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瞳消失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6:02 字数:6886 阅读进度:182/239

“沐阳王妃看来是身体不适,要不要我为你诊治一番。”一声清脆但是毫不稚嫩的声音在身后带着冷冷的温度。

“你是。”王妃看着一个小小的人,眼睛却是如同一个沧桑的老者,除了个头,身上散发出来的任何的一点都不能把他当成一个孩子看待。

“赵家传人,赵子林。”男孩子彬彬有礼的说,礼数一点都不轻便,却是能轻易地感觉得到他的身上的轻慢。

“药庄的赵家。”王妃问道,语气里有一丝的疑惑。

“王妃难道不知道,当面质疑一个家族是一种侮辱么。”男孩子很是直接的表明了自己的不悦。

“大胆,竟敢如此与王妃说话。你有几个脑袋。”丫鬟在身后代表了主子的权威。

“太吵了。”男孩子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说这个年纪里的刚刚买的糖果不和自己的口味。眉头微皱,本不该有任何的危险。

“咔嚓。”女子的下巴被卸了下来,像是一个老者挡不住口水,流的让人看着直恶心。

“你。”王妃看着心中一阵震惊,但是自己是王妃,还不能被一个毛头小子唬住。

“王妃想必已经听说泗水之内的恶疾已经根治,作为恶疾根治的首要的人,我要来拿回我的奖赏,对于一个小孩子的额请求,你应该不会拒绝吧。”男孩子以一个小孩子的额口吻说着自己作为一个大人的交易。

“呃,可以。”王妃楞了一下,对于这个孩子突然地呃角色的转换有一点的不适应。

“多谢王妃。”男孩子的脸上难得的留下了纯洁无暇的笑容,但是总是带着一丝的阴霾。

“对了王妃,王妃的额身体不适,是否需要一个妙手回春的神医诊治,自然不是我。”赵子林审视着王妃的脸。想在她的脸上看出来究竟。

“不用了,我只是昨天没有睡好,好好休息就好了,不用费心了,”像是害怕被人窥探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王妃伸手一遮阳光遮住自己的脸。

自己的小把戏在一位医者的面前必定是无所遁形。

“王妃难道忘了。诗离小姐一是一位医者呢。”赵子林说完了这一句话,两个人竟然雄赳赳气昂昂的径直往前走去。

一箱多嘴多舌的丫鬟想要再说些什么,一动嘴,一阵钻心的额疼痛袭来。胸前已经是湿了一大片。不敢多动。

“去请一个大夫来看看。”宁一一向不喜欢多事,看了一眼眼里的厌恶之情意味明显,丫鬟立即是一脸的惊恐。以为自己会是和之前的没用的女人一样的下场,腿已经在发抖了、

听到了宁一接下来的话,眼里是感恩戴德,若是能够说话,一定此时能够把死人给说活了。

“到了。”赵子林身后的一身灰衣的小厮说道。一道深红色的大门被打开。里面躺着一面深紫的发黑的棺木,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赵子林打量了一番。“照着这副棺木,打造十二幅,放在药园。”

“是。”小厮低头领命。一副顺从的模样,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过头,有一种逆来顺受的美感,消瘦的肩膀,很容易让人怀疑是一个女人。

“打开。”赵子林站在了棺木之前,踩着地上倒下的未晔的而身体,刚刚好。

沉重的棺木轻轻地在小厮的手上放在地上,但看小厮的的手法感觉这个棺木就像是纸扎的儿一样。轻轻地放在地上,倚在墙上。

赵子林塌了踏脚下。很是结实,又移了一个位置,似乎是踩在脸上比较的舒服。

探了探里面的额鼻息。眼中闪过一丝的惊异。三天之前就该死的女人竟然还能留一口气到现在,真的是命不该绝。

“原来是这样。真是瞎猫胖到了死耗子了。”赵子林盖上明倩的手臂上的衣服,手臂上满是针孔,一个个的血点。

一定是生前扎的,只有这样才会有血流出,也就才会流出针眼。不用看,这个王妃的身上一定浑身都是这样的伤口,只是,一般是诗离所制,一半,就是凶手了。

真是可笑,救她命的方法竟然会与杀她的一样。

“草红花八百克,银杏落叶三十克......”赵子林说完了之后,不过是几位普通的药草。就算是大夫听到了也觉得此机种药草与治病无用,但就是用量让人听了能心脏骤停一会儿,一下子就用几百克的药量,有的惊叹只用几克,从来没有人敢如此的额用药。

“是。”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小厮已经把药煎好。端着还冒着热咕咚咕咚冒泡的药锅端进了灵堂之中,顿时,满是香火气味的灵位都是药的苦味。

