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美梦也能成真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7 20:32:08 字数:6654 阅读进度:206/239

“王爷,你回来了。臣妾已经准备好了热水。臣妾伺候王爷沐浴更衣。”明显的装扮了一番的宁一一直等在沐阳王爷的寝室内,脸上的疲惫看到沐阳王爷的一刻之间消失殆尽。一脸的欣喜,让人不忍心拒绝。

“你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沐阳王爷压制住内心的突然而来的烦躁感,压低了声音说道,宁一眼睛一亮,听在了耳里,更像是欲拒还迎。不是诗离,沐阳王爷不想被任何的人碰。竟然有一种三贞九烈的感觉,为了一个女人守身,沐阳王爷低声笑了一声。

“宁一已经是皇后钦此的夫人,自然是要担起亲自照顾沐阳王爷的事情,不能怠慢,”宁一浑身透着一股浓烈的香味,那也是皇后娘娘今日赐给宁一的闺中密药。宁一迫不及待的用了。

“宁一。”沐阳王爷被这浓烈的味道熏得一下子躲开了宁一就要搭在自己的身上的手。宁一一脸的尴尬。

“你先下去吧。我还有公务要处理。”沐阳王爷突然脸色凝重。

“王爷,那宁一去给王爷炖一些粥。”宁一低下了头,一瞬间就又笑脸相迎,谦卑的有一些的让人心疼。

越是如此,就越是想到诗离那张扬毫不顾忌又不会给人任何的压力的纯洁素净的脸,黑夜中带着光芒任何的时候都像是暗夜之中的灯塔。

“卫炎。”面对如此,沐阳王爷不想要伤害她,也不愿意违背诗离。

“王妃,王爷今夜就睡在书房不能任何人打扰,你懂得。”卫炎看似礼貌实则是赶人的一个谦卑的鞠躬,随后跟在王妃的身后,“吱嘎”门关上了。

一回头,原本应该附在案头批阅奏章处理公文的沐阳王爷不见了。

卫炎下意识的笑了一下,在窗户中翻了出去轻车熟路的跟了上去。果然,一个敏捷的身影穿过了条条的巷子消失在了宰相府的后院之中。

白天在皇宫之中斗智斗勇了一整天本来就累的浑身虚脱了一样,竟然还能精神抖擞的出现在宰相府,也就是诗离小姐能够让沐阳王爷如此的有精神了吧。

练女已经干呕的就差把自己的心肝脾肺吐出来了,偏偏自己的主子还是饶有兴致的一面守着自己一面手里捧着一盏热茶,不时地抿一口,似乎自己很是倒胃口的事情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兴致。

诗离眉头微蹙,眼睛不时地闪过一丝的光芒,似乎是在不经意间想起了什么,随即又低下头看似是轻轻地摇头,又否定之前的想法。

“哗啦啦。”一股冒着热气的热水倒进了茶杯之中,诗离的而手中的茶杯又温热了起来。

“你去睡吧。”诗离轻轻的说,黑夜之中安静的让人心情沉稳。总是给人一种淡淡的感觉。这世间恐怕就不会有让她害怕担心的动心了。

一双温热的大手附上了诗离的捧着茶杯的手。

诗离猛地一抬头,看到了半面得银色的面具,黑夜之中泛着月光独特的寒光,眼中的惊恐换成了温柔。

“你是怎么进来的。”诗离警惕的看向门口的方向。不知道那些人走了没有。

“这越洛城就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手这么凉。”沐阳王爷一伸手把诗离抱紧了自己跌怀里。顺势而为,理所当然,诗离浑身淡淡的清冷瞬间就被一股坚实的男人的胸膛传来的热量包围。那种感觉富可敌国。

只是那双温热的大手像是有什么亏欠一般,紧紧地抓住诗离的手,似乎是这样就能减轻自己的罪孽。

诗离抿了一口热茶,一股温热感直达心理,浑身都温暖起来。

一股茶香弥漫在两人的周围。良久,月光洒在了两人的身上,静谧的像是一幅美人图。

“生死合同,生生世世,上辈子的恩情才能延续至今。”诗离低下头轻笑一声。“该是多么的情投意合,皇后娘娘才能下如此的懿旨。”

“诗离,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不能违抗,若是你不愿意,我明日就去向母后说明。”沐阳王爷着急的说着,一直念念的担心还是发生了,如此的事情,诗离不可能不知道。

“你知道,我是不在乎这些虚名的,我只在乎,你是不是真正的在乎我。我喜欢的东西,从来就不会在乎别人的评价,也不需要。”

