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遇怪事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5:34 字数:4433 阅读进度:160/239

诗离背着自己的小包袱抬着一站小灯笼,小灯笼发出忽明忽暗的光,在山间幽静的小路上前进。一步一步,似乎一点都不害怕。

身后响起了“莎莎莎莎”的声音。诗离加快了脚步,一转身进入了身边的一个小灌木。吹灭了灯笼。

两个男人也尾随进入,脸上一脸的猥琐的笑,弓着腰,像是两只活虾。

“你们两个好慢啊。”诗离已经吧身上的衣裙换下来,正系上自己的一身的男装的腰带。

“看来,这小妞还是很着急的,等了咱哥俩很久了,咱们哥俩可是从来没有让姑娘着急过呢。”两个男人猥琐的搓着手靠近了诗离。

诗离慢慢的把手举过了头顶,一拍手。

树上轰的一声,落下来了一个黑影。落在了两个男人与诗离的之间。

诗离有些微微的生气。在自己的小包袱里掏出了一个香蕉,剥开了皮。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在了上面。“这么早就出来了,我都没有玩。”诗离憋着嘴,不知道为何不高兴。

“哦哦哦哦哦。”蝼蚁站起身,同样的是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年。

“啧啧,男人,不过长得也还算是俊俏,在城里的小馆里也能换点钱花花。”两个男人见蝼蚁根本就不构成威胁,自然也就肆无忌惮了。

“你们俩这么说也没有错,额能死的快一点。”诗离一口咬掉半个香蕉。幽幽的说道。

“小姑娘大言不惭,还不知道谁先死呢。”

“他们说话好难听啊。蝼蚁,我不想听了。”诗离干脆躺在了石头上,枕着两只隔壁。翘着二郎腿,看着天空上一闪一闪的星星,数星星。

一个热乎乎的东西躺在了自己跌身边。

“蝼蚁,你是不是该洗澡了。”诗离眼睛都没有斜一下。身边的那股温热一下子就消失了。

“说,有没有见到一行十几个人上山的,其中有一个扮男装的女人。”诗离手里拿着一根手指头粗的木棍,在被倒吊着的两个人的满前晃悠了一下。

两个人相视一眼。很是默契的摇了摇头。

“蝼蚁,把这两个人的额裤子扒了。”诗离也懒得废话、

“刺啦”两声,月光的照耀下,四条雪白的大腿就暴露在夜空之中。

诗离也不过多的停留,把手里的小棍子伸到了男人的两个大腿之间。快速的往后抽,响彻山谷的两声惨叫,经久不衰、

“我说,我说,我都说。”男人慌不迭的都要说。

诗离玩得正不亦乐乎,根本就不想停止,手里的荆棘条又伸到了大腿之间。几个回合下来,男人浑身叫的都几乎没有了力气。

诗离嫌他们太吵了,就让蝼蚁找了一些叶子把他们的嘴堵上了。

最后只剩下了倒吸凉气的声音。

“肯说了,”诗离倒像是刚刚听到两个男人求饶。

“姑奶奶,我们都说,我们都说。”嘴里有了自由的两个人赶紧的说话,生怕下一刻又被剥夺了说话的自由。

“哦,这样啊,我不想听了。”诗离手里拎着一根毛毛虫,柔软的身体在诗离的手心蠕动,却有着一种诡异的感觉。

“我们都说,我们都说。女侠,女侠,不要拿它靠近我们。”

“哦,靠近你们啊,你们很喜欢它们吗。那太好了。那就随了你们的愿吧。”

“啊,啊。。。”男人近乎脱离了正常人的叫声。

诗离看着那一个虫子的屁股一股一股的消失在了男人的额身体之外。

“看到了吧,要不是因为我只找到了一个虫子,你也会是这样的一个下场的。”诗离很是好心的提醒旁边一个目瞪口呆的男人。好像自己是救世主一般,另外的一个男人,已经叫不出声。一副令人恐怖至极的表情被掉在了半空之中。

