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比较厉害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6:19 字数:6609 阅读进度:196/239

“王爷,冻肉的来源,已经查清楚了。”诗离在屋子里的一阵阵的怪声中走了出来。

“诗离。”沐阳王爷看着诗离脸上闪过的一丝的畅快。“都依你意。”对的人是不必对方多说什么话的。

“王爷,这件事情已经传到了王城,恐怕不会这么简单就了结了。”卫炎刚从皇城回来,自然是接到了皇城的最新的消息,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消息走的这么的快、

“耀阳王妃如何了。”诗离眼神黯淡了一些。自己还是不愿意去面对这个女人,毕竟自己也是有一些的责任的,若是自己再关心一点,或许就不会是如此的下场了。

“姑娘的双手能救下万千的性命,就看你愿不愿意。”一个算命的手里拿着帆帐摇着一个一点都不响的铜铃铛。

“你是什么意思。”诗离眉头一皱。从来,诗离都只觉得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子,从没有想过成为什么人上人。

“能够万人之上,姑娘冰雪聪明,自然是能够明了。”半仙莫名的看着诗离的双手,竟然露出了一丝的怯意,那种发自内心的怯意。不知名的害怕着什么东西更让人容易被恐惧的情绪感染。

“你可知这话妖言惑众,若是传出去会给诗离姑娘带来什么下场。”卫炎低声的警告着。银魅低声的嘶吼着,随之准备上去为了自己的主子撕咬一番。但是,诗离不下命令,银魅不敢轻举妄动。

“此中人力,必然有平息的能力,而且是绰绰有余。有些人,生来就是带有某些使命的,逃避可是逃避不了半分的。”众人反复被恍惚间听着一阵阵的回声,再一回神,那个人的身影在墙角处一转身。

卫炎跟了上去,极快的速度却也没有看到那人的半个身影。

“不见了。”卫炎转身来报。

“王爷,你有没有觉得银魅很不对劲。”诗离蹲下身字看着银魅。银魅一向倔强的眼神里透着委屈,说不出来的委屈。

它这个性子哪里会有人让它受委屈,它可是林中一霸呀。

“诗离小姐,诗离小姐。”明倩身边的丫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坏了,赶紧回去。”诗离顿觉大事不妙。心口砰砰的直跳。

在车子上,沐阳王爷顾不得跟那个自己臆想的情敌怄气,抓住了还在气喘嘘嘘的诗离的手,竟然在发抖。

诗离就是太喜欢把事情都往自己的身上揽。这件事情本就与她没有太大的关系,帮与不帮不过是那个老者的随口的一句戏言。

本来要安慰的,看着诗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话又咽了回去。说出来,诗离岂不是更伤心。

如此,唯有把诗离搂紧自己的怀里。诗离一伸手推开了,她现在已经没有空间分给沐阳王爷。毕竟生命更重要。

沐阳王爷和诗离的一举一动都被车子里的缩在一角的丫鬟看在眼里,死死地记载了心里,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那个女人是鬼么,竟然又活了,竟然又活了,一定是妖魔转世,一定是妖魔转世。既是妖魔,一定会给这个世界带来祸难。”宁一在屋子里发怒的紧握着拳头,挥一挥手就碰到了门口的装饰的大花瓶。

一个丫鬟顶着花瓶,花瓶才没有落到了地上,不然又会是一场波澜,温柔贤惠的女人的脸上,满是嫉妒的愤恨,活像一个妖魔。

“王妃,沐阳王爷回来了。”一个丫鬟轻轻地说着。

“是不是还有那个贱女人。”宁一满目狰狞。

“是。”丫鬟肩膀抖了抖。“王妃饶命。”下意识的求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捂着嘴吧,头低的更低了。

“你是觉得我是很残忍的王妃了。”宁一伸手就去触摸自己头上最尖,最华丽的那个簪子。

“谁敢说我的王妃残忍。”门口响起了沐阳王爷的声音,不知站了多久,宁一脸上露出了羞愧,不知道刚才的狰狞的一幕有没有被沐阳王爷看到。

“王爷,奴婢不敢,都怪奴婢不小心撞翻了花瓶古董,这本就是价值连城,奴婢是一是害怕才这么说的,王妃并没有责备我。”地上的丫鬟马上就改口。宁一脸上的惊慌也化作了温柔之色。

“不过是一个装饰之物,哪里比得上我这情同姐妹的姑娘。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责备你,就是怕着碎片会割到你。”宁一满口的仁义道德,加上能滴出水的冰晶一样的眼神,让人不得不信。

