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凶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9 06:14:31 字数:6983 阅读进度:227/239

冰室之中四周被半透明的冰墙遮掩。一个男子躺在其中一动不动,那如刀刻的脸颊此刻安静的像是睡着了一般。

一个人走进,有些蹒跚的身影在这冰山之中难以直行,寒冷的温度让人几乎是没有了知觉。

一颗已经银色的闪闪发光的药丸放进了男子的口中,就在接近了男子的一瞬间的身后,药丸变成了墨绿色,隐入了嘴中。

“有些人是劫,也是恩赐。”女子沧桑的逐渐的变得少女一样清脆的声音,渐渐地回声消失在了周围。

男子的身体的旁边的冰山开始慢慢的融化。慢慢的一汪泉水从四周涌了过来,男子浑身像是躺在了一个白色的透明的棺木里。飘扬在水面上。

“主子,银魅有伤在身,就放它自己与这些孩子在一起,会不会太冒险了。”诗离当然知道练女想说什么,银魅毕竟是一头兽类。受伤的野兽更是攻击力变大,这些孩子不过几岁,若是真的发生什么事情,结果很容易就能预料得到。

“无碍,如此我倒是很担心银魅呢。”哗啦啦的瀑布不断地落下,激起万千朵的水花。

若是真的有足够的运气,他们是可以自己找到出路的呃,这里不仅仅是对他们提供庇护,在山洞的而后面有一条狭长的通路,穿过去,有八个洞口,每一个洞口就是一个村庄,其中想要孩子的,绝对不只是十几户人家。

这,就是诗离为他们做的打算了。

不过,诗离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一幕幕的场景,是自己在地洞中快速的穿行么,自己怎么突然对于越洛城的地形这么的清晰,而且,速度如此之快,绝对不是诗离可以办得到的,那记忆很陌生,又很是熟悉。说不出来的感觉。

“书宜郡主。”诗离刚刚出了山林,在路上搭上了一辆马车。正要赶往皇宫之中。身后一声足以让诗离浑身一战的声音,是嬷嬷。

“嬷嬷,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想必是嬷嬷有任务在身,书宜就不过多的打扰了,就自己回宫了。”诗离说完最后一个字,警惕的练女就带着诗离腾空而起。

练女就是武功再怎么高强都不是嬷嬷一种手下的对手。刚飞了一百多米,生生的就被一张网截了下来。

练女气喘吁吁的呃,手里拿着剑,地上是已经被砍得碎了的渔网。“敢动我的主子,先问问我手里的剑。”

“咻”一个银色的光线从嬷嬷的手里飞出。直直的射进了练女的喉咙,没有了影子。

“练女。”诗离着急的上前查看,竟然没有一丝的痕迹。

“主子,我。”练女眼睛直直的瞪着上空。倒了下去。

“江湖之人阻挠书宜郡主进宫,在下秉公办理,结果了她,安全的就下了书宜郡主。郡主,你觉得我给皇后娘娘说如此的回答,是不是圆满。”

诗离很想从嬷嬷似笑非笑的脸之下,看出下面是到底藏着了什么人。

诗离探了探练女的脖子,还有几乎不可查的微弱的跳动。练女是被封了动脉,不过,这也正是江湖上的假死脱身之计,不过,只能维持半个时辰,每多一刻就会多一份的危险。诗离这是在跟阎罗王争夺练女。

“不妥。”诗离偏过头。并没有半分的害怕。看着处心积虑的嬷嬷。

“书宜郡主再路上以一个病人试新药,结果成功,特来呈给皇后娘娘药方,这个是不是更妥帖一些。”诗离微微的侧着头。眼中流漏出了问询。

“哈哈哈哈。书宜不愧是冰雪聪明。哈哈哈、”一根细弱的不可见的四线从练女的脖颈之间抽了出来,借着阳光反射,诗离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丝的光亮。

原来那根凶器一直都在练女的身上,若是自己刚刚轻举妄动为练女医治,恐怕现在已经无可挽回了。

“你很聪明,识时务的人自然是很讨人喜欢的。”嬷嬷凑到了诗离的面上,两张脸近的就连一根真都插不进去,诗离却是从她的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的人的气息。

“我没有兴趣知道你是谁,我把药放给你,你把妩香还给我,一物换一物,现在的药方比任何的东西都要金贵。”诗离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心思拐弯抹角,不管交换能不能顺利进行,这个时候拿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先保住自己跟练女的性命最重要。

诗离的手一直都探在练女的脖子间,脉搏渐渐地恢复,不过,练女却是丝毫都没有清醒的迹象。

“带走,皇宫之中闲杂人等不能进入。”嬷嬷一声吩咐下去。几个宫女粗犷的步伐就靠近诗离。

“她不过是一个护卫,就把她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吧,不足以你们费心思。”诗离脸上一脸的平淡。