“他们,他们正在另一条路上山,听说是去找什么活灵芝,只要顺着开着迎春花的路去找一定能追上他们。”男人慌慌张张的说,生怕慢了一拍诗离就会后悔一般。

“哦,这样啊。”诗离伸出了手,蝼蚁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放在了诗离的身上一把毛绒绒的虫子,蠕动交错在一起。

“你,你不是答应了,不会再往我的身上弄虫子,怎么能出尔反尔呢。”男人看着诗离手中色惨斑斓的虫子,说话都有些颤抖。

“这不是给你的。”诗离一说话就好像男人要抢诗离的玩具一般。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男人刚刚稍稍的放下一点心。

“不过,我最讨厌别人冤枉我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给你好了。”诗离一张手,男人就是满身的毛毛虫,在诗离的手上就如同是半休眠的状态,可是一跑到了男人的身上,虫子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无孔不入,寻找生命的每一个入口。

男人惊恐的长大了眼睛嘴巴。浑身除了微弱的呼吸,发不出一点的声音。

“走吧,我们去找若琳。”诗离拍拍手,逆着光可以看得到诗离的手上落下了一层细碎的彩色的光芒。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一脚踏在了地上的银丝锦缎的额衣服上,那应该是沐阳王爷特意为诗离准备的衣服了吧。只是,绫罗绸缎,诗离不是那么的感兴趣。

“嘿嘿,好看。”蝼蚁看着诗离,突然一股子傻笑。

“蝼蚁,你竟然会说话了,看来真的是近朱者赤啊,我就是那个朱,”诗离看着蝼蚁由衷的感叹道、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夸自己的呢。

“哈哈哈。”山林之中响彻的是诗离的狂妄的笑声。如果仔细的听,后面跟的还有似野兽又像是男人的笑声,丝丝的笑声之中好像是被山林之中的树叶撕碎,透着一丝丝的诡异和阴霾。

“师兄,今晚先在这里休息吧,前面地势越来越难走了,天黑路滑,恐怕会有危险。”若琳叫停了一众的师兄。虽然知道九死一生,不过,还是尽量的能够多活下来几个吧,不过,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伤亡,也算是万幸了。

“大胆,此处是圣地,什么人胆敢私自闯入。”突然山上几十米处出现了一排人影,这些人的脸上黑夜之中泛着金光。

“什么人。”若琳的几个师兄把若琳护在身后,

“胆敢私自闯入活灵芝的圣地,有何贵干。”其中的一个金面的人开口道。

“这里就有活灵芝。”若琳一听就在师兄的身后钻了出来。一脸虔诚地模样。

“正是,阁下莫不是为了活灵芝而来。”金面人依旧是声音满是威严。不容置疑。

“大师。我们正是为了活灵芝而来,还请大师能赐予我们一株。”若琳赶上前说道。

“大胆,活灵芝是何等的珍贵,怎能你们说要,就给你们一株,真是大言不惭。”

“大师有所不知,我们来求活灵芝并不是为了自己,这山下是有几百个饥民,他们都感染了恶疾,我们只不过是为了天下的额黎民百姓。还请大师成全,大师若是还不信,就请带着活灵芝亲自下山一探究竟,小女口中绝对没有一个谎言。”

“如此,若是真的,我倒是可以网开一面,不过,活灵芝乃是可以不可求只物,我们世代在此守候着一柱活灵芝,要看你们是否诚心,俗话说心诚则灵,若是真的一片诚心,自然是可以带走活灵芝。”

“如何,如何证明心诚。”若琳一听就是一脸的真诚,如同是在黑夜之中找到了一个光亮。死死地抓住不肯放手。

“你们还是早早地回去吧。”金面人突然齐齐的举起了手里的手杖,在地上重重的敲了一下。齐齐的消失了。

“大师,大师。大师,我们真的是为了救百姓而来的。”若琳着急的就要往上走去。

“若琳,且慢。”若琳被一个师兄拦住了。“这可能会是一个陷阱,我们不过是遇到了一个自称说是看守活灵芝的人,一切都还没有验证,先别急。”

“师兄,可是我们在这山走了这么久都没有遇到一个人,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难道这不是冥冥之中上天安排给我们的吗。”

