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的驯服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6:16 字数:6715 阅读进度:194/239

“啊。”沉浸在快乐的氛围之中,诗离浑身充满了力量,对于身边的一切都充满了攻击的力量。脑海中那儿时的场景不断地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与那一株不知名的花草交相辉映。寒风之中的黄莎之中一个娇小的身影独自面对着那残酷的世界,真的是让人心痛。

“住手。”柳欢阳的脖子上脸上已经被诗离疯狂的抓下了几道血痕。黑婆拿来了一段绳子。柳欢阳伸手制止。一伸手自己的眼睛护得不及时,被诗离一巴掌打在了太阳穴、

柳欢阳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双眼发黑。真的是有机会体验到了弱者的滋味。

“柳公,再这样下去你就要毁容了。”黑婆苦口婆心。不知为何,自己竟然这次一点都不心疼。而且,诗离完全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柳欢阳以自己的血喂了诗离,诗离抓的更是欢脱。

一抓一避,好不热闹,黑婆都觉得自己是有些多余了。

不过,这一次黑奇怪的地方就是黑婆的脸上并没有因为柳欢阳的受伤而显现出明显的伤痕。这一点,正在忙着应付诗离的柳欢阳并没有发现。

给流民食用冻肉的消息不胫而走。几百个流民扛着锄头棍子围了过来。目标正是为首的若琳和她的夫君。

“谁敢。”子林和他的小厮围在了若琳两人的面前。“赵家的人还不是谁都可以动的、”略显稚嫩的声音却是有着难以抗拒的威严。

“王爷。”卫炎突然想起了什么在沐阳王爷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沐阳王爷的眼神复杂的看了看子林和若琳。一抬手。“回城的时间先后移一天,此事有待查明,任何人都不能滥用私刑,先将两人压制大牢,待查明之后再做定夺、”

“分明就是官商相护。什么等待查明,到时候倒霉的还不是我们老百姓。”人群之中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沐阳王爷没有一丝的为难。更没有纠结。“卫炎,看好这里的每一个人,谁敢造次,王爷有令,不违背枉法,杀无赦。”

“是,卫炎领命。”掷地有声,更是为了若琳和夫君续命。

“身为一个男人有了家事就更应该承担起一家之主的责任,你难道想以后让我的姐姐都跟着你受苦受累一辈子抬不起头,我不同意。”子林站在肩膀松动的若琳夫君夫人身边,往常的俊美的脸庞之上,一瞬间已经都是沧桑。

“子林。”若琳在夫君的身边刚还能听到。满是感激。惊恐的看着衙门的人拿着脚镣枷锁哗啦哗啦的额声音震得耳膜直响。手指甲不自觉地收紧。几乎嵌进了肉里、

“咔嚓。”清脆的金属的断裂的声音。小厮拍打了一下手上的残屑。

子林站在自己的姐姐的身边。“粮商还没有定罪,这是给犯人带的,现在拿出来是不是不合适。”子林脸上肉乎乎的脸上因为愤怒有轻微的颤动。若是诗离在,一定可以看得出小小年纪的子林此时心中是如何的云起翻涌。

是啊,诗离就像是毒药,一旦沾染之上就戒不掉,不过是一时的不见,子林就觉得自己跌身边空虚无比。就连说话做事都觉得没有了底气。

可能,这就是母亲带给人的而感觉吧。

“正是因为粮商家的粥害得我们半死不活。难道还需要什么证据么。”为首的一个凶神恶煞身轻力壮的人看不出与冻肉有任何的关系的人。很明显是收人怂恿在这里当出头鸟。

“小姐呢。”练女风尘仆仆的赶来。自己不过只在准备诗离要离开的行礼,听到了诗离消失于火海的消息,就连忙奔了过来。

都怪自己,要不是诗离要自己休息,自己没有敢过来,若是自己在的话,一定不会让诗离小姐造次横祸。

“练女,诗离小姐福大命大,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这里面也并未发现诗离小姐的尸体。而且,刚才天降异象,一定是诗离小姐福大命大。”卫炎看到了练女难得的心头一喜。

“没有能力对抗的人才会把所有的机会都寄托于天象。主人只配得上顺人意,不存在什么顺应天意。”练女看着火海,一幅舍身取义的冲动。

还没有迈出一步,就被早已经看出了端倪的卫炎一掌劈在了练女的后脖颈处。

“带她走吧。”沐阳王爷没有看练女,他不忍心,这两个女子性格实在是太像,他怕忍不住,诗离的事情,他是眼睁睁的看着的,不是不救,而是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握紧了拳头。沐阳王爷看这星星的火焰。眼中冒着火花。

