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白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13 13:21:36 字数:6738 阅读进度:235/239

“娘娘,夜已经深了,您这样熬着眼睛,对身体不好啊,还是早早地休息,明日天亮了再看吧,”屋子里是那个丫鬟清脆的带着焦急的声音。(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鳳凰小说网】)

“呵呵,这个明倩还真是会留人。”诗离干笑了几声。“走吧。”

“我等是皇上派来照看娘娘的病情的。”水月站在门口,屋子全掩着,好像是一个怕风的垂危的病人一样,生怕一阵风就能把自己吹跑了。

“来了。”似乎是早已经接到了消息,门开的还是没有一丝的阻碍。

“小姐。”听到了几声的门栓,清秀的小姑娘探出了一个头,一看到诗离脸上就突然地绽放出微笑,诗离都有一刹那认为自己是太阳,所有的花朵见了自己都会笑呢。

还没来得及自恋够。小宫女就把门都打开,让诗离和水月进来。

屋子里屏风已经撤去了,满屋子都是书,已经打开的和没有被打开的书零零散散的扑就了一屋子。看得出来,随着坐在书堆里一脸的憔悴的明倩的张罗,小宫女就跟在身后收拾,还是没能收拾的过她的倒腾。

“娘娘,诗离小姐已经来了,来给您瞧病了。”小宫女轻轻地说。怕是惊扰了全神贯注的娘娘。

“这都是从政的书。皇上竟然会允许你看这个。”诗离从地上捡起了一本,随意的翻了几页。自己本因该是不懂得,但是自从看了昇空志以后,自己总是没由来的会对一些根本就没有见过的东西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皇上不仅仅是允许娘娘看这些书,还下命令让娘娘想出治国对策来呢。”小宫女疲惫的脸上依旧是一脸的自豪,看得出来,主仆两人已经在这里没日没夜的不知道熬了多久了。

诗离自然是明白,皇上根本就不是看重她,这些书都只是一些就连皮毛都算不上的东西,又怎能让她给出一些的政策,若是真的看重她,如此的虚弱,身边怎么会这么一个小宫女,还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可怕的像一点,就算是深宫之中突然地消失掉一个人,何其的简单。

“小皇子呢。”诗离突然一问。。

“啪。”明倩手里的书猛地失了神一样落在了书堆上,自己也被猛地一声惊醒。又回神一样拿起了书。

“小皇子在奶娘那里已经睡了。”明倩语气了有一丝的抗拒。

诗离懂,只有贵妃以上的人才能伴随着自己的孩子长大,明倩用该是没有资格。

兔死狗烹。果然就算是贵为皇上还是不能免俗啊。

“娘娘,诗离可否为您把一下脉。”诗离不想在这个已经将死之人的身上浪费半点的时间,早早收场早早地离开这里。她现在有了一件更为挂心的东西。

明倩警惕之中带着一丝的怨恨瞪着诗离。那眼神里就像是藏着一把刀子,要亲手报仇雪恨一样。

“娘娘,娘娘,不是她,不是她,那个人已经走了,不会再来伤害你了。”小宫女见状似乎是预料到了以后会有重要的事情发生,赶忙抱住了明倩,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明倩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看着诗离。

“诗离小姐。娘娘今日恐怕不方便问诊了,麻烦你白跑了一趟了。”小宫女不好意思的说,诗离分明的看到了她额头间细细的汗珠,那分明是在极力的压制着一场巨大的浩劫。

难以想象,这么一个小姑娘面对着随时会发怒的明倩是怎样的一场生死较量。、

水月将被打晕的明倩送回了看起来已经好久都没有用过的床。细心地照顾着,嗯,看起来是很细心的,天知道水月根本就一下都不想碰这个女人。

小宫女看向诗离的眼神有一丝的感激。胳膊由于太过于用力,有些酸酸的。自然下垂着有些不舒服,不自然的微微的拱着。

“你坐吧,我已经不是郡主了。”诗离随手指了指前面的位子,自己走上前去坐了下来其中的一个。

小宫女有些吃惊,不过并没有动,倒是身体放松了一些。

诗离也没有勉强,话说两遍就没有意思了,从客气变成了祈求不值当得。

“明倩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诗离能大概的猜到一些,不过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的严重,与孩子被带走身边应该会脱不了干系的,而且,一个女人大生产之后,最是需要丈夫的体贴,被发配至此,施舍一样的赏了一个封号,根本就是在等死一样,若是流落至此,诗离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疯。

