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至二十二章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04 22:35:19 字数:8510 阅读进度:18/585

第二十一章

美丽女小偷

春风和蔼,杨柳依依,宽广的玄武湖有如一面硕大而光滑的镜子,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辉。宽敞的湖面上波光鳞鳞,游船如梭,船上不断的有嘻笑声传来,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们出游,情景甚是热闹。

无数的学子仕人凛立船头,眼望着千金小姐们乘坐的花船,露出狼一般的渴望神情。待到接近花船,他们顿时来了个大变脸,装出一副正直清高模样,目不斜视,折扇轻摇,吟诗作赋,尽显风流。几家官船掩了帘子泛舟湖上,躲在帘子后的千金小姐们,偷偷打量着来来往往的风流才子,挑选着中意的人儿。

李虎也被这种气氛感染,狠狠的看了几眼那些花船中的姑娘,心中道:

“他奶奶的,都太漂亮了,远不是我以前呆的城里那些窑姐可比的,每个都比那所谓的头牌小桃红强,我竟然为了那等货色打伤了县令的儿子,弄得自己当了半年和尚,真倒霉呢,还是二十一世纪说的好呀,怎么可以为了一棵树,忘记了整座森林呢。”

如果不是为了早点买好药材,并且担心何香云一个人的话,昨天盗窃了一百两黄金的他,早就迫不及待的上船花天酒地去了。摇摇头,向城中走去,交了一文钱的入城税后,李虎花了几个铜板施舍给一个乞丐,一下就问清楚了城中最大的药材店所在。对于李虎以前这个职业痞子来说,打听消息最是有门道。

李虎正在一条小巷子里走着,他知道出了这条小巷子后的大街就是最大药材店宝香斋所在的大街了。只是这小巷子却还拐了几处弯,让他看不到另一头。拐过了一道弯,他突然听到前面有个女人的哭喊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显然是正在往他这边靠近,后面还有几个男人的叫骂声与急骤的急步声。不大刻,前面一个拐弯处突然转出一个淡红色的身影,正是一女子,约有双十年华,而且长得很美。只是泪掩双面,看得让人怜惜。那女子看见了他突然眼睛一亮,便如看见了救星一般,连忙向他跑了过来,嘴里叫道:

“公子救我!”声音也是十分的动听。

李虎看了她一眼,又往她脚下看去,略皱了下眉头后,便往她身后看去,没多大功夫,就见有三个男人手拿短棒从拐弯处追了出来。那三个男人看了他一眼,仿似没看见一般,又往那女子追去。那女子快速地跑到他身前,又叫了一句“公子救我!”便紧紧地抓着他的一只胳膊躲得到了他身后去,他感觉到她手也有些抖,看上去极是害怕的样子。

李虎鼻中闻着一股淡淡的香气,转眼朝后看了她一眼,然后看着前面的三个男人笑问道:

“他们欺负你吗?”

“嗯,他们要抢我身上的银子。我不给他们,他们就拿了棒子打我,说还要,还要……”女人说到这里脸上红了红,低下了头去,但下面的话不说李虎却也是明白了。

三个追来的大汉见女人躲到了李虎身后去,便停住了脚步,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又略有顾忌地看了眼李虎,毕竟李虎身高一米八九,虎背熊腰,一脸凶悍,怎么也不得不让人估计,当下向女人叫道:

“小娘们,今天算你走运,咱们走!”

他最后那一句却是转头对其他两人说的。说罢,他们三人便向后退了过去。

“你们还要走吗?”

李虎笑了句,便想要上前去教训这几人一顿。但刚一想动,却被那女人紧紧给拉住了。她畏惧地看了三人一眼,显得极是害怕,紧拉着李虎想要他陪着。李虎拍了拍她的手,笑道:“你别怕,我去把他们三人打一顿,替你出气!”但那女人却只是紧拉着他不放,还连连摇着头,脸上满是害怕的表情。她这么一担搁,那小米三人便早就拐过了那道弯儿跑远了。

李虎叹了一口气,拍着女人的手变成了抓住了她细嫩光滑的手,然后向她道:“你们这戏实在是演得太低劣了一点儿!”说完后,便一把紧紧地抓住了她手腕。

女人听着他的话,手腕又被他突然抓住,不由心下一惊,却仍是装作不解地问道:

“公子你这是为何?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李虎笑道:

“我还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拿我的钱袋呢?你先告诉我你这是为何吧!”