“着火了,着火了。有乐园着火了。着火了。”叮叮咣咣的敲着罗的声音传遍了大街小巷。

“有乐园,是何地、”沐阳王爷问道。眉头微皱。多年的沙场经验告诉他,这件事情可能与今日的事情有关系。

“快去。”子林看了看小厮,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说,眼中就已经是全部的命令话语。

“是。”小厮毫不迟疑,看了一眼若琳夫君身边的书生。转身飞上了屋顶,踩着几个碎瓦片消失在人群之中。

“那里是泗水的专门抚养没有父母的孩子的地方。”子林依旧是护在自己的姐姐的身前,若琳眼中满是感动。

“就是都是孩子。”

“那里是我找人专门修建的,不可能无故失火。”子林淡淡的语气,已经把事情交代的很明白。

果然。明倩站在有乐园的门前,漆黑的眸子里映衬着火光显出了金黄的颜色。那是她曾经拥有的属于她的一份荣耀。

一个消瘦的黑影突然跳入了火中,消失不见,被火舌包围。

“办好了,”不多时。子林身边的小厮就回来了,身上有些许的灼烧的痕迹,不过也都是皮毛,没有伤及要害。

“好。”静静地立在子林的身边。

“王爷。有乐园的引火之人是耀阳王妃,人赃俱获。”卫炎送完了练女到达安全的地方,赶回来处理新的事情。

“为何?”沐阳王爷一听是皇室之人。皱起了眉头。

“不知,只是听说她要烧了这世界上的污秽之物。”

“你们看,那里又着火了。”众人向着一个人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另一处隔着两三里的地方也燃起了滚滚浓烟。

“那里不是留恋香么。”有一个男人尖叫的声音。接着就是几声女人的嗤笑声。

“这不可能是一人所为。同时两个相隔甚远的地方,不可能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所为。”沐阳王爷推断到。

“先把这两人押入大牢,待我稍后亲自审问。”沐阳王爷与子林对视,年纪小小,丝毫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纯真。

“承蒙沐阳王爷照顾,明日子林一定把姐姐领回来,毫发无损。”子林最后的几个字,咬着一字一顿。

“是不是有罪,还得看事实,毫发无损自然也是百姓的愿望,大善人的名头最好是不要被不该有的东西沾染。”沐阳王爷迂回的说着。

“那最好。”子林看向留恋香、“耀阳王爷可是今日对那里流连忘返,此事,是不是因他而起呢。前几日,耀阳王妃还像我求过保胎的药。看来是没有起效。”

“不好。”卫炎一摸身上,摸出了子林前些日子给他的转交给耀阳王妃的药。“药,忘记给了。”

“快去留恋香。”沐阳王爷火速的向着浓烟滚滚的地方运气飞过去。

“呵呵,果真是兄弟情深啊。”子林看着身后的火星渐渐消去,伸手触了一下哈冒着火星的木炭。烫的一瞬间伸手缩回。放在嘴里吮吸着,冰凉的温度瞬间与火星的滚烫冲刷掉。

娘亲那么怕疼的人是不会自己冲进这样的地方的。心里平静了下来。似乎只要娘亲没事,一切的事情都是那么的好解救。

书生执意要跟在若琳夫妇的身边。只能带上枷锁、一步一步都是哗啦哗啦的声音跟在两个人的身后。

“我们一家很快就会囤聚的。”子林淡淡的说。

“孩子呢,”

“都睡了。”

子林刚踏出一步,一个火红色的影子挡在了子林的身前。衣摆都荡漾出浓烈的花香味,期间都能散发出些许的奇怪的清淡的味道吗,却并不讨人厌。

一双柔嫩的修长的手指划上了子林的小脸,有些用力的抓着小脸上的肉乎乎的。子林有些吃痛,眼泪一下子都被挤出来了。

就在子林小手扬在半空中的时候,甄美人很是适宜的拿开手,一举一动占尽了便宜却又是不会漏出斑点的破绽。

不屑的瞟了一眼小个头,“还以为赵家这么多年藏着掖着的小少爷多么的有本事,还不是一个怕疼的小娃娃,没几下子就哭鼻子了。”甄美人拿着锦帕擦了几下自己的鼻子,偷偷地嘲笑。

“你敢动我一下,可知道后果。”因为生气这极大地被侮辱,子林的小脸涨的红红的。小肉肉拳头紧握在一起。

“哟,不知道呀。”甄美人干脆蹲在地上。双手一边一个的捏住他的可爱的小脸。“这么舒服,我可能比诗离更喜欢你了。不如回家给我做儿子吧。好不好。”甄美人的脸上荡漾出极美的笑容,仿佛是一个从来都没有真心的笑过的女人,这一笑倾了一座城。足以。

