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叫你们老板出来

小说: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作者: 涵江离 更新时间:2020-11-22 02:57:04 字数:2161 阅读进度:159/187

也不知道小馒头这些年跟着高煜铭都经历了什么,南意棠心疼的紧,怕吓到孩子,一直轻轻的拍着孩子的背。

保姆也听到了动静,发现孩子不见了,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要把孩子给抱回去。

“小少爷,你怎么又乱跑?”保姆的眼神非常阴沉,走过来,伸手去拉。

小馒头吓坏了,立即把脑袋缩进了南意棠的怀里,哭着说:“我不要,我不要回去。”

“听话,老板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不能乱跑,赶紧下来,跟我回去。”保姆的声音里已经带了怒意,完全是在用威胁的语气在跟孩子说话。

小馒头是害怕的,南意棠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孩子的不安,胖乎乎的小手揪着她的衣服,就像是在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小馒头跟一个这么凶狠的保姆生活在一起,对她只有害怕,孩子的日子得有多难过?

南意棠的心又是一阵心疼,往后退了一步:“你不要过来。”

“你又是谁?偷孩子偷到家里来了?”那保姆冷冰冰的看着南意棠。

“我是孩子的母亲,你们才是小偷。”南意棠紧紧的抱着孩子,不让任何人接近。

“高煜铭什么时候回来?”

南意棠冷冷的看着他们问道。

“我问你们老板什么时候回来。”南意棠睨着他们,声音低沉而富有威严。

“这位小姐,你私闯别人的地盘还如此嚣张,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吗?”那几个保镖冷哼了一声,“就你这小身板,我们弄死你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你竟然还敢在我们的面前这样的态度说话。别以为你是女人,我们就不敢动你。”

“你们倒是动了试试看。”

南意棠笑了一下:“我敢来这里,就没想过会离不开。你们最好通知你们老板在十二点之前回来,否则的话,我保证,后果一定不是他乐意看到的。”

南意棠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有所防备,她虽然只身前来,可外面却安排了她的人,十二点之前她不出去的话,这里就会遭殃。

“当然,你们也可以当我说的是废话。如果你们不怕你们老板怪罪到你们的头上。”

南意棠冷冷的目光睥睨着,全然没有一丝的畏惧,“去,告诉你们老板,南意棠来找他了。”

这几个人面面相觑,似乎是在权衡,不过仔细的思虑过后,还是有一个人离开,去联系了高煜铭。

南意棠有些抱不动小馒头了,孩子自己主动的下来了,拉着南意棠的手。

“妈妈,你刚刚好厉害啊。”小馒头轻声的凑到她的耳边说:‘那几个叔叔都怕你。’

南意棠长得就是极为明艳的美,笑起来的时候是热烈的,冷着脸的时候又带着高傲的冷冽,是极具威严的,有些人的气势是与生俱来的气质,她跟秦北穆都是这样的人。

“你别怕,妈妈永远不会对你凶,妈妈只会对坏人凶。”

南意棠摸着小馒头的脸,她对孩子有太多的愧疚了,如今重逢,她只想把自己最好的一切全都给他,对着孩子的时候,全然是温柔的笑脸。

“我不怕妈妈,我也不会惹妈妈生气的。”小馒头挨着南意棠,小脑袋又圆又软,光是这样看着,南意棠的心都要融化成了一团。

过了一会儿,那个保镖回来了,看着南意棠的态度已经变得不同了,客气了许多。

“南小姐,我们老板说,他马上就会赶回来,请您到屋里稍作一会儿。”

那保姆听保镖这么说,自然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请南意棠进屋。

这个地方,南意棠他进去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不舒服,因为太阴沉了。

没有阳光,冰冷的像个地狱一样,窗帘都拉的严严实实的,完全的跟外界隔绝开来。

南意棠难以想象,她的孩子这些年来,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吗?

“妈妈,你去我的房间吧。”

小馒头拉着南意棠往楼上走,楼梯的墙壁上,挂了不少照片,全都是一个人的。

是她的照片,各种各样的,有她十几岁还在台上演出的时候的照片,也有后来她在工作时候的,这五年来的她都被记录在这些照片里,点缀在这个房子的各个地方,大部分都是偷拍的。

南意棠看着这些照片,觉得有些恐怖,高煜铭这五年来,一直都在监视着她,而她却不知道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带走了自己的孩子。

高煜铭从来没有让小馒头知道他的亲生父亲是谁,却把这么多她的照片放在了屋子里,所以小馒头见到南意棠的第一面就叫她妈妈。

“妈妈,我房间里也有很多。”小馒头指着在墙角最深处的那个小房间:“很多比这个好看的照片。”

孩子的房间很简单,一样的光线晦暗,窗户都是被钉死的,为了防止小馒头跑出去,没有什么玩具,除了一些日用品和衣物之外,剩下的就是她的照片。

“爸爸说,要我记得妈妈的样子。”小馒头乖乖的指着那些照片:‘我每天都在看妈妈的照片,爸爸有的时候会给我带一些新的照片回来,他怕我忘记妈妈的样子。’

“他跟你说过什么?”

“他说妈妈很漂亮,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还说,妈妈有一天会回到我们的身边的。”

小馒头拉着南意棠的手:“妈妈,你现在回来了,不会再走了吧?”

“妈妈不会离开你了。宝宝,但是这个人不是你爸爸,以后不要再叫他爸爸了。”

“那叫他什么呢?”小馒头有些困惑,虽然高煜铭对他的感情淡漠,可这些年来,一直带着他长大的那个人确实是高煜铭,这些年来,他的亲人也只有高煜铭一个。

“……”叫什么呢?爸爸不可能,就连叔叔,高煜铭他都不配。

“什么都别叫。”南意棠摸着小馒头的脑袋:“宝宝,他对你好吗?”

“什么是好?”

“他会不会陪着你睡觉,会不会带你出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