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04 22:36:12 字数:10958 阅读进度:23/585

李飞燕见李虎只是询问这种事儿顿时放下心来,对李虎的提问倒是知无不言,李虎也不需要了解太多,只是需要知道有些郭靖黄蓉的消息,从李飞燕口中知道了一些消息,比如江湖中凶名远播的赤炼仙子李莫愁散布谣言,说道某年某月某日,自己师门活死人墓中的师妹小龙女要比武招亲……她扬言道:若是有谁胜得小龙女,不但小龙女委身相嫁,而墓中的奇珍异宝、武功秘笈,也尽数相赠。那些邪魔外道本来不知小龙女是何等样人,但李莫愁四下宣扬,说她师妹的容貌远胜于她。这赤练仙子据说甚是美貌,姿色莫说武林中少见,就是大家闺秀,只怕也是少有人及。

今年吸引了很多人去终南山,其中最厉害的是两个大魔头。两个大魔头说起来名声着实不小,只是他们今年方到中原,这才震动武林。据说其中以个是蒙古的王子,据说还是大汗成吉思汗的近系子孙。旁人都叫他作霍都王子。

当然有可能是他自高身价,胡乱吹嘘。此人武功是西藏一派,今年年初来到中原,出手就伤了河南三雄,后来又在甘凉道上独力杀死兰州七霸,名头登时响遍了半边天。另一个藏僧名叫达尔巴,天生神力,和霍都的武功全然一路,看来是霍都的师兄还是帅叔。他是和尚,自然不是要来娶那女子,多半是来帮霍都的。

其余的贼奸人见这两人出头,都绝了求亲之念,然而当年李莫愁曾大肆宣扬,说古墓中珍宝多如山积,又有不少武功秘本,其么降龙十八掌的掌谱、一阳指的指法等等无不齐备。虽然将信将疑,但想只要跟上山来,打开古墓,多少能分润一些好处,是以上终南山来的竟有百余人之众。

如果不是因为大侠郭靖正好前往化解了这危机,只怕天下第一教全真教要遭受莫大的损失。这是李飞燕的原话,李虎对神雕这段情节最是熟悉,当年林超英的侍女教了李莫愁几年功夫,瞧出她本性不善,就说她学艺已成,令她下山。李莫愁当师父在世之日,虽然作恶,总还有几分顾忌,待师父一死,就借吊祭为名,闯入活死人墓中,想将师妹逐出。她自知所学未曾尽得师祖、师父的绝艺,要到

墓中查察有无武功秘笈之类遗物。

那知墓中布置下许多巧妙机关,李莫愁费尽了心机,才进了两道墓门,在第三道墓边却看到师父的一封遗书。她师父早料到她必定会来,这通遗书放在那里等她已久,其中写道:某年某月某日,是她师妹十八岁的生辰,自那时起便是她们这一派的掌门。遗书中又嘱她痛改前非,否则难获善终。那便是向她点明,倘若她怙恶不俊,她师妹便当以掌门人身分清理门户。

李莫愁很是生气,再闯第三道门,却中了她师父事先伏下的毒计,若非小龙女给她治伤疗毒,当场就得送命。她知道厉害,只得退出,但如此缩手,那肯甘心?后来又闯了几次,每次都吃了大亏。最后一次竟与师妹动手过招。那时小龙女不过十五六岁年纪,武功却已远胜师姊,如不是手下容让,取她性命也非难事……这一来,李莫愁更是心怀不忿,知道师父偏心,将最上乘的功夫留着给师妹。于是她传言出来,说道某年某月某日,活死人墓中的小龙女要比武招亲……

“看来杨过已经在全真教了,用不了几天后就会去古墓派。”

李虎心中整理心中所想,知道神雕世界真正的精彩开幕就在三年后了,自己要抓紧时间修炼【金钟罩】神功,不然只能够成为一个杂鱼般的小脚色,还有自己最痛恨的情节,小龙女被尹志平OOXX了,真是好花给猪拱了,李虎发誓,要把尹志平踢成太监,然后,然后自己扑上去……

李虎明白一切后,也不纠缠美丽的女小偷,再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就趁着夜色驾着驴车王回赶了,李飞燕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因为担心何秀芳的安全,同时也迫不及待的想修炼武功,所以,李虎脸才趁夜赶回去,以驴车的速度,明天早上就可以感到了,因为这里靠近少林寺,所以方圆几百里还真的没有山匪,李虎之前碰到的那几个也不过是一些村子中的人活不下去了才偷偷的落草的散寇。

