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把女儿许配给你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04 22:37:12 字数:6898 阅读进度:26/585

时值初夏,这一日,李虎顺着官道前行,来到一处山岰,行经一处隘口,两旁跃出三个蒙面的汉子来,手中持着明晃晃的刀子,呈一列排开,中间那人喝道:“站住!”

李虎笑道:

“三位壮士,有什么事么?”

那人道:“此路不通。”

李虎道:“哦?那就怪了,大路朝天,我从前边镇子走来就只有这么一条路,又怎么会不通呢?”左边那人道:“废话少说,如果不想死就快点滚蛋。”

李虎耸耸肩,心道:

你们几个一看就不像是好人。当下退回来,飞身从一旁的山壁绕过去,过得约莫百丈,眼前一片开阔之处,便见两百多人围着三十来号镖师,那三十来号镖师护着几辆镖车,车头插着镖旗,上书“威远”两个大字,看似一间叫“威远”的镖局在行镖。

不过,情形有些诡异,那上百人全部蒙面,其中百人是骑着高头大马的,有百人困住那群镖师,却只有十人与镖师打斗,而且那群镖师似乎落在下风。却在这时,耳边传来一声娇叱,寻声望去,李虎脑海里不觉轰的一声,四周的打斗声全都听不见了,他眼中只有那个少女。只见那少女约莫十七八岁的年华,发浓如墨,肤白如雪,眉若远黛,目若秋水,一袭淡紫衣衫,随着身形跃起,微风拂过,竟飘飘若仙,恍惚间,虽隔着百丈,李虎竟仿佛能闻到对方的体香,心神不觉为之一颤。

“美,真是太美了。”

李虎紧紧盯着那少女,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仿佛她的每一个轻微举动,都能牵动自己心神。忽见那少女手执三尺青锋,身形在半空一个拧转,头下脚上,一把长剑化作千百银光,直笼向一个持鬼头刀的劫镖大汉。那汉子横刀一拦,与那少女的长剑一交击,却被那少女倒身一脚踢飞出去,与此同时,背后一人扑来,一刀砍下,贴着那少女的手臂滑过,惊得李虎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四周又有三个大汉围上,招招直指那少女腰肩手脚各处,却不似下死手,但那少女左支右拙,仍是险像环生,直令李虎看得心差点从嗓子眼跳了出来。当下林空跃起,一个大鹏展翅从山石背后滑翔而出,五步并作一步,瞬间回到打斗处,正想一声大喝,然后威风凛凛地出场。只是场中情形又变,那些镖师本是辛辛苦苦支撑着,虽打得艰难,死伤也不过几人,但此时,劫镖之人的武功似乎突然高了起来,举手投足间,呼呼风声响起,大批镖师手断脚断,非死即伤,眨眼间,便有三五人死于非命。

李虎见得,心中一凛,暗道:“这群劫镖的太过厉害啊,不知他们保的是什么东西,竟引来这样的强人窥视。却在这时,三十几个镖师陆续倒下,竟只剩下五人,中间一个穿青袍的中年镖师一声大喝:

“住手,统统给我住手!”

话声方落,又有两人毙命,只剩下那少女与那中年镖师,以及另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只不过,那中年镖师与二十出头的青年早已伤痕累累,身上渗出的血染得衣衫半红,那少女虽是狼狈,但对方似有留手,倒未伤着。

只见一个骑在马上的黑袍蒙面人道了声:“停手!”那些劫道的便只围而不攻,李虎心中奇怪,压住出场的冲动,便听那中年镖师长叹一声,道:

“诸位武功高强,威远镖局这次认栽了,这趟镖,你们拿去便是。”

“哈,哈哈。”另一个蒙面人怪声怪气地道:“林镇海,镖我们自然是要拿的,只是你以为你还能留住老命?”

先前让人停手的黑袍人喝了声:“闭嘴!”又朝中年镖师道:“林总镖头,想必你也知道,这几车镖银虽值个十万八万两的,但我们还不放在眼里,我们想要的是什么东西,你不会不知道吧。”林镇海本因失血而苍白的脸更显惨白,沉吟片刻,长叹一声:

“唉,天亡我威远,也罢,我把那件镖交出就是,只不知你们肯否放过赵青山赵贤侄和我女儿?”

旁边那叫赵青山的青年急道:“林总镖头,不可以把镖交出去呀!”

“闭嘴!”林镇海怒道:“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那黑袍人笑道:“我们与林总镖头你无怨无仇,只要你将那件镖交出来,我们便放过你们。”

林镇海惨然一笑,心道:“我这条老命倒不算什么,只是嫣儿是我林家唯一的香火……唉~~”想着,从怀中捣出一个扁平的盒子,上面盖有威远镖局的封条与一个手写的封条。

那黑袍人接过,看了一眼,又用手摇了摇,才道:

“确是这东西,哼,早知道是放在林总镖头身上,我也不用跟你们废话那么多了。”说着手一挥,道:“杀了他们,那女的留下!”

