叹:“果然够紧啊,真的是一根指头都伸不进。”忽而又想到:不知嫣儿的腿是否也这般美?嗯,应该比这双腿更美才是,等回去了找个机会看看,想来她也不会拒绝。

一边想着,脑袋却不由得向前凑,似想看得更清楚点。便在这时,那女子腿上一滴水珠滑落,那女子娇喝一声:

“什么人?”

玉掌一按,那水珠变成林厉的暗器呼啸而来。李虎吓了一跳,身形向后一跃,那水珠居然射穿纸窗,击破木框,飞射过来,李虎一掌将那些水珠击散,便听得轰一声,一道红绫破墙而来,李虎右手一挥,刷的一声,绫裂。

那女子“咦”了一声,显然想不到灌注了极阴柔内力的红绫居然能被徒手割破。接着李虎眼前红影一闪,那女子裹着红纱破墙而出,在空中飞旋着,双掌印来,李虎晓得厉害,就这一刹那!李虎身上的汗毛,头发全部都竖立了起来,就好像砰到了高压电线,全身的皮肤也陡然凸起疙瘩,密密麻麻地鸡皮疙瘩好像一粒粒地铁蚕豆!

李虎的身体受到强烈敌意刺激,一下好像膨胀了几倍!原来一米八地身体好像变得有一米九接近两米,因为他的全身每一个部位,都运气,爆发出从来没有过的爆发力!肌肉震荡着空气。砰!一个爆炸震荡,震得女子耳朵鼓膜微微做痛,前面被李虎打爆的空气震荡着,竟然吹得他地眼睛有些迷糊。

就在他微微闭住眼皮,只留一条缝隙地时候,一个拳头从爆破的空气中冲了出来。越来越大,最后竟然把所有的一切都遮盖住了。顿时另他感到日月无光,混沌破灭,对方的拳头如整座大泰山被来自太古的神王搬起来,朝自己猛然砸下。这一拳之威,在李虎全力施展,天下之间,无人能够抗衡!真的就好像苍穹崩塌,谁人能有补天之威能!

面对如此惊人的一拳,红衣女子哪敢有丝毫大意,乾坤大挪移神功妙然使出。【乾坤大挪移】本就是一套以巧破力,以奇制胜的玄奥武功,配合另外一套绝学折梅手施展开来,但是妙手芊芊,身飘若花,玉手轻探,或推、或拿、或缠、或绕,点挪拨送,姿态美妙高雅,妙到毫颠,即使身穿黑色风衣,却也丝毫遮掩不了其飘渺出尘、天仙造化般的空灵之气。

“砰——!”

三掌接实,气劲剧爆,汹涌的劲气以两人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冲击而去,就连地上的尘土也被激扬在半空,同时夹杂在狂猛劲气中的竟然还有一股奇特的寒气使的周围空间的温度下降了好多,突如其来的寒气让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李虎魁伟的雄躯在空中一个后空翻,落在三米外,掌心处传来的阵阵轻微的寒意让他心中诧异不已,心中寻思千百遍,就是想不起武林中哪一门的功夫具有如此奇诡的特性,这让他的心中更加的警惕。

红衣女子脚下方圆一米范围内的地板在强大震撼力的作用下裂缝如蜘蛛网般密密麻麻延伸开裂,特别是双脚踩着的地方更是深深陷下去两个脚印,这一切都在说明着刚刚那一击的威力之强大。红衣女子如玉般的俏脸蛋上两片潮红涌现,衬托的她魅力四射,光艳动人,完美的容颜让人一阵精神恍惚,意乱情迷。她微微喘息着,努力把胸口翻腾的血气平息下来,真气在体内运转几圈,不禁暗暗庆幸还好没有受伤。

刚才的对决看起来是平分秋色,但一方从容淡定,一方气血翻腾,一方只用了单掌,一方却双掌尽力而施,胜负已不言而喻。那女子吃了大亏,强忍着气血翻腾叱道:

“你是什么人?”

这时,李虎才看到那女子的真面目,只见她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体态轻盈,身形高挑修长,曲线曼妙,袅袅娜娜,摇曳生姿。黛眉弯弯,一双眼睛明媚秀长,晶莹妩媚,明眸中投射着清澈怡静的柔光。秀美的瓜子脸庞,精致我五官搭配,简直就是上天完美的恩赐,那娇艳完美,惊心动魄;乌黑的秀发挽成了高高的云状发髻,用一根木簪绾住,简洁脱俗。天鹅般优美修长的脖子,有种难以形容的优雅风姿。肩若刀削,蛮腰纤细动人,。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紧身的丝绸衣裙,衣服紧紧贴在身上,现出一副曼妙躯体,说不尽的心醉。

李虎看着,不由的呆住了。她的美丽,不是凡人笔墨所能形容的。恐怕只有曹植的《洛神赋》中的描写,才能配得她的美丽:“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艳若桃李,冷面含霜,薄薄的红绫即便绕了几圈也裹不住玲珑浮凸的,一眼望去,胸间堆雪浮凸,娇巧嫣红,下方黯淡迷蒙,妙处隐约可见,更显。

看到李虎的目光不老实,那女子一声娇喝:“讨打!”

