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天龙之眼

小说: 奇门圣尊 作者: 伴云来的风 更新时间:2020-10-18 05:00:12 字数:4007 阅读进度:108/118

青丘峰主莞尔一笑道:

“首先是这只白狐,因为她既是开启传送阵的钥匙,又是接受我传承的主体。”

“没有白狐,便什么都不是。”

“其次是有人告诉我,到时必定会是一男两女前来拜祭,多一人,或者少一人都不行。”

“你们满足了这两个条件,所以我可以确定你们就是我要等的人。”

青丘峰主说罢,意味深长地看了云风一眼,然后接着说道:

“待会我就会将平生所学及青丘九尾狐血脉传承给这只白狐,而你等三人也将各有所得。”

“只不过你们将在这个小型空间里待上三五天才能离开。”

云风与雪依、玉阁对视一眼,郑重地点点头道:

“但凭青丘前辈安排。”

青丘峰主满意地点点头,又道:

“你们随我来吧!”

云风三人跟随青丘峰主来到一座小山峰前,这里竹篱茅舍,小桥流水,几树桃花开在溪边,端的是神仙境致,撩人心魄。

竹制的门框上写着唐十二签名的四个大字“青丘别院”,往里是一片开阔的灵草圃。

穿过灵草圃,才是宽敞的茅舍。

一群狐狸幻化的男女老少早已将茅舍打扫得干干净净。

室内极其雅致,燃着好似沉香的灵草,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青丘峰主坐定,叫人取出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三个极其珍贵的蓝灵玉瓶。

“你们三人跪下吧!”

青丘峰主微笑着,脸上玉光照人。

云风三人立即来到青丘峰主面前跪下,等候下文。

青丘峰主拿起一只隐隐泛着寒霜的蓝灵玉瓶交给雪依道:

“这是万年冰髓,乃是亿万年前战死的一位冰凤前辈的骨髓所化,对你极其有用。”

“你只管炼化,不必担心在此炼化后因为破境而受到诅咒,出去时我会用秘法帮你压制境界,出了遗迹之门后,这秘法便自解。”

“去吧!左面第一间房屋是你炼化冰髓之地。”

雪依叩头而起,找到房间开始炼化。

“该你了!”

青丘峰主看着玉阁,慈爱地将一只透着氤氲的蓝灵玉瓶交给了她:

“孩子,这是佛前莲花露,取自弥佗极乐世界莲花瓣上的露水,你自去右面第一间房炼化吧!”

玉阁接过玉瓶,学着雪依的样子,向青丘峰主叩头,也去房间里开始炼化。

“轮到你了。”

青丘峰主露出神秘的微笑,手握最后一只蓝灵玉瓶:

“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把这只玉瓶交给你。”

“那时,托付给我的人说,如果你来时没有达到元婴境,便叫你再等十年。”

“可我却不忍心看到你失望而归!”

“从你目前所解开的封印来看,我认为你完全可以承受这只天龙之眼的狂暴之力。”

“况且,我现在的状态已经不容许我再等你十年。”

“所以……”

青丘峰主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下来,一双魅力无限的狐眼直视云风的心底。

又是量身定制!

云风心中坦然,波澜不惊地望着青丘峰主:

“但凭前辈决定,云风决无怨言。”

青丘峰主微笑着点点道:

“所以,我还是决定把天龙之眼交给你,但这次你只能炼化三分之一,以后每上一个大境界,便可炼化三分之一,直到炼化完毕。”

“你去吧!后面桃树下那间独立的茅舍。”

云风双手接过玉瓶,三拜九叩谢过,起身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后面行去。

云风找到那间独立于一株桃树下的茅舍,刚坐下,便听到“轰、轰”两声,空气中灵气涌动,奔向雪依和玉阁所在的房间。

好快!

云风感叹着雪依与玉阁的炼化速度,盘膝坐下,打开玉瓶,一只圆圆的龙眼钻出瓶来,悬浮在空中直视云风,似有簸箕般大。

那眼中灵力暴走,光华闪耀,深不可测,竟然出现一丝蔑视的眼神。

云风大喝一声“收!”,奇门圣符“哗”地将遁甲神脉中的雷浆电液催化成金色的符纹,向天龙之眼笼罩而去。

天龙之眼一眨,本似要逃走,却看到一片片雷海电流向它涌来,眼中立即闪射出欢喜的金光,攸地飞入符纹之中,变得越来越小,被云风从眉心处拉入泥丸宫。

“嗡!”

云风的泥丸宫金光大作,传来一阵刺痛,几欲令云风昏厥过去。

坚持!

云风一咬牙,定住神识,开始炼化天龙之眼。

只见急剧运转的奇门圣符上飞出一丝一丝的金色符纹,向天龙之眼缠绕而去。

天龙之眼似乎在对抗着符纹,极力想将符纹排斥在外,但终究没能熬过金色符纹的纠缠,被符纹慢慢拉向聚灵珠。

缠绕的符纹越多,天龙之眼就离聚灵珠越近,最后竟然被拉扯进了聚灵珠内。

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却已是两天之后。

当天龙之眼与聚灵珠重合之后,云风突然发现自己的双眼似乎能够看到千里之外,而神识竟然可以离体到百里之遥。

太踏马妙了!

我还未炼化,只是将天龙之眼与聚灵珠重合,就得到了天龙的一丝本能传承,如果炼化了三分之一,还不逆天到爽死!

这天龙可是太古神兽,不说是得到一只眼,就是得到一滴精血也可逆天。

云风觉得自己幸运得可以到处耍帅了!

