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惹霍上身203:这是我这一生走过最浪漫的一段路

小说: 惹婚成爱1总裁上司,请留步 作者: 祸水天成 更新时间:2015-08-21 06:14:43 字数:2917 阅读进度:202/290

许久,敲门声越来越响。

秦婉顿了顿,凝眉看向霍启琛,轻轻地推他的胸膛。

霍启琛停住了吻,呼吸沉浓地盯着秦婉,眸色浓稠如墨,琛琛地看着她,看了一阵,手落在她白净柔嫩的脸蛋上,指节轻轻地蹭,“对我来说,你是最重要的,无论什么时候,保护好自己,嗯?”

秦婉点头,朝着霍启琛一笑,属于他身上那股成熟性感的味道像刷屏一样刷满了她的嗅觉,让人心神迷醉謦。

霍启琛又眸色沉甸甸地看了一阵秦婉,走过去开门,看到刑警,点了一支烟,夹在指间,“出示一下相关证件。”

带头的刑警队长看到霍启琛,拿出了证件。

霍启琛修长的手指捏过,扫了一眼,还了回去,回头看秦婉,紧紧地牵住了她的手,“我送你出去。”

秦婉笑了笑,“这个时候你还秀恩爱呀?”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熬了三十几年才有机会秀秀恩爱,不好好秀秀,怎么对得起自己。”霍启琛抽了一口烟,又很快地掐灭了香烟,看向秦婉。

秦婉握紧了他的手,很大很厚实,将手放在他的掌心里,很有安全感。

她抬头看他,他的冷感矜贵的脸,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所有的表情交错在一起,仿佛全部被隐匿起来,是危险又致命的即视感。

霍启琛很随意地握着秦婉的手一步步走向电梯的方向,相视一笑。

几名刑警看着,没有好意思跟进去,坐了旁边的电梯。

秦婉看电梯门合上,侧头看霍启琛,“现在的刑警也这么善解人意。”

霍启琛捏紧了秦婉的手,将她困在怀里,“我也善解人衣,不过,只对你一个人。”

秦婉娇嗔地看了一眼霍启琛,本来那点沉重感在一言一句中仿佛淡了很多。

到了一楼,霍启琛牵着秦婉的手一出东霍集团的大门,迎上了门口的记者。

镁光灯疯狂地闪烁,在几米远的距离对着他们的方向聚焦。

霍启琛和秦婉牵着手,相视一笑,始终坦然自如。

此情此景,就连媒体朋友都不好意思为难他们,只是问了几个秦婉简单的问题。

“秦小姐,有青城第一暖男这样的好老公,你是什么心情?”

秦婉嫣然一笑,侧头看霍启琛,“我只想说,今天从我办公室到这里的一段路,虽然没有鲜花,没有钻石,却是我这一生走过最浪漫的一段路。”

她话音一落,大家都安静下来,艳慕地看着他们。

有个女记者从人群里钻出来,“请问秦小姐,你和霍先生的宝宝几个月了?”

秦婉一笑,低头看着腹部,眼中闪烁着母爱的光华,“四个月了。”

“那你们给孩子起名字了吗?”

秦婉看向霍启琛,霍启琛看向女记者,嗓音低醇地出声,“如果是女儿就叫霍婉,儿子的话,就叫霍禾。”

记者看向霍启琛,“霍先生,你们这么恩爱,结婚几年了?”

“七年了吧。”霍启琛侧头看秦婉。

秦婉一听,明白他的心思,没有出声,只是配合地微笑。

记者看向秦婉和霍启琛,“这是第一胎吗?”

霍启琛看向记者,淡然地出声,“第二胎。”

记者一听,兴奋地问,“不知道霍先生和秦小姐的第一胎。”

霍启琛搂住了秦婉的腰,“第一胎是个儿子,今年六岁了。这是第二胎,我私心里希望是个女儿。”

秦婉没有出声,站在那里,心口温热,很想哭,忍住了那股冲动。以前她不明白,现在她能体会到,他每一步走的有多小心。

记者笑了一下,“那我问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两位有没有经历过平常夫妻的七年之痒?”

