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英雄垂泪 安阳两情难舍

小说: 青山美人安阳传说 作者: 锦凌广翼 更新时间:2020-02-22 07:18:51 字数:3556 阅读进度:175/196

<>app2();

安阳动了动唇还真是有些说不出口,她憋了好一会儿才把在靖王府的遭遇说了出来。

安振远眉头皱得很紧:“十三皇子……哦!靖王他居然这样对你?”

“爹,其实他对我也不是不好,但绝对谈不上感情。他娶我可能还是念在当年你对他的栽培和救命之恩。他爱的是安佳音!”

看着面前的女儿,安振远一脸悲愁,他抬手扶额闭上双眸,很久才缓缓睁开,轻轻叹了一口气:“可你已嫁他为妻。如此再与外男这般……”

安振远顿了一下:“总是不合礼法。何况你还是靖王妃,皇家赐婚逃不掉的。你这样不仅会害了自己还会害了东旭。”

要是没有找到儿子,安振远也许还真的不怕什么,但是现在不同了。这不是她安阳一个人的事情,如果被皇上知道安阳给靖王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怕是整个安家都难保。

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儿子,他又怎么可能不在乎!

安阳沉默了,她无法辩驳。虽然她知道父亲说得没错,可是她又怎么舍得。东方燃为她做了太多,何况他的蛊毒还没有解,她更加不可能放弃他。

过了好一会儿,安阳才抬起头:“爹,我会想办法让靖王给我休书。如果没有东方燃,女儿活不到今日。他本来就深中蛊毒,受不了太大刺激。还望爹爹不要将今日的话说给他听。”

看着女儿声泪俱下,安镇远心如刀绞。他不是无情无义之人,当然知道跟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共度余生是怎么一种煎熬。但是他别无选择,他必须做这个恶人。

“阳儿,且不说皇上那里如何惩罚。你觉得靖王会同意吗?如果他真有那个打算,你现在还会顶着靖王妃的头衔吗?”

他看着安阳的眼睛,虽然安阳尽量躲闪,但他还是看出了端倪。

司马靖又怎么会轻易放弃她?当时可是连命都豁出去了就是不肯和离。安阳比谁都知道那张纸何等难求。

“爹!可是女儿做不到。爹爹是不会知道女儿独自一人,在举目无亲的京城是怎样熬过来的。没有一个人可以帮我,周边都是南华郡主的人。要不是他,女儿怕是熬不过那样孤独无助的日子。”

安镇远掩面默默垂泪,他虽然没看见,但他能感受到。因为他也经历过那样无依无靠被人牵制的日子。

可是眼下的情形让他也接受不了安阳明知道一切都没办法解决的前提下,还如此涉险。

莫说是一个麒麟堂堂主,就是当年的潋滟公主身后可是阎王殿,还不是没能保住一世安好!

“与皇家为敌总是下下策。别忘了当年潋滟公主的结局。如果不是她,当年你外公怎会一时糊涂犯下那样无法挽回的大错,又怎么会落得那般下场。”

“爹爹,您知道外公是何人?那您可知我小舅舅现已归京?”安阳擦了一把眼泪看向父亲。

安镇远一愣,发现自己说走了嘴。他想掩饰却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你说什么?小舅舅?何人?”

当年十七皇子父子的尸体赫然摆在安镇远面前,他当然不会认为他们中有人还活着。

“外祖母其实当年是双生。一个拖人送出了皇宫交给了外公,还有一个就是当今的六皇子奕王。”安阳把知道的事告诉了安镇远。

安镇远上前一把抓住安阳的手臂:“你还知道什么?快都告诉为父!”

看着一脸激动的安镇远,安阳抬手把父亲的手轻轻推开:“我也就知道那么多,外祖父其实就是十七皇子。也就是说其实司马靖论起辈分,我还应该叫他一声‘表舅’吧!“

安镇远差点儿从木墩上摔下去:她说的没错。这丫头居然什么都知道了,看来这样一来她更加不肯回头了。

“爹,其实我想助司马靖夺位。也许只有他登上大宝,我才有希望摘下靖王妃这顶帽子。”

安阳眼中闪动着坚定的光芒,东方燃她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可是你觉得靖王真的会同意你离开吗?你可是占了正妃之位。即便你想走,怕是他为了自己的颜面,宁愿你死都不愿放你离开吧?”

安阳长出了一口气,她知道父亲说得没错。可是她相信司马靖也不至于绝情到将她赐死吧!她要赌,反正大不了一死。

安镇远似乎猜到了安阳的想法:“可是你想过吗?如果你赌输了,陪上的怕是不止你一人。父亲倒是无所谓,其实自从你娘去了,父亲的心也死了大半。要不是还有你让爹牵挂……”

威震八方又如何?照样逃不过一个“情”字。安阳在父亲眼中看到了绝望。

安阳的心如同被万千蚂蚁噬咬,那种痛让她几乎无法坐直身子:是她太自私了吗?

