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之前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5:44 字数:6561 阅读进度:169/239

“你家护卫的脾气很大么。”

“姑娘冰雪聪明,身边的护卫定不会比我的差。”贾公子眼里的温柔和煦为什么总是看着有一丝的攻击性。

“我穷苦老百姓一个,哪里养得起护卫,我的命有不值钱。”诗离打着哈哈。妄想用一些粗俗的动作让说出话的人自己否定自己的答案。

“姑娘既然能看得出刚才姑娘的伪装,几句戏言之中的真真假假,姑娘还想瞒天过海么。”

“哼哼,心思细腻的像一个女人,一点都不酷。咦,那姑娘又来找你了。”诗离眼睛里一丝躲闪之意看着男人的身后。

“哪,哪里。”最先有反应的是护卫。贾公子眼中带着笑意,并未离开诗离的额身影。

已经达到目的了,这两个人最难缠的就是护卫好不好,诗离在身上心疼的拿出了几个碎银子。扔在了地上。顿时,两个人之间的空隙,就被熙熙攘攘的过来捡钱的人呢填满。

贾公子并无失望,他的护卫此时正在以一等高手的速度伸手向诗离的背篓。

诗离也不恼。就在男人的气息越来越近的时候,诗离猛地回头。米分嫩的小嘴一撅。半空之中揪了一下。

护卫顿时眼睛瞪得像两个牛玲。直愣愣的被踩过来的人群踩在脚下。

“姑娘,你这些药材可都是稀有品种啊,要是能早些来,肯定还能卖个好价钱。”药铺里的小二手上一边嫌弃的翻来覆去挑挑拣拣,一边眼睛里每反一棵都几乎要冒出火花。

诗离心中暗骂,放屁,这可都是老子辛辛苦苦在山上拼了老命采回来的。绝无仅有。怎么就贱卖了。不过,脸上还是挂着老鸨子是的招牌式的微笑。

“哎。小哥,听说甄美人今日与两位王妃走的很近哦,只是听闻没有见过呢。”诗离一脸的八卦的脸。

“哼哼。”小哥一脸的鄙夷看着诗离。好像一眼就看透了诗离的企图。看的诗离心里发毛。

“你是不是也是为了那个。”小哥斜着眼睛。用余光扫着诗离,可能阳光根本就不在诗离的身上。

“什么?”诗离不知所以。

“哼,不就是为了她的钱么,你不行,你太瘦了。哎,看你是外地人,我跟你说一个都知道的秘密。”小哥凑上来,诗离很是配合的把耳朵凑上去。

“呀,真的,还有这等八卦呀。”诗离不自觉的脸都红了一下。

“哎呀,都是男人你怎么还害臊呀,我就说你没有机会么。”小哥又开始对着桌子上的草药发着红光的挑挑拣拣,想要诗离自行降价。嘴里不断地说着这个不新鲜了,那个不够药性。

诗离百无聊赖的敲着桌子,要想进入甄府。看来,走下人这一招是不行了,这个甄美人只吃自己儿子喂得东西,看来自己得想个其它的办法了。

“哎呦,两位姑娘来了。”这下小哥的眼睛又发出了狼一样的绿光。是色狼。

一股熟悉的俗气的味道扑鼻而来。诗离赶紧的想收拾自己的东西逃离这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直都是诗离的秉承的生存法则。

“别走啊。刚才话还没有说完呢,我还以为你能进入甄府呢,不过是一个三流货色。”大凤顿时气焰嚣张。

“姑娘?这是个姑娘。”小哥惊讶不已,没想到自己还能看走眼。

“哼,这种的木板身材,怎么都会被看成是一个男人。”大凤挺了挺还算是挺有料的身材,小哥看的简直就要流鼻血。

一道刀子一样的眼神射过来,诗离看过去竟然是那位姑娘,果然聪明的就是不一样,会把自己的所有的力量对准那个最有可能成为威胁的女人,大凤只是一个咋呼精,不会构成大的威胁,反倒是这个女人,虽然看上去脏兮兮,但是,浑身散发着一种贵气,就凭贾公子能多跟她说几句话就说明她的不一般。

“姑娘,咱俩好像不认识吧。”

对面气势汹汹的人,诗离手里已经准备好了银针,随时准备跟面前的戾气很重的女人扎上一针让她安静一会儿,而且,柜台上的那个男人和希望这个有料的女人能够安静一会儿呢。

诗离冲着男人抛了一个眼神。“送你个大礼。”