“嗯,我的心中只为你,这江山只为你一人。”两人深情一吻。练女一直以为是天色太暗了,主子不准自己的掌灯,直到重重的一声倒在地上的声音。才意识到是晕倒了。

“哎,这姑娘身子太虚了。”诗离暗自自言自语了一句。两个人同时的假装看不到。卫炎把练女抱到了床上,一个大男人帮着练女盖好被子就已经紧张的浑身来说发抖了,哪里还有心思仔细的照顾他。

“啧啧啧则,没想到卫炎还是一个纯情的小男生哦,这样我们家练女可就吃亏了。”诗离砸吧着嘴,似乎对于这样的练女的额夫婿很是不满意。

“怎么。”两根修长的手指从诗离的细腰上移到了诗离的脸蛋上,轻轻地一夹,诗离的小嘴撅了起来。“你喜欢经验丰富的。”威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有牙齿带着力度在诗离的耳朵上摩擦。

诗离浑身战栗,想要逃走,自己又被一只大手禁锢住,逃也逃不掉。

偏偏又是晚上不能掌灯,卫炎傻乎乎的站在一旁愣是看不到沐阳王爷的讨人厌的小动作。

“你。”沐阳王爷咬着牙齿感受到从衣领处下落的炙烫的水滑落而下。诗离趁着沐阳王爷发呆的空挡,一下子跳了出来、手里的空茶杯放下。

一下子溜到了练女的额床边。练女安稳的均匀的呼吸声渐渐地传来,诗离心疼的给练女喂下了一颗药丸,能够帮助练女快速的恢复元气。

“主子。”似乎是感受到了手心的温度,练女的手颤动了一下,波动了放在了练女手心的诗离的手。

“睡吧,睡吧。”诗离蛊惑的声音在练女的耳边响起,练女嘴角带着微笑,甜甜的,眉头的皱眉慢慢的舒展开。诗离帮着她拉了拉被子。

“喵。喵,喵、”不远处一声声的猫叫声,似乎是有些的痛苦。诗离大体的判断,应该是在不远处的明玉的那里,

对呀,明玉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很是麻烦烦的猫咪了,这么讨厌的动物,她可是明摆着说过不喜欢呢。

“喵呜.....”一声细微的在黑夜之中仔细的听着特别的明显的痛苦又快速的被人掩盖的声音一闪而过。

“王爷,王妃扭到了腰。”卫炎想了很久还是能斗胆的说了出来,不然明日这件事情捅到了皇后娘娘的那里,沐阳王爷又要更多的烦恼。

果然,沐阳王爷一瞪眼睛。

“你去吧。身为王者,后院不能乱了。王妃可是身娇肉贵,不能有闪失,”诗离半眯着眼睛趴在了窗台之上,眼睛微微的颤动着,一身的散发出来风轻云淡的无所谓。

“诗离小姐,你可知道,沐阳王爷是如何这个时候来见你的,他可是。。。”卫炎话还没有说完,沐阳王爷一伸手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呵呵。”诗离耸着肩膀冷笑两声,满是距离。“如何,与你家的王妃温存过后,沐阳王爷,若是真的有心,就不要带着一个女人的额味道扮着有多么的神情来找另外的一个女人,女人可是很灵敏的。”诗离嘴角是挂着月光下冰冷至极的笑。

沐阳王爷心中一颤,是自己大意了。月光下,梳妆台上一个闪着金光的脂米分盒。沐阳王爷眼中一阵寒光。

一主一仆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好困,但是又睡不着。”诗离抱着一个被子,蜷缩在一个椅子上。把自己包的想一个粽子,透过了被子的缝隙看着熟睡的练女,自己跌眼睑也慢慢的合上了。

“好冷。”诗离被一阵深山之中的清冷的味道惊醒,那种寒冷就是靠近火炉都不会有任何的缓和,已经深入骨子里的冰冷是不会有任何的东西能够温暖的,那是身处于深渊之中的绝望。

“住手。”诗离下意识的从椅子上跳下来,床边有一个黑影。床上可不就是练女。

“哎呦,咕咚。”一声诗离从椅子上跌了下来,蜷缩得太久了,诗离已经双腿都麻了。四仰八叉的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就在接触地面的一刹那,诗离怎么就会觉得那个黑影竟然有些想要伸出手接住自己,那种发自内心的焦急诗离已经感受到了。可是如此的人,诗离不记得有印象呢。

“嗖”的嗯一声,黑影在窗户中窜出。只留下了窗户吱吱呀呀的碰撞的来回的转动的声音。

诗离赶紧上前检查练女,见是练女睡得安详。脸色红润了不少,难道,那人是来找自己的。难道自己每天晚上并不是梦。

诗离脑子中嗡的一声,那人是谁,那人,诗离一直以为地沐阳王爷,现在看来,应该不是。可是,用自己的元气去养一个女人,或许,那身上的将死之气真是因为如此。诗离竟然一直那么不顾及自己的生死,原来一直都是在耗费别人的生命。