“什么?”

林镇海心中剧震,须知行走江湖最重信义二字,若是言而无信,必为人所不耻,当下惊道:“住手,你们怎么说话不算数?”

那黑袍人笑道:“嘿嘿,林总镖头,本来我们是要放过你的,可是我想了想,刚刚在场的几位都露出了自己的拿手武功,想必你也能推测得出,我们并不是普通的劫匪……”

“哼,无耻,尽是一干欺世盗名之辈!”那林镇海怒道:“想不到堂堂李家家主、还有五岳七剑客,尽也做出这等不耻之事。”

那黑袍人又笑了:“哈哈哈,我就说嘛,林总镖头您人老眼慧,定能认出在场的几位朋友,所以你的命,我想留,别人也不肯呀。”

“无耻!”那赵青山与那美丽女子同时拔剑,朝那黑袍人扑去,只是旁边扑过一人来,一掌轰向赵青山,赵青山转身剑拦,不料竟剑断,胸受一掌,吐出一大口血,砸向镖车,而那骑马的黑袍人手一挥,一股气浪将那女子卷回,林镇海见得,心惊道:“十二层功力的少林大力金刚掌?还有挥袖断玉功。”

那黑袍人道:“我就说林总镖头眼力高明嘛,所以我们留下你的命也是逼不得已,不过你放心,你女儿不会这么轻易死去的,江湖百美中排名第六的林紫嫣林女侠,艳名早已轰动江湖,我们这班兄弟还想把她留下来好好尝尝那滋味呢。”

那叫林紫嫣的女子悄脸惨白,她的武功在这么多人当中不过是中上水准,至今未受伤,显是那些人心里龌龊,故意将她留下的,她明知今日性命难保,只大叫一声:“爹爹,女儿不会有辱门嵋的。”说着横剑便要自刎。

只听叮的一声,那林紫嫣的剑被一股气劲荡开,旁边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

“想自杀?你以为自己的命还由自己作主吗?若不是想逼你们自己拿出重镖,刚才不肯下重手,怕你早已躺在床上让我们快活了。”

另一人又道:“对呀,你别以为自杀就得好过,我们弟兄也有人对刚死之人感兴趣的。而且你让我们大群弟兄不能快活,说不得赤尸悬挂横阳城门,也不为过呀。”说着,大群蒙面人嘿嘿笑起来。

这下子,三人才知道四周众人武功之高强,心中骇然之际又是惊愤,想到死后都不得安宁,更是脸色骤变,神色惨然,只见阴笑之人林空一指,哧的一声,林紫嫣扭身避开,身上穴道未被击中,左肩衣衫却穿了个洞,殷红的鲜血流了出来,另一人阴恻恻道:“哎哟,张兄你怎么如此狠心辣手摧花呢?林女侠要是破了点皮肤,没那么细嫩光滑,叫你如何赔偿得过来?还是小心点为好。”

先前那个能林空点穴的人笑道:“嘿嘿,周兄放心,我等下一定会好好怜惜林女侠的,一定要让她知道什么叫欲仙欲死哪。”

“闭嘴!”坐在马上的黑袍人道:“早点收拾他们,免得夜长梦多。”

李虎早在一旁侯着,只是两百多人,手中弓弩俱在,而且不乏传说中的高手,他虽知自己铠化后刀枪不入,速度奇快,但不知道注入内力的剑能不能伤他,自信不足,难免踌蹰,但实际上,凭他现在的速度,就算那些人内功高强,又岂能伤他?

眼见那些人便要动手,李虎见是时候英雄救美了,大喝一声:“住手!”

“什么人?”那些人一回头,却见一条黑影闪过——好快!

李虎虽与那林紫嫣相差百丈,中间隔着七八人,但他身形迅速晃了几下,竟只一眨眼工夫,就冲到了林紫嫣身旁,定住身形,道了声:

“林女侠,我来救你!”

“什么人如此大胆?”

一人大喝一声,一剑刺来,李虎头也不回,一拳轰去,哗的一声,剑碎,拳头轰在那人胸口,打了一个凹陷进去,将那人震得倒飞十丈,撞倒八人,首当其冲的蒙面人吐了一大口血,当场挂掉两个。

如此一手镇住了所有人,那人刚才是何等的威风,现在却被被撞得胸骨碎裂而亡,另几个不堪重击,也断了几根骨头,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这是什么武功?

那骑在马上的黑袍人道:“你是什么人?”