“宁一永远都是最善良的姑娘。”沐阳王爷眼中含着欣赏,却也只是亲人之间的欣赏,宁一要的是他看向诗离的那种眼中的光芒万丈。

“看这也惊吓了不少,赶紧下去休息一天吧,账房给她支点银两,好买些补品。”

“多谢王妃。”

主仆配合良好,活脱脱的把沐阳王妃变成了一个贤惠的温柔的当家主母。这些赏也是这个姑娘应该的的,没有人会觉得不适当,毕竟是富贵险中求么。

“王妃果然就是识大体,这么温柔从沉静的人才会是我们的王妃,才能跟沐阳王爷站在一起。”卫炎不禁感叹道,什么叫国母风范,这就是,要不是亲眼所见,卫炎都不相信呢,

“干真么呢,快点吧东西拿给我。”一声怒气冲天的声音传过来,沐阳王爷和卫炎潜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竟然摆出了一副惊吓的屈服的姿态,幸好也只是一瞬,不过,很多的事情只是这潜意识的一瞬,就已经决定了一生的走向。

沐阳王爷转眼间就恢复了原样。像是只是一个错觉,一般的人并没有发现。

诗离一脸嫌弃的看着这两个人杵在门口。

“诗离。”沐阳王爷出言提醒道。

诗离皱着眉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径直就走了进来。看到了同样的正直着站在门口的花枝招展的一身的贵气的沐阳王妃。

诗离先是一愣。“王妃,”诗离进而行了一个礼,并没有落下什么话柄。

宁一也被诗离刚一进来的压倒一切的气势震了一下,明明是一身的粗布麻衣,怎么会让人感觉到如此的巨大的力量所在。

“卫炎。”沐阳王爷一句话,卫炎马上就去屋子里拿东西。

“多谢王爷。”诗离心口生起一阵酸溜溜的东西,剜了一下旁边的杵着一阵麻杆一样的沐阳王爷,拿着哦东西翻着白眼就走了,看见姑娘就迈不动腿的东西。

“诗离姑娘的东西怎么会落在沐阳王爷这里。”宁一看似无心的提了一句,刚好被刚刚的走到门口的诗离听到。

停下脚步,转身,面带微笑。沐阳王爷心中升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还没有来得及制止。

诗离幽幽的说。“沐阳王爷,那方面不行。”云淡风轻的像是在拿着一把锋利的刀给人瘙痒。浑身一阵阵的麻意。

诗离安静的这段时间,沐阳王爷完全有时间解释,他却只是想着如何让诗离闭嘴。

诗离头也不回的走了,一个字都懒得再解释。你们小两口的事情就你们自己解决吧。

果然,诗离就是有本事一句话让这几个人都闭嘴。

沐阳王爷意气风发的脸上瞬间遍布的猪肝色。

“王爷。”

“所有人不得进入我的房间,违令者军法处置。”沐阳王爷冷冷的所到之处一片寒霜。

“是,宁一告退。”听说沐阳王爷回来,兴致勃勃的打扮了一番的宁一还是败了。不能有任何的怨言,心中对于那个女人的愤恨又多了一分。

“王爷,王爷,王爷。”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明倩嘴里是念念叨叨的是耀阳王爷的名字。诗离心中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那个男人此刻不知道又在哪里逍遥快活呢。

手里的针快准狠的刺了下去。明倩的呼吸又重了几分。几连几针下去。明倩的呼吸渐渐地有了力气。

一旁的丫鬟的脸上凝重的表情开始慢慢的松了下来。

诗离已经紧张的满头大汗,此时时心中万分的紧张和懊悔,自己平日里应该拿着沐阳王爷多练练手的,现在下针不然就不会这么的犹豫不决了。

现在每下一次针,诗离都要把医术上的章法都背一遍,自己的脑袋都快运转不过来了。

“王爷,今日您的王妃可是出了名呢。”青涩的薄纱根本就不能遮住半分女子的美体,妖娆的半躺在床上,满是通透的玉做成的屋子。更是让人无限的遐想。

“本王哪有王妃。”耀阳王爷身上干脆只盖了一条毯子。修长的两条大长腿露在外面。

“王爷不要哄骗小女子了,小女子今生能够与堂堂的王爷共度一夜就已经是莫大的福分,不敢再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不过,能有那个好命嫁给耀阳王爷才真的是好福气呢。”女子娇柔的给耀阳王爷剥着葡萄。

不一会儿,葡萄上的青皮不见了,变成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滴,入口即化。生者亮晶晶的让人垂涎欲滴的光。

