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酿灾祸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7 20:32:12 字数:6472 阅读进度:210/239

“这个,就是爹爹的新娘子了吧。”诗离一脸的毫无恶意的看着人群之中簇拥着的新人,一身的艳红色的衣服,看得出这家的男主人对于她的喜爱。

“诗离,你眼里还有没有太母,怎么能一进门不先跟太母行礼。”明玉从不放过任何的一个出风头的机会。果然,一条心的老太母对于明玉是一脸的赞扬,看着诗离脸上是嫌恶。“咳咳咳。”咳出了一口老痰。明玉捧着痰盂接过了,一不小心弄在了明玉的身上。明玉不敢发作,但是看得出恶心的样子。

“当然没有了。”诗离笑笑说,满是不在意。

“诗离,你胆敢无礼。”诗离这么大方的承认,宰相大人也是一惊。眼睛瞪得恨不得当场宰了她。

“太母。”诗离轻柔的跪在老太母的身边,一下一下的捶着腿上。“太母对于宰相府可是神一样的存在,没有太母,拿来的宰相府,哪里来的越洛城的这几年的太平,所以,神一样的人怎么能只放在眼里,那才是对于太母的不尊敬,对于太母应该真真切切的放在心里,一言一行都以老太母为典范,为榜样。虽不能望其项背,但是,能够有这样一个能够时时刻刻的瞻仰的人本就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的呃,”诗离情真意切。老太母腿上的老寒腿在诗离的手上总是能很快的恢复、

诗离昨日锤过之后,今日又开始隐隐作痛。几个下人都试过,明明就是看着很简单的动作。怎么就不能掌握的了,为此,老太母今天一天的心情就不好,一直摆着一个臭脸。

老太母什么都没有说,一直仰着自己高傲的脸,但是谁都能感觉得出。老太母心情已经好了很多,众人也不用心惊胆战的了。

明玉就开始不高兴了,自己一直当牛做马的侍奉这老太母,怎么她一回来就平白无故的当成了功臣。

“呀,这是什么怪物,是怪我啊,千万不要伤了老太母。”明玉手里拿着筷子向着冒出来的银魅投了过去、

兽类对于这一种的袭击最是敏感,明玉自然是明白这个兽一定会向着自己冲过来。闭着眼睛就扑在了老太母的身上。

“明玉,明玉。”诗离浅浅的声音。

明玉眼睛抖了一下,死闭着。“我要保护好老太母,保护好老太母。”明玉声嘶力竭的嚷嚷着,全然没有看到老太母被压的几乎是喘不上来气。

“明玉。”宰相大人大吼一声直接就把明玉拎了起来扔到了一边。明玉吃痛却也不敢出声。

诗离一手扶在银魅的额头上。银魅乖巧的趴在诗离的而身边,不时地用鼻子乖乖巧巧的拱拱诗离。若不是体积太大,真的能像一只乖巧的猫咪。

“大猫咪。”

“飞鹏,”女子小声的惊呼一声。

“大猫咪。”小孩子跑了过来,娇小的身影一下子就扎到了银魅的长长的毛发里,不见了身影。

“飞鹏。”女人心疼自己孩子。

“哈哈哈,哈哈哈。”小孩子在另一边抓着银魅的尾巴被银魅抖了出来。一脸的开心。

“爹爹。”诗离刚想要解释。

“先看看太母,快。”宰相大人一下子就把诗离拉近了老太母的身边。

似乎是看清了来人是诗离老太母的枯藤老手一下自己就抓住了诗离的手腕,死死地不放手。

“诗离不会。”诗离两手一摊。

“诗离。”宰相大人语气严肃,已经带着怒意。一方面已将派人出去叫大夫。

“呵呵,”诗离冷哼一声,若是自己不能活着回来,谁救你的娘亲。开玩笑。“诗离不会如此的病症。”

“从医者不能见死不救。你竟是如此的铁石心肠。”宰相大人看着诗离竟如此的一说,诗离不但不恼,反而笑了起来。

“父亲,虎毒不食子呢,你应该知道,今日,文良韬一直与我在一起吧,今日我在路上的所见所闻,文良韬可是都看到了,”诗离眼中带着难以消除的恨意,即便是自己不是他的孩子,可是这么多年,即便是所有的人都对她不公平,诗离都忍了过来。诗离心中一直都没有想过要与他们决裂,可是如今,如今,她唯一的一个留下来的理由竟是与这个与自己半生与自己有关联的人毫无瓜葛。“很是精彩呢。”诗离浅忆笑着,嘴角流漏出来的悲凉只有自己能够看得懂,因为对面的这个男人眼中毫无悔意,有的只是厌恶。**裸的厌恶。