冰冷的手指探上了诗离的脸,冷的像是一个埋藏了多年的死人。“这也是一个美人啊,怎么说出来的话这么的口是心非。既然是你的护卫一定是要好好的伺候着了,她要是不听话,就给她吃蚀骨虫,你说好不好呀。”男人蛊惑的带着半真半假的声线。

诗离趁这个功夫看了一下男人的袖口,竟然是没有疤痕,蝼蚁的手腕上可是有一个疤痕的。

“你敢。”诗离怒气腾腾。

“你要是不听话,你看我敢不敢。还有,你那个什么娘里娘气的妩香,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你可不要怪罪到我的头上。”

“不是你,那是谁。”诗离不解,这个时候能够在城中大摇大摆的走动的好像就只有他们了,而且,武力能够制服的了妩香的也只有他。

“呵呵,你可不要把有能力当成是罪魁祸首,你这一点一点都没有他可爱。”男子的眼神之中竟然投出了一丝的厌恶。

看得出来,诗离还能够分辨得出,此人是一个男子,而且是一个年纪不相上下的男子。

“我的娘亲呢。”诗离猛然间想起来,自己竟然差一点给忘记了。

“你可不要什么屎盆子都往我的头上扣,小丫头,我再警告你一遍,给我带走。”男子很是不耐烦了。

诗离后脑勺一阵痛感,眼前一阵眩晕。

最后一阵,听到了那个男子的嗯一声嘟囔。“以后再也不干这种替身的事情了,哼。”赌气撒娇一般。

怎么回事,到底是有多少人呢。

诗离再一次醒来,自己已经出现在皇后娘娘的大殿之上,宫女已经站在自己的身旁,伺候着自己沐浴更衣。

“我怎么会在这里。”诗离头还有点疼,下意识的揉了揉头。

“郡主,你是被嬷嬷在半路上带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流民,差点就没命了呢。”宫女一边给书宜擦拭着黑乎乎的爪子,一面解释道。

书宜猛地就想起来了。腾地坐了起来。把宫女都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弄疼了书宜。连忙“扑通扑通。”都跪下了。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让人生出了一阵阵的愧疚。

“只有我一个人么,是不是还有一个姑娘。”诗离赶忙的拉起来自己身边最近的一个人问道。

那姑娘被书宜突然的举动吓得不轻,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不断地摇着头。“只有书宜郡主一个人,只有你一个人。”

“哦,对了,还有一个锦囊,在您的身边发现的。”

“锦囊?”诗离身上从来就不会带这些东西。累赘又没有用。

“奴婢这就拿给郡主看。”小宫女小跑着给书宜拿来一个暗紫色的锦囊。

看到那锦囊的一刻起,书宜就不敢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那,根本就是练女身上的额衣服缝制的锦囊,这个该死的东西提醒人还真的是有一套的。

诗离强忍着心中的惊怕拆开了锦囊,从里面掉出来了一个扣子。看着很是熟悉,又说不上是哪里的。里面的字条只有四个字,“案发现场。”诗离一下子没弄明白,不过有一点是很熟悉的,练女现在在别人的手中。

那么,蝼蚁,现在身在何处呢。诗离心中有一些的愧疚,难道是自己冤枉了他?

练女已经醒来,自己被囚禁在了一个看似普通的房间里,明明是木制的窗户,一掌打上去却是软绵绵的,打不开的窗户外面透出了很是柔和的光,一天都是如此,分不清白天黑夜。每天按时房间里都会出现新鲜的瓜果饭菜,精致可口,让练女一度怀疑自己被当成了金丝雀。

自己的功力一点都没见却是毫无用武之地,因为就连一个人都看不到。

“皇后娘娘驾到。”一声李公公的尖细的声音。众位宫女低垂着腰后退了下去。

“皇后娘娘,书宜有重要的事情禀报,城外的瘟疫已经。。”

“慢着。”皇后娘娘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吱吱。”嬷嬷手里提着一笼子的东西,外面被一张绢帛笼罩着,只是里面不断地发出拥挤的吱吱的声音。

“打开,我的小宝贝是不是饿了,叫得这么凶。”皇后娘娘满脸的心疼,身边的李公公在一个银器盘子里拿出了一些切好的粮食。交给了皇后娘娘。

那层绢帛一打开,竟是一窝小老鼠,张着尖细的米分嫩的嘴在笼子边上吱吱的叫,诗离浑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皇后娘娘不可。”书宜不顾劝阻,叫出了声,妄想阻止皇后娘娘已经伸出去的手。皇后娘娘暂停了下来,离得吱吱叫的老师隔了一段距离。不过只是停了一瞬,又把手放了下去。直接抓起了一个。放在手里把玩。

