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然若揭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5:49 字数:6852 阅读进度:173/239

沐阳王爷一身的银灰色的袍子,在自然的光线下熠熠生辉,俨然是一位王者。

贾公子不恼。反而温和的说“听闻沐阳王爷只有一位正妃,不曾纳侧妃。”

“本王正有此意。诗离正合我意。”沐阳王爷眼里满含柔情。

“原来姑娘是叫诗离。”贾公子眉眼含着笑意。却并无压迫感,虽然此男子说话让人意外,不过,让人并不讨厌,没有危险感。

“那恭喜沐阳王爷了。哪日我必定登门送上一份谢礼。贾公子,今日诗离还有事情要做,都知道我的贴身丫头失踪了,诗离始终放心不下她,还请理解。”诗离放下手中的盒子。

“诗离,你不后悔。”沐阳王爷不解的看着诗离,这不就是她一直一来要的结果。为何事到如今又反悔,难道真的是女人心海底针。

“沐阳王爷,得一知己足以,诗离并没有想要更多,只是,诗离再贪恋一个人,也不会下贱到去做一个妾。”不愠不恼。诗离始终是平和的语气,这才更让人恼火,她怎会一点都不在意。

“贾公子,这盒子,就是我所求之物,嫩不能。。”王妃惊讶的看着盒子沾染上桌子上的绿色慢慢的变成了墨色,那颜色像是有了生命一样的痕迹,逐渐的蔓延到整个盒子之上。

“带上盒子,马上走。沐阳王爷王妃,告辞。”贾公子命护卫带上盒子,速速离开,走到了门口,贾公子停下,转身对沐阳王爷说道。“沐阳王爷果然名不虚传。”嘴角的笑意带着些别的意味。“你的护卫也许现在更需要你。”

“我醒来许久了,怎么都不见卫炎。”沐阳王爷回过神来,声音里的柔情已经荡然无存。

“王爷,卫炎出门为王爷抓药了,恐怕现在已经在路上,就要回来了。”王妃心虚的说。

“满意了。”诗离坐在亭子里,等着一个脚步声靠近。怀里的绿色的大蟒传来丝丝的凉意。

“今日天气转凉,女孩子还是穿暖一些比较好。”贾公子作势解开自己的披风。

“不用,诗离受用不起。”继龙趴在诗离的身边把诗离围在身体中间,一条长长的尾巴搭在两人之间,亭子的一大半都是诗离在占着。贾公子与坏脾气的护卫站在一旁,缩在一个角上。

“呵呵,这可是泗水的霸主,竟被她欺负成这样。”黑婆看着几个身影,咯咯的笑起来。

“哼,还不知道谁欺负谁呢。”柳欢阳灌下了一口酒。一掌向前飞去。前面的竹林倒下一片。

“咯吱咯吱”竹林的呻吟声传来。诗离望了过来。隔着几百里,与诗离相望,柳欢阳手里的翡翠就被瞬时间就变成了米分末。

朱唇轻启。“可惜了。”

“怎么了。”莫名的诗离脸上的一片落寞。贾公子好奇的问道。“诗离姑娘为何突然拒人于千里之外。在甄府,你我毫无芥蒂,也甚得我母亲的欢心。”

“你我不过是一场交易,现在交易结束了,难道还要我陪笑卖乖,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了。”诗离享受着手上所处之处传来的丝丝的凉意,似乎如此才能让自己燥热的内心安静下来。

护卫安静的站在一边,少见的谦卑的低着头。

“说起来,诗离小姐还欠我一个人情。”贾公子越过诗离的肩头,看向身后方。

“我从不欠别人人情。”诗离眼中反射着远处的波光。似乎,她很是喜欢水边。

“沐阳王爷所说之话,是多少女子一辈子希望的。”贾公子淡淡的说。

“算是一般人情。不算一个。”诗离也不否认,让一个男人承认自己,确实是诗离一直以来都希望的,可是,不知为何,自己竟然脱口就拒绝了。只是,那个真正的理由绝对不是自己当时说的那一个。

