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朋友妻不客气 下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04 22:34:37 字数:2888 阅读进度:14/585

这一下可把李老虎吓了一跳,她什么时候来自己身边的,自己不记得有什么就后悔失德的事情呀,难道,难懂她是那潘金莲直流?看上我了?她穿着质朴但柔软的白袍,有种难以形容的自然之美,透过窗户的月光下十分美丽,温香软玉在怀的感觉自然十分动人,但是李老虎虽然这世是个混混,但是做人还是有些基本原则的,竟然自己和梁龙认了朋友,那么朋友妻不可欺,这等道理还是懂的的。

有些手慌脚乱的爬了起来,惊动了何氏,何氏睁开美丽的眼睛有些羞涩的看着李老虎,李老虎道:

“嫂子,你怎么在这里?还是快去粱大哥那里吧。”

何氏脸色一暗道:

“李大哥嫌弃我吗?”

李老虎连忙道:

“朋友妻不可欺,我可不能够做对不起朋友的事情。”

何氏一听,有些欣赏的看着李老虎道:

“你误会了,是梁龙叫我来的,其实我们都不是汉人,而是草原牧民一个小部落迁居到这里,已经几十年了,我们虽然被同化了,但是有些传统却保留了下来,就是面对无以为报的大恩人,会用自己最宠爱的妻子款待客人,如果客人喜欢的话,还可以用货物把她换走。”

说道这里何氏脸色有些暗淡,这个时代女子地位十分卑贱,因为长年征战,男性和女性的比例竟然一比十几,北宋时期的大文豪苏轼总是有文化的人吧,他疼爱妻子是有名的,可是在一次因为乌台案被流放的时候,把自己几个妾送给了朋友,其中还有几个怀孕了也不在乎,最有名的就是一个叫三娘的妾,因为不满苏轼的薄情,被朋友用一匹白马换走自己,而撞死在柱子上,由此可见这个时代女人的地位。

李老虎以前偶然听过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都惯以妻子款待和听命共宿的贵宾,谓之“妻

客”,想不到这种刺激的场面,竟给他遇上了。

何氏依然含羞垂头道:“何氏今夜特来侍寝,以解李大哥独宿的寂寞。”

李老虎暗叹果然不出所料,一时间找不到适当的说话,但李老虎确感寂寞,一种不能被填补的寞。

她惶惑地抬头望来。

李老虎不能置信地看着她充满了原野热情,年轻俏丽的脸庞。这才发现她真的和中原女子不同,蕴含着一份野性的美丽,她特别丰润鲜红的两片嘴唇,可使任何男人感激到那挑战性。草原人的美女竟美至如斯!

何氏的眼闪着火焰般的光芒,象能将男人的心轻易融化。

李老虎发自真心的道:“你定是村中的第一美女!”

何氏俏脸一红,却掩不住被他称赞的欣喜,盈盈站了起来,为他宽衣。李老虎发现她身量很高,只比他矮了半个头,曼妙的身材予人惊心动魄的健康美感。

何氏熟练地解下李老虎的僧袍服,露出精赤的上身。李老虎心中想,她定是常为男人宽衣服的了,否则手法怎能如此纯熟,这想法使他既感刺激,又感为难。

李老虎绝不介意占有这熟得象个最可口的美果般的美女,那定是抒发男女的极品,但却不惯接受别人的妻子,并并不是炎黄子孙的风俗。

她赞叹道:“这是世上最美最有力量的肌肉,难怪连梁龙也那么尊敬你。”一边说着,一边有力地为李老虎**疲倦的肩肌。她轻声道:

“粱龙已当你是他的兄弟,否则我怎能来服侍你。”

声音转细,象蚊子般道:“那亦是我的荣幸!”

心下不由感动,和理智交战,良久,李老虎道:

“大嫂你回去吧。”

李老虎这世虽然粗俗,但是一个人总有自己的道德底线的,虽然何氏十分美丽动人,但是他只要反过来想想自己的老婆去服饰其他男人,光是想就足以让他愤怒无比。何氏的脸色在此苍白起来道:

“你…看不上我吗?”

李老虎摇头道:

“我很难接受这种风俗,我是汉人。”

何氏道:

“汉人?汉人之间交换妻子的事情更是常见呀?”

李老虎道:

“那是他们,我绝对不会允许有这种事情的发生!!”

何氏沉默的一会儿,看着李老虎道:

“我不走,我想我我已经爱上你了,如果你那么在意我是他妻的身份,现在就可以让粱龙给我一份修书,我决定跟着你走,三年前粱龙用十张熊皮做聘礼娶了我,但是这些年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无所出,虽然梁龙仍然十分关心我,但是心已经不再我身上了,这点我非常明白,我想跟你走,走出这大山,我知道我不能生子,又是残花败柳之身,但是我宁愿做一个没有任何身份的婢女,也不想在这山中收活寡的活下去。”

说完何氏淡然一笑,有些羞涩,也很妩媚,她忽然仰起脸来,四目相投,缓缓闭上眼睛,把两片鲜红得像樱桃般的小嘴,瓠犀微露,缓缓的送了上来。她有着轻微的喘息,吐出一缕动人的口脂幽香。李老虎的心早已在飘荡,他忍不住低下头去,四片炽热的嘴唇,一下就美妙的紧紧的合在一起。他只感到她纤软柔滑的丁香,轻轻送入了口中,互相合咽。天地间,刹那都静止下来,只有两颗心在跳,彼此都可以感觉得出来。

李老虎在也忍不住了,抱住了她,他只觉握住的是一个柔软纤细异常的腰肢。靠在李老虎坚实温热胸膛的何氏,感官极度的敏感。那双紧握着自己腰肢的男性大手,令她不禁全身颤抖。一直守身如玉的她,未曾与丈夫以外的男子有如此接近的时刻,如今她背靠着李老虎,刹时心魂动摇。

“嫂子……”李老虎地手自她双腋伸过,转过她的身子,两人下半身不可避免的接触在一起,李老虎温热的鼻息吹拂在何氏的耳畔。

“唔……叫我香云…”

她一声嘤咛,李老虎鼻中沁入一阵动人的香味。“嗯……好香……”他更靠近的闻着那香气,李老虎低头一看,何香云的玉手,在他胸上抚动着,他瞧着她如桃花一般嫣红的脸,贝齿咬在丰润的下唇,像是在忍受着什么一般。

李老虎握住那双手,闻到自她衣袖传来一阵方才闻到的香气。他不住的嗅闻着,鼻息撩动着她的心。两人烫热的唇贴在一起,李老虎禁不住的吮啜着她的唇。何香云也吐出,划着他的嘴角。他将那顽皮的舌儿含入口中,自己的舌迎着她,相互碰触着对方口内最私密的地方。

结束长得令人喘不过气的热吻,俩人深吸着得来不易的空气,动情的望着彼此,相视一笑,何香云杏眼含媚的模样,令李老虎下腹兴起一阵热潮,气息也粗重了起来。他吻了吻她迷人的眼,颊、下巴,含吮住她细白的耳垂,用舌头逗着她的耳背,发现她那儿很是敏感,因为她不自禁的全身轻抖着。

在他的嘴进占她的颈子时,两人的手都不安分了起来。何香云的手伸入李老虎的衣内,感受着他强健的肌理,发现她的撩拨也能让他发出**,她更愉悦的寻觅着他敏感的部位,享受着他的反应,也轻笑出声。

何香云此时才是平生第一次摸看男人的宝贝,将李老虎的巨大阳物,握在了掌中,心中暗暗称奇,心想:一根小软条儿,到底是怎么那样涨死人呢?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