当赶了几十里路时间,李虎来到一处树林,有些口渴了,就停下马车,向前面的大河走去,正要用水壶装点水,忽然水面一荡漾,水中冒起一股水花,一副绝美的画面出现在李虎的眼前,一个女子自水潭中站了起来,乌黑的长发湿漉漉披在肩上,如玉般的脸颊带着点点水滴,宛若出水芙蓉一般清丽脱俗。再向下看,差一点流鼻血,女孩那傲人挺秀的刚刚露出与水面,泛着惑人的光泽,升腾起最原始的,这个美女只有二十五到二十九岁左右,正是女人风情最盛之时。无论是心理或是生理都处于颠峰状态,整个身体焕发出一股妩媚的风韵;加之她常年练武,全身曲线于柔媚中,另有一种刚健婀娜的特殊风味。只见她白嫩的,丰润,樱红的微微上翘;修长结实的双腿,圆润光滑;香臀丰耸浑圆,小腹平坦坚实;伏身之际,芳草凄凄的桃源洞口,紧夹着的那条鲜嫩肉缝,就像个水蜜桃般的蛊惑媚人。

女子的一只玉手,正抚摸着自己的;另一只手,却在水面下,迅急的动作着。女子继续忘情的抚慰,捏揉的手掌更没停下,而那覆盖着美穴的迷人芳草,也在水波中若隐若现,逗人遐思。随着动作的加快,女子开始娇喘起来,全身微微发颤,两腿也挺直颤抖,小腿更不时伸缩着。由于的激动,女子的娇颜涨得通红,一脸如痴如醉。

“嗯……嗯……”

女子轻声哼着,慢慢弓起,越抬越高,原本埋藏在水中的桃源,登时完全显露。那肉包子似的玉穴胀鼓鼓的,小腹上香草茸茸,杂草丛生。此情此景,丁少秋这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怎能忍得住?裤裆里的宝贝硬挺胀大到了极限,他的呼吸不由开始变得粗重低沉了起来。

那女子武功极为高强,立刻发现他,顿时脸色大变道:

“是谁?”

扬手一挥,以李虎的眼力也只接着月光看到几抹银光射来,身体本能的施展一个铁板桥,那光芒顿时射向了前方,一击不中,那女子双手一挥带着无数水浪犹如海鸟飞翔,几十米的距离瞬间而至,双手成叉叉向李老虎的眼睛,出手极其毒辣一击就要费掉李虎的眼睛,李虎虽然没有修炼这个世界的武功,但是好歹也是化劲高手,近战方面不惧怕任何人,当下手臂一挥就抵挡住了这双龙夺珠!那女子立刻变叉为爪,抓在李虎的胳膊上,饶是李虎手臂上暗劲密布也被灌注内力的手抓的血肉模糊。

李虎虽然手肘被抓得血淋淋,疼得直吸气。但她却没有丝毫退缩之意,眼睛一下变得血红!他迅速弯腰!躲避这女子另外拍向天门的一章。咕咚,他地心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

弯腰之后,唰的起身,他的喉腔刹那间就鼓了起来,圆溜溜的。这的样子,就好像是蛇吞了大鸡蛋卡在脖子上,还没有吞下去的样子。这是一口气从腹部升起来,含在喉咙口。

嗨!嚯!嗡嗡嗡……身筋骨一起震动,迸发出了雷音滚滚的声音,麒麟步踏出,比刚才的速度快了一倍,左手云龙探爪,点到对方的太阳穴!而右手擒拿,关节突起,捏到女子的腰肾。

“巨蟒吐丹!”