“你!”

女人心中更是大惊,这一回再也装不出来了,脸上也变作了惊讶之色,随即左手竖掌成刀,便去砍李虎抓着他右手的手腕。李虎此时右臂被她的右手抓着不能够自如动弹,而左手又抓着她的右手,见她攻来,只好放了抓着她右手腕的左手,反手向她攻来的左手抓去。

女人一见他放开抓着自己的手,也连忙放开了抓着他的右臂,然后右手紧跟着攻了上去。但李虎却仍是以一只手来对敌,以二十一世界精妙的擒拿手法对敌人,以一只手便敌住了她两只手。攻得五六招,女人见他以一只手就全接住了自己两只手的攻势,不由更是心惊。出招又更快了些,所使的招数也更精妙了些。

李虎却仍是以一只手来对敌,她快他更快,她变他更变,而且比她变得还快,往往便在她的招数还未变化完成时半途就已先行变完破了她的一招。打的她是处处缚手,十分气闷。又过得七八招时,她一时不慎便已被李虎捉住了左手脉门。

李虎一捉住了女人的左手脉门便当即手上使用了暗劲,她当时便觉左手脉门处一痛,犹如无数针刺而入,全身功力已是半丝使不出来,更是左半边身子发软,一下站不住便往李虎身上倒去。李虎笑了下,左手一用力将她的拉的惊呼一声,身子从后转了一圈,靠在了自己身上,左臂已成了围在她腰间,箍住了她的身子。随即一伸手从她腰间取出一只蓝色钱袋来,正是她从自己身上偷去的。

他从这女人向他奔来之时就已瞧出了些不对,因为她奔跑之时虽已极力掩饰,但仍是显得脚步轻快,显是练过武艺的,且还是轻功很好的,所以脚步才会那般轻快。所以他当时便注意上了,然后仔细看着她与那三个男人对话,便从中瞧出了破绽来。更是感觉到了她一边拉着自己的手臂紧靠着自己,另一只手却是去自己的腰间解自己的钱袋去了。虽然她的手法极是轻巧迅速,且十分娴熟,但在他同样练过的情况下却仍是察觉的到的。便是没有练过,以他目前的功力再加上小心的话也是同样能够察觉的到的。

女人被他拦臂抱住身子靠在他身上,便怒瞪着他极力挣扎,但左手脉门被制却是半丝力气也使不出来,只能愤恨地叫道:

“你快放开我!”

“你偷了我东西,我为什么要放开你?”

李虎笑呵呵地低头看着她问。眼前这个女小偷到是挺漂亮的,这么漂亮的女人去做小偷实在是可惜了。女人被他一直看着,忍不住脸红了下,气道:“你东西都已经拿回去了,还想怎样?”

“难道我就应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放了你吗?”李虎笑着反问道。

女人转着眼想了想,咬了咬牙,道:

“好,我这回失了手算我栽了。咱们这一行有个规矩,如失了手不能找回场子,便要答应替人家办一件事情。你现在就可以向我提一个要求,我替你办到了便算报答了你放我的恩情!”

“哦!”

这个时代当小偷的竟然还有这个规矩,李虎不由来了兴趣,又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仔细一眼,问道:

“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吗?”

女人看着他从上到下看着自己的眼光,不由心里发毛,声音有些颤颤地道:“你,你别提那种要求,我死也不会答应的!”

“哪种要求?”李虎笑问道。他刚才还真的没往那方面想过,得她提醒不由想逗她两句,故意坏坏地笑道。

“你,你知道的!”女人脸又红了一下,扬头道:“那种要求我死都不会答应的,所以你还是选个别的吧,咱们无论用什么法子,都是会尽量为你办到的!”

“哦!”李虎见她已打定了死都不答应,便也不再逗她,笑了笑,抬眼望着别处沉思着,想着自己有什么需要她这个小偷来帮忙的。自己本身就是个大偷,有什么需要的自己就可以办到,哪还用得着她这小偷。因此想了会儿,一时间也想不出来需要她帮什么忙。便随口道:“我一时间还想不出来,不如你先陪我去吃顿饭吧,我一边吃再一边好好想!”

