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为什么我身边总发生命案

小说: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难伺候 作者: 神经西西 更新时间:2019-10-09 01:53:08 字数:2572 阅读进度:394/401

第394章为什么我身边总发生命案

“阿音,我送你回房间。”

贺南齐抿着唇角,神色冷冽地睨了裴慕白一眼。

后者呵呵笑了一声。

“贺先生还没搞清楚状况?”

裴慕白强势地将容音揽入怀中,朝贺南齐挑眉挑衅。

“容音是我的女人,你一再纠缠,让我很难办。”

言语间的威胁之意很明显。

贺南齐并不示弱,冷笑道:“我看没搞清状况的是裴先生,阿音早已经是我的未婚妻,是你一再纠缠,给我和阿音造成不少困扰。”

听着两个男人你来我往的舌战,容音秀气的眉目紧紧蹙起,转身就要走。

两人同时追上前,一人握住她一只手,皆不退让。

“贺南齐,你就这么喜欢我睡过的女人?”

裴慕白口不择言,刻意咬重“睡过”二字,本意是恶心一下贺南齐,却没想到这话同时会伤害到容音。

他话音刚落,容音的巴掌便落在他脸上。

她这一巴掌用尽了全身力气,身体因为愤怒颤抖不止,低垂着眸子紧咬下唇,忍住心头涌上的酸楚。

“裴慕白,你就是个混蛋!”

说完,她不作停留地朝自己房间方向跑去,眼泪再也止不住。

他为什么要这样羞辱她?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是不是要把她的一切都毁了,他才肯罢休?

“阿音……”

贺南齐追上去,手刚要触及她的胳膊,就被她用力挥开。

“你走开!”

容音下意识以为是裴慕白追上来了,反应有些激烈。

待冷静下来,才发现是贺南齐。

贺南齐微微怔愣,她苦笑。

“对不起,我以为是……”

“阿音,是我没保护好你。”

贺南齐咬牙,狠狠捏紧拳头。如若裴慕白再敢来骚扰,他就是倾尽贺家之力,也要让那个男人好看!

容音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感动之余,更多是愧疚。

“南齐,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不……”

贺南齐摇头,认真地凝视她的眼眸,字字清晰。

“我知道是他逼你的,这不是你的错。以后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说不动容,那肯定不是真的。

只是……

“南齐。”

容音抬眸,声音有几分喑哑。

“我现在思绪有点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阿音。”

他上前,将她拥入怀中。

“你很好,不要胡思乱想。无论如何,你都是我这辈子唯一想娶的女人。”

容音埋首在他怀里,隐忍着哭泣。

……

带着两个孩子回到房间,容与动作轻缓地将小诺放到床上,傅慎行见状,自己也回到房间去。

傅暖看容与在活动手臂,抿唇一笑拉他到床边坐下,纤长的手指搭上他的胳膊,轻轻按摩。

男人好笑地看着她,终是没说什么,闭上眼睛放松。

“老公辛苦了!”

闻言,男人蓦地睁眼,一双深如幽潭的黑眸凝视着她,缓缓勾唇。

“辛苦就只是嘴上说说?”

“那不然呢?”

傅暖明知故问,偷笑着加重力道,算是提醒。

“不还给你按摩犒赏了吗?”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

嗯,她当然知道。

“别闹,现在可是严肃的时候,凶手还没抓到。”

傅暖推开男人戏弄的手,正色道。

“抓凶手不影响我们联络夫妻感情。”

说完,他迅速俯身吻住她的唇角。

不过只是单纯的一吻,并没有继续下去。

看着妻子呆呆的模样,容与失笑,指尖戳了戳她的脑门。

“想哪里去了,嗯?”

“我……我才没有。”

傅暖嘴硬,别开头去,再回头时,男人依旧满目揶揄。

她故作思索,岔开话题:“你说到底是谁会杀了yvonne?”

容与淡淡应声:“得罪太多人,是谁都不奇怪。”

话虽然不中听,却也是实话。

不过,傅暖突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老公,你说我身边怎么总发生命案呢?”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她很是郁闷,一次两次是巧合,再多那就奇怪了。

难道她有着“死神”一样的体质?

容与看穿她的心思,握住她的手腕将人往怀里一带。

“心怀恶念的人太多,不仅是你,其他人身边也是如此。”

还不等傅暖说话,又听容与低声说:“但无论如何,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有他在,她就安心。

……

桐城。

封家老宅。

陈茵茵局促不安地坐在沙发上,跟封老爷子大眼瞪小眼。

今天这场面,得从上次老爷子去封卓别墅说起。

那次老爷子好不容易逼孙子给了他一年的承诺,但他也清楚,他这孙子可精着呢,这么轻易就答应,保不齐在想着什么后招。

所以老爷子三天两头变着法把人往封家老宅叫,今天说要庆祝生日,明天说是封卓去世的奶奶忌日,总而言之,就是要两人回老宅。

只要一回去,他们俩当天必然走不了。

一旦封卓有拒绝的意思,老爷子就开始说心脏不舒服,封卓倒是习以为常,可陈茵茵不能。

原本不想上门的是她,最后她却变成了劝封卓的那个。

“茵茵啊,封卓对你好吗?”

陈茵茵尴尬的笑笑,违心地点头。

“他对我挺好的,爷爷您放心吧。”

“要是他敢欺负你,就告诉我,我替你收拾他!”

“您一大把年纪了,还想着收拾谁?”

低沉的男声响起,封卓从公司回来了。

陈茵茵如蒙大赦,赶紧给他使眼色。

他意会,蹙眉道:“茵茵陪您聊了一天也累了,我带她回家。”

封老爷子干笑两声,和孙子“斗法”。

“正因为我孙媳妇累了,才更要在老宅住下,来回奔波多辛苦。”

“爷爷,我其实……”

不等陈茵茵反对,老爷子便自顾自下了决定——

“反正房间也是现成的,每天都打扫。张婶,准备晚餐。”

张婶笑眯眯地去忙活,封先生的小太太看起来很是讨喜,老宅所有人都很喜欢她。

……

餐桌上。

一大桌菜,用餐的却只有他们三个人,陈茵茵觉得挺浪费。

她正闷头吃饭,一夹菜落入碗中。

抬眸看向身旁的男人,神色无异,仿佛是很正常的事一般。

莫名的,她心头一动。

“愣着干嘛?吃饭。”

封卓神色平淡地出声提醒,一双沉沉的黑眸望着她。

霎时间,她被唤醒,刚刚那种感觉……叫什么来着?

小鹿乱撞?

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摇头把这奇怪的念头甩掉。

一大把年纪了还撞什么撞!

心脏出问题的可能性更大些,嗯,得去医院看看!

“傻。”

她听到男人的低声轻嘲,面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桌子下高跟鞋踩上他的脚背,狠狠碾了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