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惹霍上身268 你和我倾城时光(小番外 三,七年前,医院相见)

小说: 惹婚成爱1总裁上司,请留步 作者: 祸水天成 更新时间:2015-08-21 06:15:56 字数:2937 阅读进度:267/290

秦婉一听,凝了凝眉,呼吸有些乱,假装什么也没有听到,心里猜测着这个人,会是谁呢?

感觉他应该认识她瞬。

可是一时半会,她真的想不起来这个声音,似乎以前在哪里听过,不太确定。

霍启琛看着近在咫尺的秦婉,又抽了一口烟,看了一眼电梯。

电梯门一开,他捏住秦婉的手,带着她进了门,将她推到一角,面朝着秦婉,手臂撑在她两侧,低头看着秦婉。

秦婉虽然看不到,眼前却还是有个黑影逼近,还有一个浓烈的属于他的气息让她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受了刺激一样,跟着不舒服,不停地往后靠,“为什么站的离我这么近?鱿”

霍启琛紧抿着薄唇,低头看着秦婉,“人很多,我怕别人挤到你,你该感谢我?”

秦婉没有出声,站在那里,似乎听不到什么说话的声音,因为紧张的缘故,脸很红。

霍启琛眸色幽深地看着秦婉,心里默默地出声,和你在一起,想好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怕你被惊吓到,怕你接受不了我这个突然而至的人,怕邵莫庭在你心里根深蒂固……所以,每次到嘴边的话,又被我原样吞回肚子里。

或许这样也好!

他呼吸一深,撑着电梯壁的手撑直了,保持了一段距离,错开了视线。

可是,就算眼睛不看,她的模样刻在记忆里,那样清晰,就算不听,她的呼吸一直在耳边困扰。

他站在那里,抽了几口烟,眸色深浓了几分。

秦婉站在那里,许久听不到霍启琛的声音,心中一阵不安,“还…还没有到吗?”

霍启琛手中的烟旋了一个圈,朝着秦婉吐了一口烟雾,“这么着急?”

秦婉往后退了一步,有些恼,那烟味里夹杂着他的气息,浓烈地扫在脸上,每一根汗毛都要竖立起来了。

霍启琛看向秦婉,顿了顿,声音清醇地问,“眼睛怎么会看不见?”

“洒进了石灰粉,灼伤了眼角膜。”秦婉想到这里,说了一句话,分了分自己的神,努力让自己去想写别的事情。

霍启琛一听,轻蹙眉头,清俊的脸色多了一抹暗影,“谁洒的?”

秦婉看向霍启琛的方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霍启琛手撑着电梯,往下压了几分,贴近秦婉,声线突然压低了,性感地出声,“不说可以,我现在就吻你,想要我吻你,就什么都别说。”

“你!”秦婉红透了脸,往后靠,感觉他离自己越来越近,似乎有一股静电在空气里流窜。

霍启琛贴近秦婉,在四片唇只差几毫厘的位置停住,“除非实话,要不我照样会吻下去。”

秦婉脸上烫起来,能感觉到他的说话的时候,唇带着一股电磁场,侵袭着她,电波是那样强烈,强烈的让她心跳紊乱,口干舌燥,浑身每一根神经末梢在颤抖,心窝的地方也承受着强电压,一股闷痛。

她深吸了一口气,靠在电梯上,手用力地推在霍启琛胸口上,防止他真的吻下来,“我…我有男朋友了。”

“带非所问!”霍启琛刚要吻下去,秦婉闭紧了眼睛,“我…我同母异父的妹妹把石灰洒进了我眼睛里。”

“为什么?”霍启琛捏住了秦婉的手。

“因为她一直看我不顺眼!”秦婉呼吸绷紧地出声,浑身轻轻颤动。

霍启琛远离了秦婉几分,修长的手指用力地捏灭了烟头,“如果有一天,你看到邵莫庭和秦姝在一起,你会怎么想?”