李虎也的确凶悍,居然在受伤之后,立刻拼命,打出了“龙蛇合击”之中的“巨蟒吐丹”。“巨蟒吐丹”是一种运气的方法,先运心脏的力量,猛烈一急,使全身热血沸腾,然后含住这股猛烈沸腾的劲,瞬间下沉到腹部。随即以腹式呼吸法,一口气经过肠胃过肺提到喉咙口,然后剧烈喷吐出去,声音带动全身的五脏,气血,筋肉,骨,髓都统一成一个共振的整劲儿,激发人体潜力,爆发出比平时强大许多的力量。

以心烧血,以沸腾之血行气,以气发声,以声助筋骨之力。这“巨蟒吐丹”的功夫,比打兴奋剂还要强许多,只是一运过气后,人要一个月的时间精神萎靡,难以提起劲来。而且不经过精心调养,很难恢复。

女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悍的打法,虽然对方似乎没有丝毫的内力是个修来呢外家功夫之人,竟然可以形成如此凶猛的力量,也不敢大意身体迅速飘逸,脱离了李虎这凶悍一击,李虎没有追击连忙解释道:

“姑娘,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来河边取水而已。”

那女子不知何时已经穿起了衣服,那是一件道袍,遮挡住了她动人的身体,不过声轻柔婉转,神态娇媚,君之明眸皓齿,肤色白腻,实是个出色的美人,女子娇滴滴的声音道:

“我不管你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你把自己的狗眼挖下来,并且费了自己的双手,我就绕你一命。”

李虎吸了口气,想不到这个美丽的女人如此狠毒,话不投机半句多,李虎道:

“难以从命,其实还有第三条路。”

女子娇滴滴的声音中透露出杀气道:

“第三条路?”

李虎哈哈大笑道:

“那就是我娶了你,让你还俗了当我的三老婆吧。”

女子怒极反笑道:

“好好,竟然有人敢调戏我李莫愁,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赤炼仙子的手段!”

李虎吃了一惊道:

“你就是赤炼仙子李莫愁?不对呀,你的两个弟子呢?”

李莫愁冷笑道:

“你对我到时熟悉,今日不把你碎尸万段,我怎能甘心。”

突然间李莫愁一声轻啸,纵起轻盈之身,扑向李虎尘,手中拂尘一挥,向他颈口缠了过去。这一招她足未着地,拂尘却已攻向敌人要害,全未防备自己处处都是空隙,只是她杀着厉害,实是要教对方非守不可。

李虎于敌人来招听得清清楚楚,李虎知道李莫愁会毒掌功,不敢和她迎接,迅速捡起地面一根手臂处的树干,迳刺她的右腕。那手臂粗的断木是极笨重,普通人自来用以扫打砸撞,但李虎却是用起武当派的九宫剑法,却运起“刺”字诀,竟使木如剑,出招轻灵飘逸。李莫愁拂尘微挥,银丝倒转,已卷住了木头,叫一声:

“撒手!”

借力使力,拂尘上的千万缕银丝将铁杖之力尽数借了过来。李虎双臂剧震,险些把持不住,危急中乘势跃起,身子在空中斜斜窜过,才将她一拂的巧劲卸开,心下暗惊:

“李莫愁果然名不虚传。”

李莫愁这一招“太公钓鱼”,取义于“愿者上钓”以敌人自身之力夺人兵刃,本来百不失一,岂知竟未夺下他的木头,却也是大出意料之外。李莫愁不知道另外一个世界的武当无论是拳法,剑法,还是丹道养气,基础理论无不来源于龟蛇动静,真铅真,炼成真武之神。李虎二十一世纪和武当派的剑术高手交过手,捉摸出武当的拳法剑势,他的形拳龟缩出神入化,也是捉摸武当龟形势练出来的,蛇形势的功夫,两者领悟。最后修炼内装神力八段锦,使得他渐渐的摸通了自己的功夫。

李虎劲力一抖,顿时空气都被肌肉震动的力量排开,发出呼啸之声向李莫愁射去,奈何李莫愁的轻功实在太过高明,侧身避过木杖,拂尘扬出,银丝木杖卷住。两股劲力自拂尘传出,一收一放,喀的一响,木杖断为两截,一头向李虎脸上激射过去。

李虎连忙用躲避开去,这时李莫愁已经无声无息的贴身过来,一双洁白如玉的手已经变得漆黑,正中李虎的胸膛,李虎的胸膛是暗劲最强之地,李莫愁顿时感到犹如无数针刺而入,竟然破开了真气,让她手掌疼的厉害,李虎也不好受,无毒掌力破开暗劲侵入他的体内,他的身体也有如风筝一样飞了起来,李虎知道李莫愁的功夫太过毒辣,最重要的是轻功太高,现实武学速度迅猛,但是要说灵巧却是远不如轻功。自己两三次重手,都被对方灵巧的躲避,反而中了五毒神掌。受了重伤,实在无法再战,当下一招“神龙缩脊”猛的一个大回旋,稳住了身体向者河边的上流逃跑。

这次他用的不是‘白鹤凉翅’而是他最保密的身法,少林绝学【香象渡河】什么是香象?就是发情期的大象两鬓会发出香气,这种大象的力量,一头相当于普通大象的十头!少林拳这招以香象来命名,可见气势之威猛。爆发力之猛,速度之快。

李莫愁手疼的厉害,见李虎竟然逃跑,当下也不顾疼痛怒道:

“休走!”