“你是想要说,这瘟疫就是这老鼠引起来的么,”皇后娘娘眯起眼睛看着书宜

书宜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不知该如何回答。

“正如书宜所查,这瘟疫的起源正是老鼠。”

书宜此话一出,宫殿里的人都人人自危,惊恐的看着皇后娘娘还在到处嗅的小老鼠,不过皇后娘娘并没有害怕的意思,还是让老鼠在自己的手上到处爬。

“凉城已经把解药都送了过来,这些老鼠也不过是一个玩具而已,带上来。”皇后娘娘一声令下。

一个有些被惊吓过度的痴痴呆呆的女子被带了上来,不过,这女子与以往不同的是,身上被淋湿了一样,书宜看了还一会带认得出来,这个被头发遮住了半张脸的女子竟是明玉。

“明玉?”书宜脱口而出,不知道皇后娘娘是什么意思,疑惑的看这皇后娘娘,同时心中也在想着对策,时刻警惕着。

凉城皇子送来的解药必定会救我越洛国与大难,不过,他建议我们找出元凶,你和明玉就是其中之一。

“为何,”诗离不解。这明显的就是有人要害她们。

“凉城的国师看到越洛国的陨落方位正是指着宰相府,而那个时间刚好就是你和明玉的方位。但是,你还是祈祷吧,因为真正的元凶就只有一个。”李公公解释道。

这真的是太离谱了。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扣上灾星的名头。

“若是元凶,会有何惩戒。”诗离想知道结果,如此才能知道对策。

“这药,还差一位药引。”嬷嬷淡淡的说,书宜几乎是能在她的脸上看到下面藏着一把把的尖锐的刀子。

“啊,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啊。。。”嬷嬷一说话,明玉下意识的循着声音望了过去,就开始大喊大叫。手上的铁链被扥的直直的,拖无可拖得往大殿的门口跑。却也只是留下一个狼狈不堪的身影。

“今夜为时就是验证元凶的最佳时间。带下去,”李公公尖细的声音在书宜的耳边响起,书宜像是被瞥了气的气球。

宫中今夜选出瘟疫元凶一事在越洛城已经昭告天下,越洛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书宜倚在门上,细细的想着自己最近发生的事情,既然是鼠蚁,为何会送老鼠给皇后娘娘,而且,皇后娘娘好像也是知道就是老鼠引起来的,如此的喜爱那几只老鼠,更像是一种感情寄托,变态的喜爱。

“书宜。”身后细细的声音。

书宜懒懒的一回头,自己一直低着头,这才意识到自己都差一点睡着了。

“绯月,你怎么来这里了,这里可是死牢。”书宜没心没肺的啃着绯月送来的肥美的烤鸭,不一会儿手里的一只鸭子就变成了半只,而且书宜还是意犹未尽。

“打点了一下而已,不是什么大事。”绯月马上就宽衣解带。

书宜惊吓了一样捂紧了自己的领口,“就算你喜欢我,也不能在我临死之前如此玷污了我的清白啊。”书宜假装惊吓的往后躲,眼中的狡黠暴露了她的想法。

“书宜,这是救你的最快的办法,”绯月往门外面看了一眼。“快,现在没有人,我们快点吧衣服换上。你穿着我的衣服走。以你对于宫中形势的了解,出去一定不是什么难事。”

绯月手里拿着衣服,火红的衣服,一如她给书宜的感觉。永远那么的赤城浓烈。

“不会的。”书宜看着那套带着生的希望的衣服。推了回去。

“我没有关系的,明天他们发现抓错了人,顶多就把我关几天。”

“绯月,你难道不明白么,他们吧明玉弄得痴痴傻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宰相府出了问题。”

“不可能,盈玉公主婚期已经定了下来,不日就要出嫁了。虽然昨日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可能是皇后娘娘疼惜她吧。”绯月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

“昨日,,发生了什么事情。”

“盈玉公主想要假扮一个江湖术士的跟班混出去,不过,暗格跟班跟盈玉公主长得确实是蛮像的,还没到门口呢,就被拦了出来,这不是一回来,皇后娘娘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对事情都不怎么上心了,只是每天抱着那几只小老鼠。不但没有惩罚盈玉公主,还给她赐婚。”

“昨日,嬷嬷是不是出过宫。”

“对呀,就是出去以后,给皇后娘娘带来了老鼠。皇后娘娘甚是喜欢呢,都不准别人碰的。”

“难道。”书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还有,宫中发现了一个穿着像是宰相府的家丁的衣服,喉咙被人割开了,扔在了后花园里,吓得任贵妃到现在都没有清醒。倚花公主一直都在照顾她呢。”

“是不是嬷嬷最先发现的那个尸体。”诗离问道,已经在一步步的验证自己的假设。

“正是。”绯月说道。

“时间到了,赶紧走。”狱卒已经在催促着两个人。

:“书宜,快点穿上。”绯月连忙就把自己的衣服往书宜的身上套。

书宜嘴角带着笑,一把把绯月推出了笼门。

“哗啦啦。”铁链上锁的声音。

后花园处,一处隐秘的深林之中。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站着,身后的是一个纤弱的女子的身形。

