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貌相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5:35 字数:4370 阅读进度:161/239

“被这个女人这么一搅和,肯定是不能成事了。”师兄很是气急败坏的指着诗离。

“呵呵,没用的男人,一个个的指责起女人来还真的很在行呢。不想用自己的努力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趴在这里等着天上掉馅饼你们到是心很齐么。”诗离嘲讽的说道。

“说我们是等着天上掉馅饼,你的头上身上插了这么多的花,你是来找活灵芝的还是来游山玩水的。”师兄也是看不惯诗离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那又如何,我找得到如何,找不到又是如何,实话跟你说,我找活灵芝不过是为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根本就不在这山下的任何一个的饥民都跟他没有关系,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诗离大言不惭的说道。

“身为泗水的郡主,竟然不管百姓的死活,你何德何能。。。”

“关你屁事。”诗离不等他的话说完。一句话把他剩下的话噎死。

:真是没有一点女人的贤良淑德。”

“你们男人的嘴里贤良淑德不过是女人的由弱不堪,若是若琳是那副模样,你们在就在山下就已经死过几百次了。”诗离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的说。

“你小女子休得口出狂言,若不是我们护送若琳至此,恐怕若琳早已经是凶多吉少。”男人不允许有人否定自己的作用,尤其是不能允许一个女人否定。

“哼哼,你是指那几个野猪吗,”诗离讽刺的说。若琳能徒手对付一条蟒蛇。难道对付不了几个蠢猪,那几头猪并不是跑了,而是因为身上的几处银针暴毙而亡,恐怕跟你们这些笨手笨脚的男子汉没有关系吧。诗离嘲笑的看着那个还一手缠着木棍固定伤口的废物,那伤口的包扎也是出于若琳。

真的不知道是若琳在保护他们还是他们在拖若琳的后腿。

“你。”

“我什么我,要是我先在的话,一定不会让若琳带你们这几个废物上来,被人骗了都不知道,废物,”诗离翻了一个大白眼。一转身就跑了。

“诗离。”若琳惊叫出声,本想追上去,但是碍于大师出现过的地方,足足的行了几次的三拜九叩才肯踏上那个台子。

“师兄。这里,竟然有一个洞口。”若琳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那几个大师。突然恍然大悟。

“几个神棍而已不值得浪费时间。”诗离远远地说道。

“若琳。”师兄突然抱住了脸色煞白摇摇晃晃站不住的若琳。

“走、”诗离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停留。

若琳的身边还有很多的人照顾,她的练女可没有,她必须尽最快的速度找到活灵芝,一半为了苍生,一半为了练女。

“主子。”练女一直都在一场漆黑的路上奔跑,突然眼前一道刺眼的光芒,练女惊醒过来。身边围着很多的人,看到自己经过来都是一脸的开心。

简单的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很是虚弱,练女没有轻举妄动。眼睛里充满着疑惑和不解。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

“大夫,这姑娘是不是个哑巴。”其中一个一直都是一脸的喜悦的老太太的脸上突然盖上一丝的愁容。

“姑娘浑身的伤,在山崖上摔了下来能够保住性命并且能醒过来就已经是万幸了,至于是不是伤到了脖子还是要以后慢慢的看看,可能还是可以恢复的过来的。”大夫捋着自己的小小的山羊胡在练女的面前,看的练女很是想要一剪刀给他剪下来。

“是啊,是啊,有命就很不错了,不错了。”老太太突然叫了起来。周围的人并没有过多的反应。练女也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不过身体虚弱的,俩女就连翻个身的力气都没有。

“娘,娘。”一声声的浑厚的声音在门外由远及近的传来。此时屋子里只有练女一个人躺在床上。

练女突然就紧张了起来。这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的温和,恐怕是来者不善。突然,自己的身上像是被重重的一击。练女还是装睡,没有一点的反应,因为,平日里的话,但就是练女动动一根小手指头就能把这个草包打趴下,但是现在,她甚至就连是呼吸的力气都像是跟被人借来的。

“这个草包,怎么还没有死。不知道身上有没有钱。”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个黑影压了下来,身上有窸窸窣窣的翻动的声音。

练女强迫自己不要出声,已经做好了被侮辱的准备。

“大力,大力啊。大力是不是回来了。”是老太太喘着粗气带着些许的惊喜的声音。还有酿酿呛呛的进屋的声音。

“娘。”见是老太太进来了,男人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这个人是不是死了,怎么还在这里。有没有钱,我没有钱了。”男人吊儿郎当的翘着腿做到了椅子上。身手就是要钱。

“大力。娘给你说一个媳妇好不好,隔壁村的小花我已经托人看过了,长得不错,也是能干活,你要不要娶一个回来。”老太太不用看也一定是满脸堆笑。

“娘,你现在就只是养我一张嘴,要是我娶个媳妇回来,你就会养两张嘴了,你就不后悔啊。”男人说话间,把满屋子吐得都是瓜子皮,有几个还飞到了练女的脸上。练女感觉有一只温热的颤颤巍巍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拿过去。

“只要你肯回来,娘在苦点累点都不怕。”

“混账,那个混账还敢回来,你等我打死他。”老头送完了大夫。颤颤巍巍的脚步声,身后还拖着一根东西的声音的额拖拽的声音。

“儿啊,拿着钱,赶紧走吧。赶紧走吧。”老太太给大力塞了几个铜板就推着大力出门。

大力一看就这么几个钱,那里肯走。

举起手里的几个铜板,高高的举起,又扔了下来。“你前几天不是把老牛刚卖了么,怎么会只有这么几个钱。”大力的声音高高的,伴着铜钱砸在地上的声音,还有几声老太太的啜泣的声音。