“诗离小姐,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不能告诉别人娘娘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啊。”小宫女临近崩溃的眼泪终于像是决堤的河水,倾泻而出,隐忍了许久,隐忍到了极限,才有时机倾泻出来,至少你还有一个时机呢,有时候,就是这一个时机,都会让人无比的羡慕呢。

诗离没有制止,安静的等着她哭完。

小宫女发泄完,就开始说起这些事情。

娘娘是从生完小皇子之后,小皇子的面娘娘一面都没有见到,整日的在门口,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跑到门口等着皇上的到来,一直有一天,娘娘不知跑到了哪里去,回来就抱回了这么多的书,说是皇上要与她共同商讨国事,这都有五天没有睡过了,奴婢一睁眼就看到娘娘废寝忘食的看着这些书。

“就这些?”诗离听完淡淡的说。

“小姐,再这样下去,娘娘恐怕。”宫女泪眼婆娑已经说明了一切。又开始抽抽搭搭。

诗离放下了手里取暖的茶杯,一口未动。缓缓地起身,小宫女开始焦急起来,“我来这里本就是奉皇上之命,娘娘看起来不过是思念自己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大的病症。”

“小姐,难道不用给娘娘开一服药么,御医都说是浪费。”一说到这里小宫女就低垂着头,似乎是受了莫大的侮辱一般。

“对于她来说,孩子和丈夫恐怕就是最好的药了,我会给她一些安神的药。起码你们可以好好地休息。”诗离看着脸色的煞白的躺在床上侧面看上去就连呼吸都是有些微弱的明倩,明明是那么明媚的一个可人,怎会沦落至此。

两个的结合,真的是一场阴谋算计,若是当时她能够依旧是自由身,或许,至少会比现在好一些吧,谁说得准呢。

“多谢诗离小姐。”小宫女一听有人愿意给娘娘开药,脸上顿时就破涕为笑。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明倩突然双手往前伸着做出了一个掐人的举动,双手握在一起用力,指甲都嵌进了肉里。

“娘娘又开始做噩梦了,诗离小姐还是请回吧。”小宫女这个时候有些焦急的似乎是在赶着诗离赶紧离开。

“她说的是谁。”诗离自然是明白这个小姑娘一定是在隐瞒与自己有关的事情。并没有急着走。

“诗离,诗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是你毁了我,是你毁了我。。。。”明倩发着狠的话语里让人不寒而栗,那是对于一个人彻骨的恨意才会在睡梦之中还如此的怨恨。白天黑夜之中,满脑子都是对于这一个人的恨,让这个人占据了你所有的空间和时间。

恨,本就是一种对自己的惩罚。

诗离推开了拦在她的身前的小宫女,踏过了一屋子的书,走上前去,看到的是明倩因为愤恨依旧扭曲的脸。

小宫女被水月一根手指头轻松的就挡在了诗离的身后。

“为什么。你为什么恨我。”诗离带着疑惑的声音传达给睡梦之中的明倩。

诗离在前面走着,盛夏之际,身上都是散发而出的寒冷之气。让人不敢靠近。

水月跟在身后,诗离的身影总是很熟悉很熟悉,自己一醒来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追随的路线,跟着自己脑子中的声音,水月无名无姓的变成了诗离的护卫丫鬟,到此,自己就连一个理由都没有,而且,诗离也没有问过,诗离好像从不过问别人的私事,好像,从不参与别人的生命,又好像是自己随时都能消失一样。来去,都不曾留下一点的痕迹,就是诗离留给所有人的感觉,只是,很少的人能够感觉的到而已。

“你也恨我。”诗离突然间停下一回头惊讶的看到了水月伸出手停留在自己的肩头的位置。只是眼中碧波宁静,让人甚至怀疑,这双眼睛根本就不会有波澜,很久很久。

“主子。”一时失了神的水月赶紧的跪在了地上,一时无语,对于自己刚才的举动,他自己也无法解释。

可能是心里失落的久了,自己都没有了失望的感觉了。

“采呈宫里有了新主人吧。”诗离淡淡的开口,前后根本就毫无关联的两件事情在她的嘴里吐出来,才更是她无处安放的失望的灵魂的孤寂之处,偏偏水月看得懂,却也是无法帮助她。

诗离脸上的落寞更是推开了所有人的关心与安慰,一直都是与孤独为伍的人怎么会需要别人的安慰。

“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曾拥有过他。”诗离嘴角带着灿烂的笑容,仿佛是见到了多年未见得恋人一般。