“如此,请收下这一个玉盒。”贾护卫弯腰九十度将玉盒递在诗离的身亲。诗离都不曾转动一下眼睛扫一下。

“无功不受禄。”从宁一的反应来看,诗离就明白这东西一定价值不菲。

“诗离姑娘难道就一点都不想知道王妃为何一定要得到它、”

“她的事情,与我不关。”

“若是与沐阳王爷有关系呢。”

“........”玉盒轻轻地放在诗离的身边,这一次,诗离没有拒绝,只是依旧高傲的扬着头,不肯低一次。

“母亲,这一次是让我专程来谢谢诗离小姐的。谢谢诗离小姐区区半月就达成了母亲几十年的夙愿。”

“她不像,甄美人称得上这个美人的称号。说是二十年华也不为过。”诗离眼神像是穿过了层层阻碍,此时口中的那个女子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身前一样。

“听闻沐阳王爷在位泗水之事烦忧,母亲愿意帮忙。”

“不用。”诗离张口就拒绝。

“你有资格提要求。”

“看来不是甄美人的意思,倒像是贾公子在为我指明道路。”诗离终于听出了弦外之音,他有意帮着诗离。终于转过了头。

“一个人撑得太久了,是会崩溃的,为何不好好的利用身边的关系呢,况且,只要你说,一定不会失败的。”

“不会有白白的占便宜的事情,这种事情,我早就懂,也不愿意为投机取巧买单。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个盒子我收下,仅此而已。”

“诗离小姐。。。”

“嗯?”诗离斜睨着抬着眼睛瞪了贾护卫一样。贾护卫魁梧的神采条件反射的低下了头,乖乖的立在贾公子的身边。

“呵呵。诗离姑娘,你我的渊源不会就此打住的。敬请后续。”

“慢走不送。”诗离倚在柱子上。“嘶嘶嘶。”意识到主子的心意,继龙发出嘶嘶的声音。尾巴不断地拍打着地面上的石头。

“你叫他继龙。”

“嗯。”

“你可知继龙的来头。”

“不知。听过名字,觉得合适。”诗离始终闭着眼睛。发丝简单的插着一个夜明珠的簪子。逆着光有一层好看的光晕。带给人一种宛如仙境的错觉。

一股清透的瓜果香飘来,诗离脸上荡漾出一丝微笑。

“那,诗离姑娘,本公子先告辞了,来日再见。”

“不见。”

对于诗离的无礼,贾公子一笑置之。吓唬为见着诗离就像一只夹着尾巴的哈巴狗,乖巧的没有兴趣。比起如此,诗离还是比较喜欢有脾气的狼。

“诗离。”

“蝼蚁。”

蝼蚁照例为诗离拿来了一堆的新鲜的瓜果。

“她还是喜欢吃这些东西,又不肯乖乖的吃饭。”柳欢阳身边围绕的都是酒香。被劈裂的竹子里渗出了很多的清酒。满是她的味道。

知道柳欢阳饮酒无度,诗离专门酿的竹筒清酒,多喝不伤身。

她呀,总是贴心的让人无法拒绝。

“诗离。”身后是沐阳王爷的声音。一阵熟悉的温度靠近。

“嘶嘶嘶。”蝼蚁蹲在诗离的身边,发出警告的嘶嘶声。

“蝼蚁。”诗离安抚道。摸摸蝼蚁的头,让他安静下来。蝼蚁贴在诗离的腿边。

“跟我回去。”沐阳王爷似是在隐忍着极大地怒气,今日,诗离确实是让他太丢人了。

“不去,我不是王爷的王妃,怎么能有理由一直赖在沐阳王爷的行宫,那可是王妃才有资格住的地方。”诗离塞进了嘴里一个晶莹剔透的葡萄,却满是苦涩,哭的让人掉下了眼泪。

曾经能光明正大的站在沐阳王爷的身边,可以是她毕生的愿望,可是如今,那个愿望近在咫尺,为什么自己却是这么的伤心,这么的难过。

也许是这悲哀的感觉太早的流入了自己的生命,诗离才一直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想要什么。

