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生命河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5:58 字数:6698 阅读进度:179/239

“诗离,你看这个。好漂亮。”若琳在集市上流连忘返。

诗离感觉自己就要变成了哈巴狗。就差吐着舌头了。几乎是挂在了若琳的身上。“大姐,我快累死了。我们再不去,可就迟到了,这样可是会对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的,你不会希望自己还没有见面就被退婚了吧。”诗离已经连翻着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刚才胡吃海塞的一些东西早已经消耗殆尽。身体急需要大量的食物补充能量。

“可是,这些东西我们都没有见过呢,再看一会好不好。”

“不好。”诗离浑身的力气都聚集到了腿上。大街上,两个人影像是猎犬一样的走过来,所到之处能及时地分辨出身边的人有没有自己的目标。正是沐阳王爷和卫炎。

诗离拉起若琳,逃也似的就跑了。

“哒哒哒哒。”诗离拄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打起了瞌睡。双腿像是被灌了铅一样。真想就长在这间屋子里再也不出去了。

“咚。”诗离头一歪,重重的磕在了桌子上,立马就清醒过来。“哎呀,痛死了。”诗离捂着生疼的额头。“时间差不多了。”诗离对面没有人回应,诗离抬头一看,竟然是若琳双眼迷离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杯茶,不知已经出神了多久。

“你恨嫁了。”诗离看着眼睛里能开出米分红色的花的若琳。

“说什么呢。”若琳娇嗔一声。脸颊上的绯红依旧是掩饰不住心中的想法。

“给你这个。”诗离拿出了一包白色的东西交给若琳。

“巴豆。”若琳轻轻地一闻就知道是什么东西。若琳眼睛一亮“是不是我吃了就能假装是肚子痛离开了。”说罢就要扯开药包往自己的杯子里倒。

“是不是脑子里绣到了。”诗离一把把药包抢过来。“是给那个男人吃的。”诗离把药放进了酒壶里。抱起来晃了晃。又放回了原处。“一会儿要是那个男人满意你就喝茶,要是不满意,你就给他倒酒喝。反正毕竟是泗水的一个财主,惹住了可不好,就用这种迂回的手段,既不伤人也不伤己。”

“是吗。”若琳不可相信的看了看酒壶,隔着一个壶身的距离依旧挡不住医药世家的若琳的感受得到那股药的烈性、“恐怕沾了一下。得三天下不了床吧。”若琳脸上半是惊吓的神情。

“咳咳。”诗离尴尬的咳嗽几声。

“你。你是仇富么。”若琳小声的说,生怕自己说错了话变成了下一个她要对付的人。

“说什么呢,我还不是担心你呀。”诗离佯装生气掩饰自己的额内心的被人看透了小秘密的心虚。

“普通的巴豆就好了,为什么拿牲口吃的。”

“哼,富贵人家都是纨绔子弟偏多,万一他求爱不成霸王硬上弓伤害了你怎么办,到时候你那个古怪的弟弟还不得找我索命。”诗离愤愤地说,为了这俩姐弟,她也真是操碎了心。

“弟弟呀,他巴不得呢吧。”若琳苦涩的牵动着嘴角,脸上的幸福感荡然无存。

“公子,是这一间。”门外响起了声音。

“有人来了,快收拾好了。”诗离做贼一样又把酒壶放正了一下。惹得若琳苦涩的脸上一阵笑意。

“姑娘久等了。我。”一进门一身白色的被如翡翠一样的清脆的绿色裹起的边。一身的俊朗又不会太过于刚毅。

“是你。”若琳的声音里甚是满意。

“哎呦,我的肚子疼。我得先走了。”诗离脸已经扭成了一个疙瘩、

“姑娘有没有事,我扶你。”男子的身边的痴痴呆呆的书童下意识的就伸过手来要搂住诗离的腰。虽然见过他勇勇善战的一面,不过现如今的一副病秧子的面容依旧是让人无法接受。

“啪。”诗离一巴掌甩在了男子的手心上。

“嘶,痛。”本以为好歹也是习武之人。怎么也能躲一下,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上面。诗离吃痛的吹着手心。“你怎么不躲。”

“对不起。”男子竟然出声道歉。

“你是不是啥。”诗离翻着白眼,这男孩傻的都让人生不起气。

“若琳姑娘,我的书童被你家的丫头欺负的不轻啊。”男子轻笑着,若琳脸上一阵绯红。

“那你愿不愿意让若琳也欺负你呢。”诗离直接回到。

男子明显的一惊,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神志。眼角弯弯带着能让万千的少女沉沦的笑容。“在下愿意。”若琳的脸上如同是浴血的沙场一般。诗离明白今日的事情算是完成了。