昂首阔步走向自己的未来。

诗离,主子,就算是赴汤蹈火,我也会一直都陪着你,明知道以后的路都是千难万险,甚至是与生死交际,他都愿意一直陪在这个消瘦又无比的坚强的这个女人的身后。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一分的心安。

黑夜之中,一抹银白色的浅色的眸子一闪而过,黑夜之中格外的耀眼。

赤红与墨绿,加上那耀夜如墨的眸子,呈现出的竟是一副苍白。

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若是能再有一个孩子在身边,这一家人还算是圆满了。

诗离的出现,卫炎嘴角牵动着开心又极力的隐忍者的微笑。似乎是隐忍一直是这些人的家常便饭一样。

“我自己去。”诗离一弗手。比以往更加的淡然,更加的从容。

“王爷说过的话,说是不会让我委屈,是不是还算数。”正在用膳的两个人面前突然就站出了一个不速之客。

沐阳王爷原来的吃惊,后来看清了那人眼中的一片清明之后,变为了不可察觉的惊喜,但是,诗离察觉到了。

“王爷。这个女人已经是药引了,这个时候与她牵扯上不好。”宁一起身扯住了沐阳王爷的袖子。

诗离的眼睛都么有动一下,只是看着沐阳王爷深情又温情。看似一往情深又好像是没有一丝的感情,在冰与火之中让人不知何去何从,在她的眼睛里是让人一辈子都读不懂的荒原和杂草丛生。

“算数。”沐阳王爷良久才回答道,自从看到了活生生的诗离,他才真的觉得自己的生命又重新的燃起了希望。

诗离眼中含笑,这一次,我不会再放过任何的一个人,任何的一件事情。

“你们给我让开,我是王妃。”宁一被请了出去,桌子的女主角的位置很快就换了人。

“诗离,我很担心你。你还好吧。”沐阳王爷眼中不像有假。可是,当时,诗离被送上祭坛,那个头也不回逃离的眼神也不是假的。

一个大男人,堂堂的曾经的皇储,竟然沦落至此。

“我都知道了。”诗离淡淡的眼神之中的怜悯和理解,在沐阳王爷的眼中竟是女人的柔情。“那一年的屠城,另有原因,你只是不能解释而已。”

沐阳王爷眼中不可思议的看着诗离。竟是说不出话,当年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人知道真相,自己也是在证据面前百口莫辩,正是因为如此,自己一身的战功依旧不能获得皇上呃信赖,就连自己的子民都能痛下杀手的人又怎么能当的了一国之君。

“诗离。”沐阳王爷激动地手都不知道该如何放,诗离一如既往的沉静,宠辱不惊,经历了几次的生死,她原本就静默的性格更加的如同一块温润的石头,历经千年也是难以打磨。

诗离才发现,原来一直以来自己一直敬仰的这个男人,竟然会如此的不堪一击。竟然会因为没有得到一件东西就此消沉,竟会败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原来自己的梦中的英雄梦要倒塌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你愿意护我,我就依旧愿意拼尽我的一切,为你登上皇位,无论最后站在你身边的是不是我。”

“诗离,这世间只有你能如此的理解与我,我又怎会弃你于不顾。只是现在朝堂之上都是耀阳王爷的人,要想翻盘绝非易事,而且,宁一的身后的族人都已经染了病,无一生还。”

“孙家的外戚不会就此一家,王爷大可放心。没有了孙家,还是有宰相府。”诗离淡淡的语气之中是让人无比的踏实。

“宰相府一向是效忠于皇上,现在要他倒戈,除非。”沐阳王爷眼中泛出了一丝的光,随即又黯淡下去。躲闪着诗离。

诗离心底里一丝的嘲讽,一块石头终究是落了地发了芽。

语气依旧是温柔的淡淡的让人不会有一丝的怀疑。诗离总是能有办法,让人相信她想要让人相信的事情,就比如这次,她能让沐阳王爷相信,她有能力帮他翻盘,却让他忽略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一亘古不变的相生相随的道理。

“阿嚏。”宁一禁不住冷空气或许就是装的,打了一个喷嚏。抱着胳膊不断地发抖。

“王妃还是先去内殿休息吧,王爷忙完了公事自然会回去了。”卫炎看着宁一越来越难看的脸,说道。

沐阳王爷瞪了卫炎一眼,卫炎闭嘴,什么都不说了。

“皇上最近好像为了边境之地的民生和军事正焦头烂额。沐阳王爷可是明白那里的具体的事情。”诗离探究的看着沐阳王爷。

沐阳王爷沉思了一下。“之前听闻父王说过,边境之地的民众不肯迁移,宁愿守着那里的土地,又在边境之地,两国交壤之处不能强行动武,万一落下话柄,会乱了军心。”