“这位就是诗离吧,今日宰相大人可是很担心你的安危呢,一直到这么晚都没有回来,这门口的灯笼就是为了你回来能看得到路才挂的呢。”新娘子喜气洋洋,果然是增添了不少的喜气。

“新姨娘还真的而是会说话呢,难怪深的爹爹的喜欢。”诗离才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女子。虽不是一身的玲珑剔透娇柔身段,却也还算的上是风韵犹存,只是眼角一直存在的半是敏感的讨好暴露了宰相大人为什么一直深藏着她的理由。

“咳咳咳~~~~~~”老太母深咳一声,差点把老肺咳出来。只能往外出气,呼不出来了。

“来了来了,大夫来了。”一旁的下人几乎是推着把一个大夫推了过来。

大夫象征性的扎了几针,诗离看到,那大夫在众目睽睽之下手手都有些发抖,不过是扎了几针毫无用处的穴道。

“小人医术不精,还请另请高明。”大夫一看就是年轻气盛,不成火候。一看这宰相府出的诊费高,这才接下了活,没想到这一次是关乎人家性命的事情。

“什么。治不了你就敢来。”宰相大人一看这家伙的样子根本肚子里就没有多少的货。

“明玉。”诗离伸手一指在地上渐渐地苏醒的明玉。明玉迷迷糊糊还没有该清楚状况,呆呆的看着诗离眼中迷迷糊糊,倒是比平日里可爱了不少。“爹爹已经说过了,若是老太母有任何的闪失,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哟。”

“姨丈,姨丈,不是,不是的呃,明玉只是想要保护老太母,只是想要保护老太母的。明玉并没有恶意。”明玉本就长得娇小可人,如此的梨花带雨又怎么能不让人可怜,宰相大人满心的恨意都是诗离,哪里忍心责怪自己一直都在偏向的人呢。像往常一样的伸出了手要抚摸明玉的额头。

“老太母哪里会有危险。”诗离一语道破。就是,银魅分明从始至终就没有表现出过攻击性,何来危险。“倒是明玉,你不是一直说,就快要脱落这个宰相府,一直让你寄人篱下的宰相府,受尽侮辱的宰相府,不是要把欺负你的人都惩治一番么,只是,人要善良,毕竟老太母可是最心疼你的人么,老人家有时候说话重了一点也没有关系的,小辈的能有人教导本就是福分呢。”诗离可怜的看着明玉,满是理解和残忍。

“不,不是的,不是的。”明玉摇着满头的珠翠,发出清脆的声响。

“昨个,太母的猫不就是被你毒死了,还差点把河豚汤给我喝了,幸亏是太母庇佑,我才没有遭你的毒手,既是已经入了宰相府,因为盈玉的远嫁,你们又脱离宰相府,只是,养育之恩重过生身之恩,如此,你怎么都不懂呢。”诗离满是苦口婆心和为宰相府的悲哀,真是见者落泪。

“明玉,”宰相大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明玉。

“呼噜呼噜。”

“不好了,老太母老太母。”身边的丫鬟都已经看着瞪大了眼睛的老太母不敢说话直接瘫坐在地上。

诗离拿起了大夫的药箱,不过是简单的东西,打开,里面需要的东西倒是都有。

“既是有有名的医馆的大夫,那么我也是略懂医术,不如就当做大夫的助手吧。”诗离自作主张的把大夫药箱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用屏风把这里都围起来。”宰相大人一声令下,顿时,诗离的四周静悄悄。只剩下了自己与大夫。

“嘘。”诗离在自己的身上拿下了一个匕首,因为大夫的药箱里最锋利的器具竟然只有银针,根本就排不上用场。

身边多了一个人的呼吸声。

“爹爹,您在这里,诗离不排斥,只是,若是你真的想让老太母多活几年,就不要出声,接下来,你只管看着就好了。”诗离在烈酒之中擦了一下刀子。宰相大人惊异又无可奈何的额目光之中一刀下去。老太母闭上了眼睛。

