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劫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16 21:46:35 字数:6610 阅读进度:238/239

女子天生有一种让人平静的力量,诗离将这种力量无限的放大,在她的身边任何的人都不会感觉到任何的压力,也正以为内如此,很多的人会想要控制没有攻击力的诗离。【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请搜索f/h/xiao/shuo/c/o/m】而,没有攻击力,只是表面的现象而已,而已、

古人云,当善良的人摘下面具,你连下跪的机会都没有。

“把小皇子放下,你是活够了么。”皇上面前的明倩疯了一样趁着奶妈不在身边,一把抱起了熟睡之中的小皇子。拔下头上的簪子,对准了小皇子的脖子上。眼神凶狠的不像是一个母亲。

“好,我去。”诗离并不是可怜她,虽然这也本是她的本意,不过,如此的行径,确实是让人难以接受。“不过是让我前往边境,我去就是。”诗离并不会推脱,也没有打算推脱。

“哼,空口无凭,我要皇上亲自写下诏书,诗离不能解决完边境的战事,就不准回来,否则,杀无赦。”明倩似乎是想到了一条能够完美的吧诗离挡在越洛国之外的办法,眼睛都随着语言变得狰狞可怖起来。

“不用皇上下昭,我亲自立下血誓,不解决完边境之地战事,绝不回城。”诗离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能够这么有这样的作用,还能被人赶出去。呵呵。

“不行。”皇上怒目圆睁,脚还没有踏出一步。

“哇。”明倩怀里的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脖子间有鲜血流出。

“皇上,我跟了你这么久,就连一个名分都没有,难道,你为了她散尽了后宫,就不能为了你的大皇子的母亲放走这个女人么。”明倩满眼的哀伤,手上的额力道却是并没有减少。

诗离一听,一愣。这都是哪跟哪啊。为什么关于自己的事情,自己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朕的事情,别人不准插手。”皇上一拂袖子,拳头已经在宽大的袖子下咯咯作响。

“皇上,我一直都知道,你就连昭告天下的母仪天下的范本都早已经准备好了,唯独留着一个名字的空缺,你难道还想要骗我么,就连我们的孩子,都已经变成了她的,你将我置于何地,是不是我今日不来,你就打算将我一直冷置在冷宫之中。”明倩字字带血,句句含泪。声声控诉着一个忘恩负义的男人,表面上看来确实是这样的。

“朕的江山,不会需要一个女人来扛,既然你不在意这个孩子,朕以后还会有孩子,给我拿下。”皇上眼中没有一丝的温暖,任凭明倩手里的簪子生生的又威胁的下了一寸。孩子的额声音戛然而止。

“诗离姑娘,奴才就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剩下的路,你要多加小心。”公公交给了诗离一些皇上备下的药材,目送着诗离带着自己的奴婢和几个护卫出了越洛城。

现在在瘟疫之事刚开始清除,宫中之人还是不能随意与城外的人接触。

“皇上,已经安全的送出宫。”公公禀报与耀阳。

耀阳站在城墙之上,拿下了自己脸上的平常无二的面具。一掌颇有些消瘦的英俊的刀刻似得俊脸露了出来。耀阳也一直都在诗离的身边,只是,她可能一直都没有察觉,现在只能站在这里看着她的背影。

“哈哈哈哈。拜拜。”诗离回过身,本来落寞委屈的身影一回头一脸的灿烂的笑容,手里拿着一个醒目的黄灿灿的手卷向着城墙之上挥舞。

诗离身边的呃护卫都是耀阳安排的皇宫之中的顶级的护卫,不仅能危难的时候保护诗离的安全,还能随时都能把她给抓回来。

“上当了。”皇上喃喃道,诗离的而身边除了她自己的哪一个丫鬟,皇上派去的人都不见了。竟然都不见了。

‘’皇上,“城墙之下埋了好多个麻袋。”公公上前来禀报。“恐怕是敌军安排的危险的物质,还请皇上移驾到安全的位置。”

“是不是有十七个。”皇上语气和缓,却是暗流涌动。他手下的一块城墙已经在他的手下有了裂缝。

“正是。”公公暗自里算了一下,不多不少,刚好是十七个。

“废物。”皇上大吼一声。“啪叽。”城墙之上,掉落了一块。“都送回修炼场。”留下一句话,皇上一甩袖子就走了。留下了愣了的公公在原地。

“娘娘,大皇子已经没事了,皇子福大命大,今天已经吃饱了,像往常一样熟睡了呢。”小宫女好不容易打探来的消息,就赶紧的来告诉了一回来就一脸的死灰的脸色的明倩面前禀报,一脸的春光灿烂的笑意,不经意间,一回头,抹去了已经隐忍不住地泪水。