李虎未答,那林镇海已道:

“这位大侠,他们都是一群欺名盗世之辈,林某自己难逃一劫,只希望你能施展绝世轻功,将我女儿救出去,若蒙不弃,愿将小女许配与大侠。”

“啊?”

李虎一愣,哪有人一见面就把自己女儿送人的?他又怎知,林镇海今日见到一干成名侠士蒙面劫镖,早对所谓的侠名看破了。比如那位会林空点穴的,便是成名三十余载,江湖人称铁血丹心的张永成张大侠。而其它几个每个人的侠名向来都为江湖同道所称赞,今日却为了趟镖而行此不耻之事,实令人寒心。所以他并不相信李虎这么一个突然闯出来的人会为了所谓的侠义,而让自己陷于危险之中。

林镇海以为,李虎之所以冒死前来,是他尚不懂得周围众人武功之高强,若要李虎知道难出生天,怕是要丢下他们三人逃走,所以他便当场将林紫嫣终身托付,望李虎能施展出刚才那般绝世轻松,将林紫嫣救出,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这个……”

李虎犹豫着,众人也傻了眼,那林镇海又道:“莫非大侠看不上小女么?”

李虎道:“那倒不是,只是初次见面……”

林镇海道:“那没关系,大侠敢冒生命危险而行侠义之举,定是正人君子,将嫣儿托付于你,我也算放心了。”

这等美事将领,让李虎都有些傻乎乎地道:“林总镖头肯将爱女托付,在下自是……”

“爹爹~~”

林紫嫣在一旁气得直跺脚,而一旁那赵青山也是满脸不可思议地表情:

“总镖头,嫣妹她怎可许配……”

“闭嘴!”林镇海道:“儿女婚事自由长辈做主,由今日起,嫣儿你便是这位大侠的妻室了,若你敢不从,我林家就再也没你这个女儿。”说着,从怀中捣出一块玉佩,递给李虎:“这位大侠,这是我林家的家传玉佩,今日将嫣儿托付于你,希望你能好好照看她。”

李虎喜从天降,忙道:“我会的,林……不,岳父放心。”说着,在身上摸了摸,那林镇海见状忙道:“今日情形特殊,贤婿的定情之物,过后再交与嫣儿不迟。”

“一定一定。”李虎道:“今日有我在,定保嫣儿平安。”

“那我就放心了。”林镇海道:“还望贤婿快快带嫣儿离去。”说到底,林镇海还是看在李虎那超绝的“轻功”上,他根本不信李虎能斗得过那么多成名高手,只希望能保林紫嫣一命,至少不会让林紫嫣遭人林辱,以致有辱门嵋。

那赵青山与林紫嫣青梅竹马,不敢相信即将到手的妻子就如此送与他人,而林紫嫣心下也不信自己会突然要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只是她向来聪颖,转眼便想到其中关键,当下含泪道:

“爹爹,你当真要将女儿许配与……”

林镇海正色道:“嫣儿,你向来机智过人,想来也晓得为父的意思,希望你不会让为父的失望,不要做出有辱我林家门风之事。要知道,为父心里也极是疼你的,不希望你有何不测。”

林紫嫣含泪道:“爹爹,女儿会保重自己的。”说着,转身朝李虎盈盈一拜,又羞又愤道:“紫嫣拜见夫君。”

李虎眉开眼笑,赵青山狂呼一声:“不,不,不会的,嫣妹,你是我的人,我不允许……”

“住嘴!”林镇海怒喝:“嫣儿是我林某人的女儿,今日许与这位大侠,日后便是位大侠的人,你休要再胡言乱语。”

林紫嫣也含泪道:“青……青哥,对不起,你始终……都……都是我的哥哥。”

赵青山直如晴天霹雳打在脑门上,一下子蒙了:“哈……哈哈,哥哥,哥哥……哈哈,好,好好,林紫嫣,我算是认得你了,你这!!”

李虎听到他辱骂林紫嫣,脸色骤变,身形一晃,一掌括了过去,煽得那赵青山倒地,怒道:“你再敢骂我嫣儿半句,定取你狗命。”幸好收摄了九成九的力道,否则那赵青山定被当场拍死。

这时,旁边传来一阵掌声:“哈,哈哈哈哈,精彩,真是精彩,没想到居然还能看到一出这么精彩的好戏。”那骑在马上的黑袍上鼓掌道:“林总镖头果然不愧是林总镖头啊,林女侠也有虎门之风,是真正拿得起放得下,能识时务的大才。只是,你们真以为,今天还有人能逃得出去?”说着一挥手:“围起来。”

瞬时间,两百来号人将三人团团围起,四周隐在暗处的弓弩手也站了起来,竟有四十余人,箭头蓝光闪烁,显是剧毒。林镇海等人一见,脸色骤变,心中叫糟,虽然这李虎轻功了得,但有这么多箭手,他带了一人,还能逃得出去?当下,林镇海眉头再次皱得紧紧的。

眼看那黑袍人手抬起,正要下令放箭,林镇海一手将林紫嫣推向李虎:“大侠快走!”