“去给王妃吧诏书拿来。”诗离手开始发抖。

“诏书?”丫鬟不解。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

“封为王妃的诏书,快去。”诗离提醒道。脸上已经没有过多的力气做表情了。

“哦,哦,是,是,我马上去拿。”丫鬟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既然是诏书,应该是和奏章长得差不多吧。

丫鬟跑到了耀阳王爷书房,随手拿了一本金黄色的密诏。

传闻诏书对于本命有牵住魂魄的能力,虽然诗离从不信鬼神,但是如此的呃紧张的时刻,诗离只是需要一个自己能够相信的站在她这一边的力量而已。

“王爷,王爷。”手里抱着诗离给的诏书,明倩果然就安静了下来。

“哟,这么神奇。”虽然有了成效,诗离也不敢有半分的放松。

“呼。”最后一针下去,长输了一口气。

“王妃得救了。”丫鬟赶紧的凑上去,拿着一块干净的毛巾递给了诗离。

诗离接过来直接塞进了明倩的嘴里。

丫鬟不解,但也不敢有所作为。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刚才只是救了你家王妃,接下来才是她的孩子。”

“诗离小姐,已经熬好了。”卫炎很是和适宜的在外面喊着。

“抬进来。时间刚刚好,这个家伙还是办事挺靠谱的。”诗离不禁点点头。

“诗离小姐,这样的说法可不能随便说,在我们那里,这样直接的夸一个男人,可是不守妇道的。”丫鬟斜抬着眼睛。有那么一丝丝的鄙夷。

“你是耀阳王府的人么。”诗离问道、怎么带着一股山村的味道。

“不是呀。”女子的语气里有一些的荣耀。“是耀阳王爷看我伶俐,然我跟着耀阳王妃的。”

“一直都是你跟着王妃,没有王府的人?”诗离这才注意到明倩的房间,虽是够大,够宽敞,可是并不是像一个王妃的住处,怎么说呢,感觉,感觉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富贵女人。而且,是一个失宠的。总觉得少了哪些东西。

“王府里的规矩,只有王妃生下小王爷,我才能真正的变成王府的女人。”说着,还瞟了一眼床上的女人,颇有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我看你是想成为王爷的女人吧,”女人的小心思,女人总是能轻易的看透。

“那又如何。王妃不也是一个乡间的女子,不也是能成为王妃么。”女子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突然急了起来。脸都一瞬间憋红了。

“我看,王府里的规矩,你还是懂得太少了”诗离略有深意的看着这个女人,看了看躺着的呼吸已经平稳的明倩。

明倩的身边,好像一直都没有真正的王府的人,难道。诗离不敢细想,这个结果,或许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太过于残忍。

“抬进来了,放在这里了。”卫炎喘着粗气。在屏风之前说着。

浴盆了冒出的热蒸汽瞬间就把整个屋子的填满。

“好,辛苦了,你下去吧。”诗离拿起了薄衫,稍稍的遮住了明倩的身影。

“隔着屏风,他不会看到的。”丫鬟不解的诗离的多此一举。

“王妃是任何的男人都不可侵犯的,哪怕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都不可以。这是皇家颜面。”诗离一字一句的说,但是自己神经绷得这么紧,看着丫鬟脸上带愣的表情一时之间觉得自己很可笑,突然就明白了明倩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身边竟会都是一些乡间女子,就连一个说话的人都不曾有过。

“是。”丫鬟再是不情愿,也是明白诗离在沐阳王爷心中的地位,不敢造次。

“这是什么味道。”

“排毒养颜。”两个女人抬着半是昏迷的明倩慢慢的放入不知道是什么熬制的浴盆之中。

“真的?”丫鬟的声音搞了一拍。

“这个呀。”诗离凑过去悄悄地说。“是用黑狗血熬成的,不仅美容还能驱邪呢,最近不太平,用这个是最好了。”

“不可能。黑狗血最腥了,怎么会没有腥味。”丫鬟使劲的闻了闻。还是不相信。

“是不是有一点点的腥臭味。”诗离问道。

“嗯,倒是有。”丫鬟回味了一下。

“我可是有独门的去腥味的秘方,可是御医告诉我的呢。”诗离一副有大秘密的神情。

“真的?什么秘方,什么秘方。”果然,女人对于变美是毫无抵抗力的。

“你拿什么来交换么。”诗离打量了一下她的全身。

“那你想要什么、”说着,女人的语气就软了下去,对呀,沐阳王爷都那么看中的一个女人,能缺什么。

“呀,王妃皮肤上的黑斑开始慢慢的退去了。”丫鬟惊讶的发现,就更加的对诗离的话深信不疑。

“太好了,太好了。快把我的针拿来”诗离一伸手,这下丫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忙不迭的跑前跑后。递这递那。