“哎呀,屁股好痛。”诗离揉揉自己的屁股。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什么时候摔倒了自己的屁股了,竟然生疼了一天,明明今早起床的时候还不疼呀。静静地追随了一下,诗离将将的想到,自己今日在耀阳王爷面前晕倒之前还是不疼的。小拳头攥的咯咯的响。这个蠢货。真是不知道这么坏心眼会不会生出一个傻子出来。

“王爷,我听说这泗水的一个庙里祈福最为有灵气,这是我们地第一个孩子,我想去为他祈福。今日就能回。”明倩一身的火红色,一如被挖掘出来的性格,张扬的有些晃眼。

“我的孩儿,自然是人中之龙。为他保全一些总归是好的,我派未晔在你的身边。”耀阳王爷凝视着明倩的眸子,淡淡的黄色却是少了一些的灵气,越是望过去,越是会浮现起一个女子漆黑灵动的眸子,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

“泗水正是多事之际,王爷安全最重要,明倩去去就回。身边都带足了护卫,王爷自然是不用担心。”明倩满眼的期待。眼中似乎是因为自己孩儿的安危出现了一丝的涟漪,却还是差了一些的味道,那个女人可是就是看到一个孩子手中蹂躏不堪的花朵还是会笑的眼中像是有一个太阳。无时无刻,都会是自己的中心,所有人都被她照耀。

“王爷?”明倩叫了一声似是有一些走神的耀阳王爷。

“嗯。早去早回。”耀阳王爷握了握明倩的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明倩却是因为这个动作心中风起云涌。如同一片荆棘之地突然席卷了一片的生命。

“是。”

浩浩荡荡的马车出发了,无处不昭示着这马车里的主人多么的金贵。

有些荣耀是别人给你的,而有些不时,诗离的聪明之处正是明白这一点、

“咦。”晃晃荡荡走到了一座废弃的宅子之前的诗离看到了杂草丛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那不是府尹么。

诗离悄悄地跟上去。身后的几个人还扛着几个麻袋。进了一个四面漏风的屋子里。

“出来吧。”府尹一声沉闷的声音,原本尖酸刻薄的脸此时不用看也是非常的讨人厌,一开口,那尖酸的声音简直就是比太监更加的令人生厌。

地下的一块土地松动了,诗离一眨眼的功夫,地上多了一个洞,地底下缓缓地走上来了一个蒙着头巾的女子。

“是她。”诗离血液里的恐惧和愤怒顿时升腾到了自己的全身。手指甲嵌进年久失修的木框里,地上掉了一堆的碎屑。门框发出吱嘎吱嘎的老年垂暮的声音。

那个把诗离身上的血差一点放干了的女人。

“站住。”女人看到地上的一个黑布袋子,想要上前去,被几个壮汉拦住了。府尹尖酸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诗离几乎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要的我都帮你达到了,你还要如何。”女人愤怒的甩过了脸,借着阳光,诗离才猛然间的看到女人的脸上一块暗紫色的疤痕,几乎是蔓延至了全脸。狰狞的恐怖,好像是被魔鬼寄居在自己的脸上,每一个表情都让人生怖。嘶吼的额表情更是让人想要离开。

“那个女人还活着。”府尹的声音。淡淡的却让人感觉压抑至极。

“我已经放干了她的血,至于她为什么活着,那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女人赌气地说。下一刻,就被强大的冲力而使墙上的泥土落下来,打落在身上,几乎成了一个泥人。

脸上的泪痕冲刷出了几条的深色的痕迹。让人有一丝的怜悯。

“她不死,我何以称帝。”

“称帝。”诗离惊讶的说出。称帝跟她死有什么关系。

“谁?”府尹消瘦的背影猛然间的回头。

“哈。”诗离恶心的差一点吐出来,那哪里是一张人的脸,根本就是一张腐烂的骷髅。最边上的几片腐肉一张一合的吐出破房子漏风一样的声音。远远地看着自己就能感觉得到身边的一阵腐臭的味道。

诗离转身就要跑,只是不知不觉竟然就跟着他们到了这个宅子的深处,诗离转了几圈都转不出。脚下一拌。满是杂草堆灌木堆、诗离顺着一个坡就掉了下去、

“咕噜咕噜。”耳边只有这几个声音。诗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知道自己的脑袋上这个时候多了几个包。

“哎、”漆黑的隐隐的透着些许的光亮。诗离晃了晃自己的头,再确认自己的没有瞎的时候。试着往前走了走,每走一步自己的腿上就有一阵拉车的疼痛感。毕竟都是轻伤,还是命比较重要。

