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月被羞辱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7 20:32:09 字数:6816 阅读进度:207/239

错觉,世间的一切都不过是错觉,越是想要抓住的东西,就越是与自己隔着十万八千里。如此,那就一切都随心好了。

不是什么都不在乎,只是,那以后会伤害自己的哦东西,原本自己根本就不曾察觉,你所有的理所当然,在别人的眼中不过都是权衡利弊之后的决定罢了。

诗离在马车上小憩一会。

“父亲大人。”诗离嘴角浅笑。“诗离对着皇宫之中不怎么熟悉,还得随着父亲前去面圣了。”诗离满是尊敬的看着宰相大人,满是谦卑。

“哼,你在这皇宫之中住了也不是一时半会了,怎么会不知道皇宫的布局。”宰相大人在诗离的眼眸之中那一份自小崇敬的睿智现在看来不过都是虚伪的虚张声势而已。不过,既然已经不在乎,诗离根本就不会在意。

以手扶额。一副较弱的模样。眼眸低垂。文良韬赶紧凑上来。“姐姐是不是身体不适,要不,今日就算了吧,”

“混账,这是欺君,怎么能你说算就算了。”宰相大人杀气腾腾。等着大牛眼,诗离掩嘴想要笑,拂面换成了娇弱的模样。

“父亲,莫要生气,今日还有大事要仰仗父亲呢。诗离没有见过大世面,恐怕稍有不慎口不择言。只是,诗离一直都在后院之中不在门前见人,就是在皇宫之中也是都在药房。不曾学习皇宫礼仪。恐丢了宰相府的颜面,诗心中满是惶恐。”

“哼,你还有惶恐的时候。”宰相大人完全没有忘记在路上某一个女人是怎么的奴役自己的儿子,偏偏自己不争气的儿子,丝毫的没有反抗之心,人堂堂的一个男儿竟然屈膝在一个女人脚下擦脚。

“姐姐脚上的伤如何。”文良韬扶着诗离的手腕。

“不碍事。”诗离稍稍的后退一下,有没有完全的脱离。稳稳地落在了文良韬的而手中,脸上在外人看来实在是不情愿,简直就是强抢良家妇女的现实模板。在文良韬的眼中既是诗离在马车上不小心烫到的脚腕定是疼痛难忍。

只是,文良韬能当这宰相大人的面亲自蹲在吹着自己的脚腕。确实是出乎意料。

“嗯。”诗离低头浅应了一声。微微蹙着眉头。说不出的娇柔和淡然,见之心动。犹如是参天大树伫立在土地上的坚毅又有溶于山风的柔弱。

“姐姐。”

“文良韬,是时候该回家了,太母今日在准备宴席。”宰相大人看着自己的而已平日里与自己没有几句话,突然对于这个女人这么的殷勤。

“父亲,良韬就连照顾自己的姐姐都不可以么,她毕竟只是一个女子,非要承受这么多的事情么,父亲,就不会有亏欠,对于姐姐。”

“啪。”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文良韬的脸上,掌风甚至带起了诗离的几缕头发,诗离是完全的能够相信,那一巴掌原本是想要落在自己的身上的。

文良韬一身的怒气此时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低着头,像是丢弃在路边的流浪狗。垂头丧气。

“混账。”带着地还有宰相大人气喘吁吁的怒气。

“咳咳咳。”诗离干咳几声。扶着头,这两父子的而战争本就掩埋很久。

“爹爹,早朝的时间就要过了。”诗离小声的提醒道。稍稍的站在了文良韬的身前,把两个人隔开。文良韬紧攥着的拳头。身体有微微的颤抖。这种感觉诗离自然是懂得。

“姐姐。”诗离身后文良韬带着颤音的声音。

“成大事者都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你既然想要建功立业,这是你必须要经历的过程。”诗离头都没有回,手轻轻地合叠放在自己的腹部。并没有扶着练女。

“姐姐。”文良韬声音哽咽似乎是在心中经历着很大的抉择。“姐姐,我要去从军。”

“好。”诗离瞬间转过身。“从军会比这件事情更难百倍千倍,我安排你的从军,你不会有任何的额特权和优待,只此一次机会,后悔还来得及。”诗离心中有所动摇,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对是错。

“姐姐,若是良韬做错了什么事情。”文良韬低着头诗离都能感受得到他满身的负能量,何时能很大低气压。

诗离纤纤细手轻轻地扶上文良韬微微的额颤抖的肩膀。只是轻轻地一点的触碰,文良韬似乎是注入了强大的力量,抬起头,眼角还有余力。

诗离拿起帕子,给文良韬拭去泪水。“既然这个世界上有对的,就一定会有错的事情。”文良韬眼中一阵的颤栗。

诗离没有过多的停留。眼中一直是温柔的笑。“错的,不怕,那就要把它变成是正确的。”