“是谁。是谁。”诗离心中一个大大的疑团,把自己脑海之中的人都过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为了以防万一,诗离干脆就坐在了练女的身旁,下半夜都有诗离守着练女。

虽说是那人暂时对于诗离没有恶意但是,诗离不敢确定在知道不是诗离之后,他会不会起歹念。

院子里的参天大树上,一阵阵的声响飒飒飒飒,院子里并没有风。大片大片的青绿色的绿叶落了下来。

一大早,诗离已经收拾妥当,到了该上早朝的时间,还不见有人来请。

“主子,是不是时间换了。还是,我们自己去。”练女把诗离的发簪攒上。不过是一个小拳头大的幽幽的珍珠和一把翠绿色的簪子。说了诗离一个早上,诗离愣是不换,非要攒着这两个像是捡来的很有年代感的东西。

诗离给的说法就是,我又不是去选妃的,再说了,我自己长得这么的美丽,要是艳压群芳了,被那个糟老头子看上了怎么办,练女看得出诗离的而紧张,毕竟是一个女子去面圣,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主子这样有些素雅,我的主子这么美丽为什么非要被她们比下去。”练女有些为诗离抱打不平。

“既是天赐的,就不是重要的。”诗离看着镜中的自己,说是美丽还是能凑得上的,只是,若是以色侍人,诗离完全可以得到一些现在正在苦苦争取的东西,只是,不是自己手里牢牢猪猪的东西,诗离不想要罢了。那种飘摇的命运把握在别人的手里的禁锢感,诗离不要。

“门外有动静,练女出去看看。”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小心点。”几个字,诗离还没有说出来,练女比自己还要着急,已经冲了出去。

诗离也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爹爹,是不是把诗离忘记了。”诗离带着说笑的语气。只是宰相大人却是看着诗离眼中是比诗离更加的惊讶、

既然要演戏,诗离自然是不甘下风。

浅浅的笑着。“父亲昨夜怕是没有睡好吧,昨日诗离用了爹爹给的檀香,一夜好眠呢。只是,父亲大人手下的人有些毛手毛脚的,吵人清梦了。”诗离用淡淡的语气看着宰相大人,像极了是父女俩间平常的谈话。

“姐姐睡得好就好,我还担心姐姐诶昨夜睡不好,特意给姐姐拿了一个靠背,也可以半路在路上休息一下。”文良韬在车子里钻了出来。

诗离眼睛一挑,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沉入水底的窒息的感觉,诗离丝毫不想要体会,只是那感觉又是无比的真切。

“良韬是顺路呢,还是》。。。”都看得明白,诗离还是想要宰相大人的一刀痛快。

“姐姐,父亲说姐姐今日不舒服,让我代你去面圣呢,文家不能不礼貌。”文良韬似乎是并不知道原由。

“是啊,爹爹还真是照顾诗离,只是,爹爹昨日给诗离的檀香效果极好呢,诗离已经痊愈了,可以面圣了。”诗离脸上扬着微笑,心中生长出了一颗颗的尖刺。

她不喜欢这个世界,却要用自己柔软的而一面一次次的去触碰这个令人作呕的世界,这个自己最最亲的人道貌岸然的嘴脸。只是因为诗离还有需要守护的人在这里。

“良韬,赶紧进去。诗离。”宰相大人一脸的焦急的模样还有事情紧急的烦躁,诗离懂,这正是他不想正面回答问题的一惯表达,若是真的有人犯了错,那也一定会是诗离。

“诗离懂,事不宜迟,赶紧走吧。”诗离一抬脚上了马车。留下了丝毫没有准备的宰相大人呢,不过随即,宰相大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阴狠。

“什么,竟然是他。”沐阳王爷手里的消息被碾成了碎末。手掌下的桌子因为一时的紧张拍下了一个暗暗地指印,可见这件事情对于他的冲击有多么的大。

沐阳王爷马上拿下了官服,就要去上朝看时间还是来的即。

“王爷,这个时候恐怕不合适,皇上本就忌惮朝野之上的管管勾结,这个紧要关头,若是和宰相大人同时出现在朝堂之上,恐怕会。”卫炎想要阻止沐阳王爷。

沐阳王爷手上并没有一丝的停留,把软剑放入了腰间。

卫炎心中一沉,主子为了美人,是连前程也不要了,朝堂之上带着利器万一被查出来,那可就是死罪。

诗离小姐,你可不要辜负了沐阳王爷的一片真心。

路上已经车水马龙,诗离一向不喜欢这种吵吵闹闹的生活,深居山林,一直都是诗离的夙愿,只是,诗离一直都想要出现在自己的爹娘的眼前,能够成为他们真正的孩子。。如此一般,诗离多么希望自己没有生在宰相家,宰相家的大小姐,不过是一个虚名。