来吧!

云风继续定住神识,让奇门圣符包裹住泥丸宫的聚灵珠,开始炼化天龙之眼。

他朦胧感觉到天龙之眼的表层开始缓慢分解,有组织、精血、灵力、意志、神通、本能、神念、规则、奥义源源不断地注入聚灵珠里,然后流向遁甲神脉,流向云风开启的休门。

这一炼化又是两天过去了。

云风三人四天多没回大本营,让云梦、潇湘、披月、随风等人心急如焚。

可在定位灵玉中,云风三人的光点明明亮如星辰,没有出现任何危险信号。

云梦等人只好勤奋修炼,耐心等待云风三人出现。

而此时,蓦然已经将灵鹤胆炼化完毕,修为突飞猛进到元婴境五重天,修出的元婴已有拳头大小,像极了蓦然那精雕细琢的样子,美得十分可爱。

灵鹤的本能传承灵鹤九变与蓦然的灵鹤剑法十分契合,竟然使蓦然怀疑自己的爷爷是不是早就修炼过。

期间,孟行千的伤势也在楚儿等人的精心照料下得到迅速恢复,打断的手与脚均已愈合,可以做一些力道不大的动作。

这也归功于孟行千自身强壮的体质和扎实的灵气根基。

开始两天,云风等人不露面,并未引起大家的注意,可当谢老五、王大锤等人来找过几次后,云风三人的消失就不再是秘密。

特别是王大锤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嗓门,一嚷嚷便暴露了云风的行踪。

“啥子东西哦?出去寻宝也不叫上老子,放老子的鸽子吗?”

“回来不分给老子宝物,看老子不打得你三魂出世,七魄升天!”

“马拉个币!”

而七皇子的帐篷里,刚从其他山峰转回的七皇子听着曹现的汇报:

“禀报殿下,云风、纳兰雪依、甄玉阁已下山四天多了,目前没有回来的迹象。”

七皇子脸色有点不好看,云风在不在与他无关,但甄玉阁不在,却让他有点恼怒:

“去把张四海给我叫来。”

张四海听得七皇子传唤,飞也似的跑了过来,慌忙跪拜道:

“属下不知殿下唤我何事?”

七皇子面色一沉,冷冷地问道:

“甄玉阁呢?”

张四海一怔,知道自己失职了,于是惭愧道:

“属下失职,还请殿下责罚。”

“如果甄玉阁出了问题,责罚你有用吗?”

七皇子生气地道,眼睛里冒着火花。

“请殿下放心,甄玉阁是与云风在一起,应该不会出问题。”

张四海急忙解释道,心中祈祷着甄玉阁不会出事,否则,他这个金衣卫也当到头了。

且说青丘别院之内,最先炼化完毕的依然是雪依。

她从房间走出来时,那一股冰寒之气,竟是连周围的空气都在结冰。

一头冰凤的虚影盘旋在她的头顶,显露出太古神兽的极大威力。

“嗯,不错!修为提高到了神相境九重大成,比你原先的境界提升了四个小境界。”

“把冰凤收了吧!”

“我来给你压制境界。”

青丘峰主施展秘法,单手掐诀结印,一掌盖在雪依的百会穴,只数个呼吸便将雪依的境界压制在元婴境九重颠峰。

“冰凤的凤舞九天都得到了么?”

青丘峰主关切地问道,眼里满是期待。

雪依点点头,一个跨步出了茅舍,娇喝一声:

“朝阳鸣凤!”

一指挥出之时,人已在半空,霎时气化冰晶,漫天雪剑,比之以前的气势强了不知多少倍。

这还是在压制了境界之后施展出来的朝阳鸣凤,如果压制解除,恐怕威势又要恐怖二倍以上。

待雪依收了招式,落到地面之时,玉阁的炼化也结束了。

此时的玉阁仙气十足,宛如化形的莲花仙子,一步一莲,步步莲开,莲花圣体又觉醒了三分。

尤其是眉心中的那朵莲花,愈发地洁白、晶莹、出尘。

而修为已是上升到元婴境八重颠峰,竟然超过了蓦然。

那凝实的元婴美丽超然,俨然就是袖珍型的甄玉阁。

青丘峰主一脸慈爱,笑吟吟地把玉阁拉到身边,上下打量道:

“好孩子,你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假以时日,你必将超凡入圣。”

玉阁盈盈一拜道:

“玉阁深谢前辈赠宝之恩。”

“但有一事不明,不知当讲不当讲?”

青丘峰主以鼓励的眼神注视着玉阁,微笑道:

“孩子,有话尽管问,出去之后想问也问不着了。”

玉阁心下感动,不再迟疑,轻轻问道:

“前辈,为何在青丘别院突破大境界不会渡劫?”

青丘峰主呵呵一笑道:

“你所提的问题,这正是青丘别院的霸道之处。”

“这是超然于天外的绝世大能,用逆天大手段布置的空间,不仅遮蔽了天机,还弱化了天道,因此在这里突破大境界没有渡劫一说。”

“这如同一些远古大妖的精血传承,本就含有天道的法则,受到天道的承认,因而可以在提升有限境界之时免除了渡劫。”

“不过,你现在的莲花圣体还只觉醒了五层,,如果全部觉醒,呵呵,怕是连我也无法与你比拟。”

玉颜一惊,立即拜访揖道:

“前辈言重了,玉阁哪有那么厉害,即使今后有了作为,也全是前辈的提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