“哎。”又是一声幽怨极深的叹息声。

诗离摸索着靠这一点若隐若现的光亮到了一处墙角之下。

“这宅子这么大,你就不好奇它为什么会荒废这么久都没有人建起来。”一个女人的额声音,诗离心中一阵惊叹。自己的到来看来是有人已经安排好的。

“你是那个放我血的女人。为什么放过我、”诗离问道。

“放过你?你觉得正常的人放了那么多的血还能活过来么,我只是没有料到而已。”女人满是无奈的说道。像是草原上的猎鹰在吃自己的猎物之前的戏弄猎物一般。声音不紧不慢,给人一种无害的额错觉。

这种感觉,诗离最懂,这稳稳的声音并没有给诗离任何的安全的意识。反而让诗离更加的警惕。诗离到处摸索着,希望能发现一处逃生之门。

“你很害怕?”女子询问的声音,似乎是有一点点的吃惊。

“没,没有呀。”诗离尽力的把自己表现得更加的稳定。但是已经压制不住的呼吸还是出卖了她,就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如何让别人相信。“这里好黑。我看不到。”

“她也很怕黑呢。”又是一阵叹息。让人忍不住心疼她,只是突然脑海中升起了那个女人与府尹的两张让人生怖的脸,诗离的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赶紧摸摸自己的脸,是不是自己也被人盯上了,难不成是因为自己长得太美了。

“呵呵呵呵。”女子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声实在是难以与心情愉悦联系起来,就如同是整个山洞里的蝎子在一起翩翩起舞的诡异的场景,诗离感觉自己的每一寸的骨头都被米分碎,在这个女人的额声线之中被不断地弹起下落弹起又下落。“爱美真的是人之天性呢。只是,这世界上就不会有完美的东西。什么都不会有。”

诗离警惕的辨别这四周。

“别看了,好好地看看这虚无的美景吧。过来,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他,是不会到这里来的。”女子虚无缥缈的额声音突然变得真实起来。

诗离循着声音往前走过去。强烈的好奇心让她往前迈出了一步。

突然,一片发着银白色的光亮的水潭缓缓地流动,所流经之处都是一条条的温柔的丝线一样的东西。越往外就越是绵软纤细。让人感觉就是生命的消逝。完美之余却是给人呢一种压抑感。

“这个是。”诗离走上前去,被眼前的东西完全的吸引了,完全忘记了害怕。忘记了生死的桎梏。

隐隐的,诗离的脸上泛着水面翻出的银光。美的不真实。如同天间散落的仙女。

女子坐在了光线及的最一边上。一层厚厚的头巾裹得只剩下一双眼睛在间歇的转动着,活像是一个石雕。

诗离脸上淌出了一丝笑容。温柔的像是看着襁褓之中熟睡的自己的孩子。“我能不能提一个要求。”有一声嗤笑,觉得是那么的可笑。“还是算了。”

“你说。”女人抢先说出口,好像是害怕这里面的而一个人突然不说话了,今日自己的话突然就多了起来。不知为何,就是想要把自己心里的话都倒给这个女人听。

“能不能把我的尸体销毁,不要让任何的人找到。”诗离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就好像是再说今天的果子成熟的情况不尽人意一样。淡淡的,却是透着一股无畏。

“你不怕?”女人声音里竟是有一丝的恐惧,手上占满了鲜血,从没有恐惧过,别人的连死之前的求救。谩骂,甚至是诅咒,她都是满手的快意,从来就没有过一丝的后悔甚至是恐惧。手上的生命的消逝远比捏死一只蚂蚁要简单得多、如今,这个女人不吵不闹,反而让人心生畏惧。

“怕?”诗离抬起了头,眼中依旧是笑意,不掺杂一丝的杂质,纯净的让人有一丝的愧疚。“人心是一直在比较的,这个场景,倒是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比那个时候更可怕的地方了。怕,有什么可怕的。”诗离嘴里说的那个恐惧的地方,眼中却满是想往的神情,也许真的经历过生死的囚困之人才真的明白自由的可贵,才真的能在任何的时候找到让自己地最后的生命之中声光添彩的时刻。

“这既是生死,没有比这里更加的肮脏的地方了。”女子的头巾一低,诗离明白,正是最最在意的人才会把她变成了这么自卑的人,以自伤来维护另外的一个人。

“那个地方是不是很美好,不然,为什么去了那里的人都不回来了。”诗离满眼的憧憬,不带有一丝的参假。澄净的眼神似乎是在像母亲诉说着街角的那家糖果店是多么的美味。“你知道比死更可怕的事情是什么。”