全力运起轻功向李虎追去,她艺出古墓,最擅长的就是轻功身法,速度极快,很快就追了上去,两个世界的身法这次展开了较量,双方快速的奔跑,李莫愁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追赶都距离实在差些距离,手掌上的疼痛越来越厉害,大怒之下也忘记了想把李虎抓起折磨几天的想法,手臂一展,呼呼十几银色光芒射向李虎,李虎本身已经受了重伤,能够奔跑已经是极限,虽然也感道了后面的袭击,但是想躲避却是不及,十几根冰魄银针全部射入体力,剧烈无比的痛苦让李虎嚎叫一声,掉入了河水当中。

上游的水很是喘急,李虎虽会水性,但也心知受了重伤,中了剧毒的自己,在这种湍流的大江中想要逃命是十分困难的,一不小心,便会被湍急的水流冲走身不由己最终溺死水中。所以他打定的主意并不是借水遁,而是借水藏身。一入水,他一边连忙奋力往水底沉去,一边往岸边靠近,因为水底与江岸的水流相对是要平静的。

但一入水,他还是身不由己的被一股急流带得向江中心靠去。好在他沉得快,只被带出了有两米远便摆脱了。他此时所处的水中尚是离岸不远的地方,所以水底并不是太深,不一会儿他的手便已摸到了水底的泥沙。他双腿动弹不得,便靠着两只手当脚,往岸边爬去,剩下那一只能动的也在后面撑着身体往前顶。这段江水十分混浊,水底也十分黑暗,他虽睁开了眼,也看不大清楚。只能看见前面不远处一片黑暗的影子,知道那里应该就是河岸,所以两手一脚并用着往那里爬去。

离岸边尚有一米多远时,他突然感到胸口一阵憋闷,不由暗叫糟糕。知道自己所憋住的一口气已经快要用完了,现下最多也只能在支撑一分钟就得出水去换气。但他不知道此时岸上的李莫愁是不是已经离去,所以也不敢冒然上去。如果李莫愁还没走的话,话不定自己一露头就被她招劈空掌劈中,死于非命。他现在只能强撑着,并加快手足的动作。便在这时,突然一股急流往他冲来,他感觉到身边江水的变化。连忙低伏子,双手插往河底的淤泥。手还没插稳,那股急流便涌了过来,冲得他身子不住地摇晃,他只有拼命地把手往泥里插以固定住自己的身子。

好在这股急流来得要快去得也快,只一忽儿就过去了,他强忍着胸口的憋闷又把手从淤泥里往出抽。右手顺利出来,但左手抽到一半却怎么也抽不动了,而且还有一股吸力把他的手往下吸。他不由心中大慌,更加使劲的往出抽,但越使劲却是越抽不出来。而且那吸力也越来越大,他的左手又不由自己主地被吸下去了一截。胸口也越来越憋闷,偏在这时候右手食指突然一阵剧痛,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咬了。此时这片水底因为他刚才往淤泥里插手拔手的动作搅乱起了许多泥沙,是以浑浊不堪,所以也看不见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只知道那东西咬的越来越紧。

十指连心,这一被咬住,便是一股钻心的疼痛。他忍不住地就想要张口叫,疼得也一时忘了这是在水底,一张口便被灌进去了一大口污水。水一进口他便又连忙惊醒了过来,马上把嘴紧紧闭住。可是他这一张嘴,便把口中憋着的那一口气吐了出去。其实这个时候吐不吐都是一样,因为他此刻气已经用尽了。便是不吐也只是不过多撑几秒钟而已,他心中此时已懊丧到了极点,肠子都能给悔青了。干吗忽然想去喝水碰到了这么一个女魔头。

可惜他也没有悔多大会时间,便感觉到脑袋昏沉沉的有昏昏欲睡之征兆。他知道这是因为大脑长时间缺痒而导致的,好在右手食指上那股钻心的疼痛不住地提醒着他不可睡去。但他知道这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心里不由得感到万分悲哀。感叹自己的倒霉,刚在这个世界混出点希望,本来以为到了这里好运就会来了,无敌的盖世神功、多的花不完的金钱、让全天下男人都嫉妒的漂亮美女会接连而来。没曾想,自己就这么倒霉,刚刚得到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就要死了。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呀!