女人想不到他会说出这番话来,一听就来气,急道:“你这人怎么婆婆妈妈的,有什么要求你就快点说出来,姑娘我还忙着呢!”她才不会信他那一时想不出来的借口。

李虎却一点儿也不生气地笑道:“我确实是一时想不出来!咱们还是先吃饭去吧,再忙也得吃饭不是,我瞧你也没吃中午饭吧!走吧!”他说罢,便右臂围着她,把抓着她脉门的左手换成了右手。

他这么一做,便像是双臂合拢要去搂抱女人,因此她又气又急地挣扎道:“你想干什么?”

李虎换过了手将她身子轻轻转过,成了两人手拉手平行站立之势,这才笑道:“我只是换下手而已,这样抓着方便,走吧!”他说罢便又拉着她的手往前而走,她无奈,只有被他拉着手跟上。

第二十二章

无赖.你要怎样?

美丽女小偷感觉李虎换过手之后抓着她手腕的手很轻,几乎没有用力,就只是轻轻握着而已,仿佛只要轻轻一甩手就能逃出他的魔掌。但她偏偏就是提不起那甩手的力道来,而且身上依旧是提不起内力,让她不由大感奇怪,也更觉李虎高深莫测。李虎用的是国术中的暗劲控制着她的血气,人的血气不顺转自然全身无力,当然也是她的内力不高的缘故,如果是一流高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再又拐了两道弯后,他们终于走出了这条巷子,拐到了大街之上。李虎轻轻地牵着美丽女小偷的手毫不在意地走在大街上,但美丽女小偷却是没有他这样不在意,一上了大街就低下了头去,脸上更是烧的发烫。但尽管如此,她还是能够感觉到大街上许多人的眼光在看着她,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南宋时礼防甚重,两个青年男女跟着走在一起就已经很引人注目了,何况还是像他们两个这样拉着手走在一起的。所以大街上看的人很多,几乎所有注意到他们的人都在看着他们,而且还有不少人在远处指指点点着。

“喂,你快放开我!”

美丽女小偷已经为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死了,她挣不脱李虎的手,地下也没有地洞供她去钻,只能出言哀求李虎放开她,让她脱离这尴尬的状况。

李虎却似是根本没听见一样,答非所问地问道: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我叫李虎,请教姑娘芳名如何称呼?”

“你先放开我,我再告诉你!”

美丽女小偷真是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但此时因为要请人家放了她,只能压下那份恨意,用平静兼有点可怜的语气道。

“哦!”

李虎淡淡地应了一声,却是没有一丝放手的意思,也不再说话,只是在街上寻有什么好的客栈。美丽女小偷知他是故意的,虽然更恨却是没法,只有咬着牙道:

“李飞燕!”

“李飞燕!”李虎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他想起大唐传奇中的可以在掌中跳舞的赵飞燕,忍不住夸道:

“好名字!”

这个时候他已经找到了一家好的客栈,便拉着她向那处走去。李飞燕见他仍是不放自己,忍不住气道:

“我已经告诉你名字了,你怎么还不放开我?”

李虎停下步来,转头对着她笑道:

“我有说过你告诉了我名字,我就放你吗?好像没有吧!”

“你……”李飞燕气得脸都白了,想甩手却是使不出一丝力来。

李虎笑道:“我很好,多谢李姑娘挂心!”说完,便又拉着她继续前行。

李飞燕无语了,她长这么大还真没遇见过这号人,她已经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但她此时身无力,手酸软,再气也是没有办法。只有一双腿还有着走路的力气,便即抬起脚恨恨地朝他腿上踢去。李虎却是轻轻一抬腿就让了过去,她只踢到了他衣衫的下摆而已。他轻轻笑了句,等她的脚落了地站稳,便又拉着她往客栈而去。她无法可施,只有一路上低着个头任她牵着,心中却是早把他骂了不知多少遍,打死了无数次。

“到了!”李虎拉着李飞燕到了客栈的大门前,向她说了一句,抬眼看了看大门上的牌匾,便又拉着她进内。店内十分红火,食客满座,但一见了他们二人进来便都转眼看着他们。李虎还是当作没看见一般,直接拉着李飞燕的手就往二楼走去。李飞燕却是头低的更低了,脸上更烫了。

上了二楼,找了一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后,小二便即紧跟了过来招呼。他问着李虎吃什么菜,喝什么酒,眼睛却是不专心地直盯着两人摆在桌上还拉在一起的手。

“李姑娘,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菜?”