娘娘如此的一番折腾,恐怕是不能在皇宫里久呆了。

“圣旨到。”公公尖细的声音。

明倩一下子瘫坐在地,双眼空洞无神。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这个女人。”耀阳拿着手里飞鸽传书来的信,诗离说是明倩的建议值得一试,会一有消息就通知皇上。另外,诗离不需要那几个护卫,都原数还回来了。还有,照顾好那个曾经与他共患难的女人。

“皇上恩泽万里,明倩原为耀阳王爷的正妃,如今,生下大皇子有功,念在一直贤良淑德,进献有功,特意册封为明妃。”

“娘娘,娘娘,你是正妃了,你以后就是正妃了,以后可以去看小皇子了。”明倩还没有反应过来,最先欢天喜地的就是小宫女。接了圣旨,一股脑的就把自己的稍微是值些钱的手势往来传话的公公的手里塞。

“以后还得仰仗娘娘照顾了。这些都是皇上赏赐的东西,娘娘清点一下。”公公身后的小太监把一个个的上次的光芒万丈的东西摆进了原本暗淡的屋子,屋子里一下子就富丽堂皇起来,不再那么的死气沉沉。

“加贺,加贺,娘对不起你,娘对不起你。”明倩突然趴在了地上痛哭起来,自己真的是鬼迷心窍了今天竟然差点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娘娘,娘娘。”小宫女送走了公公一行人,守在了娘娘的而身边,这个时候他早已不知道该如何劝慰自己的主子,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诗离在最后画了一个伤心的小人,你对为你生了孩子的人如此的残忍,我怎能相信你会对我用心。

皇上会意的一笑,如此,真是甚好,一举两得。

与此同时,早已经按耐不住的盈玉公主也浩浩荡荡的出嫁了。明玉跟在盈玉的后面的一辆马车上,少了平日里的一些的聒噪。安静的像是待嫁的娇娘。

“孩儿们,我回来了。”诗离穿过了一层层的水帘。一身干爽的扛着一大棵李子树枝,上面挂满了熟透了的李子。

这下惊讶的要算是诗离了,原来自己不过是随意的找了一个山洞,隐蔽式隐蔽,不过,就是少了一些的生活的气息。杂乱不堪,近处的食物,诗离盘算着也只能撑到近日,找了个机会溜了过来,先来看看这帮熊孩子们,既然是管了就要管到底。

“你们在干什么。”诗离懵懵的看着整个山洞被他们大改造一番,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练兵场,有的劈开叉在半山腰上只挂住了一根藤蔓,还有的整个人趴在水里一动不动,要不是诗离跑过去差一点拎起来,他自己在水里冒了出来,诗离还以为吃了人命呢。还有的手指头撑在地上,整个人倒着竖立着。

“娘亲,娘亲。”孩子们一个个的小萝卜头一样都围了过来。

“一个两个三个。。。”诗离谨慎的数了一遍,“还好,一个都没有少。”

“吼吼吼吼”还没来得及亲热,诗离就被一阵由远及近的带着哭腔的野兽的吼声一下子扑倒在地,硬生生的猝不及防的啃了一嘴的毛。

“好了好了好了。”银魅看到了亲人一样的在诗离的脸上拱啊拱亲阿亲。“银魅,银魅。”诗离根本就挣脱不开一个野兽好不好。

突然自己的身上的和重量凭空就消失了。银魅竟然飘在了半空中。

“天呐,你什么时候练了这个神功。”诗离还没有完全的看清楚。“轰隆一声。”银魅被扔在地上,惊起了一层的尘土。身后是水月在拍拍手上的土。银魅在地上倒腾了好一会才勉强的站起身。

水月一出现,小孩子们都乖乖的站到了一边,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服从。

“来来啦。给你们带的李子。”诗离把水月一个人扛进来的不知咋的足足塞了半个山洞的李子都分给孩子吃。

“这个量,就是晒成干,都能够他们吃半年了。”诗离有些为难,而且,就算是晒成干,这工作量也不是一会半会就能完成的。

“那就留下来好了。主子。”水月竟然平静的毫无波澜的眼神里有一丝丝的而期待。

银魅在身后穿着粗气,似乎是在刻意的减少着存在感。

“不行,我还得给他们找家呢,没爹没娘的孩子,可不能再跟着我受罪了。”诗离托着下巴,似乎是在寻找合适的人家。

名单早就已经到手了,不过,诗离接下来要去边境,看来,越洛城里的住户是不可能了。

诗离把手里的名单随手一扔。“还是我自己找把。”