感叹悲哀了一番,他的脑袋已是越来越沉,连手指的疼痛都已变得不是那么疼了。他心道了声“完了”便想闭目等死,可又实在不甘心就这么窝囊地死了。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武林中不是有什么“龟息功”吗,听说可以在水里闭气,三天三夜不出来都没事。只可惜他不会,但是他不会金钟罩呀,金钟罩神功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万毒不惧。当下闭目默念金钟罩神功的心法。

念头一动,李虎便觉得小腹中传来一股强大,但却不难受的暖流,这股暖流在腹中缓缓的流动着,无意识之下,李虎不知不觉地引导着这股热流按照《金钟罩》中的方法一遍遍的冲击着对应的穴位和经脉。这样做让从没经历过真气冲击的经脉瞬时却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不但是,连自己的灵魂,他都感觉到已经被这股细小的内力强行扭曲掉,发自灵魂的疼痛让豆大的汗水不断的从全身各处冒了出来,把他的全身的衣服都浸湿,针尖般细小的真气开始越走越快,也越走越粗,但更剧烈的疼痛让李虎手上脚上脸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脸上的肌肉更是不受控制的疯狂跳动扭曲起来,显得十分狰狞,骇人至极。

此时如果有高手在旁边观看的话一定会惊骇得晕死过去,这分明是深度走火入魔的景象,但李虎依然咬禁牙关坚强的支撑着,他不停的告诫自己,为了生存,不能停,就像当初在特训基地里一般。第一个周天运行完毕时,针尖般细的真气已经“长”大了有两倍有余,而真气的运行速度也达到原先运行的两倍,疼极之下,李虎开始觉得视线模糊起来,只有自己的意志还在强迫着自己的潜意识不断运行着《金钟罩》的心法。

也不知过去了多少个周天,就在李虎即将彻底的陷入昏迷之前,脑袋里松果体的下方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轰鸣,全身的痛楚突然之间不翼而飞,一阵清凉舒爽的真气从丹田深处流向四肢百骸,按照《金钟罩》运行路线开始一路修复并加强之前受到伤害的经脉,使静脉变得更加强韧。这种感觉比起大冬天泡澡还要舒服百倍,让李虎爽得几乎忍不住就要荡的呻吟起来。

筷子粗的金钟罩的运行速度不断地提升,已经达到了原来一开始时的六倍,而且还在继续提升,丹田中的真气越来越大,凝聚力也越来越强,没过多久,李虎的脑袋里的松果体再次传来一阵轰鸣,金钟罩的第二层境界--就这么无惊无险的被他突破了,真气有如淡蓝色的含有高度水气的雾气团一样,在丹田中缓缓的顺时针转动着,如八卦中的阴阳鱼一般伸出两条旋臂,强一丝丝的真气甩入与丹田连通的经脉中,然后有顺手带走从经脉中运行回来已经壮大了几分的真气,加入气团中,蓝色雾气团每转动一次,气团便大一分。

没有一点这个世界武学常识的李虎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只是下意识的认为《金钟罩》很容易练而已,于是也没过多顾虑什么,继续催动真气继续高速运行,而这样做却恰巧符合了《金钟罩》的创作初衷,如果达摩在天有灵的话,估计也会惊讶无比,俗话说的好“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这句话用在李虎身上是再适合不过了。

真气在任脉里来回窜了两圈,已是十分活泼。他此时心里犯愁,没注意去把握真气的走动,那真气到了会阴穴时突然通过会阴一下窜到督脉里去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到脑袋一清,手指中的疼痛又强烈了起来。他心里一动,思绪马上飞转了起来。

任脉乃是阴脉之海,而督脉乃是阳脉之海,他这任督二脉虽他自练了北冥神功的两副图后。第一次吸云中鹤内力时是靠的姆指少商穴,第二次也就是这一次吸李莫愁内力时却靠的是食指商阳穴。这两处穴道都跟任脉相通,吸入内力后便直接通过任脉送至了膻中气海存储起来,而督脉自那晚打通之后却再也没用过。这个时候真气从阴脉之海任脉冲入了阳脉之海督脉后,自己的状况就突然得到了缓解。