右腿踢来,李虎正要低头细看,怎料那一踢,居然有三枚银针跟着飞射,李虎只得收回臂刃,以手挡住,叮叮几声,两枚银针落地,散发出一股肉眼难见的雾气,另一枚银针射在他胸口,却也发出了一声脆响,被衣服沾住后,李虎以手取下,同时叫道:“哎,别打别打,有话慢慢说。”

那女子住手,惊奇地看着李虎:“你居然能挡住我的碧雪银针?”又道:“你是何人,三更半夜到此,意欲何为?”

李虎尴尬地笑了笑,道:

“也才不过二更……唉,别生气别生气,我说就是。”

看到那女子轻怨薄怒的样子,他忍不住偷偷咽了口口水,才陪笑道:

“如果我告诉你说,我是追着一个贼人过来的,不知你信不信?”

那女子哼了一声,玉手抬起,轻轻掠起坠落额前的湿发,李虎眼尖,看到那女子指尖突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牛毛细针,装着惊慌的叫道:

“停,别动手,我跟你说,我真的是追一个贼人进来的,他跑到你房子里去,所以我才……才看他想干什么,谁知道你却在里面,哎,我说真的,你别发火呀!”

那女子打量着李虎,似想找出他身上的破绽,道:“你这话骗谁呢?我这院子里植满了五月香藻,房子四周又点着特殊香料,这两种香混在一起,若没解药,不论你内功如何高强,也是闻着即倒,非过两个时辰不能醒转,若你追着贼人进来,又怎么没晕倒过去?”

李虎一愣自己已经修炼到金钟罩神功第十层,全身罡气护体,万毒不侵,而且他被金蛇咬后,毒药不但不能够伤害她,甚至还可以化为内力,这二年多来他光是砒霜就吃了上百斤了,不过这等机密自然不能够说出来只道:

“那个……我真的没……好吧,既然你都不想信,我就告诉你实话吧。”

李虎心中发狠,暗道:说实话你不相信,我就胡编一个理由。当下道:

“我是白天的时侯看到你进门,当时便愣住了,心想,天哪,世上怎么还有一个女子长得这么美?不行,我坚绝不相信世上还有比我老婆还漂亮的女子,所以,我要仔仔细细,从头到尾把你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放过一根汗毛,怎么也得从你身上找出几个缺点,证明你没有我老婆长得那么好看……哎呀!”

那女子气得浑身发抖,一声怒喝,一把牛毛细针飞射而出。那针比毛发还细,颜色乌黑,在黑夜中根本看不清,而且射出时声音甚小,李虎根本不知如何闪避,只得以双手护住两只眼睛,那针发出哧哧声响,刺透衣物,钉在他的身体上,却发出叮叮声响。

那女子心中惊疑,脚下不停,林空跃起,右掌拍来,李虎识得风声,侧身避过,那女子右掌一扫,李虎右手挡住,她右腿抬起,李虎左手一捞,玉足入手滑腻,绵若无骨,不由道:“好香!”眼睛一瞄,又道:“啊,看到了!”

那女子大愤,右腿压在李虎手上借力,左腿踢起,李虎一个不察,下巴被踢中,身形向后仰倒,连退三步。而那女子觉得自己如同踢中一块钢板,玉足竟然微微发麻,不由得又惊又怒:

“你到底是什么人?”

心中不停地过虑记忆中的武林高手,但无论哪个都无法凭护身功夫便挡住她射出的牛毛细针。

若说有人穿了宝甲,戴了护套,或许能挡一下暗器,但下巴也如此坚硬……武林中可没听过有专门保护下巴的防具。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追着贼人过来的。”李虎说:“如果你不相信,就当我是窥视你的美色,总成了吧,不过说真的,你没有我老婆漂亮,就算我想偷看也不会偷看你,而是去陪我老……唉呀,又来?”