“或许,这就是大师给我们的考验呢,我们就在此清心打坐,一定会心诚则灵大师还会在出现的。”

“嗯,嗯。”几个人都同意。纷纷卸下了行礼就在原地打坐做好了。

被露水打湿了肩头几个人都没有动一下。

“哈。”诗离被蝼蚁摇醒,很是不情愿的伸了个懒腰。一巴掌拍过去。“我再睡一会儿嘛。”满身周围都是青草的气息。诗离像是被无数个青草精灵包围,舒服的不肯清醒。

“哦哦哦,诗离。哦哦哦哦。”蝼蚁情急之下叫出了诗离的名字。

“好,好。”诗离躺着竖了竖大拇指。“不错,接着练练,我们就可以说人话了,你就让我再睡一会儿嘛。”诗离猛地坐起身被蝼蚁摇晃着。脸上弹起了几滴露珠。

“呀,怎么这么多的花。”诗离一睁眼就被眼前的一席的话惊呆了。

满地的淡蓝色的透着纯洁的花。昨夜里,明明眼前只有一地的青草,何来的如此多的花,若不是真的一夜能开出这么多的花。

诗离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开着妖娆的花。制止了蝼蚁要上前一探究竟。

“蝼蚁,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开得过快的花,吸收的是人的精血,这附近,一定会有人惨死的。”诗离脑海之中猛地想起了昨夜的两个男人。

诗离原路返回,本来只是想给他们两个一点教训。诗离不过是用荆棘条把两个人的大腿抽烂,并没有伤及性命,那几根毛毛虫也不过是让那两个男人安静一会而已,充其量就是下一下,若是取他们的性命,还是远远不够的。

“果然。”远远地,诗离没有再上前。风“呼呼、”的吹过树上挂着的轻飘飘的两个骷髅发出的镂空的声音就足以说明了一切。

蝼蚁不明所以,但是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诗离没有再上前。若是再上前一定就可以看到凶手还躺在树下没有离开。

“蝼蚁,快走。”诗离很少会害怕,很少会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的颤抖。

见诗离如此的反应,蝼蚁也没有过多的坚持。

“看来,我们找对了地方了。”诗离跑了很远,终于惊魂未定得看了一眼身后。“蝼蚁,你知道吗,你知道它为什么叫活灵芝吗,你知道为什么若琳去找一株草,却像是签了生死状一般。”诗离嘴角一丝的冷笑。

如此的惊险的事情,当权者自然是不会自己出马的。

活灵芝,活灵芝,自然是以活物为养料,而,对于他们来说,最容易获得的反而是万物之灵的人类,最聪明的东西,反而最容易获得呢。

“咦,他们在这里。”诗离刚想上山,接着看到了若琳一行人盘腿在山上打坐。

“你们在干什么。”诗离走上前去。

若琳一抬头,看到是诗离,不知为何,看到她的一瞬间若琳突然就一种放松。若琳刚要开口说话,一想到自己正在修行,就马上闭了嘴,就连一个眼神都不敢有了,好像是自己的人任何的一个表情都是对神灵的亵渎。

“什么嘛,着了魔了,一个个的。”诗离干脆继续往上走。上面除了一块被打磨的很是光亮的青石板什么都没有。“倒是有个吃茶的好地方、”

“你给我下来。”若琳的师兄不知为什么一脸的凶神恶煞的看着诗离。诗离已经脱了鞋袜光着脚踩在了这上面。

“为什么。”诗离也是一脸的吃惊。虽然诗离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好得也没有针对过这个男人啊。干什么一见面就横挑鼻子竖条眼的。

“吼吼吼。”蝼蚁一个拳头大的石头扔了过去正砸在师兄的额头上。

师兄的额头上立马就起了一个大包。

“师兄。”若琳已经顾不上打坐了,上前去查看师兄的伤口。

“诗离他是我师兄,我们是正在等待着大师出现为我们指点迷津。”若琳语气里有些无奈,更多的是兴奋。

潜意识里诗离明白,这件事情一定是与活灵芝有关。

“什么大师,听起来怎么这么像是算命的半仙。”诗离毫不客气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