这是从阴转阳,是阴极生阳。那是不是再从阳转阴,阳极生阴就可以再得到缓解呢?以他多年看武侠小说的经验,他知道这任督二脉乃是一个小周天循环。甚至有的小说中还曾写到说是打通任督二脉后真气就可生生不息,循环不休。但自己却是没出现这种情况,看来不止是打通就行的,而是还要勾通的。自己打是都打通了,但却是各自打通的,并没能形成这样一个小周天的阴阳循环。

他的心里又得到了一丝希望,马上就控制已窜至督脉的真气沿脊柱经长强、腰俞、腰阳关、命门、至阳、身柱、大椎、风府、玉枕、百会、神庭、印堂、人中诸穴而上。但真气一到大椎穴处却就停止不前了,他这才想起自己当日打通督脉时乃是沿手阳明大肠经的分支从大迎穴下行到人迎穴再沿喉咙向下后行至大椎,再沿大椎打通督脉的,而大椎之上的那截却是没打通的。他连忙又催动真气从大椎缓缓而上打通沿途经脉,经风府过玉枕直达百会后,真气便又停住不前。

他知道到了这里就是关键时刻的到来了,从百会穴至通达任脉的这一段,武侠小说中都是称作“天地玄关”的。意思就是说只要打通了这一关那就能勾通天地,天地玄关打通后,以前和以后是有天与地的差别的。所以到了这个时刻他是更加不能放弃,连连催动真气而行,但却是进展甚慢,几乎是一点点的往前挤。

好一阵儿了,也只前进了一寸不到。他心里不由一阵儿叫苦,而这时候脑袋又开始昏沉了起来,可能等不到他勾通天地玄关就要挂了。他觉着可能是真气太少的缘故,又从膻中气海去调真气,但一察之下却发现这时候膻中气海已经空了。再没有剩余的真气,所有真气都已调到百会穴处了。他又开动脑筋思索着办法,想了想,他认为可能是真气走得太慢所以才一点儿一点儿的往前挤。如果真气快了,是不是就可以冲过去呢!就好像开车一样,如果你开的慢的话那冲力就小,你开的快的话冲力就会大。速度与力量是成正比的。他这样想着便把真气调了回来,从督脉最底的长强穴开使往上冲。加速加速不断的加速,他虽是这样想的,但真气的速度并不如他想象的那样快。不过比刚才那速度可也强多了,真气沿督脉直上,对着百会穴前面不通的地方就是狠狠的撞了一下。

这一撞好像起了点儿作用,果然是比那样慢慢挤强多了,这一撞就撞出了刚才那一会儿挤的一半的路程。他心里一喜,又把真气调了回去,从长强加速往上撞去。一下一下,每跑一回,他的真气行动速度就加快了一些,撞的力道也大了一些。倒车,前进,加速,撞击。他不断地重复着这样的动作,撞击的成果是令人欣慰的,但他的脑袋却是又开始渐渐地昏沉了起来,不知道是否可以撑到撞开所有阻拦勾通天地玄关的那个时候。他的脑袋越来越昏沉,在陷入彻底昏迷而他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他的真气已冲至了印堂穴。他不知道冲了多少次才冲到这里,但这已是他最后一次的冲撞了,在这最后一次的真气行至百会穴的时候,他就彻底失去了意识与思维。身体失去了控制水波而去。

当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他的第一感觉便是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右手食指上传来。他连忙睁开眼来,抬眼所见的是头顶一片蓝蓝的天空和刺目的阳光。连忙将右手举起,但一动便是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而且手指上还重重地好像是吊了个东西。在这样痛彻心痱的情况下他不敢再动手了,用左手撑起身子从起后,这才往右手看去。只见自己右手食指上正挂着一条奇怪的小蛇,那蛇全身金光闪闪只有五厘米左右,李虎大为奇怪,这是什么蛇?而且这蛇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取了却不血肉,竟然只身下一层皮和一个头。