赵子林伸出怎么看都满是稚嫩的额双手把药过滤出来,只是食指关节处因为常年的拿着铲子挖坑有一些的与年龄不相称的老茧。拿着一根竹管灌进了女人的嘴里。

“走吧、”像是泄愤一样在地上的未晔的而脸上蹭了几下叫,拔下了管子,管子的另一端带着一些的血迹。随意的额扔在了池塘之中。

“咳。”棺木中发出了一声女子的轻咳嗽的声音。从轻微到越来越剧烈。

“诗离。”沐阳王爷看着房门紧闭的诗离,在门口呼唤着,不知道自己的雄风怎么在本就是弱不禁风的诗离面前怎么就变得什么都不是了呢。

“呼呼”只有一阵阵的狂风的呼啸的声音,根本就没有诗离的额声音。

诗离打开了宽大的窗户。脸上挂着泪。难道只守着一个人,对于男人来说就是这么的难。脸上的泪每流出来就迅速的被吹干。脸上干干的,很不舒服。

赵子林丝毫不费力气的找到了诗离的房间。一进门。看到了一个男人。

“沐阳王爷?”语气里有一丝的惊讶。而且,语气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倒像是在来会情人的。沐阳王爷莫名的对于这个小孩子有了敌意,虽然自己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单单的看着他有一种不安全感,说起来真是可笑。

“我找我娘亲。”小孩子先是自报家门,说明来意。

“我们公子来迎回夫人。”小厮依旧是低着头,单薄的灰色的衣服贴在身上,似乎是让人怀疑他的生死。

“谁。”沐阳王爷虽然已经猜到了他说的何人,但是心中依旧是有疑惑,而且,很是严重。

“我。”诗离打开了门。已经擦干了泪痕,还补了个小妆。以掩饰自己脸上的疲惫。

“你?”沐阳王爷一时语塞,竟然忘了询问理由。

“走吧。”诗离直接就出门,心口好像堵着一个榴莲,诗离心里难受的不行,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着。

“站住。”说这话的不是沐阳王爷,而是一个赶来的不速之客。耀阳王爷。耀阳王爷一脸的阴郁,看着诗离就像是看着自己的所有物。“她不能走,要还我一个王妃。”

“耀阳王爷到像是来抢亲的。”赵子林一副大人的口吻,小小年纪能有这一份的定力,确实是不一般。

“废话今天谁也不能带她走。”耀阳王爷拔出了剑对准了赵子林的额小厮,都是习武之人自然能够第一时间感觉得出谁才是真正的对手。

一旦对某个人有了感情就对对她的命运有所感知,越是深刻越是真切。

对于诗离,她不能走,耀阳王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以这么一个厚颜无耻的理由赶过来,诗离,有危险,这个男孩子,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于暗黑。

“姐姐成亲,自然是需要母亲高堂。”赵子林轻描淡写的说道。

“让别人相信她是你的母亲,是不是有些太牵强了,你说的姐姐,又是何人。”耀阳王爷是不会因为几句话就相信的。但是,男孩子身后的一直低头不语的小厮确实是不得不防。

“赵若琳,我的姐姐,为你们找到了活灵芝之人。这份情谊是不是该还。”

“我去。”诗离脸上荡出了笑意,毕竟是活灵芝是用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想到这,如此珍贵的东西,沐阳王爷能用在自己的身上足以说明了自己的重要性,自己竟然还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情跟他怄气。实在是自己太小气了。

“毕竟是拯救了整个王朝,是不是,两位王爷。”赵子林看着两位王爷似笑非笑的说。

“是你。”耀阳王爷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怪不得,怪不得越洛城变化的如此之快。”

“王爷腿脚更是快呢。”赵子林丝毫没有身为一个平民百姓的自觉,竟然与王爷平起平坐。

“赵家已经保全了药庄,不能要双份的犒劳,更何况,诗离是任何的的东西搜不换的。”沐阳王爷靠过来想要如同往常一样楼主诗离的额肩膀,手指头动了动,害怕诗离的拒绝,也只是向着她靠近了一些,并没有过多的接触。

“哦?”赵子林似有似无的而小小。“什么都不换,真的么,要是娘亲自己愿意换的呢。娘亲我答应你的事情可是已经做成了。”赵子林变成了孩童对于母亲的依赖的额眼神。让人无法拒绝,清澈通透的眼神像是一个未被污染的天使。

“泗水的恶疾就是因为赵子林的药方才能根除的。”诗离眼睛里闪烁着光,只要心中有一丝的感动就可以无限的变大撑到最后。

“他这么小,怎么可能。”耀阳王爷明显的不相信,这么小几乎就是连草跟药都分不清楚,又怎么能配出宫廷御医都配不出的药呢。

“怎么不可能,我本就是医药世家,若是我能早出生几年,也就不会泗水有这么多次的恶疾发生了。”小小年以夸下海口,一点都不谦虚,不过,这一点在诗离的眼中倒是很可爱。

诗离摸着赵子林小小的发髻,攥在手里像是一个小小的鹌鹑蛋一样,柔柔的软软的。很是可爱,又让人充满了保护欲。

“娘亲喜欢以后都帮我扎头发好不好。”赵子林已经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撒娇。

诗离一时之间有些意外。“你不是不喜欢别人碰你么。”