“这些杂草是什么。”女人看到了柜台上的东西,和诗离身边的空空如也的一个竹筐,不难想象这是诗离拿来卖的。

“哦,不就是一个野人么,来卖点野草讨生活的。你呀,还是赶紧滚回你的荒山野岭与乱葬岗的孤魂野鬼为伴吧,你的这些晦气的野草是不会有人喜欢的,不值钱。”女人随便的捡着几株,扔在了地上。

诗离看到了女人手上的几道细微的伤口,嘴角一丝的微笑是,什么都没有说,而且,看起来这个男人的如饥似渴的不断地滚动着的喉咙,他也不傻。这药性,他也懂,但是什么都没有阻止,精虫上脑的男人真是可怕。

“哦,你是说乱葬岗呀,我那里有朋友,你要是那天想去了,我找人给你安排一下,绝对保证是一个风水宝地,方便你投胎。”诗离拄着头,一副十分的好心的表情。

“混账,你乱说什么。”大凤一听很是着急,脸都吓白了。

“不要乱丢,很贵的。”诗离心疼的把药草捡起来,放到自己的竹筐里。“既然这里卖不掉,我就换一个地方吧。生活不易呀。”

“哼,贱命。我的调理的药包好了么。”大凤一副大客户的嚣张的模样,偏偏那个小哥还是一副谄笑的模样。

“好了,好了,姐姐的东西,我都是准备最好的,”小哥忙不迭的在柜台下面拿出了几包准备妥当的东西。

一股浓浓的红花的味道。

:你家要死人了。”诗离脱口而出。

女人一张爪子就向着诗离拍了过来,诗离伸过手接过她的手腕,摁在她的虎口处,女人的蛮力一点都用不上,浑身都被拧住了。动弹不得。

“有种了?”诗离放开她的手。

“你胡说。你胡说,我,我还是黄花闺女。”大凤躲到一边扶着柜台勉强的站着。

“哼,你的药就是小产之后女人调理的药,难道还有假。”诗离自信的笑着。“不信,我们可以打开来看看,看是我说的有假,还是你有假。”诗离一脸的得意之色。她就不信,她能摆脱得了这个脏水。得罪诗离,必定全数奉还。

“你,你、”大凤气的发抖。另外一个女人上前去扶住了大凤,在诗离的角度能看得到她冲着大凤摇了摇头。把大凤呼之欲出的话又咽了回去。

女人付了钱,看了诗离一眼。拿着药离开。

走过诗离的身边的时候。诗离低声的说到“打扰了我的生意,你也不用好过,这是最轻的惩罚,不要惹我。”

“姑娘好眼力。”那二人走后,小哥夸赞道。

“那有什么奇怪的。”红花的味道,诗离应该是这辈子都忘不掉了吧。女人的补品之中有红花这一味药实在是太平常不过,不过,别有用心的人也会利用人们的对于药理的匮乏而大做文章,今日,诗离也做了一个单章取义的人,不过,让那些讨厌的人有苦说不出,实在是大快人心。

“姑娘,药别收啊,我还要买呢。”见是诗离把药都放回了药篓。小哥忙不迭的伸手去抓,不过,诗离嘴角一丝的轻蔑的笑,收回了手,小哥扑了个空。悻悻的捡起一根药草。

“呵呵,你买不起,这一株,顶着小黄花,千金难求,你真以为我不识货,这可是我拿命才来的。”诗离一个叶子都仔仔细细的捡起来。

“姑娘,我们买的起。”门口一声儒雅的声音,诗离心中大叫一声不好。

“贾,贾公子。贾公子可是为了甄美人的药来的,我这里还是没有那一味药。”小哥有些为难地说,就如同是丢失了一个大大的客户。又想尽力的挽救一下。

“没关系,这位姑娘有。”贾公子一脸的柔情看着诗离,不知道还以为是来领离家出走的小媳妇呢。

“贾公子,甄美人,贾公子,甄美人。”诗离碎碎念。“哦。”恍然大悟。“你就是那个小白脸啊,难怪这么虚呢。”

小哥和护卫的脸都白了。

贾公子似乎一点都不奇怪诗离的叫法,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一丝的变化。

“姑娘,看你也是辛苦一天,不知道有没有兴趣与贾某坐下喝一杯热酒暖暖身子。”贾公子很是不计前嫌的邀请诗离。

诗离低头看了一眼药草。

看透了诗离的心思。贾公子说了一句。“一千两。”

“什么。”小哥腿一软差点趴到了地上。幸亏胳膊撑在了柜台上。

“那好吧。一手交钱。”诗离爽快的伸出手。

一沓银票放在了诗离的手心上,手指相触的一刹那,柔内的手指温柔的触感柔若无物。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男子的手。