他连忙小心翼翼地用把蛇拔下,把自己的手指解放出来,弄的时候疼的他直吸气。将手指举在眼前仔细看去,只见手指两边两个深深的血洞,而且两边的血洞都快通了。他左手拿着右手腕将食指举起,小心地放进嘴里含了一会儿,将里边的脏血吸去,然后连着口水带血吐出,又把食指放在嘴里含着。感受着手指上轻微的疼痛,他的第二感觉就是欣喜自己还活着。真是万幸呀,他一边感叹着一边回想自己在彻底昏迷前最后的经历。记得当时自己正在用真气冲击天地玄关,刚冲到印堂穴不久就昏去了。

奇怪自己不是中了五毒神掌和好几枚的冰魄神针吗,李虎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自己刚修炼成的内力,发现似乎达到了第金钟记载的第七层境界!为什么我一修炼会有如此深厚的真气内力?就算我修炼了内家拳达到化劲,对修炼真气有着神奇无比的作用也不硬挨呀!李虎却不知道这一却的秘密都在那条咬他的蛇上!

这种蛇乃是上古异种,传闻拥有龙的血脉,只要经过了一万年就可以退去蛇身成功,它的体型和快开始十分庞大,每过一年就会缩小,现在只有五厘米长度已经是五千年的火候了,它是真正的万毒之王,除了自己会吞吐日月精华外,最喜欢吞噬各种毒物,李虎被冲到这里后,身上中了五毒神掌和冰魄神针,这都是剧毒无比,顿时让一直潜心修炼的金蛇大喜之下咬破它的手指吸取毒素来,李虎在陷入危机中时,运起了【金钟罩】神功,大家都记得当年【天龙八部】世界中的游坦之能够用【易筋经】吸收了千年冰蚕的精华,修炼出了奇特的阴寒内力,金钟罩作为达摩最得意的武功,也具有化解异气,吸收日月精华练就金身的功能,顿时接着金蛇吸取他体内毒素的那种连接,竟然把金蛇修炼五千多年的日月精华血肉能量全部吸取,虽然蛇类修炼和人类不一样,异类修炼五千年不等于李虎也拥有了五千年内力,但是却也拥有常人百年苦修的内力,不知如此吸收了蛇的血肉精华,精气神魄都被他吸取了,让他拥有了部分金蛇的基因,如果机缘巧合的话,他也可以修炼成传说中的龙身!

李虎那里知道这些,他不知自己昏迷了几天,肚子十分饿起来,看着川籍的河水,也没有下水捕鱼的念头了,他已经能轻微地活动,最后他站了起来。这地方是一处山谷,面积并不大,零星地生着一些不知名的草木。

李虎在山谷中走了一阵,并没有发现什么,然后他向谷外走去。这山谷很长,李虎走了一阵都还没有走出山谷。这时他听到肚子咕咕地叫起来,连忙开始找有什么东西能吃。经过千辛万苦,李虎终于在山崖处发现了一株奇异的植物。这植物只有两尺高,生着五片绿叶,五片绿叶呈梅花状,上面是一颗拳头大小的红果。

李虎此时已饿昏了头,根本不管有毒无毒,一下扑上去摘下红果,几口就把它吃完。红果味道还不错,有点像李虎以前吃过的荔枝,而且入口即化。吃完红果,李虎才感到舒服了一些,开始思考这是什么地方,想了一阵也想不出什么名堂,李虎决定暂时不去想这个问题,心想只要到了谷外不就可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吗。

李虎站起身刚走了几步,突然感到肚子里发出一股热气,这股热气越来越大,到最后李虎不得不脱掉衣服,不过依然不能解决问题。李虎连忙想找水喝,不过水还没有不知过了多久,李虎又醒了过来,感到身体没那么热了找到时他就热得晕了过去。

李虎又向谷外继续行去。可刚走了一段路,体内的热气又开始冒出来。这一次李虎明显地感到涨得发慌,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但这里荒无人烟,哪里又可以找到什么女人,到后来他已是两眼发花,疯狂地撕烂自己的衣服。

李虎不知道,他吃下的红果名叫龙果,是上古神龙交配时水浸到地下而长成的果实。,这种果子不会增加人的内力什么的,却是蛇类的挚爱,因为吃了它化龙的几率大大增加,如果是人活着其他野兽吃的话,那么就会有很大的福州永,可说比世上任何春药都要猛烈。现在李虎吃下龙果,如果不能进行阴阳调合到最后绝对会经脉爆裂而死。

就在李虎有些绝望的时候,忽然看到远处竟然躺着两个女人,连忙跑过去,其中一个他认识正是李莫愁!!!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