那女子气得半疯了,几把牛毛针射向李虎,转身扑向里屋,她在屋中藏有一件宝剑,她不信那等神兵还对付不了这怪人。正当她飞身到门口时,那大门居然自己打开了,里面窜出一个穿夜行衣的人,只不过这人与自己之前追的那个飞贼的背影不同,看来不像是同一个人,但李虎心想:还是先祸水东移为妙,当场大叫:“啊,我就说有贼人进去嘛,这回你信了吧。”

说着,身形窜过去,一拳击出,那黑衣人身形一转,但李虎速度比她更快,随手便是一拳轰去。只是那人武功高绝,竟轻轻松松地躲过林风的拳脚,李虎心下恼怒,不过却故意不露出功夫,只是简单的拳头速乱打一通,虽然这拳脚实在不怎么样,简直是错漏百出,但他拳速奇快,对方明明知道怎么破解,却无论如何也抓不住那机会,只能堪堪避过,狼狈已极。

那穿红绫的女子见得两人缠斗,飞快窜进里屋,听得外面还有打斗声,干脆先披上一件外衣,拿了一把宝剑,那女子飞窜出来,正好见到李虎右臂臂刃挑起,那黑衣人的面巾划开,露出一张宜嗔宜喜的俏脸,这女人秀发飘逸,如花露娇美的粉脸,面如满月,雍容华丽,娇媚之态,现于眉目,皮肤,娇躯,嫩滑揉润,圆大,几乎要裂衣而出,举手投足都能引来它的一阵微颤,修长,更加显趁她高挑的身材,充满弹性的诱惑力。从身材和容貌来看,这个女人风韵味十足美人儿,简直就是天生的。

李虎呆住了,想不到一下就见到两个不分上下的绝世美人!刚洗澡的女子不由得惊呼一声:

“是你?”

李虎停下攻击,心中疑惑:怎么这个蒙面人也是女的?又道:

“怎么,两位原来认识?”

两人不理会他,那刚洗澡的女子道:“你怎么会在这?”

穿黑衣的女子道:“你是知道的,把东西交出来。”

洗澡的女子笑了:“师姐还是你厉害,这里已经是我的地盘了,你也敢追来?”

穿黑衣的女子冷哼一声:“为什么不敢来,你认为凭你的手下,能伤到我吗?”说着,右手五指挥出,五根三寸长的指甲伸了出来,那洗澡的女子右手持剑一扫,一道剑罡挥射而出,黑衣女子五指连连抖动,竟是五道指劲激射,与剑气撞在一起,轰的一声,气浪四溢,将那洗澡女子的外衣高高吹起。

李虎叹了口气,道:“唉,差一点又能看到了。”

那女子气极,李虎不理会,心中却暗凛,眼前两女的武功之高,远出他意料。两人激斗间,拳脚交加,剑气掌劲四溢,两者对轰产生的气流,如阵阵狂风,刮得李虎衣衫猎猎作响,那用剑女子的剑气劈去,若是黑衣女子不挡而避,剑气劈在墙壁,墙穿石烂,剑气劈在房门,房门炸碎,木屑四溅,而黑衣女子的掌劲指风也非常凡响,不一时,已有一座假山被其轰成碎渣,一颗镇子院中的古树也被其拦腰打断,那伤口内,纤维扭曲断裂,若常人挨上一掌,必五脏六腑尽碎而亡。这时候黑衣女子右手两根手指头夹住对方剑尖,一扭,将那把剑弯成个半圆形,中指一弹,叮的一声,那剑尖弹了回去。那用剑的女子持剑不稳,身形连连后退,黑衣女子趁势前冲,左手五指一探,利爪插向对方,那用剑的女子只得将前半身后仰避开,谁知黑衣女子却趁机来了个“海底捞月”,右腿扫中对方的下盘。

李虎心想:站得稳不稳主要看的是能在地面借多少力,如果无处借力,那就是单凭体重了。这女子重不过八九十斤,上身后仰,难以借力,而那黑衣女子一脚怕能踢爆大石,若是我被扫中,怕要跌倒了。

只是,那用剑的女子竟未被扫中,因为她居然能在前半身后仰九十度角的情形下施展了一个后空翻,跃身上了屋顶。黑衣女子正要追上,却被其一剑逼退。李虎见状,鼓掌道:“厉害厉害,两位姑娘果然不愧是女中豪杰,一身功夫出神入化,委实令在下佩服。”

黑衣女子哼了一声:“天下豪杰多是欺名盗世之辈,我可不屑与之齐名。”说着,抬头朝用剑女子道:“你到底交不交出来,师傅她老人家师傅生气,你应该知道,如果她亲自下山,等待你的是什么后果!”