可是她不甘心啊!她如何能舍得放弃东方燃?可是让她放弃弟弟,安阳同样做不到。

就在这时,大帐的门帘被轻轻撩起:“安安,你不必为难,我走便是。”

东方燃赫然出现在门口,他脸色苍白,话不长,但说得很吃力。看来他们父女的交谈他都听了去。

安镇远整个身子都紧绷了起来,毕竟他们刚才谈了太多不能为外人道的机密事。

安阳看了一眼紧张的父亲:“爹放心,他什么都知道,不需要隐瞒。”

看着一脸决绝的东方燃,安阳起身来到他身旁:“我不同意!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离开。”

东方燃表情悲凄,抬手摸了摸安阳的发顶声音有些暗哑:“傻丫头!有些事实难两全。”

他微微叹气,继续道:“何况我的身体还不知道能撑多久。不过我现在不会走,我会把你亲手交给司马靖。如果他敢负你,我就宰了他。”

安阳泪眼朦胧地抬头对上东方燃的眼睛:“如果他将来称帝,自然免不了三宫六院,何谈感情。若不称帝,安佳音是我妹妹。总不能把她给杀了吧!”

屋内三人都沉默无语,无论怎么选择。对安阳来说都是遗憾。她突然觉得活得好累,若真的没有了东方燃,她活在世上还有什么盼头。

大帐内静得吓人,没人知道该如何选择才是正确的。安镇远当然也不希望女儿孤独终老,可是现在的局面偏偏是个死结。

沉默了大概有一盏茶的功夫,安阳苦涩一笑:“算了,不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就……”

她抬头看了东方燃一眼没敢继续说,东方燃回瞪了她一眼,却不知该如何继续。

就在气氛沉默到了让人有些窒息的时候,大帐的门帘再一次被掀了起来。

安东旭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走了进来:“既然靖王如此,就不要回去了。”

几人面面相觑,安镇远有些坐不住了。他自认为功夫不错,今日居然两人在外面偷听他都没察觉。

东方燃被突然进来的安东旭也吓了一跳:“你小子果然神出鬼没,我都没发现你也在偷听。什么时候来的?”

安东旭咧嘴笑了一下,露出一口小白牙。这小子还没张开,若再过上几年这样貌定然不比东方燃差。

“我不怕他们,会保护姐姐和爹爹周全。”安东旭态度倒是坚定。

看着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安镇远更加激动,那是他安家的未来。

一想到安家,安镇远突然僵了一下:“也许不必那么麻烦了!”

他突然一声轻笑,让几人都不约而同看向了他。

“还有一事你们可能都不知道。刚才只顾着考虑阳儿的去留,倒是给忘记了。”安镇远说着抬头看了东方燃一眼。

东方燃见大将军看向他,以为不想让他知道,赶紧转身打算先出去回避。

却被安镇远抬手制止了:“你也留下吧!也不是什么大秘密。”

安阳看着父亲看东方燃的眼神,这是接受他了?真是意外之喜,没想到父亲能这么快接受他!

不用自己左右为难,安阳心中舒服了好多。其实安阳刚才想的是:如何皇上真的怪罪下来,她也只能一死了之。她又没有真的跟东方燃有什么,若自己死了,皇上应该也不会再追究了吧。

“其实我们祖上本不姓安。”安镇远还没说完,安阳就惊得“啊”了一声。

“都这么大了,还如此一惊一乍的,跟小时候一样!”安镇远宠溺地睨了安阳一眼。

“我们本是西泠仙医蓝弦之后,不过当时你曾祖母和曾祖父之间发生了一些矛盾,便带着你爷爷离开了蓝家。并改成了你曾祖母的姓。”

“啊?那蓝衣妖姬蓝大侠岂不是真的是我姑奶奶?”安阳震惊得下巴差点儿掉地上。天下真的有这么巧的事吗?

安镇远眼中含笑看了女儿一眼:“没错,蓝大侠是为父姑母。”

不仅安阳接受不了,连安东旭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爹!”安东旭眼中布满惊惧,这是连祖宗都变了?

“别急,听爹慢慢讲给你们听!”安镇远上前扶起安东旭。

原来当年安女侠带着儿子负气离开后就投了军,一直在西北大营效力。后来外面闯荡了几年的安晋西,也就是安镇远的父亲也带着儿子投了军。

安女侠本是大晋安南镖局嫡女,却违背父命逃婚嫁给了西泠神医蓝弦为妻。

蓝弦当年也是年少风流,竟花心不死带回了蓝娇娇的母亲闫霜,导致安女侠一气之下带着幼子回大晋女扮男装投了军,蓝弦自然想不到。就算找遍天下也没找到妻儿。

军中日子清苦而且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镇北王知道情况后赶紧把年少的安晋西送出军中。他也是好心想保住蓝家这唯一的儿子。

就这样直到安晋西娶妻生子都不在军中,直到后来妻子病逝,母亲阵亡,他才携幼子回到西北大营。

“你祖父临终时曾说将来我们要不要认祖归宗就自行决定吧。”安振远说得平静,可是听着的三人却屏息凝气。生怕打扰了他。

<>app2();

(https://www.x/read/161870/33199682.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