“诗离。”沐阳王爷搂住无力的诗离。诗离顺势将自己的头埋在沐阳王爷的怀里。委屈的眼泪终于是流了下来。

诗离终于可以真正的面对自己的无助。她最伤心的不是因为一个侧王妃的位置,而是,明明知道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却没有办法拒绝。

“诗离小姐、”沙哑的声音。

“谁。”诗离警惕的抬起头,见到了一个骨瘦如柴的人立在风中,单薄的似乎是轻轻吹一口气就会烟消云散。

终究是在熟悉的身影之中,诗离认出了那个人影。不可置信的叫出了那个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名字。“卫炎。”

“诗离小姐。”卫炎颤抖着嘴唇。

“怎么会变成这样。”诗离心中已经有了结果,王妃,是王妃。

“卫炎去皇城为王爷取药,半路上被人埋伏,索性今日被王妃派来的人救起,才捡了一条命。”卫炎说起王妃,眼中都是空洞的感激。

“真的?是王妃救得你。”诗离明显的不相信。

“嗯。正是王妃。”卫炎点着头。

“你还记得是哪里么,你遇袭的地方还有王妃救了你的地方。”诗离妄图找一点蛛丝马迹。

“不记得了,那个地方黑漆漆的,而且卫炎的眼睛一直都被蒙上了东西,看不真切。”卫炎努力的回忆道。

“味道呢。”诗离紧接着问,她不相信一点痕迹都没有。

“诗离,这里冷。”诗离任凭沐阳王爷小心翼翼的给她披上衣服。蝼蚁很是自觉地站在诗离的一侧,为她当这风。

“诗离小姐,我的头太乱了,想不起来了。”

“仔细想,是什么味道,败叶枯木还是青草鲜花,有没有声音。”诗离紧追不舍。

“诗离。卫炎活着回来就好。”

“沐阳王爷难道一点都不奇怪,卫炎一个人就能抵挡几百大军,难道对付不了几个毛贼。身边养着一条狼,一点都不担心么。”

“诗离,,你在怀疑谁。”

“不是怀疑,而是确定。她拿走的,我一定会拿出来。”

“妹妹,日后我们就是名真言顺的姐妹,妹妹以后有什么需要,一定及时跟姐姐说。”黑夜里,总是让人心慌,多么明亮的烛光也无法驱散心中的阴影。

“现在说是妹妹还是太早了,不过,诗离真的有一点的疑惑。不知可不可与王妃说。”诗离拿起了王妃准备的茶点,闻了闻,又放下。

“妹妹怀疑姐姐。”看着诗离的举动。王妃有一丝的怒色。

“不是怀疑,是肯定。王妃是用了什么方法改变了卫炎的记忆。”诗离看透了一切的眼睛盯着王妃,王妃巨大的压力下不断地后退。

“你,你说什么,那不成你是说我施了妖法不成,就连王爷都相信的事情,难道你要来推翻,这是忤逆。”

“你休得拿沐阳王爷来压我。卫炎的事,是我亲口所见。”

“我不知你说的什么。”

“若是你让我知道你也篡改过我的记忆,我一定让你痛苦百倍千倍。”

“没有。”王妃的手中满是汗水。若不是撑住了身后的桌子,王妃被诗离强大的压迫之下就要站不住。

“等等,”诗离叫住了已经走到了门口的地方。“你欠我一条人命,这些东西,你自己带走。”

“姑娘,切不要欺人太甚。”丫鬟一向是伶牙俐齿,如今沐阳王爷不在。更是看着自己的主子被欺负看不下去。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在安静的屋子里尤其的清脆。丫鬟脸上立马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痕迹。渗出的血丝汇成一片,脸上满是流出来的鲜血。