红绫女子笑道:

“师傅她三十年一次的功劫到了,那里有时间管我,等她老人家出关后我会向她解释的,我想师傅那么疼我,一定不会怪我的。”

黑衣女子十分生气道:

“那门武功损人利己,你得到的不过是不完全的,只会害人害己。”

红衣女子道: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说过等我报完仇后,我会向师傅请罪的。”

红衣女子忽然扔出一样东西,黑衣女子吃了一惊,黑衣女子动了,她的身形朝左一侧,在半秒钟内向右一晃,玉足一点,身形便朝三姑娘飞窜过去。轰!!巨大的爆炸想起,眼目弥漫,李虎一时失神竟然被炸的飞了起来,全身衣服全部破碎,虽然丝毫不伤,但是却狼狈不已,等他回过神后,两个女人都消失不见。

李虎气极,但这时候四周渐见人声鼎沸,狗叫声,人声,孩子哭声,女人哄孩子的声音,接着又有阵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四周陆续有几处火光亮起,隐约间,可见城中有几个火把在移动,想是巡夜的兵丁和捕头捕快门出动了。更令李虎想不到的是,黑夜中竟有十几道黑影在楼顶上窜起,横阳城中何时多了这么多轻功高手?李虎摇摇头,借着黑暗赶回威远镖局。

到了镖局外数百步,便见一俏影跑过,李虎一怔,连忙拉开头罩,跑过去拦住:“嫣儿,你怎么出来了?”

此人正是林紫嫣,她身上也换了一袭夜行衣,正奇怪地看着李虎:“你,你怎么也在这?”

李虎道:“刚才有贼人光顾镖局,我便追了出去。”

“那贼人竟来到了镖局?”林紫嫣吃了一惊:“怎么,抓到了吗?”

“没有。”李虎道:“那贼人有高手掩护,幸好没偷什么东西。对了,你怎么也出来了?”

林紫嫣道:“刚才听到有人喊抓飞贼,师娘便追了出去,我不放心……”

李虎道:“嫣儿,如果我没猜错,你师娘应该是让你在房中呆着吧。”

林紫嫣吱吱唔唔道:“唔,可,可是我听到城中有巨响,像是霹雳堂的火器爆炸,怕师娘有危险,所以就……所以就……”

李虎心道原来是霹雳堂的霹雳火弹,也就是最原始的手榴弹,难怪威力如此强,当下摇摇头:“嫣儿~你……”看到林紫嫣低着头惴惴不安的样子,不觉心头一软,道:“好了,师娘不会有危险的,我刚才看过了,不是什么霹雳堂的人,你还是先跟我回去吧。”

“可是……”林紫嫣正要说什么,李虎又道:“刚才那巨响把守城的兵丁和衙门里的捕快都惊醒了,现在出去说不定会被误当贼人抓起来,还是先回去吧。”走了两步,李虎忽然停下脚步,道:“嫣儿,如果我没记错,自你我相识以来,嫣儿只有在第一次见面时称我为‘夫君’吧,之后便不再听过了。”

林紫嫣猛然想起,李虎一直称她为“嫣儿”,她却一直称李虎为“你”,确是大不敬,当即慌了起来。李虎微笑道:“别急,相公可没说不高兴,相公知道,嫣儿一直在心里把我当成你丈夫的,只是脸皮儿薄,不好意思说出口。”

林紫嫣愧然低头,道:“嫣儿……嫣儿知错了。”

李虎道:“嫣儿只是脸皮薄,何错之有?”

林紫嫣急道:“我,后,一定,一定称相公做相公。”说着,脸又是一红。

李虎听得这话说得有点矛盾,心中好笑,却不敢表露出来,只道:“嗯,好吧,本来今天晚上嫣儿不顾自己危险乱跑出来,让相公我心里一阵担心后怕,本来要回去打屁股的,不过嫣儿这般乖巧,那就算了。不过,嫣儿你可要记得自己说的,日后与相公我说话之前,尽量先叫一声相公,嗯?”

林紫嫣羞红着脸点了点头,李虎又笑道:“不过,嫣儿不喜欢叫相公也可以,叫亲亲好老公,夫君,亲爱的之类,相公心里也欢喜。”林紫嫣大窘,手足无措。这时四周隐隐见人声传来,李虎便笑着,半扶半抱地搂着她回到威远镖局,待入了厢房,林紫嫣双脸早红透了顶,娇艳欲滴,心儿更是扑通扑通地乱跳。虽说她也曾被李虎抱过,但当时是与劫匪作战,危机重重,心中自无绮念。而此刻夜深人静,两人如此亲密地半搂着,气息相闻,不由得让她不耳红心赤,全身的力气好像都没了,只软软地靠在李虎身上,慌乱不知所措。

进了闺房,掩上门,将之抱到床边放下,林紫嫣忽然发现房中只剩两人,又正坐床边,娇躯不觉僵硬起来,两手更是紧张地抓着李虎的衣襟不放。而李虎抱着温香软玉行了片刻,心下也是绮念顿生,不觉心生调笑之意。将嘴巴凑到对方耳边,轻呼了一口气:“嫣儿,你怎么了?”