“主子,这是什么。”水月好奇的捡起来,水月本不是好奇之人,跟在诗离的身边久了,对于一些事情变成了本能的在乎。

“哦。”诗离拿起了一个早已经剥好的李子。啃了一口,满嘴的甜腻,好吃的甜到心坎里。吧唧吧唧的把一个吃完,才说道。“原本想给他们在越洛城找几个人家的,结果找不成了,这些是那些名单。”诗离随意的说道。

“嗯、?”水月看着名单,皱了一下眉头。“这些,真的是越洛城的人家。”仔细的看了看。

“怎么,有什么问题。”诗离凑了过来,手里的李子汁一下子落到了纸上,画出了一个大大的红点。“是不是不够有钱。”诗离语气一变贼贼的说。

“既然主子不需要了,那就不要再深究了吧。”水月很是平淡的将这张纸收起来。这些名单看起来不是很眼熟,好像不是按照主子的意思收集的呢。

“嗯,我正打算,在路上给他们都找几个好的人家,这里有山有水的,总比那深宫大院要好得多,你们自己觉得呢。”诗离很是民主的问着很是乖巧的那些孩子。

“主子。”水月并没有理会这些孩子。转头对着诗离说道。“我们赶路也要带着他们会不会不方便。”

“不会,路上看到有收小孩的,没钱了就卖几个。”诗离像是看着一些货物,故意露出一副奸商的模样。

小孩子都乖乖的站着,脸上只是单纯可爱的笑脸。没有一丝的害怕。

“咦。你们不害怕么。”诗离好奇的看着这些孩子,还是被吓傻了。

“娘亲不会卖了我们的,不然就不会回来找我们了。”领头的一个小孩子说道,立马就得到了身后的小孩子的附和。毫无虚假。

“吼吼吼。”银魅也跟着吼了几嗓子,忽然好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又缩了回去。

“银魅,最近瘦了不少啊。”诗离若有所思的说。

许是都玩了一天,看到诗离回来都很是高兴。山洞外哗啦啦的水声传到了这里已经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催眠曲一样的静谧的声音,众人在这声音下沉沉的睡去了。

一个黑影悄悄地走到了洞口,银魅眼睛抬了一下,又闭上了,尾巴往中间缩了缩,就连呼吸都没有变。

一阵阵的香味透着些许的青草的香味,看来是为了掩盖这肉香。一个身影站在洞口,映着睡莲,清晰的能够看到他的身上的呼吸的一起一伏。

“练女。”诗离轻声的唤着。正在地上的忙碌的身影顿了一下,忽的就消失了。

诗离走上前。看着地上的东西,没有人照顾他们,单凭是银魅是不可能撑到这么久的。

“主子,夜深了,这里水气重。”身后是水月的声音,一件披风披上了诗离的肩膀,沉沉的睡意袭来,诗离就没有了知觉。

“睡吧,睡吧,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们来帮你吧。”水月把诗离放回了银魅的身边,银魅缩了一缩,被水月一瞪,乖乖的把自己的已经焐热的地方腾了出来,夹着尾巴躲到另一个没有一点点的热乎气的地方重新焐热,虽然很是有可能又会被抢走。

“主子,已经放好了。”

“被发现了?”

身后没有声音。、

“当然没有。阁主,别来无恙啊。”水月款款的走上前,一副良家妇女的模样,娇羞又有些孱弱,谁都看得出来对方是什么货色。

“真恶心。”妩香绝美的脸上还是难免的呈现出一丝的厌恶,不过这身打扮,比起自己来是差的远了。

“彼此彼此。”水月并不气不恼。依旧是一副秉承了主子良好的优良作风的模样,不气不恼,云淡风轻,我就是最大的赢家。

“既然,同侍一主,那就有劳了。”水月递上去一个白纸。上面密密麻麻的记载了一些名字和地址。

“这是什么”妩香纤纤玉手接了过去。水月瞥了一眼,很是看不惯。

妩香看完了脸色很是难堪,感觉像是被水月耍了。

“你是很无聊么。”妩香随手一撕,那些纸片就变成了米分末。飘散进了瀑布之中。“想让我给你造一个城池,就是我有着能力也不会为你效命。”

“这些地址,是不是越洛城的商户,并且没有孩子。”虽然大体已经知道了结果,水月还是想要亲口听到结果。

“哼。你这是在考验我的智商么,很无聊诶。我没空跟你瞎扯。”妩香自从看了那张纸就是一脸的恼火。随时准备要走。一句废话都不想跟他多说。

“告诉我,很重要。”水月脸上依旧是很是欠扁的笑容,不过,眼睛里的那一抹的认真骗不了别人,被妩香捕捉到了。

“是不是与少主有关。”