“你。”丫鬟扬起的手让黑暗中的很多的东西蠢蠢欲动。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丝丝的声音更加的让人呼吸局促。

“沐阳王爷。”王妃见是沐阳王爷,赶忙行礼,身体已经是肉眼可见的抖成了一个筛子。

“哼,”诗离一翘着腿坐了下来。疲惫的扶着头。“沐阳王爷还真的是有诚意,今日白天还说是要纳我为妃,今日晚上就讲我哄骗回来受你的王妃欺侮,就连一个小丫鬟都能对我动手,难不成是要杀人灭口,那是不是要给我留一个全尸。”诗离无所谓的语气才更加的让人火大。

沐阳王爷手上的力道又大了几分。与沐阳王爷零距离接触的唯一的机会竟是用自己的肢体作为代价。

就冲着看着自己的手腕别眼睁睁的碾成了碎片却是一声不吭,诗离倒是很佩服这个姑娘。年纪不小了,说是姑娘,有些勉强。

“王妃这么晚是有何事。”沐阳王爷冷冷的声音。诗离喜欢这种被保护的感觉。

丫鬟的手垂了下来,整个手腕只剩下两层皮肉相连。就算是诗离,也不曾有本事把它复原。仇恨归仇恨,如此,还是让人看着有些心里痒痒。

“回去领罪。”

“是。”丫鬟拖着自己的手,颤颤的后退,哼哼,这,还不算是惩罚。

“我看着夜深了,诗离妹妹一天也劳顿了,这才给诗离妹妹亲手做了一些吃食过来。”王妃自己说的娇滴滴的可怜的不行。

“亲手。”诗离素手拿起一个桂花糕。“我向来不喜欢吃甜腻的东西,既是王妃亲手所致,那你就自己吃一个吧。以示诚心。”

“王爷。”王妃求助的看向沐阳王爷,诗离这是对她明摆着的侮辱。

“诗离。”沐阳王爷没有明说,但是听得出来是责怪的语气。

“王爷,既是有心要娶我,这个女人是你的王妃,也是她害的我不能作为一个母亲,我只是防备一个曾经害过我们母子的人呢,难道,这也有错。”诗离抓住了沐阳王爷是多么的想要一个孩子的心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女人,实在可恨。

“太晚了,都回去休息吧。”宁一是他的王妃,宁一受辱,就是他沐阳王爷的脸上挂不住。这一点沐阳王爷还是有数的。

“呵呵,谁让我这个当娘的没有本事,没有一天享受过父王地疼爱,就连讨回一点公道都没有能力,孩子啊,你不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对的。”诗离端着一杯茶,眼中满是凄凉。“贾公子对我有意,甄美人也很是喜欢我,看来,我还是早日觅得一良人,托付此生吧。”

“宁一。”沐阳王爷明白的语气。

诗离知道,她赢了,只要是沐阳王爷的这一句话,她就明白她赢了,以一个小孩子赢得这场战争,确实是不光彩。可是,要留住这份温暖,要用自己的孩子,有点卑鄙。

“王妃,你特意给我做的,这是我特意为你拿的。”诗离拿过手里的一块桂花糕放到了宁一的锦帕之中、

宁一眼睛里就像是啐了毒一样看着诗离。这沐阳王府,只会有一个当家的女人,两人的战争有此明确的开始。

“咳咳咳。”

“王妃,水。”不愧是狗奴才,都已经是残疾之身,还不忘给自己的主子拍马屁,端了一杯茶过去。

只是那一杯茶刚好是诗离拿过的。宁一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碍于沐阳王爷的面子,不能作妖。一口喝了下去,力求快速的将那口糕点咽下去。

