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我想的是道

小说: 全能修炼至尊 作者: 蓝领笑笑生 更新时间:2017-08-17 04:39:57 字数:2465 阅读进度:322/654

“你牛,那让你上去弹琴怎么样?”箫堂堂在愣了一会之后,举起了大拇指。

“没问题。”姜小白随口回道。

“吹箫?”箫堂堂继续问道。

“没问题!”还是一样的语气。

“书法?”

“没问题!”语气之中似乎多了一点不耐烦。

“古筝……”

“我都说没问题了,你就不能不要问了,这要问到什么时候啊,算了,书法吧,我现场写一副百寿图。”姜小白有点烦了,这问一下要问到天荒地老啊。

“书法,还是算了,你过去写一副当寿礼就行了,总不能你写着的时候,我们看着吧。”箫堂堂摇着头说道,这个事情算了。

“那你看着办吧,觉得什么少,就给我上什么节目,我真的无所谓的。”姜小白淡淡地说道。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要到时候埋怨我。”箫堂堂说道,他也无所谓,反正只是自己人看,就算只是会摆弄一下,就算到时候他表演的很差,甚至一窍不通,大家也就是笑笑而已,时间也一样过去了。

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箫家大门,这个时候,箫家的大门已经被毁掉,而箫家似乎也没有准备将这些东西清理掉的意思,就让大门保持这样,不过,因为大门倒塌,什么人都可以从这废墟上面过了。

此时,姜小白发现,箫家已经将围墙建到了里面,向里面凹了进去,将本来的前厅稍微改造了一下,就当作是现在的大门,这个也不算是重建,他们觉得那天武星帝就算来了,也是一样,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进入前厅之后,箫堂堂就带着姜小白来到一个正厅,本来一个长老的寿宴是不会在这里办的,除非这个长老能请到众多大人物来,那才能在正厅举办,不过现在箫家这个情况,无所谓了,难得热闹一次,就给箫家的人过一个大节日,并且箫金龙也是现在箫家的中流砥柱,也没有人会反对。

因此,当姜小白进入正厅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不是说只是家里人摆摆酒吗,怎么这么多酒席,还有这么多人啊。

“都是箫家的本家子弟,大家好久没有热闹过了,一起聚一下。”箫堂堂给姜小白解释道,“寿宴还没有开始,你可以随便转转,我去忙了。”

箫堂堂说话就扔下姜小白,然后自己去忙了,嗯,忙着偷吃东西,这不正好被他的女人给抓住了。

好吧,这样的话,我就不好跟他一起去偷吃了,去找找报道一下,箫玉诺与姜云这两口子呢?去问问人吧。

姜小白来到正在搬椅子的箫堂仁,拍了拍他的肩膀,“堂仁表兄,有没有看到我那两个神经质的祖父祖母?”

箫堂仁被突然出现的姜小白吓了一跳:“啊,小白啊,我还以为谁呢,你怎么能这样说姑婆姑公他们,虽然他们是有点,但你我小辈能这样说的吗?”

姜云与箫玉诺经常会为了小事吵架,然后开打,这几天里,箫堂仁他们也算是了解了这两人的性格,的确是有点神经质,不过两人一般也就是两人自己斗来斗去,也不影响其他人,自然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当然,这种想法他们小辈虽然有,但他们可不敢这么直接的说出来。

“不用说这些没用的,告诉我,知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姜小白直接说道。

“不知道,早上他们还在对招,后来不知道去哪里了,可能回房休息了,也可能是陪太公准备寿宴的活动,听说这一次有神秘节目。”箫堂仁说到最后的时候,一副神秘的样子。

“哦,我去后面院子看看。”姜小白点点头,然后就准备离开,但箫堂仁却抓住了他。

“小白,反正你没什么事情,不如帮……我靠,你小子跑什么跑啊。”箫堂仁想要让姜小白一起搬椅子,但姜小白却直接滑开,然后跑了。

我不听我不听!

姜小白直接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看起了书,在他静下来看书的时候,身边的时光就仿佛快速的流走,这几天,他觉得自己的悟道似乎进入了一个瓶颈,他感觉到自己好像需要一个更加适合悟道的环境。

这种环境并不是换一个安静的地方,或者去深山老林之中,他觉得自己需要去的地方可能是次元,因为他将自己每一次悟道的地方都整理了一遍,凭着感觉排除了几乎所有的地方,唯独次元似乎没有太大的违和感。

他觉得自己应该要去次元悟道了,但这个也仅仅是他的一种感觉而已,具体是不是还要看到了次元之中才能知道,而这个感觉他已经无法用自己的大脑来计算分析了,这完全是凭着一种感觉。

“小白,小白……”

姜小白仿佛听到远处有人叫自己,而这个声音越来越近,然后他就被拉出了那种感觉,看向身边的人,那是箫堂绣。

“堂绣姐,怎么了?”姜小白呆呆地问道。

“我问你是怎么了才是,你知不知道你在这里坐了多久啊,现在宴会都开始了,你还坐在这里,快过去吧,这里估计没人坐了。”箫堂绣没好气地说道。

而在这个时候,姜小白看了看宴会的情况,箫金龙好像已经入席了,他在头桌的首席,同桌的还有箫玉城等人,姜复也在,但箫玉诺就坐在另一桌,都是女人的桌子,并且这桌子的女人都是辈份比较大的,而箫家的小辈,也不知道是第几桌了,比较靠后。

姜小白所坐的桌子,已经很靠后了,是预留出来的桌子,或许有什么客人来,大家族办这种宴席,都会预留桌子,而这一次预留的桌子有十几桌,加上一些没到的,空的桌子都快到三十桌了。

不过没事,这些空出来的桌子,如果真的没人来,晚上他们会来第二次宴席,不会就这样浪费。

“啊,都开始了啊。”姜小白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

“是啊,箫堂堂都来叫了你几次了,说你想女人太入迷了,没有反应,你真的是想女人了吗?”箫堂绣笑着问道。

“没有,我想的是道!过几天,我要去那个次元!”姜小白笑了笑说道,而对于他的话,箫堂绣似乎有点不太明白,她并不知道姜小白与玄霸天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