“你告诉便可,”

“你必须告诉我这地址的来历,不然我不会告诉你。”妩香在越洛城盘踞多年,就连越洛城有几个蚂蚁窝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怎么会不知道几个商户。

“主子想去打家劫舍。”水月一脸的严肃。“我怕她吃亏。”严肃的不能再严肃。

“劫富济贫?”妩香一脸的探究。

“不,为了给这些孩子赚路费,他们实在是太能吃了。”水月一说话就是一脸的无奈。

“嗯,适合能吃。”妩香这些天的照顾他们是深有体会啊。这半座山的东西几乎都被啃干净了,得去后面的那座山狩猎了,这边得先养养了。

“不过者名单恐怕是在哪里不知名的地方买来的,错了错了,都错了,这些地址看起来很正确其实都是子虚乌有的。街道名和门牌号都是一字甚至是半子之差,就算是跑断了腿也不会找到一家的。更不用说是小有钱的了。”妩香一阵后怕的说,就这样的还说是去打家劫舍,恐怕在城里转一圈就先被人家给抓了吧。

“哦,我知道了。”水月脸上表现出了应有的震惊,应有的害怕。

“哇。”诗离第二天第一个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睡在银魅的毛茸茸的身边,又暖和又舒服,怪不得一点都没有觉得冷。

“银魅,银魅。”诗离伸了一个大懒腰,戳了几下银魅,银魅睁开眼睛,哼哼了几声,又躺下去了。看起来很是疲惫。“懒虫。”诗离嘟囔了一声,自己爬起来了,阳光透过了早上稀疏了不少的水流投射进来,一个不大不小的彩虹横跨在山东门口煞是好看,石洞上长得几株绿草都有了颜色。

一阵阵的影子在自己的眼睛上飞来飞去,银魅警惕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诗离在洞口蹦蹦跳跳。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天知道主子半夜睡觉差点把自己掐死,踹死,自己一夜都没有睡好,感觉主子一晚上都在跟人打架呢。

“哗啦。”诗离踢上了一个麻袋,里面哗啦哗啦的几声响声。“什么东西。”好奇的打开一看。金灿灿的差点闪瞎诗离的眼。“这么多的钱。”

水月闻声已经在准备早餐,一看蒙了一下。心里盘算着,这是哪家真的倒霉了。这个傻子晚上还真的去打家劫舍了。

“别动。”诗离一把把水月的手推开。“小心有毒。”诗离很是谨慎。在山洞里掏了一个一个月与孩子们相安无事的鸟窝,把刚孵出来的小山雀扔了进去,在满是金银玉翠的袋子里爬来爬去。

一直到诗离觉得安全了,又把筋疲力尽的小山雀丢回了洞里,这才刚刚一直在叽叽喳喳的找孩子的山雀夫妇才安静了下来。

“啊。什么啊。”诗离还没有来得及把口袋里的东西检查清楚,一个大树枝就打在了自己的头上。抬头一看,不对呀,这里面是不会长树枝的,这是哪里来的。

“啊,。哎呦。”接着这次是一块石头,有拳头那么大。

“主子。”就在一根毒荆棘掉下来之前,一个大鸡腿飞了出去,把荆棘条挡了出去。水月一个转身,快速的抓住了还在诗离的头上盘旋的山雀夫妇。

“原来是你们啊。烤了烤了。”诗离大声的嚷嚷着,好像是听懂了诗离的话,山雀夫妇尤其的安静了下来,像是待宰的羔羊。

“主子。”看着气呼呼的诗离,一点都么有像是在开玩笑。“是你先惹它们的,人家的孩子都被你弄得奄奄一息了。”

“我又没白拿,这个山洞不是已经借给他们住了么。”诗离看着白眼狼的一家山雀。“每天还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真是讨厌。不知道感恩。”

“娘亲,我们进来的时候,它们就已经在这里了,是我们占了它们的家。”一个小孩子上前一脸的天真无邪。

“你。”诗离瞪着大眼睛,指着这个孩子,气呼呼的说,“今天不准是鸡腿。了”憋着嘴,好委屈的。

“嘘。”水月冲着孩子们偷偷地做了一个小声的动作,指了指已经收拾好的早餐。让他们都散去吃饭了。孩子们静悄悄的一窝蜂散去了,留下了气鼓鼓的诗离。和身后站着的安静的水月。水帘上印出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