“姐姐。”文良韬眼中迸发出光明。

“眼泪只是表达情绪的一种方式,你可以哭,但是不可以输,文家的长子不可以输。”

“是,姐姐。”

“嗯,好孩子。”诗离伸出手,下意识的想要摸摸这个孩子的头,却发现他已经长得太高,以后,自己也会这样的教导子林么,那个孩子,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两人以后都不需要再有所交集了。

每个人都以后有自己的路要走,既然已经相遇过,就已经是缘分,不要强求。

“姐姐,你的伤。”

“小事。”诗离的伤口早已经不碍事。

“主人,宰相大人不见了。”练女飞上了假山,都不见宰相大人的影子,两个人这是被甩了。

“没关系,抓一个小太监过来问问就好了。”诗离倒是并没有什么着急的。只是,这庞大的皇宫,这个所有的人都想要进来的地方,诗离在这里并没有任何的归属想往的感觉。反而有一种熟悉的压抑感。

“练女,这里,我们之前是不是有来过。”

“主子。”练女警惕的看着诗离的而身后。

“绯月。”诗离顺着眼睛望过去,一袭红装,不是绯月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个时间不是你在皇后娘娘的宫中当值的时间么。”

“你呀,”绯月一见是诗离,脸上的戒备散去。“明知道我当值的时间,也不曾来见过我,我还听说你,你。。”话还没有说完,绯月的眼角几颗豆大的泪珠滑落、

“没关系,没关系,有你挂着我,我怎么舍得有事情。”诗离扶着绯月的后背。轻轻地安慰她。

“对了,你可知道皇上的御书房在哪里,我在这里迷了路。”诗离问道。

“御书房,你怎会要去御书房。”绯月一脸的疑惑。女子不得干政,而御书房正是处理正事的地方,诗离与那里有了关系,绯月自然是紧张。

“泗水的事情。”见诗离话又迟疑。绯月没有细细的问下去,只是觉得额事情紧急,就赶紧带着诗离赶过去。

“我不方便过去,穿过那条小路就是了。”绯月给诗离指着路。

“好。”诗离转身就要去。

“诗离。”一双有些红肿的手拉住了诗离的衣角。“小心。”绯月欲言又止。

“好。”诗离迅速的转身,坚强又愚蠢的选择了一条最难得路。

“诗离,诗离,为什么,这世间这么的辛苦。”绯月喃喃自语,袖子擦了一下眼角,转身去了另一条路,一条与这一条路相反的道路。

“公主身娇肉贵,你就拿这些东西来糊弄。”一个宫女捏着绯月拿来的东西,挑三拣四。

“公主,绯月已经挑了一个晚上,这些东西,绯月为了弄这些都已经眼睛看不清楚了。”绯月看着自己熬了几个晚上的东西被人随意的丢弃在地上。虽然一开始就知道这只是戏弄。

“不过是几个花瓣,有什么难的,不愿意你可以直接说啊。”一身金银绫罗。款款细腰,伴着浓烈的铜臭。一根修长的泛着鲜红的指甲挑起了绯月的饿惨白的小脸,顺着指甲流出了暗红色的液体,细细的一条的红线,一直延伸到脖颈,染红了衣领。

“公主。”

“呵呵,我既然是公主,就完全有资格用你。”一巴掌把绯月摔在地上。脸擦在地上一阵钻心的疼。“给我一根一根插回去,我要跟原来的花朵一样,不能有半点差池,不然,就用你的头发来代替。黑色的花应该是别有一番风味把,哈哈哈哈。”

绯月哎烈日之下,跪在乱石的道路上,膝盖的骨头上钻心的疼痛。不远处几个宫女在阴凉处,但凡是绯月的腿有一点的动弹就一根针差劲绯月的腰。若是能够看到,绯月已经是细密的血珠挂在腰间。

“参见白嫔。”御书房宽宏威力的门打开了。诗离一抬头竟然是一个女人,再仔细地一看,竟然是白嫔。

“嗯?”见有人称呼自己,那女人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的警告的不悦的声音。与书房的小太监听见了声音很是同情的看了一眼诗离。这宫中恐怕是不会有人不知道白嫔已经晋升为白妃了吧。

诗离抬起了头,稚嫩的脸上多了几分的成熟和已经深入骨子里的淡然。如同一支冰山上的开着的雪莲,纯洁的带着一种神灵的信仰。

“书宜。”白妃兴奋的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光。欢喜的向着诗离奔了过去,这一奔就更是把御书房的小太监吓了一跳。这是哪里来的关系户,竟然一来就搭上了白妃这个红人。