“不许说我的娘亲。”子林彻底被激怒了。

“就来你生气都这么像我的儿子。”这句话,甄美人却是抓住了子林肉乎乎的小手,恶狠狠地说。“你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克死了那么多的人,跟你有关系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如今泗水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出现,你才是最该死的人,就连我的儿媳妇都被你克死了,你得赔我呀。”甄美人鲜红的滴着鲜血一样的颜色的红指甲勾住了子林的下巴,尖细的指甲随时鞥刺进子林的喉咙。

小厮的脖子间插着贾护卫的长剑,稍微一动就会穿透喉咙。真正的护卫是懂得自己的命该如何的了解才能护住自己跌主子。

若是如此的简单的鲁莽的一丝就可以表衷心的话,小厮也就不会活到了现在了。

“你哭了。”甄美人皱着眉眉头,看着子林的眼睛,狠毒之间又夹杂着一丝的温柔,似乎在看着另外的一个人。指尖触着子林的眼睛,留下了一道血红。

子林的喉咙呼噜噜的喘着粗气,那么小,被人抓在手里轻易地就离地,那么小,还不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跌情绪。

子林痛苦的闭上眼睛。留下了淡淡的米分色的泪痕。小小的身体颤抖的那么的强烈。

“蠢女人。”甄美人看了一眼废墟之上冒着的一丝丝的青烟。脸上只有可惜,却是没有半分的责怪之意。

苦命的女人自然是难得的有机会选择自己跌新生。

“诗离,诗离,不哭不哭。”柳欢阳只能抱住诗离,任凭诗离在自己的后背上指甲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王爷,诗离又发疯了。”诗离模模糊糊的感觉得到有人在抱住自己,手心中的触感和新鲜的血腥的气温。趴在宽厚的肩膀之上呜呜的哭了起来,不多一会儿就安静的睡了过去,嘴角带着一丝丝的甜甜的笑意、

纵使你在血泊之中爬起来,第一个想到的还会是他。

柳欢阳就这么抱着诗离,抱了很久很久。

“柳公,已经安排好了。”黑婆佝偻的后背挺直了些许。走起路来也不再蹒跚。

“好。”柳欢阳看着熟睡的诗离,心中的怨恨和嫉妒一下子就消失了,即便是你的嘴里呼唤的永远都是另外的一个人的名字,但是这个时刻,你能熟睡的怀抱还是我。

“烧吧,烧吧,这泗水都是污秽,烧干净了,泗水就再也不会有恶疾,再也不会有阴霾了。我是灵女么我就是灵女,一切的事情都听我的,我为你们传达天意。”灵女浑身充斥着权利的膨胀感。能掌控别人的生死是何其的痛快。

“灵女,我们这是不是在杀生,这些孩子本就没有父母,就这么...是不是太残忍了。”人群之中一个女人提出了异议,也只是小声的问着。

“你们有人听到这里面发出尖叫声了么。”明倩眼眸里散射着骇人的光线。

“没有。”众人摇摇头,表示没有听到。

“因为他们都是被污秽附着的人,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无父无母,这样的孩子从一生下来就会给周围的人带来不幸,天生的扫把星。我们这就是把他们清理干净,就是在为住在这里的人造福。”明倩的眼睛里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你们看,那里有人。”白色的烟雾之中,一个黑色的人影渐渐地平稳的向着人们走过来。

“谁。”有人大胆的问道。

那人没有回答,依旧是静静地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似乎是永远都不会停止脚步。

“灵女大人。”众人看向明倩。明倩一身的黑衣,看起来是杀人狂魔一般、

“只有纯净的人才能承受住火的考验,烧,给我烧死她,这是上天的旨意。”明倩嘴角边邪魅的勾起一角。

想起了小时候在田间把抓住的小蛇丢进了火堆之中,随着那蠕动的速度减缓,传出来的就是肉得香味。

“耀阳王妃,别来无恙啊。”诗离一身的淡绿的颜色,浑身透着生的期望,怀里抱着一个惊吓过度,刚刚才熟睡的孩童,或许是因为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刚好在熟睡才会被忽略。被遗忘在一角,刚好在被熏死之前被诗离发现。

人在将死之前能抓住一根大稻草,就是要跟蜘蛛丝都不会轻易地放开。就是因为如此,孩子熟睡之后都会紧紧地握住诗离一根手指头。

“你。你怎会再次,你不是,你不是。”明倩惊讶的看着诗离,口不择言,惊讶的神情溢于言表。

“怎么,奇怪么,不是你说的么,纯洁之人才能够经受得住火的考验,我经受住了,现在,你呢。”诗离眼角没有丝毫的笑意。但是也没有丝毫的宽恕之意。

“灵女。”众人看看一脸的狰狞的明倩,再看看怀里抱着一个熟睡的孩童的诗离,俨然一副圣母的而形象。

“灵女怎么会有两个。”众人不解。

“不可能的事情,灵女不可能有两个的,肯定有一个是假的。”