李虎禀着女士优先的礼仪,客气地问对面仍是低着头的李飞燕。

李飞燕此时却是想到了一个报复他的好主意,也顾不得害羞了,扬起头来便向着小二道:“拣你们店里最贵的上!”

小二也听出了她的语气有些不太寻常,转眼看向了李虎以请示他。李虎也知道李飞燕打的什么主意,但他现在身上钱多的是,身上有钱,底气十足。便笑着向小二点了点头,道:“按李姑娘吩咐的做吧!再来一坛你们店里最好的酒!”

“是!”小二哈腰点头的下去了。

李飞燕见他面不改色地便答应了,心里却是没有了那份快意。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现在你该放开我了吧,不然我一会吃饭的时候怎么吃?”

李虎笑了笑,道:“如果李姑娘不介意的话,我来喂你如何?”

“我介意!”李飞燕恨恨地咬着牙低吼了一句,用恨恨地可以杀人的眼光直瞪着他。

李虎哈哈一笑,伸手放开了抓着她的手腕,道:“你这人还真是一点儿玩笑也开不起呢!”他确实没想到,像她这样的江湖儿女,竟也是像普通女子一般那样害羞的,并不比她们来的大方多少。

李飞燕有些没想到他会突然放手,稍怔了一下,便立马收回了手揉了揉手腕处,又察觉了内功力通畅无阻后。这才哼了一声,冷着脸道:

“你让我在街上被人家指指点点,也是开玩笑吗?”

李虎不在意地笑道:“我不也被指点了吗?又不疼不痒的,更不会少了一块儿肉去,有什么好在意的!”

“哼!”李飞燕对于他的话不可理解,用有点看怪物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后,便不再说话。只是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今天的仇给报回来。

李虎见她不说话,却也不再说话,而是转过了头去看向了窗外天空上的悠悠白云。正在他欣赏那美丽的天空之时,突然耳中一阵儿“嗡嗡”声传来。竟是一只苍蝇正在他的附近一边飞着,一边发出那令人厌烦的声音。盛夏时节,本就是苍蝇横行时,再加上这里又是饭店更是免不了有这些讨厌的东西。

那苍蝇落在李虎的身上,下一刻苍蝇便从空中掉了下来,落到了桌上一动不动,已是死去,而且身上并无半点血迹。因为被李虎皮肤上的细微的暗劲震毙了。达到了化劲境界就可以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苍蝇死于无形,让对面的李飞燕看的暗暗心惊。她想道了传说绝顶高手的护体真气!!本来还在想着用什么招数出手教训一下他,但看到了他露的这一手便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刚好小二端着一只托盘,上面放着一小坛带壶嘴的酒与两只酒杯还有两双筷子以及两蝶冷菜。小二端上了桌,为二人摆好杯筷,又为二人各斟上了一杯酒,便即弯腰退下。李虎端起杯子,凑到鼻端闻了闻,然后又饮了一小口,细细品味了下。一口小酒咽下,这才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心道:

“哎,古代的酒都是太淡了,一点都不过瘾,哪天我也搞个蒸馏酒。”

他喝完一杯,又为自己斟上一杯,然后举杯准备向对面的李飞燕敬上一杯。抬头却见她已是毫不客气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但酒却是一点没沾。不过李虎看着她拿筷子的手,却是发现了这位美丽的女小偷竟是个左撇子。

“李姑娘,我敬你一杯!”李虎端起酒杯道。

“我不喝酒!”

李飞燕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埋头吃她的东西。李虎笑了笑,便又自喝了一杯。等到他喝到第五杯的时候,小二又已端着托盘上了楼来,奉上了一道热菜。过得片刻,又是一名小二端着一盘上来。两名小二交替上菜,陆续不断,没一会儿就摆了满满一大桌子的山珍海味。李飞燕在此过程中一句话不答,便是连抬头看上一眼李虎也不看,只是低着头吃她的东西。要把她的恨意**到吃东西上,而且又是吃的他的,也算是能解解气。

李虎吃了一筷子菜,放下筷子,然后向着李飞燕道:

“李姑娘,我已经想好了要提的要求!”