“书宜不知白妃,还请白妃恕罪。”诗离微微的一个行礼,直接跪在了地上,给足了白妃面子。

“不知者无罪,你这一觉我还以为自己又变漂亮了变年轻了呢,”白妃捂着自己脸,只那么一瞬,开心的像一个少女,那个书宜之前见到的少女,比白妃身上的担子要轻了很多的。

白妃把书宜拉到了一边。“书宜,白姐姐有一事要问问你呀。”

“嗯?”诗离皱着眉头。啥事这么小心翼翼。

“就是你之前给我的药,我怎么觉得这最近没有什么用了呢。”白妃很是失落的摸着自己本就光滑的脸。

“光洁的没有一丝的疤痕,这效果难道是不合白妃的意。”诗离仔细的观察者一脸的浓妆的白妃,说实话就算是脸上有少许的疤痕,也是没有人能够看出来的。

“不是啊,我就是觉得这里还以一点点的后遗症。”白妃摸着自己的脸上的一块。很是问难,一脸的不高兴。

“哪里我看看。”诗离刚想要看看白妃指的地方。白妃微微一侧脸。

“就是要加强一点了。你把给我的药方加强一点就好了。”白妃催促着诗离。眼中满是期待,像是一个在要糖果的小孩子。

“这宫中御医医术远在诗离之上,白妃找个御医更改一番就可。”诗离总算是明白了白妃的意思,女人,哪有不想要自己更美一点的。

“那可不行,这个药方只是属于我的,若是给御医看了,皇宫中的女子不是就都知道了。”白妃有些沧桑的脸上翻出了一些小女孩该有的炫耀和小嫉妒。

“对了,你来这御书房干什么。看样子,你也在这里等了很久了。”白妃把东西收好。

“面圣。”诗离淡淡的回答。

“嗯?”白妃的眼中毫不掩饰的出现了敌意。“为了泗水之事。”诗离补充道,这皇宫之中本就危机四伏,诗离万不能树敌。

“哦。”白妃眼中的敌意瞬间化解。变成了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担忧。还有一丝的疑惑。“这,没有人告诉你,皇上今日不再御书房在皇后娘娘的寝宫么、”

“没,没有。”诗离疑惑了一下,扫了一眼旁边的小太监。“我和一同前来的宰相大人走丢了。”

“哦,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你还是宰相之女呢,就你这一身的平淡,说你是从山村里买来的宫女都不会有人怀疑的。”白妃嫌弃的看着诗离一身素的几乎是发丧的衣服。“女孩子家家的面圣就要穿的鲜艳一些。”

“噗嗤。”诗离掩嘴笑了一下。“若是我穿的艳丽一些,白姐姐岂不是要吃了我。”

白妃一点都没有觉得被拆穿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反而直接拉起了诗离的手。“走,去我的宫中,现在,皇上可是还没有功夫召见你。”

“为何。”诗离并没有直接跟着白妃走。

“若是你让皇上觉得你有所不尊重,恐怕就是你有再大的功劳,都没有人会听的。”不由分说,白妃把书宜拉进了自己的寝殿、

“是特别香料的味道。”一进入寝殿,诗离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味,竟然一时之间辨别不出里面的成分。

“对呀,今日皇上特意命人分配下来的香料,只有妃位以上的才有。”一个小宫女满是自豪的说。

“那真是恭喜娘娘了。”

“太艳了。太红了。太紫了,太夸张了。”白妃给诗离拿出了几件衣服,给诗离比划了几件,诗离都是一脸的嫌弃。

“你还真是比妃子还难伺候。”白妃嘴上这么说,又吩咐几个宫女翻箱倒柜。

“算了,太麻烦了,我穿自己的衣服就好。”诗离婉拒到,麻烦别人自己总归是非常的不好意思。

“白妃,找到了。”宫女兴高采烈的捧着一件火红色的衣服跑了过来。

“我不穿红色的衣服。”诗离眉头微皱,很是后悔今日这么武断。

白妃没有说话,伸向那件衣服的手稍稍的有些的迟疑,但是,还是掀开了那个包裹着的红色的布。露出了里面的一件象牙白的微微的阴影里都泛着微弱的光芒的裙摆。

“刚刚好。”诗离换上了衣服。与自己头上的一个白色的珍珠和翠玉的簪子相得益彰,华贵的并不张扬。浑然天成,精致的脸在垂在两旁的头发的修饰下美的不真切。

诗离看着镜中的自己,眼前一亮。觉得这身衣服就如同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

“如此贵重的衣服,我无以为报,还是。”诗离说着就要解开衣服上的盘口。

“就连你都明白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我又怎么能白用你的药方,我们算是扯平了。”白妃给诗离配上了一条水绿色的锦帕,真的像是一幅画一样。只是,发饰不同。