“走吧,”诗离把背篓扔给了一旁的护卫,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护卫想要发作,不过还是忍下了,捡起了背篓,很是不合适的挎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诗离选了一个临窗的雅间,端着一杯茶水趴在窗口,眼神随着一个人的身影移动。进入药铺,一脸愁容的拿着几包药出来。透过那几道深深地皱纹就能感受得到那个人的呃生命危急。

时间不多了。

“敢问姑娘芳名,一直不知道姑娘的名讳,不知如何称呼。”贾公子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样子,就连喝酒都是一小杯慢慢入喉。脖子上常年的裘皮毛皮遮住了脖子以下的地方。只是能看得出来此人很是单薄。

“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他日嫁做人妇,就连一个名字都没有了,问与不问,不关紧要,若是贾公子不嫌弃,就称呼我为姑娘吧。”骗人,诗离现在已经没有心情了。她现在的一门心思都在贾公子的而身上。

“贾公子今日请我吃饭,如此大手笔,应该不是只看上我那几棵草吧,虽然,我那几棵草还是值那些的价钱的。”诗离托着下巴,显然对于桌子上的美食没有兴趣。只是间歇的吃几口配菜、

“姑娘,失陪一下。”护卫在贾公子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贾公子起身离席。

诗离只是在门本关上的一瞬间说了一句。“鸡婆。”

“虽说男人心胸不似传说之中的那样的宽广,不过如同贾公子如此这般的还是第一次见。”诗离并不避讳,不相信自己,处处试探的之人,如何共事。

“姑娘什么意思。”

“呵呵。贾公子如此多加试探,是想要我说实话么。”诗离把玩着从始至终手里的水杯没有一丝的下降的杯子,杯中的水透着让人心情大好的绿色,清脆的像是土地里刚刚钻出的嫩芽。“贾公子如此手段断送了多少人的性命了。”诗离眼眸轻抬。突然一扬手,手里的水泼向了对面的贾公子。

“公子。”护卫赶忙上前。却不敢碰他。“公子不能见风,这可如何是好。”“公子得罪了。”护卫伸手就要去拔贾公子的衣服。

“住手。”这句话是诗离说的。

诗离这个时候倒是不紧不慢的给自己盛了一碗粥。精细的瓷器泛着幽幽的值钱的光,就是一碗普通的粥盛在这样的碗里都会让人胃口大增,更不用说是如此的珍馐。

诗离吃了两口,腻得慌,都是一些莲子虫草,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你,你吃了没事。”贾公子惊讶的表情瞬间收回。怕是泄露了什么。

“你舍得我有事么。”诗离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的每一道菜,都与这茶水是必死的相克之物。你一定很好奇吧。”

“公子,已经开始泛红了怎么办。”

“富贵险中求。贾公子自然不必担心,这只不过是一种小小的惩罚,不管你的目的如何,但是算计到我的头上,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要算账的。我要那株草药,贾公子所求之事,我想你也不必再试探了,明日午时,你应该可以找的到我,毕竟,我穿过了半个城还是能被你们找到。”诗离擦了擦嘴,好像是对于桌子上的招牌菜很是不满意。

不知道蝼蚁怎么样了,他的菜总是很合自己的口味。看来还是得回去一趟呢。

“对了。”走到了酒楼之下的诗离抬头对着酒楼之上的窗口喊道。“贾公子的伤另算钱呢。”

“她到真的一点都不吃亏。”贾公子低头笑笑,不过,这样的姑娘,他喜欢。

“母亲。今日如何。”贾公子回了甄府,真夫人身前依旧是摆着几十盘的瓜果。全都是甜腻的要死的东西,不发胖才怪。现在甄美人坐在榻上就像是化了的肥肉一样。

“贾儿,来把今天的账本看看,这些生意你也应该接过去了。”甄美人命人拿过来一摞账本,交给贾公子。

贾公子手一推。“母亲,我不喜欢这些繁琐的东西。母亲风华正茂,给贾儿找到一个父亲才是。”

甄美人脸上一丝的窃喜。若是贾公子急切的看这些东西,甄美人才会真的担心,毕竟这个人不是自己的亲生的孩子,贪恋自己的财产之事,不得不防。

“贾儿,又取笑母亲。”说着,一声清脆的啃咬。半个西瓜皮在桌子上像一个不倒翁摇摇晃晃,应该又能长半斤肉了,甄美人身体就跟她的人一样,不带吃半点亏的,吃进去的一定会有所作用。比如长个半斤肉。