车数马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才是一个正常的人生该有的生活。

“姐姐,你怎么了。”诗离眼角不知不觉得湿润了。

“良韬。”练女伸手为诗离擦过了眼角的泪痕。什么话也没有说,一个人的心逐渐的硬了起来,另外的一个人眼中却是柔和了很多,看着马路边的被露水打湿的没有家的小野狗,曾将死在了自己跌剑下无数只自己都没有皱过一次的眉头。如今,倒是动了恻隐之心。眼中闪烁着温和的光。

“姐姐,尽管吩咐,等一下。”文良韬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东西眼中一亮。“车夫停车。”文良韬钻出了马车。

诗离眼中的暗色并没有消失,既然是这一条路上,诗离不能放弃,她可以输,她不能放弃,不能。不能心软,不能心疼,一次又一次的心软,换来的是被抛弃被唾弃,诗离要成为人上人,才对得起自己这些年受的伤害。

“公子,时间已经很紧张了,恐怕如此会敢不记得,”车夫并没有停车的打算,更何况旁边的车就是宰相大人,他肯定是活够了,才会当这老子的面听儿子的。

“公子,小心。”啪叽的一声。诗离从马车帘被风吹起来的一个小角里看到了文良韬从马车上一跃而下。

这个平日里的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大少爷,这一越恐怕得受伤吧,爱屋及乌,恨屋也是及乌。对于文家的人,诗离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这不是文家的公子么。”文良韬如此的作为,在人群之中引起了一阵的骚动。

鲜衣怒马的少年一脸兴奋的在马车上跳了下来,众人都以为他是冲着一个姑娘跑下去的,公子哥一向是风流在当下。哪知道跑向了一个包子摊。

“是啊,听说那个宰相府的大小姐是.....”诗离眼睛越瞪越大。手都在发抖。

“主子。”练女不明就里,旁人压低了的声音练女不能听到,却是真真切切的传到了诗离的耳边。

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至此,所有的遭遇就都有了理由,所有的就都有了理由。

诗离闭上了眼睛,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在一睁开眼,仿佛是错觉了一般,出现在练女的而眼前的还是那个心头透明,简单快乐的小姐,只是那一层的压抑被埋藏在最深处,不与外人谈起。

苍天啊,你给我的,我都会接受,但是,我不会白白的而受苦。

“姐姐,你看,刚出锅的包子,趁热吃。你身体不好,不能不吃饭就赶这么多的路。”文良韬怀里抱着一包的包子。

两辆马车并列,诗离不用看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得到旁边的马车里传来的刺骨的寒意,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带杀意。

“哎呀。”诗离一伸手,故作被烫了一下,只不过是刚刚接触了一下的热气。

“姐姐,来。”文良韬捧着一个包子很是没有出息的用宰相大人专门准备的面圣的额衣服袖摆扇来扇去。诗离微微的一侧身。这一切都被宰相大人尽收眼底。

诗离眼底含笑,也被宰相大人“刚好”看到。

“哼。”一声很是沉重的叹息声。

我们的游戏开始了。

诗离吃饱喝足,文良韬的身上“不下心。”弄上了一些的油渍。

诗离“惊讶”的发觉。“哎呀,这可是面圣的额衣服,可是如何是好。”满是担忧。

“姐姐难道不明便,我已经不用面圣了。只是,面圣时间很久,又不能座,我只是担心姐姐诶的身体吃不消。”文良韬看着诗离,情真意切,只是,他的儿子,诗离心中再难升起感动,任何的讨好在诗离的眼中都是带着目的接近。

“良韬从军之事,不如就今天决定了吧。”诗离嘴角浅笑。

“真的?”文良韬欣喜不已。随即又是担忧,黄粱梦一般。诗离可是就连如此的黄粱梦都没有过。:“可是,父亲不会答应的。”

“皇上的旨意,他不能不答应。”诗离看着已经行驶在前方的马车。挑衅一般,眯着眼睛,第一次,直达心底的危险的气息。很快,又消散开来。换做温柔的眼眸慈悲的看着这世间的一切的一切。

世间本该怜悯,我却一直被忽略,承受着最不该的落寞,只是,谁都不曾想到,只是,最阴暗的角落里也会长出除不尽的顽强的生命力,一旦见着阳光那将是所有的曾经压倒他的噩梦。就是山,也给他移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