“多谢大夫,真不愧是名医手下,诗离这一下真的是胜读百年书。”诗离送着由于惊吓过度一脸呆滞的大夫。带着满满的诊金,却是今天晚上经历了此生最为惊险的事情。

“爹爹,诗离有一事相求。”诗离一转身跪在了宰相大人的身前。原以为诗离会因为此时要挟宰相大人,却是竟然自己降低了身价,因为,她完全是有资格。

“说。”家长的威严他还是要有的。

“王爷,灯已经灭了。”卫炎提醒道。

沐阳王爷手里握着占满了墨的毛笔,笔尖已经干涸,身边的油灯已经烧完,沐阳王爷都没有写下一个字,黑夜之中保持着一个姿势一直到深夜。

“嗯。”沐阳王爷黑夜中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窗外。整个人就消失在屋子里。

哎,问世间情为何物,把自己家的心如止水的王爷弄成了这个样子。卫炎人命的跟了上去,不过,如此的王爷倒是多了几分的人情味,只是,这样,是不是太勤快了一些。

“爹爹,那银魅和蝼蚁都是在路上救了本歹人袭击的诗离的恩人,诗离必须把它们带在身边。”诗离一副恳求的模样。

“它们会伤人。”

“不会。”

“会。”

“诗离会负责。而且,老太母的而身边还需要人照顾,诗离分身乏术,只能照顾一边,”无声的威胁,你可以选一个。

“你这是在帮我选择。”宰相大人眯着眼睛。诗离感受得到无形之中悬在自己脖颈之处的一根阴凉的剑。

“不是,我实在帮助爹爹看清事实。宰相大人是必须是孝廉之辈,缺一不可。”今日的大夫已经将消息传了出去,若是老太母就这么没了,一定是宰相大人照顾不周。诗离早就知道这个人的卑鄙之处。

“你的母亲今日去寺中斋戒,明日回府,你带人去接她回来吧。”宰相大人淡淡的说,平静的让人不能相信,这个时候,被诗离赤果果的威胁和明目张胆的讽刺之后会让诗离亲自把已经被送出去的宰相夫人接回来。

诗离就是脑子倒回十年都不信,倒是,说是把她们两个没用的都解决了才可信,到时候,老太母若是有事,就都推到诗离的身上,摆出一副孝子贤孙的悲痛欲绝,简直就是一盘好棋。再好不过,只是,诗离不愿意当做他的棋子。浑身污浊的人怎么会让他手下的棋子干净。

“诗离也是惦念母亲,但是,今日一见实在是挂念皇宫中的盈玉妹妹,她被禁足了,而且,皇后娘娘明日召见,诗离恐脱不开身,听闻母亲状态不好,清心静养一段时间对她是有好处的。诗离忙完了手上的事情自然会去接她。”诗离把自己的安全后路都和盘托出,若是诗离明日不在,皇后娘娘找不到人,看你怎么办。

“盈玉怎么回事。”宰相大人果然是找到了与自己有关的重点,冷血至此,真是世间薄情寡义之人。

“盈玉成亲之前有些焦躁。小女儿的心境,明日诗离进宫会去看望那个一番。”诗离眼中平淡无奇,自然是要去看望一番的,她们之间还有很多的话要说的。怎么能够说散就散。

“姐姐,姐姐她怎么了,我明日也要进宫。”明玉在外头听,一听到自己的靠山出了事情自然是坐不住了。

“明玉。”宰相大人皱着眉头低吼了一声。

“姨丈,明玉,明玉能不能随着诗离姐姐一同进宫,明玉,明玉担心姐姐,明玉。。。”明玉手搓着一角,一向是能言善辩的明玉竟是说不出完整的话。干瘪空洞的眼神甚至都忘记了哭泣,那一定是害怕到了极致带来的表情吧。

把所有的宝都压在了一个没有见过的男人的额一句话上,这样的结果也必定是要自己承担的。

“诗离,你的那些东西就。。”

“多谢爹爹,诗离一定好生看管他们。”诗离低头谢恩,不顾及宰相大人由惊愕转变为愤怒的眼神。“诗离就不打扰妹妹与爹爹的谈话,先行告辞,诗离提醒爹爹,年纪大了要注意休息不易动怒。”转身一个倩丽的身影。走了。

哼,竟然真的就把诗离的娘亲送了出去。诗离怎么能轻易的咽下这口气。

“嘘。”诗离第一件事就是先去了厨房,点上一根熏香,把里面的人都熏到了之后,带着两个大胃王吃饱喝足。一溜烟就连自己的院子都没有进,消失在月空中,就连一个脚印都没有留下。

“都准备好了。”宰相大人冷冷的说,似乎是对于明玉的表现很不满意。

“嗯,所有的东西都下上了毒,只要她碰,就必死无疑。”明玉惊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狠毒。“姨丈,姐姐她。”明玉抬着眼睛,不敢正视宰相大人,今日头上的发饰特别的重,重的让人抬不起头。

“明日事,明日说。”