前面的人有些嫌弃的捂着鼻子。“找到了没有。”很是不耐烦的语气,、

“没有,我已经假装跟她换衣服,她的身上没有解药,也没有金牌。”身后的女人战战兢兢的回答。黑夜中张了张嘴,还是没有问出来。

“哼,要是她真的给你换了衣服,要你留在那里,看你怎么办。难不成,你还真的今晚上代她去受死啊。”黑夜中头上的步摇映着喝水的波光泛着盈盈的光泽。随着主人的笑的抖动不断地映射出光泽。

“不会的,书宜是一个正直的人,不过,有一事绯月倒是听着书宜提了一下,绯月位卑言轻不知道真假。”

“什么事。”

“宰相府是不是最近很不太平。”

“是哦,这么一说,宰相府的几个人几乎都出了问题,现在宰相夫人不见了踪影,长子也是莫名其妙的始终,我听说从现场来看也是凶多吉少,这三个曾经的还有现在的女儿也是一个个的前途未卜,倒真是很稀奇呢。”

一阵阵的烟火在神坛的方向燃了起来。

“开始了,走,我们去看看。”此次事件皇上要求所有的人都前来观看,任何的人。自然是不敢有人怠慢。

先是明玉被带了出来。明玉被打扮了一番的绑在了一根柱子上,放在一个大大的栅栏里面。身边是好几个围着病人的小笼子,每个里面有几个病人的样子。

绯月找了很久,都不见书宜被带出来。

书宜敏锐的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声音震耳欲聋的声音,但是没有人要待自己出去的意思,而且,好像根本就不要自己参加。

笼子里的病人在笼子的间隙对着明玉伸出了手,就差一点点就触及到明玉的身子。

“开笼。”一声刽子手一样的怒吼。几个笼子被同时放开。

众人都不敢看的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身边想起了窃窃私语。众人睁开眼睛,之间那些病人就像是看不到明玉一样,只在明玉的身边来回的游荡。

“啊,原来也没有这么可怕呀,”人群之中的警惕也放松了下来。

“皇上。这谁是元凶已经一目了然,那个罪人就直接拿去炼药吧。刻不容缓。”皇后娘娘和皇上在安全的看台之上。这里的场景一目了然。

皇上的男人本性暴露。半眯着眼睛似乎要把明玉的身体看透。“这女子真的是很不一般呢。”

“皇上若是喜欢,招进来就好了。赐个贵人,也好名正言顺的伺候皇上。”皇后娘娘很是大方,大方的皇上都不敢相信这话是从皇后娘娘的嘴里说出来的。

“还是先去炼药吧,再不解决,恐怕朕的江山都要被吃光了。”皇上突然长叹一声。看着天空中忽明忽暗的一颗星。

“啊~~~”看台之下想起了诡异的叫喊声。下面已经是乱作一团。原来是有人靠近栏杆逗弄那些病人,原来没有反应,这些人也就放松了警惕,谁知被栅栏里的病人突然反击,抓住了那个人,都往这个方向挤,竟是把栅栏挤翻了。

“皇城卫士,杀无赦。”沐阳王爷站在看台的另一侧,冷冷的说。

“皇兄真的是气概不减当年,一句话就决定了这么多人的生死。”耀阳王爷吊儿郎当的一脸的邪气。

“耀阳要不要先试一试解药,我听闻你的王府一个丫头患了病。”沐阳王爷探究的看着耀阳王爷,那眼神分明是吧耀阳王爷当成了一个潜在的病人。似乎怀疑他下一秒就会扑过来。

“哦,是吗,我好多天没有回府了。”耀阳王爷无所谓的说。手心里已经冒出了汗。

“那那天花楼里一个女子突然发疯,她之前接的客人听闻是一个与耀阳王爷长得极为的相似的人。”

“越洛城地大物博,有几个长得相似而人很是正常、”耀阳王爷依旧是一脸的无所谓。眼神已经开始躲闪沐阳王爷。

“捕快那天在花楼里捡了一块这个,可是耀阳王爷不离身的玉佩?”沐阳王爷拿出了一个暗黄色的通透的玉佩。正是耀阳王爷待了十几年的东西。

“哎呀。”耀阳王爷脸上满是欢笑。徜徉肆意。“前些天被人偷了去,原来是假冒我的身份。真是多谢了皇兄帮我找回来了,还请抓紧破案那小贼,竟然敢假冒我的身份。”耀阳王爷一脸的愤恨。把玉佩又别回了自己的腰间。

一定是因为自己那天心情极其的不好,才会一着急落下了这么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