“大力,你这个孽障,你是想要把我们的棺材本也输掉吗,我就当没有你这么儿子,我现在就替天行道把你打死,我们都不活了,都不活了。”老头举起了一个颤颤巍巍的木棍向着大力砸了过来。

一个浑身没有几两肉的老头力气哪里比得上一个身轻力壮的小伙子、

大力就那么站着不动,砸在他的身上的木棍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杀伤力。简直比挠痒痒还要挠痒痒。

“爹,你说你有这么个儿子不给我花,非要在路边捡来这么个病秧子,卡不出男女还不知道是死是活,何必呢,还是把钱给我花吧。”大力脸上皮笑肉不笑。

“混账,我就是给一个不相干的人花钱,都不给你个不孝子花。”老头浑身气的都在颤抖。

“哼,看你以后谁给你养老。”大力气呼呼的说。

“我养。”

‘“谁。”’

突然地声音把屋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吓了一跳。只见床榻之上,一个蓬头垢面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

“你,你竟然能起来。”老天天言语里藏不住的惊喜,年纪大了见多了悲欢离合,还是忍不住流出了浑浊的泪水。

练女最是讨厌这样拖拖拉拉的亲情,皱着眉头。

“大夫还说你以后再也动不了了呢。”老太太掩饰不住眼角不断留下的泪水。

“哦,那你是打算什么时候扔掉我这个累赘。”练女冷冷的说。

“你这个混账。”大力上去一把抓住了练女的破烂的衣领,力气大的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差点把练女拎了起来,这么轻的重量,也是吧到来着实吓了一跳。“他们要是想把你扔了,你现在就应该在狼的肚子里,别这么不知道好歹在这里说风凉话,你小心我把你宰了。”大力两排牙齿如同两片咬合完美的闸刀。

“你们,从来没有想过丢了我,即便我是有可能一辈子这样半死不活。”说是不震惊,是骗人的。就算是之前自己生死与共的死侍。练女也不敢断定谁能在知道对方一辈子醒不过来的活死人状态还能依旧始终的留在他的身边。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老人异口同声的说,言语之中好像是对于死有着不一样的体验。

“我会回报你们的。”练女低下了头说。

“呵呵,就你这小身板。”大力轻轻地像是对待一个泥娃娃,把练女轻轻地放下。弹了弹她的衣角。“报答呢,就你这样我们也指望不上,就是把你卖了,你这身上这几两肉也开不了几个钱,我的爹娘呢不过是闷了,才把你捡来的,你既然都活了,就多陪他们说说话吧。也算是你报恩了。”大力无所谓的说道。

“你们,不要钱,我有很多的钱的。”练女惊讶道,如此的穷苦人家,难道不是应该想要钱吗。

“不要,不要,我们不要。”不过老太太的眼神怎么看都像是再看一个傻子,他们估计是以为练女烧糊涂了吧,怎么一醒来就一直在说胡话。就她这个样子,还谈什么钱啊钱的。

“仇家呢,你们有没有什么仇家需要报仇。”练女认真的问。纠缠在一起的头发之下冒出来的一双眼睛看着众人,满是真诚。

“噗。”大力越听越好笑,拍拍练女的额肩膀,不小心用力过度,把练女拍到了床上。

“老弟,既然我的爹娘这么喜欢你,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陪陪他们,过几天等你着小身板恢复了,给你娶个媳妇,给他们生一个大胖孙子,也算是报答了。”

练女一直低着头,他们也没有看清他的脸,估计是以为这个小伙子感动的不行,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了,一般的流浪汉哪里有机会娶媳妇啊。

“对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老太太上前握着练女还有着血痂的手。

练女感觉带自己的手上一阵阵的刺痛感。“我忘了,我头好痛。”

“哎呀,看着小身板,那么高的地方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你还指望她这个破脑袋还能记住什么东西。就叫小九吧。反正那天是九号。”

“好。”练女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你看,这两个孩子还挺聊得来的,咱就当有两个儿子吧。”老太太难得看到一家人能在一起聊这么久,真是越看越是喜欢这个小九。

“咕噜咕噜。”小九的肚子叫了起来。

“哎呀,小九都好几天没有吃饭了,肯定是饿坏了吧,我给你拿些吃的。”老太太踩着小碎步,不慌不忙的去了另外一间屋子,不一会儿就飘来了一阵的香气。

“给,快点吃些吧。”老太太端来了一些的肉菜放到了小九的面前。

小九也不推脱,活像是一个没有吃过肉得人,狼吞虎咽起来。

“小九,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一些衣服,你就将就着穿吧,都是大力的额衣服。”

“没事,我的衣服,没有传染病,你就放心的穿吧。”

“咳咳咳。”正在吃着饭的小九差点一口把自己呛到了。大力一拳头砸在小九的后背上,差点把小九锤了一个透心凉。

灌了几口热汤,小九觉得自己的浑身的力气都恢复了。

“有没有人,屋里有没有人。”门外几个痞痞的声音传了进来。

“大力,大力。我们给他就是了。给他就是了。”老太天生怕大力出去。满含热泪的摁住大力的手,若是大力真的要挣脱又怎会没有力气。

诗离不解的看着老太太从一个古朴的木匣子里拿出了几个银子,颤颤巍巍又依依不舍的拿着出去。

“慢着。我去。”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的小九,下了床。

“孩子,你才刚醒没多久,切不可以冒险啊,大力,看好弟弟。”

“是,娘。”大力身手就要拦住小九,当然前车之鉴,这一次,他不敢太用力,也正是因为没有太用力,才给了小九可乘之机。

小九抓住了大力的手腕,一个后空翻,就这么一副诡异的画面,大力那个傻大个被弱小的小九一个跟头撂在了地上。就连土地都震了两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