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你还是看着我吃吧!

小说: 权且作情深 作者: 附耳细说 更新时间:2020-06-30 10:30:14 字数:2235 阅读进度:65/91

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这次麻烦还不小,坠楼的那个明星,叫黎愿,他特别受粉丝欢迎,还有国名校草的美称,本身几乎没什么黑料,这次突然坠楼,网上已经引起轩然大波了。

而且网上明显有人有意将风向祸水往车祸的事故上引。

如果不是行车记录仪的话,姜茜和陈嘉晔可能就会被当成撞死他的第一凶手了,百口莫辩。

“你在干什么?”王竟把事情的厉害关系,一一陈述给姜茜听,说的自己口干舌燥,结果看到姜茜在倒弄自己的手机玩的不亦乐乎。

“我在上传视频,不是只有他们有营销号,我也有一个粉丝较多的账号。”

“行啊,姜小茜,你还真令我意外!不仅莫名冒出了一个身价上亿的总裁,男朋友。还有一个拥有几十万账号的粉丝的帐号做底牌,再跟我说说你还有什么更加令人惊奇的事情。”

王竟本来以为姜茜其实觉得他啰嗦,才无聊的玩手机,没找到她的手机微博账号真的显示出几十万的粉丝,而且看着还挺活跃的。

姜茜哂笑着摇了摇头,其实心里想的却是,我说我是重生的,我以前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系统,你会相信吗?会有人信吗?

还有一个莫名其妙追着我们前世今生到处跑的妹妹,嗯,自己想想都很奇怪。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一说到那个叫黎愿的明星,除了那次在飞机上的遇见姜茜总觉得,他和这个突然失去生命的人,还有其他联系。

“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个事情已经和你们摘得差不多了,你其实不需发了,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工作是他跳楼的原因,因为自杀的机会是很小的。”

姜茜埋头戳着自己的手机,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不是说了不用发了吗?”

“我怕这些舆论会影响到陈嘉晔公司,发一下费不了多少时间,可能还会解决大问题。”

“那你快回去吧,我看某些人怕是要等不及了。”

王竟一把搂住徐灿阳的脖子,挤眉弄眼的朝他作暗示,不过姜茜没有注意到。

“那我先走了。”

盯着姜茜远去的背影,两个人还在探讨着。

“谈了恋爱果然不一样,你看看,一心为了他!哎,我说句实在话,老徐,你还比我大几个月呢,你什么时候找女朋友呀?”

徐灿阳一把打开王竟的手,嫌弃的拍了拍肩膀,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只丢下一句。

“等你结婚了,我再找。”

王竟没有生气,三步并两步的冲了上去,死活要搂住徐灿阳的脖子,锁他的喉。

正常人都知道,徐灿阳的脖子摸不得,每一个人敢碰徐队脖子的,因为徐队可能直接卸了他的胳膊,除了不怕死的王竟。

一开始也被徐灿阳卸了几次,疼得直闷哼,后来他习惯了被卸,徐灿阳也习惯了他动不动锁喉。

“呵呵,我怕到时候我孩子都能跑能跳了,你还没有找到女朋友,那就尴尬了,像你这种没有情趣的闷油瓶,找个女朋友比我难多了。”

斜阳下,两人追逐打闹的身影慢慢远去,长长的剪影被落日的余晖,拖得老长老长,仿佛融入了一大片草地的欢乐与美好。

姜茜打了车,去一个自己比较喜欢的店铺买了一点粥。

本来她是想买了些有营养的东西回来炖些汤,但又突然觉得不妥,一方面煲一个汤至少需要两三个小时,太浪费时间了。

另一方面,如果突然用家里的厨房的话,姑姑他们肯定觉得疑惑,问一些姜茜是现在不想回答也没有厘清的问题。

姜茜快速地赶回去的时候,陈嘉晔正伸着脖子四处朝门口张望着,正好姜茜推开门回来,四目相对间,把陈嘉晔的小动作尽收眼底。

陈嘉晔不好意思的把头伸进了被子里,死活不愿意出来。

姜茜刚买的粥从保温瓶中拿出来',端在桌子上。

“好了,快出来吃点饭吧!没人笑话你。”

正准备喂他吃的时候,一个护士突然赶过来了。

“呀,他现在的状况是不能吃东西,只能打一些营养液,是医生忘了告诉你吗?不可能啊?你这段时间可不能喂他吃什么东西。”

本来张着嘴正等着姜茜投喂的陈嘉晔委屈巴巴的低下了头。

“医生是不是和你说了,你近期不能吃这些东西。”

陈嘉晔没敢看姜茜,默默地点了点头。

姜茜直接被气笑了,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随便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呢?刚刚要不是护士小姐提醒,你还真吃吗。”

“嗯,我想让你喂我吃饭。”

“等病好了不一样可以喂吗?乱吃东西还想再进一次手术室吗!怎么能拿身体开玩笑呢。”

“小茜不要生气,我是真的很久没有体会过被人关心的感觉了。”

姜茜怔了怔,没有说话,自己端起刚卖的粥,一言不发的喝了起来。

陈嘉晔看着姜茜突然不说话了,紧了紧被子下的拳头,柔弱扮过头,搞砸了吗?

“小茜?”

“嗯?”

“你不管我了吗?”

“我饿了,要吃饭,你又不能吃,也不浪费吧,那你就看着我吃吧!”

“…”

晚间,陈嘉晔躺在病床上,姜茜睡在旁边看护的床上,月光如水,澄澈透亮,又一年了!

从前离别的时候,也是在这样的夜晚,姜茜夺门而出,就再也没有回来。

月光下,光影焕生,一个荧亮的雾团渐成人形。

陈嘉晔看了看他,没有说话,他来到姜茜面前静静的看着她,很快就消散开来。

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到是陈嘉晔很确定“他”是先于自己和姜茜来到这里的。

姜茜的姑姑家,姜茜的生活历程……所有的改变,或许都与“他”有关,“他”是自己,却又不像自己,一样的容貌,却有着更加沉稳的性格,甚至拥有更多未知的记忆。

穷追不舍的局外人,恍惚迷离的梦境,莫名而又真实的记忆,或许这个世界只是他和姜茜短暂的一次停留,终有一天,他们会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