“怎么辨别呢。”

“灵女不是说了,只有纯洁的人才能经受的住火的考验,再考验一次不就好了。”

“住手。你们敢,胆敢对灵女用刑,你们可是要遭天谴的。”明倩看着有人在向自己靠近,凶神恶煞的说。

“我不怕。”诗离一抬脚就把明倩踹进了滚滚的浓烟之中。

“啊啊啊啊啊,”几声尖叫声。

一个高大的黑影在浓烟之中走出来。

诗离将手伸进了浓烟之中,浓烟散去,呈现的是一只足足有一头牛高大的银魅,淡蓝色的眸子淡淡的透着一些的紫色。后背上坐着几十个孩子灵动的小眼睛惊奇的看着四周,没有一丝的害怕,似乎是刚刚只是做了一个游戏。

银魅头低下,伏在诗离的手心之下,谦卑的臣服的姿态。

“灵兽。灵女。”众人看傻了眼。能为百姓谋福,能为解救天下苍生才是灵女的本命。

“他不过是我路过捡的一个过客,所有有生命的都是灵物,何来灵兽灵女只说。”诗离转身淡淡的眸子里透过一丝的墨绿。

有乐园的烟雾突然都聚集起来变成了一条浅浅的龙的形状。

诗离挥一挥手,指引那一条龙在有乐园之上空盘旋。

不一会儿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有乐园只中的烟雾忽然就满满的散去。竟然没有被点燃,只是一些表面的东西产生的浓烈的烟雾。

诗离抿着嘴笑,原来,这里在新建之时就已经考虑好了防水防火之事,这里就算是发大水都不会丝毫的伤到孩子们,他有一套完美的排水的系统。

诗离一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清凉舒适的冰室里。四周晶莹剔透的冰墙,炎热的酷暑之下尤其的凉爽,而且,周围的冰制成的墙能清楚的看到四周的孩子,胖乎乎的肉肉的,只是周围空无一人。

诗离的而身边还睡着银魅,准确的说是假寐。因为它的耳朵一直都竖着,在它向着诗离跑过来的时候,诗离已经做好了被驴蹄子踢一下的准备了。不过意料之外的,银魅的大肉蹄子还是肉肉的软软的呢。

“哇叽哇叽”诗离一把抓着奇怪的部位的小孩子的手。

烟消云散之后,明倩失魂落魄的满身的雨水坐在地上,小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诗离的头上有人擎这一把伞。

“如此做法死不足惜。”如此的人,诗离无法怜悯。

“能不能让我宝宝这个孩子。”明倩突然站起身,速度之快和眼睛里突然散射出的狠厉的眼光,诗离避闪不及。

长长的尖利的指甲深深地扎进诗离的手腕之中。

慌乱之中诗离摸到了明倩的手腕。

“哇吼。。。”银魅张着血盆大口向着明倩扑了过来。尖尖的牙齿完全符合一个常年的捕猎的野兽的精准,直直的朝着明倩的喉咙撕咬过去。

“住手,银魅,”诗离将自己的手腕抵在明倩的喉咙之间。

长牙刺入伤口的摩擦感。

银魅委屈的害怕的“哼哼哼哼。”像一只大猫,刚刚的威风凛凛一瞬间被打压的想斗败了的公鸡。

刚刚赶来的沐阳王爷一身的冷汗,手里已经提起了剑,只是惊吓深入骨髓已经忘记了要上前,明倩怀里抱着孩子害怕的缩成了一团,诗离的手腕鲜血淋漓的挂着血在银魅几乎一人高的野兽的嘴里,獠牙在手腕之中只漏出了一点。

稍稍差池,诗离就是一条命。这么惊险的事情,她怎么敢做。

“乖乖,你做的很好,很好。”诗离简单的拿着一条裙摆撕下来缠住了自己的手上的手腕。鲜血很快就制止了。只是银魅像是一直在戳气一样,低着头不断地粗粗的叹气。

柳欢阳不可置信的看着诗离的一举一动,她的脸上丝毫就没有惧怕之色。仿佛所有的结果都会在她的意料之中一样。

如此的驯兽之法,千万分之一都不曾有成功的,只是,若是成功了,这头兽就永远都会是她的随从,致死不休。

尝了主人的鲜血又能不为所动的就已经是上上品,诗离的举动竟然能让不能被驯服的银魅都发自内心的生出敬畏感。诗离的那一份不畏惧竟然林中的魔鬼猛兽为之心生畏惧。

只是你那一瞬间,驯服的又何止只是银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