李飞燕刚才那会儿被他气得都把这“要求”的事儿给忘了,此时听他又突然提起这才想了起来,微愣了一下,放下筷子抬头道:

“你说吧,我一定会想办法尽量为你办到的,除了那件事儿!”她说到这里脸上又红了下,她还是怕李虎会提那样的要求。

李虎听着她的话笑了笑故意有用些色色地眼光看着她,直到看得她快要忍不住发作时,这才正色道:

“也没有什么,我需要一些药材!你帮我去买来。”

李飞燕奇怪的道:

“真的,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

李飞燕送了口气,道:

“这很容易,你吧单子给我,我可以立刻为你做好。”

李虎掏出单子,李飞燕看了看,脸色有些变了,这些药物都是名贵的药物,而且量太大了,自己可没有那么多钱,要不然也会偷李虎的钱了,李虎一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当下从钱袋中拿出十个金元宝道:

“这是药材钱,如果多了,可以全部给你。晚上在这里会面。”

李飞燕看到十个金元宝眼睛一亮,这可是价值千两白银呀,不过却没有接道:

“你不怕我拿了你的钱跑了吗?”

李虎淡然道:

“你可以试试。”

李飞燕冷冷地看着他,好一会儿后,又冷哼了一声,接过便扭头下楼。李虎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笑了笑,又走回座位从窗外探出头去看着她消失在街上的人流中,又笑了笑,便回转过头来继续他的吃喝。

酒饱饭足后,李虎叫来小儿结账,然后问道:

“小二哥,你们这里有什么有名的大夫吗,知道的话我就给你一两银子。”

那小二一个月不过是一两银子的工钱,听到李虎的话,连忙道:

“那倒巧了,你问别的我们在登封镇可能还真是没有,而这大夫吗倒还真有一位,医术当真是了不得,在我们周围百里都是出了名的。”

“哦,那你带我去看看。”李虎心中暗喜。

…………

“老夫薛和,不知阁下如何称呼,为何要学这经脉穴位之分布?”这大夫穿着一件麻衣,大约五十来岁的年纪,望着李虎问道。

“我叫李虎,学这经脉穴位之分布实在是为了日后习武之用。”

“原来如此,只是这里前三十里就是天下有名的少林寺,李公子要学武,为何不到那里去。”薛和问道。

“薛大夫有所不知,少林早就封山十几年了,已经不收世俗弟子了,我准备却别的地方碰碰运气,要知道经脉穴位,我对此却是一知半解,想到大夫有针灸之术,想来必精于此,故厚颜前来求教。这是小小薄利不成敬意。”

“公子看得起我这点微末技艺,老夫定当倾囊相授。”在李虎银子的公司下薛和满面欢喜的道。

…………

“人体之内,共有十二正经,分别为包括手三阴经手三阳经、足三阳经、足三阴经,除此之外,还有练武之人最需注意的奇经八脉,包括督脉、任脉、冲脉、带脉、阴维脉、阳维脉、阴跷脉、阳跷脉……”

“还有就是人体内有一些不与经脉相连的经外奇穴,像什么神聪、当阳、印堂、鱼腰、迎香、聚泉、海泉、金津…………”

“这里有一张经络穴位图,你自己拿出看看,不懂再来问我。”

李虎早就把《金钟罩》中讲到的经脉穴位一一记了下来,这时就在图上一一寻找,找到还不算完,李虎还将身上触摸那些穴位的具体位置,牢牢记下。天色暗了下来,李虎在先前客栈中见到了李飞燕,她果然是地头蛇,所有的药物都准备好了,装了一马车,不过大宋禁止马匹交易,所以找了头驴代替,李虎很是欢喜的道:

“多谢李飞燕小姐了。”

李飞燕哼的一声道:

“好了,我已经替你做了一件事情了,我要走了,后会无期!”

李虎道:

“等等!”

李飞燕俏丽的脸通红道:

“无赖,你还要怎样?”

李虎笑道:

“别生气,我只是想问下你知不知道江湖中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我可是初出江湖呢。还请你指教。”

李飞燕这才缓和脸色,对李虎路出原来你是菜鸟的鄙视,让李虎十分郁闷,他虽然知道这是神雕的世界,但是到底是那个时间段,却是不清楚,所以请教李飞燕,三教九流中小偷虽然是下九流,但是消息却是十分灵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