“不,不可能!他不会!”秦婉用力地握攥紧了手。

霍启琛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淡淡一笑,“记得今天。”

秦婉没有出声,凝紧了眉。

过了一阵,到了一楼。

霍启琛看向秦婉,“揪住我的袖子,我带你过去。”

秦婉没有出声,揪住了霍启琛的袖子。

霍启琛走在前面,秦婉跟在后面。

走了没几步,霍启琛停住了脚步,“你就是在这里揪住了我的袖子,我又把你送到这里。”

秦婉没有出声,放

开了霍启琛的袖子。

霍启琛看向立马要和自己撇清关系的秦婉,“下次想去上厕所的时候再找我,大声喊一句兵哥哥,我就会出现。”

秦婉站在那里,凝眉,“你以为你是杜敏俊熙吗?”

霍启琛一笑,“我是你的兵哥哥。”

秦婉红了脸,“你走吧。”

“翻脸无情,刚才怎么不这样?”霍启琛肩膀一低,将烟蒂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看向秦婉。

“刚才这样你就不送我回来了。”秦婉睁大着一双眼睛,什么也看不到,只是顺着一股气场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实话说多了也不好。”霍启琛声音一低。

对方显然成熟、圆滑,滴水不漏,秦婉不自在地站在那里,两只手不知道放在身边地方,“那也不能说谎。”

“没有那么容易过了河就拆了我的桥。”霍启琛瞥了一眼秦婉,呼吸一阵深浓,转身离开。

秦婉站在那里,没有出声,能听到他渐远的脚步声,渐渐没有那么紧张了,抚了抚心口的位置,站在那里深呼吸。

过了一阵,她摸了摸,摸到椅子,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护士来找她,或者是他。

他说有事出去一阵,时间这么长了,是还没回来,还是来了没有找到她?

秦婉不太确定,低着头,一头柔顺光滑的头发披在身后,想黑色的绸缎。

霍启琛站在五楼的走廊里,透过窗子看着秦婉,点了一支烟,徐徐地抽着,过了一阵,看到邵莫庭出现,朝着秦婉的方向走过去,蹙了蹙眉头,低头看了一眼烟头上的灰,掸了掸,抖落在窗台上,看着那灰白色的烟雾,眸色深敛了几分。

几分钟后,他在抬头,原来秦婉站的地方已经空落落的,除了一片触到眸底冷冰的空气,什么也没有剩下。

他一脸冷感地回了病房,看着自己新开的病房,走进去,扫了一眼秦婉坐过的地方,眸色深稠地看了一眼,坐在那里那里,抽烟。

———————乐文———————

秦婉什么都看不到,摸了摸,抓住了邵莫庭的胳膊,声音清婉地问,“你去哪儿了?”

邵莫庭眸色一阵闪烁,“一个面试电话,接了很久。”

秦婉凝眉,“怎么样?通过了吗?”

邵莫庭顿了顿,低声回答,“通过了,不过,我不想去。”

秦婉皱眉,“公司好吗?”

邵莫庭眼中闪过一抹挣扎,“公司挺好的。”

秦婉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工资呢?”

“也挺高的。”邵莫庭兴致缺缺地出声。

“都挺好的,那你为什么不去?”秦婉凝眉,轻声问。

“工作比较忙,比较累,我想毕业了先和你结婚。”邵莫庭捏紧了秦婉的手。

秦婉被捏的有些痛,皱眉头,“你怎么了?”

邵莫庭有些透不过气来,突然觉得无法面对婉婉,“我去一下卫生间。”

他出了病房,一路走到秦婉刚才坐过的地方,看到了坐在那里抽烟的霍启琛,脸上变了一下,转身往回走。

“邵莫庭。”霍启琛抬手,掸了掸烟灰,站起来。

邵莫庭停住脚步,回头看向霍启琛。

霍启琛眸色幽深地看向邵莫庭,薄唇轻抿,极冷地出声,“一边和姐姐谈恋爱,一边陪人家的妹妹酒店开

房,似乎不太好。”

邵莫庭眸色阴凉地看向霍启琛,“你想说什么?”

霍启琛淡淡一笑,“没什么,就是见过不惯好白菜被猪拱了。”

邵莫庭连一黑,一拳头朝着霍启琛砸过去。

霍启琛慢条斯理地扔了烟头,手掌摊开,接住邵莫庭一拳,用了一些力气,一把推开了他。

邵莫庭狼狈地跌在地上,眸底阴冷地盯着地上的影子,“霍启琛,告诉你爷爷,别来牛——”

霍启琛轻笑了一声,“是你母亲缠着要嫁给我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