“娘亲例外。娘亲给我洗澡都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反而一脸的期待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撒娇说是喜欢吃母亲做的饭菜缠着母亲再做一次一样。

这一次诗离可是吃不消了,这要是再年纪大一点都可以算是骚扰了吧。

“这。”诗离尴尬的说不出话,偏偏这话是一个小孩子说出来的,要是自己太较真的倒是显得自己跟小孩子计较,但是,要是就这么同意了,凭着女人的额第六感,诗离绝对的相信他能以此来要挟诗离真的跟他洗澡,根本就是挖了一个坑给诗离跳好不好。

“我已经是个小大人了,以后帮着娘洗澡也可以。”一脸的天真无邪,诗离倒是羞红了脸不好意思了。

“不行。”沐阳王爷生气的说。“她不是你娘。”

“她也不是你的王妃,沐阳王爷是不是管的太多了。”赵子林脸上一瞬间的阴郁。似乎是藏着巨大的心事。莫名的给人以压抑感,像是带着怨恨沉睡了千年的恶灵。

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男人为她争风吃醋。诗离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价备涨啊。

“现在若是她愿意,我就可以娶她为妻,她会是我唯一的正妻,你可以么,沐阳王爷。”赵子林语气完全是一个成年的男子,看向沐阳王爷的额眼神完全是一个男子的挑衅。

说出如此的话就连诗离都惊呆了,想要把他当成一个男孩子真的是不可能了,他确实是心智成熟的不一般。

“是不是呀娘亲。这是我在一个听书的那里学来的,当时那些人就是娘亲的这种表情呢,娘亲也是哦。难道子林不能娶娘亲吗。”赵子林转换自如脸上的剑拔弩张变成了孩子的额天真和调皮之后的额不好意思。

“哎呦,小机灵,真的吓到了我了。”诗离一愣,蹲下身捏住了小孩子的脸,轻轻地揉了揉。“谁交给了你这些东西呀。”诗离挤眉弄眼极其的喜欢这个小机灵。

“都是为了逗娘亲开心呀,是不是吓到了娘亲了,子林以后不会这样吓娘亲了。”赵子林委屈巴巴的低着头,偷偷地抬着头看着诗离,眼睛里带着两滴泪花。

“不哭,不哭,我没有被吓到,没有,没有。”诗离本来想要给这个小机灵擦擦眼泪,谁知道他直接拱进了诗离的怀里,在诗离的胸口蹭来蹭去,活像是一只小可爱。诗离的心一下子就化了。

赵子林在诗离的怀里嘟囔着。“姐姐要出嫁了,就剩下我一个人,我害怕,我不喜欢一个人住。”声音带着小孩子真心的害怕的而颤抖。一声一声的传达进诗离的内心深处。

“好,好,我去,我去。”诗离忙不迭的回答。

“哼哼。”赵子林越过诗离的肩膀对着沐阳王爷挑衅的笑笑,眼中的阴霾完全就是阴谋得逞之后的得意。

“还有我呢。”一个男人不管用,还有一个软硬不吃的耀阳王爷,总归是还有一个汉子的。只要有一个人挡着,诗离他就不能带走。耀阳王爷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一刻有现在的光辉的形象伟大。

第一次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救世主。果然,心里一旦装下了一个人,为她做一件事将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整个人都变得充实起来。

“你的王妃,我已经还给你了,泗水发生的额事情,就没有我不知道的。”赵子林拉着诗离的手,大手牵小手,活像一对母子。诗离的身上总是无时无刻的额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王爷。”未晔这个时候在灵堂之处跑了过来,身上还有几个小脚印子。

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干的。

“哈哈哈哈、”诗离一看着他的脸笑的前仆后仰。“未晔,你的脸,哈哈哈哈。”