诗离在明倩的手腕手肘肩膀的地方各扎了几个洞。药效就更加的深入进去了。明倩浑身的肌肤美的就像一个睡美人一般、

“生不下孩子,本王的王妃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耀阳王爷眼神之中的暗淡被一阵酒气冲淡了。

“只要生下孩子,就能做王妃么。”青衣女子更像是在自言自语。“那与母猪有何区别。”

“你可知道这句话的下场。”耀阳王爷身上阴冷的气息传来。脑海中却是想起了一个女人嘲笑自己的场景与这句话重叠。

翻身,下榻。

“王爷慢走。”不带有半分的留恋,这个女人很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不会去过多的索取自己不该要的东西。

如此的人,反而会比一般人拥有的更多。

明倩已经安置妥当,诗离早已经浑身湿透。站着都有些头晕。一伸手扶住了一个人的有些凉的手。

摸了一下,诗离的呃眼前的黑色慢慢的淡去,还没有看清来人。只是下意识的以为是丫鬟。

只是身边一阵阴冷的气息。

“摸够了么。”耀阳王爷诈尸一样。

“妈呀,吓死我了。”诗离一跳离得他有两尺远,摸着自己的怦怦乱跳的小心脏。一下一下的扶着。“难怪爪子这么大这么糙,我就觉得不是姑娘的手,原来冷血的人手都是凉的。”诗离从手掌心传者全身的一阵冷意,仿佛自己刚从古墓里爬出来一样,心有余悸。

把耀阳王爷贬的一文不值。

丫鬟原本是站着的,不知道诗离是瞎了还是咋地,就在耀阳王爷的脸越来越黑的情况下还是滔滔不绝的说个没完,还是一句话都不中听,丫鬟已经骨头软的跪了下去,心中默念,她可不要死在自己的面前,不然自己也是凶多吉少呀。

耀阳王爷此时的愤怒就是眼睛上的每一根睫毛都能把诗离穿个透心凉。

“耀阳王爷,你可不要恩将仇报,你在风花雪月的时候我可是救了你的王妃。”

耀阳王爷看了一眼床上的不知死活的女人,嘴角就连一丝弧度都觉得奢侈。

“还有你的孩子,”诗离接着说道。

“嗯》”耀阳王爷死鱼一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点的表情。“孩子?”不知道是不是精力消耗过度了,诗离总是觉得这个王爷的脸上有些晦气。

“那个,王爷冒昧的问一句,您是战斗了多久,跟几人呀。”诗离好奇宝宝一样瞪大了眼睛。

“什么?”被诗离这么一问,耀阳王爷很是本能的回头一样,正对上诗离很是认真仔细的看着耀阳王爷的胯部。虽然是隔着几层的锦衣玉帛,耀阳王爷还是这辈子都没有感觉到的羞耻感,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羞耻感。

“呵呵,”诗离尴尬的扯动了嘴角。笑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好奇人的极限,男人的极限,耀阳王爷如此身强力壮,一定是猛男把,呵呵呵呵。”即便是诗离卖笑一样的傻呵呵,也挡不住耀阳王爷压倒式的气势扑过来。

诗离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这一招要是结结实实的接了,自己一定头发都震碎了、

诗离一定是脑袋抽了,就是普通的男人都不能忍受的的当面问的问题自己怎么能当面的问一个王爷呢,还是一个脸皮特别的薄的王爷。

感受到一阵掌风的力道,诗离脑海之中已经勾线了一万种自己的惨状。只希望不要太难看。

“咔嚓。”耳边的一阵清脆的响声,清脆的还有一丝的畅快感。

诶,怎么不感觉疼呢,难道是骨头碎了,都不会痛了。

诗离试着睁开眼睛。

一只消瘦的手臂结结实实的接在了耀阳王爷的拳头上。

从侧面看,手臂的已经变了形,一节骨头弯曲的恐怖的凸起者。看着就疼。

“蝼蚁。”诗离又惊又喜。蝼蚁脸上隐忍着抽搐,看到了诗离还是极力的表现出不要担心的神情。诗离心中就更是难过。

自己的头上一点轻轻的触碰,一个羽毛飞到了诗离的眼前,飞到了地上。

“不过是你的头上有一片羽毛,帮你拿下来而已。”耀阳王爷淡淡的说,此事,看起来真的与他木有半点功夫。

但是当事人可是都清清楚楚,拿一根羽毛要用这么大的力气么,就是拔毛都不需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