“味道如何。”诗离浅笑着。

诗离一直希望自己是一个阳光的人。阴霾的脸上能挂着笑是自己的希望,如今,每时每刻,诗离脸上都挂着得体的笑,不过,却一点都不开心,比以前更加的不开心。

“我为妹妹特意所致,自然是味道最好的。”王妃轻轻拭了拭嘴边,最后一刻还是保持着一个优雅的形象。

“好了,天色不早了,早点去休息。”沐阳王爷说道。自己却没有动。

“沐阳王爷,诗离要休息了。”听得出来诗离在赌气。

“呜呜,呜呜呜。”只感觉到一股气流逼近,诗离在有反应已经被一个人抵在了柱子上,额头之后一只大手垫着。疯狂的啃咬着,直到嘴里充满了血腥的甜腻的味道沐阳王爷才停止下来。

出门之时的那一幕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怎么可以如此,沐阳王爷怎么可以如此,她怎会如此不守妇道,还没有行聘礼就能跟男子苟合,偏偏那人是自己的夫君,王妃脑子简直就是要炸掉的疯狂。

“王妃、”察觉到王妃的异样。丫鬟试探的出声。“不如,我们。、”

“啪。哗啦哗啦”宁一一脚把那个丫鬟踹到了池水中,及腰的水面并不会给她造成威胁。丫鬟有些魁梧的身材扑腾了几下就站了起来,倒是手上的伤差点成为了她的累赘。

“此丫鬟畏罪自杀。给她的家人一些丰厚的报偿。”说完一行人离开了有些晦气的水池。

“往。。。”“扑腾扑腾。”丫鬟突然整个人扎在了水池里面。明明是及腰的水面却像是被池水底的东西吸住了一般,不会儿就没有了声响。

“池子里有一条大鱼。”诗离看向窗口的方向,水池里的哗啦哗啦的额声音实在是扰乱人的思绪。

“王爷,你若真的喜欢我,我们一生一世一双人可好、”这是诗离最内心的想法,说是诗离单纯也好,说是诗离自私也罢,诗离愿意分享一切,但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与一个女人分享自己喜欢的男人。

沐阳王爷看着诗离晶莹的眼睛。温柔的回应道。“会有那一天的,会有那一天的,我的的身份,现在还不允许我如此的任性,我一直都想抛弃这里的一起与你远走高飞,只是,我的身份从一生下来就有使命。”

“我帮你达成,我帮你。”诗离认真的看着沐阳王爷。

“好。”沐阳王爷宠溺的揉着诗离的头,只当是一个女孩的玩笑话,不过,就是这单纯的一句话也给了他莫大的动力。一瞬间,也想要舍弃这繁华和责任,能够自由自在的生活。

“王爷,有急报、”卫炎呈上了一封信。

正在批阅奏章的沐阳王爷抬起了头,诗离也趴在沐阳王爷的腿上睡得正熟,被沐阳王爷的一个动作惊醒。沐阳王爷温柔的拂了拂她的头,示意她继续睡。诗离又倒下,安稳的沉沉的睡了过去。

沐阳王爷看完了手上的心,皱起了眉头,心中一个念头,难怪,难怪耀阳王爷近几日一直外出。

“王爷,你又皱眉了,是有什么烦心事。”诗离起身,柔弱无骨的手指触上沐阳王爷的眉头,为他舒展开他的眉头。年纪轻轻为什么好像一个老头,动不动就蹙眉。

“朝中就快有动静了。”不知为何,不能轻易对外人说的动荡,沐阳王爷莫名的相信你诗离,轻而易举的对诗离说了出来。

“王爷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好。”诗离向来是敏感之人,能轻易的察觉到别人所需,如果诗离愿意的话,她会是一个非常贴心的人,现在,她愿意。沐阳王爷的担忧她全都知道,全都能够感同身受。

她也明白这种纠结多么煎熬。现在,她愿意成为为他分担的人。

“一生一世一双人。我怎能留你一个人在这多事的地方。”一双大手的温度足以慰藉诗离十几年冰冷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