“现在又是两军交战之际,所以,皇上才会如此的焦头烂额。”

“正是。”

“如此,既是兄弟,你们何不一同找寻解决之法。”

沐阳王爷苦笑一声。他现在能做一个安乐王爷就已经是大幸,哪里还有机会接近朝堂之事,若是真的有那样的机会,恐怕就是耀阳要向自己下手了吧。“手足相残,从来就不会是和平共处,诗离冰雪聪明,难道看不出来么。”

眼神里说不出的伤感,是诗离看到的摇尾乞怜,诗离最是明白,困境之处,向任何的一个人求助都是不可能的呃,既然是害怕自己力量不够,何不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壮。更加的无可替代。

“有,事在人为。”人定胜天。

诗离眼中是坚强的意欲。是不怕一切的困难的战胜的力量的起源。

边境之地,诗离明白,若是出入不大的话。文良韬应该也就在那个地方,所以,能把那里治理好,无形之中也是帮助了文良韬,何乐而不为。

诗离现在就是要动用一切的能够动用的力量,达到自己的所有的目的,而且,今晚上,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要去。

继龙的记忆,在诗离的脑海之中越来越明显。诗离已经明确了自己想要的未来。

这个世界告诉了她一个最最实用的道理,喜欢就抢。

迟来的东西,并不是因为没有了意义,只是,她不想要了,即便是自己看上去是拼了命争取来的,自己也是不想再要了。

空气之中飘散着淡淡的失幻香的味道,越来越浓,越拉越浓。

“有没有闻到了什么味道。”水池之边有一种夏季独有的水草的腥味。

水月闻了一闻。“没有。”

诗离丧失了对于一切的常人范围之外的差觉得能力,唯独对于失幻香不能彻底的排除在外。即便是仅有的一点点的味道,也能被轻易的察觉。

“看来,瘟疫,是要彻底的丧失掉了。不知道,是好是坏了。”水面上趁着夜色波光粼粼的水波纹,比白日里刺眼的光芒好上了太多。

诗离来到了湖边。湖中央的那个小小的土地,好像是又大了一点,可能是因为夜色的原因吧。

“去那里。”诗离伸手指了一下湖中央。岸边的两个白色的身影消失了。

“王爷,那个女人已经是一个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女人,与她有瓜葛难道死伤的人还不够么,你为什么就不能听劝,当一个安乐王爷难道不好么,”宁一看着沐阳王爷脸上又焕发出来的斗志就明白了自己的危及,这个女人果真是有一百种的好运气死里逃生。

“就是因为已经有这么多的人牺牲,我们才能白白的享受。”

“王爷,那个女人都是骗你的。骗你的。”

“够了。”沐阳王爷已经受够了被宁一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所绑架。“耀阳是不会轻易的放过我的,只是现在还没有到时候而已。”沐阳王爷清楚地知道,倾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在皇室之中就更加的明确。

“你早就逃了出来,或许,是我高估了宰相府,能在宰相府潜伏十几年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地被他们囚禁。”果然,熟悉的又陌生的地道里,是一个依旧如十几年前的一样佝偻的身影。

“婆婆。”诗离米分唇亲启,一样的话语,现在吐出来已经不是当年的感觉了,它多了一份时代的背负,更是多了几百几千分的沉重。

“少主。”不是沙哑的声音,些许的不讨厌的威严,诗离早就应该已经熟悉了的声音,或许是她养大了继龙,诗离才感觉她的声音会这么的熟悉吧。

“我应了,就要所有的人所有的关系都要启动,帮我完成我的愿景。”诗离并没有打算推辞。

“少主。你的愿景不应该会为了一个男人。”若是有可能,不合格的少主是应该消失的,鼠目寸光的人是会带领所有的人带进深渊的。

“我要的,是这天下,我要感受一下,这所有的男人都争抢的东西,倒地是哪里好,倒地,是哪里能让人失了心智。”诗离眼眸之中的额银白色骤显。

“少主,你。”婆婆看着诗离的眼睛,无限的震惊。“主上,主上只命令,卑职定当万死不辞。”

“你不能死,你了解宰相府中所有的机密,你得好好地活着。”诗离轻巧的语气不曾让人怀疑竟是说着如此的不相称的话。杀人如麻的婆婆也是觉得阵阵的寒栗。

“主上,尊主他们。。。”

“够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们随着坟墓被埋没吧,我要开创一个属于我的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