霍启琛瞥了一眼秦婉的腹部,看向记者,“有,现在就七年很痒。”

女记者羞红了脸,面对男神的幽默,都不好意思再追问了,“那我和能和你们合影吗?秦小姐,你知道吗?现在青城的女人们都说,沐浴了霍先生爱情之光,和霍

夫人合照留念,以后一定能找到和霍先生一样的老公。”

秦婉有些不好意思,红了耳根,娇嗔地嘟唇,“难道我不够好吗?为什么不是和霍先生合影留念,以后可以找到像秦小姐这样好的老婆?”

她话音一落,气氛相当热络,“霍夫人果然是漂亮聪明又幽默。”

后面,有记者切入正题,问了一句关于N普树项目的案子。

秦婉一笑,“我最近养胎一直不在公司,一听到这件事就回来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我相信清者自清,警方很快会查清楚,还我们夫妻二人清白。”

话音一落,她看一旁等候多时的刑警,侧头看霍启琛,“那我先走了。”

霍启琛没有出声,搂过秦婉,低头吻住了她。

秦婉微笑地走上了警车。

霍启琛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她。

第二天,秦婉和霍启琛拥吻的照片登上了头条,一度爬上话题榜第一名,留言区、评论区一片祝福声。

霍启琛坐在办公室里,看了一遍报纸,翻开了一遍各大新闻网站,靠在那里,揉了揉喉结,看向年富。

年富没有出声,就算压力很大,他能感觉到霍总心情很愉悦。

不过话说回来,昨天的那一幕感动了不少人,估计青城的男人都羡慕霍总,青城的女人都嫉妒夫人。

他看向霍启琛,含笑出声,“昨天的夫人真的很让人惊艳,有人说霍总是青城最幸福的男人,爱情都拥有了,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你得不到的东西了。”

霍启琛没有出声,冷峻的五官染了一抹笑,眸色里锋芒毕露。

年富看向霍启琛,“霍总,接下呢?”

霍启看向年富,眸色幽深,“继续查,除了夫人,四部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

“是,霍总。”年富出去,带上了门。

霍启琛坐在办公椅前,两手相抵,坐了一阵,摸了摸胸口上的信,修长的手指夹出来扫了一眼,打开抽屉,里面有一沓漂亮的信纸。

摊开一张,右手指熨平,第一次尝试写信,花了一个小时后,最后信纸上只有婉婉两个字。

———————————乐文———————————

秦婉到了看守所,以为怀孕的缘故,刑侦科特意帮她安排了单间。

秦婉到了地方看了一眼,收拾的很干净,便安心住下了。想起来的途中,有人和她说可以叫人过来照顾她。

当时,她一笑还特意问了那人的姓名和职务,刻意记下了,这个时候,让她叫一个人进来照顾自己,听上去是关心,事实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根本就是居心不良。

既然回来青城,她和肚子的孩子的安全,必然只交给看守负责。

下午,她被带过去做笔录。

负责这个案子的刑侦组组长看向秦婉,“关于这个案子,影响特别恶劣,为了尽快破案,我们都是分开录口供,秦婉,希望你据实回答我的问题。”

秦婉点头,“自然。”

刑侦组组长看了一眼秦婉,从没有见过进了看守所还这样淡定自如的女人,“六月三号下午,你在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

秦婉一听,那天是霍夫人找她聊天的时间,莞尔一笑,“那个时间,我和在和婆婆喝咖啡。”

组长看向秦婉,“有其他证人吗?”

秦婉摇头。

组长看向秦婉,“秦婉,你的婆婆理论上可以作为证人,但是证人与一方当事人有亲属、近邻、恩怨或利害关系,有为维护亲情、友谊、报恩或泄愤等方面的动机,会导致其证言的不可靠。因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规定,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所以,亲属可以作证,但是这种证人证言的证明力有限,必须有其他证据补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