林紫嫣只觉耳边一痒,身子又软了下去,呼吸也急促起来,只吞吞吐吐道:“没,没什么。”

李虎笑道:“莫非,嫣儿是怕为夫把你给……吃了?”

“啊……”林紫嫣吃了一惊,猛地挣扎着挪开身子。但见李虎目光灼灼,不觉红着脸低着头,只胡乱地道:“没,没有!”

那声音直鼻蚊子还低,李虎却是听到了,便道:“没有?哦,嫣儿说没有,那便是不怕,定是希望为夫把你给……那个喽,那好,为夫恭敬不如从命。”说着,将之轻轻放躺下。

林紫嫣吓得挣扎着坐了起来退开两步,靠着床头,与李虎相距最多不过两尺之遥,她道:“相……相公,不,不行的。”

李虎前半个身子前移,将两人距离拉近一尺,呼吸间,相互可闻,微笑着问道:“为什么不行?你我不是夫妻吗?”

林紫嫣心中紧张万分,吞吞吐吐道:“嗯,师,师娘就快要回来了,让,让她看到不好。”

“也对。”李虎点点头:“那到为夫房中也一样,来,相公抱你过去。”

“啊……不,不要……”林紫嫣紧张地抓着李虎的胸口,一张小脸煞白。

李虎问:“哦,又怎么了?”

“相公,师娘回来,会,会找我的。”林紫嫣道:“而且……而且嫣儿希望,希望把自己……自己的完璧之身……留,留到洞,洞房花烛夜,再,再交给……相,相公。”说完,一张脸早就红得不成样子了,脑袋低了下去。

半晌不见李虎出声,以为他生气,林紫嫣心下紧张,暗暗考虑,如果李虎真的强来怎么办,是不是就这样把自己的女儿身交出去,可是,自己还没准备好,这样轻易交出身子,便不便被他轻视?想着,心中又觉委屈,双眼不觉红润起来。

“傻丫头,怎么了?”林紫嫣听得,抬起头,却见李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怜爱地用手指头刮了一下她娇挺的俏鼻:“慌什么,相公逗你玩的。”

林紫嫣大窘,娇嗔不依地捶打李虎胸口:“你坏你坏你坏,相公坏死了,就会欺负嫣儿。”这副小女儿姿态出现,李虎看着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忍住心中悸动,似笑非笑地道:“嫣儿是我的好妻子,相公不欺负你欺负谁来着,若是相公去欺负别的女孩子,怕嫣儿要吃醋喽。”

“谁……谁会吃醋了?”

“不会?”李虎笑着,右手食子轻轻刮了一下林紫嫣娇俏红脸,见到她急得眼珠子都差点红了,不由得心头一软,一股柔情由心底而发,当真是又怜又爱,不由得强抑冲动,怕自己真会忍不住。

直起身子,长吸了口气,李虎道:“好了好了,刚刚是相公不对,相公欺负嫣儿了,是相公不好,嫣儿愿谅相公好不好?嗯,嫣儿先好生歇息,什么都不理,明天相公陪你去逛街,你看到什么喜欢就买什么,当作赔罪,行不?”

林紫嫣红着脸轻轻点头:“嫣儿又没责怪相公,哪要什么赔罪,只要,只要相公在身边,不欺负嫣儿,嫣儿就心满意足了。”

李虎心中一颤,道:“嫣儿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两人相对无声,心中各有感怀,片晌,李虎柔声道:“好了,天很晚了,你休息吧,明天一早相公跟你去醉香楼吃早点。”说着,将林紫嫣靴子褪下,又让她躺好,才帮她盖了床被子。

饭后,中年美妇拉着林紫嫣去说悄悄话,李虎无事,洗过澡便早早睡下,将近二更时分,屋顶上喀的一声,李虎便惊醒过来,飞身上屋顶,却见一条黑影从威远镖局向远处遁去。会是什么人呢?李虎心想着,跟了过去,凭李虎铠化双脚的加速,倒也能远远吊着,不多时,那黑影来到城中一块空地上,驻足站定。李虎心中一动,暗道:莫非是找我的?想着,跟了过去。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