“多谢姨丈。”明玉几乎是咬着嘴唇说的一句话。姐姐是自己的希望,不能陨落,可是,自己又没有力量去帮助她,唯有进宫。

“盈玉的额事情我会帮着她渡过难关,你不用担心,安心的等待她出嫁就好了。”宰相大人最后又给了明玉一个希望。

“是。”明玉破涕为笑。

“咦,怎么都睡着了。”厨房之中的人都醒了过来。看着别无二致的厨房。精致的饭菜都还在。端着送到了宰相的书房之中。

“姨丈。那明玉先下去了。”明玉一看下人送来了饭菜,已经没有自己的事情了。眼睛一瞥桌子上的饭菜,什么都没有说,心中还是一阵的心惊胆战,不过,姨丈既然已经答应了自己会帮助自己的姐姐,就不会有事的,姨丈可是权倾朝野的宰相怎么会骗自己。

只是,自己觉得那饭菜在自己的脑海中怎么就是挥之不去呢。

“父亲。”还是有些死气沉沉的文良韬出现在门口,今夜发生的事情太多,他本来是想去找诗离姐姐的,事到如今竟然发现自己十几年都没有接触的姐姐才是自己的精神支柱。家里,竟然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嗯,快见过你二娘。”宰相大人身边已经坐好了一队比自己的结发妻子年轻了不少的女子,怀里还有一个小男孩。

“父亲,我累了,事情能不能明天再说。”文良韬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带着一个很有可能分走自己的东西的孩子,要给我说什么。

“良韬,你也开始不听话了、”宰相大人冷冷的说。他生气了,后果可是很严重。

“父亲。”文良韬本是想要再挣扎一番,但是看到了从小就害怕的眼神,还是认了怂。“见过二娘。”敷衍的一行礼。

“听闻大公子仪表堂堂,今日一见果然不凡,以后我的飞鹏要是也这么有出息就好了,是不是呀飞鹏。”女子一脸的无害的笑意,也让人的心情好了不少。

飞鹏抓着桌子上的果盘吃,宰相大人很是慈祥有些笨拙的给他擦着嘴角,每一个动作都刺痛了对面的那个人的眼。

“姨丈,不能吃,不能吃。”明玉面容失色的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慌什么。”宰相大人瞟了一眼扑到了母亲怀里的飞鹏。恐是在外面躲藏的灌了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就惊得害怕。

“这,这。”见桌子上的定西已经动过了。明玉吓得捂着岁不敢说什么。

精明如宰相大人怎么会不明白事怎么回事。

掐住了飞鹏的脖子,把孩子倒过来。“吐出来,吐出来都给我吐出来。”

孩子倒着哇哇的大哭。女人也惊慌的看着这一切不敢反抗,一脸的泪痕。最后的飞鹏被宰相大人折腾的气息奄奄。看向自己的爹爹的目光多了几分的戒备。

杀人容易,诛心才难。

诗离将自己房中的饭菜都换了,怪不得明玉一直都觉得宰相的饭菜总是很是熟悉,越想越熟悉,才突然明白,差一点就酿成了大祸。时隔多年,明玉才幡然醒悟,那夜自己跑去阻止才是真正的大祸。火焰已经蔓延到了自己的身上,自己身上有浮夸的毫无沉重之物满是轻浮的可燃物自是一沾上就躲不掉被烧死的命运,大火一瞬间就会吞噬掉所有的人,所有的人,只有内心有所沉淀的人才能在大火之中优雅的走出来,身上不带有半分的污浊和灰烬。

“你。”宰相大人确定了自己的小儿子没有了事情,窝在了自己的娘亲的怀里。伸手冷酷的指着还倚在门口的明玉。“该死。”

明玉脑袋里轰的一声。一日之间,从此天地塌陷。

诗离向着城门的最偏僻的一个寺庙敢去。自是宰相大人说是将母亲送了出来,必定是不能出城的一个最偏僻的地方。诗离火速赶了过去。

远远地,一点点的火光之下,破旧的勉强能算得上有墙有门的寺庙之中隐隐的透出了一丝丝的荧光色的光,微弱的光,如同被抛弃的灰烬,一阵微风就能把它死的米分碎。

纵使再多的恨意,,也难以看着她如此的委屈受难。一身华服却是蜷缩在一角。

坚强又软弱的母亲啊,你难道事到如今都没有看清楚,都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偶然,你所一直维系的家庭还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脸上的虚伪的只表现给别人的幸福的笑容为何现在还是自欺欺人的挂在自己的脸上。

“母亲。”诗离一身轻松的站在门口。想要一股脑的吐出来的真相始终没有说出口。“父亲,让我来接你了。我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