“放箭!”那黑袍人一声令下,道道汪蓝的箭光闪过,李虎大吃了一惊:

“嫣儿小心!”

身形一晃,挡在林紫嫣身前,虽然这箭竟是射向他与林镇海及赵青山三人,挡与不挡,与林紫嫣并无损害,但是在美女面前表现自然是乐意的。只听叮叮声响,李虎身形前扑,一手竟挥碎数根箭头。李虎现在的实力,就是江湖闻名色变的暴雨梨花钉都不能奈何他又岂会怕区区弩箭?却说林紫嫣,本来不得不屈嫁不知名姓不知相貌的李虎,心下委屈,如今见到他竟挡在自己身前,心中不觉一甜。

忽而,李虎身形一晃,一脚踢飞一个蒙面人,一手抓着住一只马的马脚,一甩,便又砸倒几人,众人见得如此神力,均是脸色骤变,林紫嫣更是目中神彩连连,这位不知名的夫君有此神勇,实出乎意料之外。

正分神间,旁边一剑刺去,林紫嫣惊叫一声,李虎回头,不由大怒:“嫣儿……”身形便飞扑过去,旁边适时刺来两剑三刀,还有一股掌风,一道指劲,李虎却是看也不看,左手划了个圈,哗啦一声,碰断了两把钢刀,刀片飞射出去,其它刀剑与掌风指劲扫在身上,却是不伤分毫。说时迟,那时快,李虎仅念头一闪,已到林紫嫣身旁,左手揽向她腰际,道了声:“得罪。”

说着,忽想起林紫嫣已是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心中不觉一荡,指间滑腻之处令之心神不由一震。与此同时,那早已飞起的右脚正好将那剑刺林紫嫣的人一脚踢起。接着搂住林紫嫣,道:“嫣儿抱紧我,不要掉了。”

说着,拳脚齐出,一干蒙面人无不是擦着即伤,挨着即亡,一个个蒙面人竟被踢飞轰飞,又或剖成两半,血腥之处,令林紫嫣亦不由得为之色变,只知紧紧抱着李虎,微微颤抖着。而李虎美人在怀,更见神勇,脚下快速移动,三两下间,清扫出一大片敌人,已无人敢正面与之交锋。李虎没有用形意拳和任何拳法,只是简单的直拳踢腿,但在李虎手中,却变得威力无穷,一干蒙面人明明看得见李虎的一拳一脚,但却根本避不及,虽知李虎打哪,却也只能生受。若要避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踢飞了,若要挡,李虎干脆连人带刀劈成两半,其中一个蒙面人夹马冲锋,居然被李虎一脚踢得连人带马飞退十丈,而李虎虽因体重不足也倒飞出去,但他却是不伤分毫,众人一见,更是骇得脸无人色。

忽听旁边传来一声痛哼,林紫嫣道了声:“唉呀,是爹爹。”

李虎一回头,看到几人围攻林镇海,眼看不支,当下冲了过去,一脚起,五把刀被踢碎,两人被扫了出去。李虎看到四周又有弩箭射来,心中一急,猛地抱起一辆镖车,一扫,四面八方的弩箭竟大都被挡住,留下一两根,却是射向地上那半死不活的赵青山,只听他哎哟一声,箭头的毒速遍布全身,通体发青,看来真要死了。

李虎心中暗喜,小白脸死了最好的,抱着那镖车左右挥扫着,那群蒙面人看得,纷纷后退,让开一片空地,片晌,无人能近,李虎这才放下镖车,与众人对恃起来。一时间,众蒙面人看着李虎的眼神都充满恐惧之感,这哪是人啊,简直就是一个狂暴的人熊,不仅刀枪不入,力大惊人,而且速度非凡,虽然招式漏洞百出,但胜在一个快字,众人也对他无可奈何。

不提林镇海看得如何目瞪口呆,不提林紫嫣如何妙目涟涟,那群蒙面人仅剩五十余人,只敢围着李虎,不敢近前。一个蒙面人造向先前骑马的黑袍人,问道:

“这下怎么办?”

那黑袍人冷冷道:

“杀,一定要杀了他,林镇海知道我们身份,若是日后让那人来报复,怕你我都难活命。”

众蒙面人想到李虎刚才的表现,心中不由一寒,却听那黑袍人道:

“所有人退开二十丈,用弩箭和暗青子喂他,嘿嘿,我就不信他顾得了林紫嫣和林镇海?”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