“是死不了、”诗离朱唇微抬。手掌伸出对着地上的缓缓地流动的生命一样的流淌的水流。不知不觉间,那水流竟然已经都会聚在诗离的身边。

像是一个被千军万马拥护的女王一样。诗离抬手一挥,地上的万条细流汇聚一起,组成了一条闪烁着银光的巨蟒,把那女子缠绕在中间,丝毫都动弹不得。吐着银光的芯子,点点额星光投射出迷幻的景光,却是危险的让人每一次额呼吸都不敢尽力。

银光搭在女人的脸上,照映了她的整张脸。头上的头巾滑落。惊恐又可怖的眼睛。看得出来,这曾经是一个美人。

“你是谁。”女人眼中的惊讶不亚于一个被一只刚出壳的小鸟伤及性命。

诗离眸子里满是翠绿与深黑交替的诡异的神色。无数条绿蟒在深绿与漆黑之间转换。

“你的神。”诗离嘴角边挂着冷血的笑容。就连指尖之处都是冰冷。与刚才判若两人。完全就是地狱的额恶魔。

“我们见过。”诗离指甲在女人的脸上的疤痕之处划过。疤痕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一股温热的液体在脸上流淌而下。像是一条血泪。孤独又狰狞。“当时,你的脸还是一个女人。”

此话如同是一根针落在了女人的心口之上。

女人的眼中满是恨意,若是现在放开她,她绝对会以最后的挣扎要了诗离的命。

“呵呵呵,这里满是你的气息,和你相关的气息,这里分明就是你的出生之地。”诗离嘴里吐出的满是让女子惊奇的声音。

“你怎会知道,你怎会知道。”女子的眼中有惊奇,有份很,更多的还有欣喜。

在以为被天下的人抛弃了之后终于发现了一个记得自己的人,那种心情,就如同在荒漠中没有水,将死之际,有一个人递给你一碗水一样,虽不及救你性命,却是足够你感激一生。

“气息,一个人的气息,是抹不掉的。”诗离淡淡的说,其中也有落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子仰天笑了起来,像是要用毕生的力气笑个够。

“噗。”喷出了一口污血,整个人如同是虚脱了一样挂在了那条银色的巨蟒之上。巨蟒慢慢的收紧身体。杀人于无形,既是灵物的别样之处。

“啊。头痛。”诗离摸着头。眼睛了闪过了一丝的清澈。“住手。啊,痛。”诗离扶着墙壁,手心上传来的冷冷的麻痹之感。自己脑袋里为什么有一个极度的残忍的念头。怎么刚刚明明是聊得好好地自己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刽子手一样的女人。

“吼~~~~”银色的巨蟒一声仰天长啸。

“住手。”诗离咬破了自己的手背,神志终究是占了上风,把头脑中的那一股带着凛冽的寒风的思绪生生的压了下去。

“说。”此时的银白的变成了火红之色。诗离柔弱的身形之下掩盖的都是刚毅的颜色。身上的巨蟒竟然长出了犄角。形状变成了一条身上带着火焰的龙,单是龙尾把女人抵在墙上。眼睛里冒出的火焰似是要把这里的一些都烧焦,又像是鄙视这里的一切,在她的身前,一切都变得那么的卑微,是发自内心的卑微和虚无。

“对,你说的对,我的家族本就是这里首屈一指的巫师,却是被以谋逆的罪名灭了九族,那不过是一句孩子的戏言而已。”女人有些声嘶力竭。看着面前的火焰,反而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

人就是如此,在狐假虎威面前反而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在真正的力量之前,反而有着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即使被压迫,也是被心甘情愿,人啊,所有的感觉都不过是自己的一种心里的执着而已。

“那些惨死的女孩都跟你有关系吧。”从她的杀人的手法来看,这种事情根本就已经是。手到擒来,不会有一丝的愧疚和纠结。就如同是人的本能一样。

把残害别人的生命变成了一个自己的本能,那离得自己的终结也不远了。

“你就不怕万人唾弃、”

“万人唾弃,终归是自己先唾弃了万人,你以为步步为营,处心积虑一辈子就不会被万人唾弃。呵呵。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会有什么样的天理所在。一切都会是以最残忍的方式终结消亡。不会有一丝的例外。唯一能改变的方式,就是让自己与这世界对立。只有自己强大,就不会有人能够伤害得了你。”女人眼中闪灼着灼灼的执念。似是要在用全身的力气去抓住一件东西。抓了一辈子,生怕他在一瞬间从自己的指尖溜走,所以,要用一辈子的力气去抓住他,牢牢地,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