“来人,把东西拿来。”甄美人命人拿来一个暗黑色的锦盒,透着湿漉漉的颜色。

“这是什么、”贾公子问道。

“今日王妃和灵女给我的秘方,这一次,母亲一定能瘦下来的。”甄美人小心翼翼的打开锦盒。一个一指长的黑色的东西间歇的蠕动。

“难道让这么恶毒的东西接近母亲么。”贾公子瞬间就生气起来。“不可以。母亲若是想要变瘦我们可以再找办法,没有必要用生命冒险。”

“傻儿子,你不知道,这是王妃已经找人用过的,而且,这东西是吃人血长大的,绝对不会有危险,你放心好了。”

“母亲,儿子,明日给你找来了一个名医,一定能没有任何的风险的帮助母亲完成心愿。”

“真的?”甄美人明显的不相信,江湖术士已经坑蒙拐骗了很久了,她已经不相信什么名医了。

“我得先去准备一点东西。”诗离一拍脑门,自己得事先准备好了,不然明天双手抓瞎人家别以为自己是个骗子。

诗离找了一间门店最大的首饰店。大摇大摆的进去。

老板看了诗离一眼,眼睛越过诗离看向诗离身后的几个年轻的姑娘,虽然同样是粗布麻衣,人家好得看起来像是有诚意买的,虽然一样的看起来买不起。

“啪叽。”一摞钞票拍在老板的面前。

“哎呦,大爷,要点什么。给夫人买点什么呀,我们这里都是最好的金子打造的,保准夫人带上艳压群芳。”老板娘恨不得把所有的步摇都扣在自己的头上,诗离都害怕一不小心她的头被满头的装饰扯下来。好在身上的脂米分味比较的轻。

“我看起来像个男人么。”诗离在就近的一个镜子面前细细的看起来。“喝,还真的像个男人。”诗离也被里面蓬头垢面的样貌惊了一下,又趴在镜子面前细细的端详一番。“嗯,还是颇有些男人味的,不错不错。”

“呃,姑娘想要些什么我这里有上好的金丝缎。保准姑娘穿上能艳压群芳。”怎么每一个人看到钱就都是老鸨子一样的口吻。

“我又不去给人家当小老婆干嘛要艳压群芳,给我拿一套穿着舒服的简装。钱,”诗离顿了顿,“不是问题。小爷高兴了还要下一笔大订单。”

诗离选了一身银灰色的泛着淡淡的银光的束装,既不高调又不显得太过于朴素。头上竖着一个简单的发束。青丝简单的披在肩上,头上戴着一株青枣一样大的珍珠,散发出的淡淡的光与银灰色的衣服的光泽相得益彰,整个人显示出不一般的贵气。

“啧啧啧,姑娘真的是与众不同,这件衣服都十几年都没有人能穿出它的精髓,今日姑娘一上身简直就是为了姑娘量身打造的一般。”老板娘确实是佩服着这个一举一动都自带光芒的女子。

“那你是说这是压箱底的旧货了。”嘴上不饶人,诗离在镜子面前不断地转身,看得出来,对于这件衣服还是很满意的。

“姑娘,这是。。。”一听自己的大客户不满意,老板一着急就要解释,被老板娘一把拉住了。老板怯怯的眼神看着老板娘,诗离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这八百两银子算是定金。事成之后,我会再付一千两。”

“好好好。”老板忙不迭的伸手去接。

老板娘瞪了他一样,颤颤的收回了就要触摸到银票的一角的手。眼睛不甘心的看着银票,生怕被收走了。

“姑娘出手阔绰,敢问是需要什么东西。我也得量力而为,不知小店能不能满足姑娘的要求,本店合法经营,绝不做伤天害理之事。”老板娘定定的看着诗离,妄图以此来压迫诗离分毫,好让她露出狐狸尾巴、

此女一身贵气,绝不是一般人物。

“哼。”诗离把银票在手里拍打了两下。“多少人妄图得到这些不问缘由,你却找借口往外推。你头上的这些步摇不就是为了这东西。”

“正因为辛苦,才不能再加上一些不该有的负担,辛苦正是为了轻松。”老板娘义正言辞颇有一番教书先生的死板,让人又爱又恨。

“助你生意兴隆。我要一块二十尺见方的镜子。明日午时送到甄美人的府邸。可否。”

“可。”

“一面镜子,老板娘不觉得钱拿的烫手了。”

“甄美人要的镜子,自然是值这些钱。”

老板把就要生了翅膀的钱赶紧的揣进了袖口,老板娘又气又笑的看着自家的男人,狠狠地剜了两眼,里面却还是有慢慢的爱意,不知为何,如此的场景,诗离的心口生生的疼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