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家宴

小说: 全能修炼至尊 作者: 蓝领笑笑生 更新时间:2017-08-17 04:39:49 字数:2310 阅读进度:288/654

夜晚,箫家箫金龙长老的院子之中,举行了一次家宴,这个家宴自然是为箫玉诺回娘家而摆下的,离开了九年的姑娘回家,怎么也是一件大事。

老爷子对此也很是重视,让所有的子孙能回来的务必回来,就出现了五世同堂的画面,箫玉诺的三个哥哥都已经有曾孙或者曾外孙,尤其是老大箫玉门的曾孙,都已经十来岁了,这可是长子嫡孙。

因此,这个家宴规模也不小,足足有七张大桌,姜小白现在就在主桌之上,没办法,谁让他现在是客人,这一次的主角他也算其中一个。

而在入席之前,他就已经被人一个个的介绍过,并且被箫玉诺拿出来炫耀,尤其是他星帅七级的实力,更是被经常提起,让在场的箫金龙子孙们很是惭愧,不要说同辈中人,就算是算上上一辈都没有人比得上。

对于箫玉诺这样的炫耀行为,姜小白内心是鄙视的,但表面上他要装出一副自豪的感觉,无奈的告诉别人,对,没错,哥就是这么牛逼。

而这个时候,姜小白没事拿出了箫玉树给的配方,正在研究之中。

“小白,你看了这个东西半天了,得出什么结果来?”箫玉树询问姜小白道。

“我感觉,这个配方,没什么用啊,除非有另一种用药的系统,否者,制作药剂的话,这张配方错的地方很多,如果将这个川白草、碧落花……这些都去掉,换成,银针果、火罗根……这些的话,就可以制造出一种药剂。”姜小白微微皱眉道。

“箫玉诺,你告诉他我们回灵药剂的配方了吗?”箫玉树有些意外地看着姜小白,发现姜小白所谓的改动,似乎都很符合箫家的配方,但这不可能是在短时间里看出来的,不然箫家那几百年的努力,不都是一个笑话了。

因此,他觉得这个是箫玉诺告诉姜小白的。

“怎么可能,你以为我会记吗?”箫玉诺直接反问道。

“……”箫玉树被呛了一下,以他对自己这个妹妹的了解,除了修炼之外,她不会对这些事情感兴趣,绝对不会去记。

那这样的话,这个又是怎么回事呢?不要告诉我,这是你自己看出来的。

“小白,你是怎么觉得这些需要改的?”箫玉树试着问道。

“知识和经验告诉我的。”姜小白回答道,我会告诉你,我能运算出合理的配方吗,这个是最为合理的。

“别告诉我,这是你在看到这张配方之后,自己推算出来的。”箫玉树自嘲地说道,我能说出这句话来,也是醉了。

“没错,就是这样啊,不然你以为怎么样,我觉得,这个配方应该有我们无法理解的地方,或许,这可能是一种秘籍,利用特殊的排序,可以看到一种强大的武功秘籍。”姜小白根据经验猜测道。

“……”

箫玉树自动过滤了后面的话,想着墙面的话语,你真的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推算出来的吗?

他还是有点怀疑,看着姜小白问道:“你是第一次看这个配方吗?”

“第一次啊!”姜小白不在意地回道。

“箫家的回灵药剂,你也从来没有看过配方?”箫玉树继续问道。

“没看过,怎么,你想要让我看看对比一下吗?那好啊,你拿过来啊。”姜小白似乎误会了箫玉树的意思。

“我不是这个意思……”箫玉树想要继续问话,却被一杯酒给打断了。

“老三,现在是喝酒的时候,你谈这些做什么,自罚一杯先。”老大箫玉门拿着酒杯说道,箫玉树想想这个时候也不是谈这些的时候,拿去酒杯喝下,开始聊起了其他的话题,并开始与姜小白喝酒。

姜小白对于喝酒是来之不拒,一开始箫玉诺还有点担心,但发现姜小白那千杯不醉的喝法,她就没有这个多余的想法了。

最后,姜小白将箫家最能喝的箫玉门给喝下去,这让在场箫家的人都十分的意外,但这种事情只是小插曲而已,大家还是热烈的继续着这个家宴。

后来,姜小白就被几个同辈拉了下去,理由是同辈之间联络感情,对此,姜小白也不在意,与几个同辈倒是真的联络感情起来,一顿酒下来,甚至和一些人是酒逢知己,相见恨晚的感觉。

“小白,等下哥哥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箫堂堂搭着姜小白的肩膀,与姜小白神秘地说道。

“什么好玩的地方,带我也一起去!”一个少女双眼一亮,听到玩的就她就会很有兴趣。

“去去,你还小,又是一个丫头,我们去的地方,你不方便去!”箫堂堂立刻对那个少女挥挥手。

“切,鄙视你们,小白,不要和这个人在一起,他会把你带坏的。”那少女是立刻对箫堂堂做出鄙视的动作。

“你想要去什么地方?是不是去凤凰阁?”姜小白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正好也要去这样的地方。

“呦,看不出来,小白弟也是同道中人,初来乍到的,竟然都已经打听清楚了,知道凤凰阁了,好,哥哥我今天就咬咬牙,带你去凤凰阁见识一下。”箫堂堂一副意外的样子看着姜小白,而最后,他决定带姜小白去那凤凰阁。

本来,他只想要去二流的就行了,现在的箫家已经没那么多钱让他纨绔了,他都要靠自己赚钱才能去那些地方消遣,要省着花啊。

“堂堂,我也要去。”

“我也去!”

听到说去凤凰阁,几个青年就立刻凑过来,而少年之中,似乎都不太好意思的样子,那种想去又不敢说。

“一起去也行,但点单要我说了算,不然,你们随便乱点的话,那不够的,就需要你们自己来付了。”箫堂堂也不介意多带几个人,人多热闹,如果只是去看看,消费其实都是一样。

“放心,我们才不会随便乱来,你的钱就是我们的钱,我们要省着花。”那几个青年厚颜无耻地笑道。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