光看背影就是足以以假乱真了吧。

“时间差不多了,白姐姐就祝书宜马到成功,等你的好消息。”白妃脸上含笑,却是突然增出的距离感,让人感觉到一股寒气。

“嗯,多亏了白姐姐的提醒。”诗离一看时间,带着练女走了出去。

“绯月。”诗离声音几乎是带着颤抖。练女一上去就把绯月拉了起来。烈日之下,绯月极尽虚脱的跪在鹅卵石铺就的路上。身上身红色的衣服透出的淡淡的血腥味,神情模糊的下意识的插着自己手上的几根奄奄一息的花瓣。诗离火大的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

绯月都已经站不住,挂在练女的而身上,还是心惊胆战的想要回去。

阴凉处的几个宫女见状拿着手机几包寒光闪闪的针包走了过来,一脸的横肉。见诗离是一个生人。凶神恶煞的一副嘴脸。“哪里来的女人敢当着公主教训下人。”

“教训,”诗离一瞥到几个宫女手里的东西。联想到绯月身上的淡淡的血腥味,诗离脑中轰轰的几声。

“练女,把那些东西都给我还回去。”

“啊啊啊啊。”几声鬼哭狼嗷的声音。诗离扶着绯月坐到了阴凉的地方。

“绯月,怎么回事。”诗离拿出了一颗丹药给绯月灌下。

绯月气若游丝,诗离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若不是今日刚好路过,绯月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还没等到绯月缓过神来。练女一旁给绯月扇着扇子,诗离仔细的帮着绯月擦着额角的汗水。

“练女,去找点水。”诗离心如刀绞。

“是。”练女马上顺着水声去了。

刚离开,就有一队人马风风火火的赶了进来。听着脚步声人数不少,诗离眉头微皱,看来,自己不在皇宫之中的这些日子,皇宫中的事情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只是,为何会牵扯到绯月、

绯月也已经不是普通的宫女,一般的事情自己已经可以应付。诗离倒是要看看,什么人能对绯月有如此的手段。

见着了来人,诗离心中只有懊悔和心疼。这个傻姑娘,她原本可以早早地告诉自己的。

“盈玉。”诗离看着一身的光彩的盈玉。

“大胆,竟敢直呼公主名讳。”一个小宫女张牙舞爪。看着诗离孤身一人就要上前张嘴,很明显的就是有人故意授意的。盈玉嘴角弯弯,一副欠扁的模样。淡淡的红色的嘴唇,诗离很想要给它变成惨白色。

一个带着力道的额巴掌闪了过来,诗离手心里已经准备好了一根银针,就在女子伸过手来的时候,诗离刚想要后仰,腰被人往后一拉。一个转身。练女一掌击在她的脑门上,女子额头上鲜血直流,当场毙命。

“你。你竟敢当场行凶。”盈玉眼中泛着狡黠。事情比她想象的发展的要快得多。不过,还算是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练女。”诗离在练女的耳边轻轻地说着。

“懂。”练女一掌截断了诗离的半把的头发,碎发散落一地。

“你干什么。”盈玉被诗离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皇宫之中断发是对自己的不看重亦是对与皇室的诅咒。万万不可。

“盈玉,哦,不,是盈玉公主。这地上都是你的宫女,我的护卫伸手中上,绯月也因为保护我神志不清,你觉得我的头发是谁断的,而且,盈玉公主的手下不是带着刀么,我们的身上可是没有一点的利器。”练女收起地上的碎发,悉数洒到了盈玉的脚边。

“你,你走开。”盈玉往后跳着。想要躲开。练女哪里会失手,盈玉身上的华服已经是满身的碎发,怎么也不会清理干净。

“盈玉公主,皇后娘娘召见。”皇后娘娘身边的嬷嬷过来,看到了一地的尸体,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皇宫之中遍布皇后娘娘的眼线。如此一般,怎会不知。

只是,见到了诗离的时候,并不是如同往常一般的轻轻地扫过。而是眼中划过了一丝的惊恐。

“练女,我们俩把衣服换过来。”诗离走在最后,假装自己的脚上有伤口,行动不便。

“主子。”练女以为自己听错了。

诗离点点头,示意练女并没有听错。

“诗离小姐。”一声带着山林野味的声音,诗离真想把他砍了。

“宋使者。”盈玉盈盈一礼,脸颊上淡淡的米分色,正是女子的娇羞媚态。宋使者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径直走向了诗离。

“诗离小姐今日的装扮果真让人眼前一亮呢。”宋竹满是欣赏。诗离眼中满是嫌弃和死气沉沉,完蛋了,这么一个狗皮膏药,换衣服的事情是没有谱了。

“一般一般。”诗离眼睛都没有抬,摆明了告诉他是没心思搭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