“娘亲笑了,娘亲笑了。”赵子林开心的笑着,似乎真的是因为自己的母亲的高兴为高兴。

“娘亲?”未晔不解的看着诗离牵着的小孩子,和自己的王爷与沐阳王爷剑拔弩张的紧张的气氛,难道是自己错过了什么。

“你做了什么。”耀阳王爷看着一脸的孩子气的赵子林,难道自己看到的刚才的一切真的只是一个错觉。像是在审问一个犯人,而且是午后处斩罪大恶极的犯人。

赵子林最是会看人的脸色。“娘亲,我害怕。”赵子林鼻子一酸嘴一歪,“啪嗒啪嗒”眼泪打在青石板上。沐阳王爷心中一阵的厌恶,骗骗自己有没有办法。真是想把这个小鬼掐死。

“耀阳王爷,何必为难一个孩子,你若真的是要我的命,我给你就是了,等我办完若琳的婚礼,自然会回来把命还给你。何必跟一个孩子过不去。”诗离抱着在这里,孩子吧下巴搭在若琳的肩膀张,赵子林一抽一抽的趴在诗离的肩膀上抽搐着。真的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呃,对,对不...”我这是在干什么,诗离一生气,耀阳王爷竟然在向着一个孩子道歉,他这一辈子什么时候反过软。

“娘亲,子林已经救活了耀阳王妃了,娘亲,子林已经救活了她了。”子林抽抽搭搭的说。

“真的吗。”诗离给子林擦着眼泪,那温柔的样子真的是像一个母亲,一个合格的母亲。擦着擦着,诗离自己就哭了起来。“子林好乖,子林好厉害。”突然,空气一下子就安静了,压抑了很久了诗离,就想要一辈子这么压抑下去的感情,还是被自己激发出来了。

从来没有亲人的爱,才会更加的明白该怎么去对待别人才是最为暖的,即便是如此,自己才会希望得到温暖,才会希望能够被温柔相待。

“娘亲。”子林也翻过手用肉肉的有些笨拙的小手为诗离擦着眼泪。

“赵子林一向是赵家药庄的神医圣手,只是赵家就这么一个儿子,一直都没有对外公布,也没有勉强这个孩子用自己天赋,现在他既然出手了,自然是马到功成,我为王妃吊住了一口气就是为了今时。”诗离拉起了孩子的小手。像是步入了一个新的生命,能够参与一个孩子的生命,本就是一件多么的荣幸的事情。

第一次,感觉到了被坚定地选择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的美好。

“去见你的王妃吧。”诗离看着焦急的耀阳王爷。出言催促道。耀阳王爷还在纠结犹豫,虽然诗离不明白他在犹豫什么,但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生死关头最希望见到的还是自己的夫君。“还有你们的孩子。”

“孩子,我不确定能保得住。”赵子林一脸的平静。

“你用了藏红花。”诗离惊讶的看着赵子林。

“娘亲怪我。”赵子林一副受伤的表情,让人不忍心苛责他。

“你明知她有身孕,为什么用藏红花。”耀阳王爷眼睛里透着血丝,这个女人的额生死对于他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那个孩子。

“子林的每一味药都必有红花。不足为奇,你也是赚了一条命,不要怪他。”诗离震惊之余迅速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毕竟是一个孩子,毕竟是救了一条人命,“即便是如此,耀阳王妃在山间乡野长大从小接触药草一点点的计量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子林,你放了多少。红花一向的药性猛烈,不需要多少。”

“八十钱。”赵子林好像是没有听清楚诗离说的话。淡淡的说,就像是在说今天的粥里加了几勺糖一样随意,似乎言语之中还有加的不够的意思。

好不容易安抚下来的情绪又把气氛推向了紧张的关头。这个量足够让一头牛流产了。

“你,你这是摆明了要把她置于死地。”耀阳王爷手里的剑咯咯作响,随时有劈下来把眼前的两个人劈成四瓣的架势,当初没有把这个女人劈死真的是大错特错。

“王爷。”耀阳王妃醒过来,已经是满目的白色,周围的白绫白的素缟让人有一种从脚底升上来的寒意。

“耀阳王爷,你的王妃这个时候该醒过来了,她一定很害怕。”诗离微微的侧着身子护住子林,生怕他的哪一句话让眼前的这个手里握着剑的男人一瞬间起了杀意。

“哼。”耀阳王爷抱着一丝的侥幸心理转向了灵堂。

“明倩。”一踏进灵堂,那随之而来的肃穆的气氛就把人往外推,阴冷的感觉总是让人不愿意靠近。

“王爷。”明倩听见了声音,抬起了头,自己蜷缩在棺木的一角,眼角的喜意挂在眉梢,与周围的景象极其的不相称。

“这是。”淡淡的黄色的带着吉祥的色彩的异瞳,那个耀阳王爷一样就决定了要她理由不见了,她已经变成了普通无二的女子,眼睛里的奇异的颜色已经变成了黑褐色,水灵的眼睛为她的面容增添了几分的美感,却让耀阳王爷心头一沉。

自己还是错了,错了。

“带王妃去休息。”撂下一句话,耀阳王爷头也不回地走了,脚只踏进灵堂半步。

“王爷。”明倩喃喃道。声音越来越小,只觉得周围的寒气慢慢的侵入了自己的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