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仆吃货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5:26 字数:7069 阅读进度:155/239

“卫炎,把这些汤药分给他们喝下去。”诗离已经配好了几味药,熬好了汤汁。一大锅墨绿色的东西,上面还漂着几朵小花。看着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

“是。”对于诗离的手段,卫炎自然是深信不疑。

不一会儿,诗离已经盛了十几碗,并排着摆在了身边。

“怎么这么慢。”感觉到身边有人慢慢的度了回来。诗离依旧在忙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没有抬头。“卫炎,你怎么了,赶紧给病人端药啊。”诗离眉头微蹙,看向卫炎带着一点点的不满意。但是,卫炎这个人一向是做事最为稳妥。肯定是事出有因。

“诗离小姐,这。”卫炎拿来了依旧是满满的一碗药。手上身上还有很多。看得出来是洒的。若不是洒了这些,那药还是满的。

“他们不喝。为什么。”

“诗离小姐,我们还是跟着王爷回城吧,这些人本就不是泗水的百姓,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管的。”卫炎苦口婆心的劝到。

“噗嗤。”诗离一下子笑了出来。一边大笑一边看的卫炎有些发毛。“没想到最是秉公办事的卫炎大将军也学会了意气用事了。”

诗离一语中的,卫炎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是啊,曾几何时,卫炎都是到哪里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也不曾孤身一人便装来给人低声下气的端过一塆药,还被人这么的不领情。

“诗离小姐,那当下怎么办。”卫炎看得出来,诗离小姐并不会如此就打算放弃。诗离小姐从来就是让人无比的安心的人,她身上有一种百折不挠的精神在无时无刻的支撑着自己。

“这药可是我辛辛苦苦采的,怎么能不喝呢,不喝可是会生病的。”诗离搅着锅里的药汁,把这些汁水榨出来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的。

“咳咳咳,咳咳咳咳。”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咳嗽声不断地传来。

诗离端着一碗药在前面走着,卫炎在后边拎着一个满是药水的桶跟在后边。诗离的到来本来是让周围躁动的人群稍稍的安静下来一点,但是,随后,就有恢复了热闹,人们之间讨论的话题也转到了诗离的身上。

“王爷都把我们丢下了,只留下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过不了多久她也会染病,到时候就会被接走了,还不是留下我们自己在这里慢慢的病死。”

“我知道各位是担心我的药没有作用。既然我已经决定留下来,不治好大家的病,我是不会被允许走的。”诗离看着众人。“大家也已经是许久滴水未进,这药有驱寒保暖的作用,若是大家担心我在里面放了不干净的东西,那我就先干为敬。”诗离说着就低下头,嘴已经接触到了碗的边缘。

“我来喝。”一双黝黑的灰尘包围着的但是看出来还是纤细的一双手接过了诗离手上的药碗。

诗离低着头,嘴角带着一丝的笑意。

“咕咚咕咚”几声。女人的嘴角边就只剩下几滴墨绿色的药汁。

众人都盯着已经喝下去药的女人看着,好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肚子里好暖和,而且好好喝呀,还有没有,能不能再给我一碗。”女人举着空碗,讨好的看着诗离。

诗离依旧是带着笑意。“一个人只有一碗,不能喝多了。”

“哦。”女人撅着嘴。有些意犹未尽。

“我也要,我也要。”一群人如过江之鲫都围了过来。不一会儿,一锅汤就所剩无几。

几个人自告奋勇的带着喝剩下的碗去水边清洗一下。

“诗离小姐。”一捧水蜜桃送到了诗离的面前。

“哟,这里这么多的饥民,你竟然还能找到吃的。”诗离眼睛里闪过一道光。自己确实也饿了,但是秉承着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原则,诗离一直都没有说话。

“那当然了,几个水果而已,对于我来说一点都不难。”卫炎第一次被人这么当面的夸,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蝼蚁的头抬了一下,又低了下去,嘴里一直在蠕动着。诗离清楚地听到他的肚子里在咕咕噜噜的翻江倒海。

“给你。”诗离捡了两个最肥大的放在一边,又捡了两个剩下的里面最大的三个给了蝼蚁。

蝼蚁眼睛里简直就是射出了两道光能把人射穿了。但是只是抬头看了看,眼睛里的惊喜的神情并没有少,手里不断地刨着地上的土,并没有伸手拿。

“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诗离命令道。他嘴里一直都在嚼着什么东西。

“你竟然吃树叶。”诗离大惊。“把这个吃了。”诗离几乎是命令的语气。

蝼蚁竟然生气了,就像一只未被驯化的野兽,竟然冲着诗离龇牙咧嘴。

“吃了。”诗离给已经拿起剑的卫炎摆摆手示意他没有关系。把手里的水蜜桃伸到了他的嘴边。就这么僵持着。

蝼蚁伸出舌头添了一下,三下五除二将三个桃子吃了下去,就连桃核都吞了下去,吃完了就逃也似的跑了。

“他一直被人关在地下,就连话都不会说,能听懂人话就已经不错了,但是人心不坏,也是一个可怜人,你不要怪他。”诗离眼中含笑的看着蝼蚁慢慢变小的身影。闪烁着慈爱的光芒。

卫炎都被自己用的这一个词语震惊了,明明是比所有的人的年纪都要小的年纪,为什么卫炎觉得诗离小姐的身上用上慈爱这个词却是毫无违和感,她的身上总是能让人无时无刻的感觉到博爱和伟大。

“啂,你的。”诗离手上拖着最大的两个桃子,眯着眼睛。

“诗离小姐,这。”卫炎站在原地突然感觉自己浑身好像是被定住了。

“要是练女在这里,我们肯定不会只有水果。”诗离话语之中不免有一丝的悲伤。

“是我没有保护好练女。”卫炎低着头一副默哀的模样。

“呵呵,为了死的人自责,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有,我本就比你的年纪小了不少,以后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你就叫我诗离吧,这样行事也方便,”诗离淡淡的很是自然地说出来。

今天一天的事情无时无刻不在让卫炎无比的震惊,他现在大脑简直就是处在不能工作的状态。

“这,这,诗离小。”

“很好啊,就这样。”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的时候,诗离就插话接过去。“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吧。”诗离拿出了自己身上的针线。“你的衣服上都破了几个洞,脱下来我给你补补。”

“不,不用了,我回去换一件就好了。”卫炎浑身一阵的燥热,连忙摆摆手。怎么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

“你的身上破破烂烂的,人家会以为我们是江湖骗子呢,快点脱下来。”

“哦。”卫炎故意不去看诗离的眼睛,但是无意间看到了她的脸还是忍不住一阵脸红心跳。

“诗离小姐,想不到你的女红也做得这么的好呢。”卫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话题。

“是么,很好嘛。”诗离一听有人夸自己,立马就举起了缝到了一半的衣服给卫炎看。“是不是跟练女缝的就差那么一点点。”诗离的语气里兴奋之情简直就是要溢出来。

“呃,是啊,真的是很不错。”卫炎估计是怕遭报应,差一点就咬到了舌头,说这么言不由衷的话。

诗离举着被自己缝的好像是大象脚的衣服的针脚,还兴奋的哼哼唧唧不知道什么歌曲。

“哎呀。”诗离一不小心已经是第五个扎到自己的手指头了。“好痛。”诗离擦掉了自己手指头上的血迹。刚要下针。转头看向一脸的焦急的卫炎。

“你不是想要试试么,要是你以后娶了娘子,也不能事事都依赖她,男人还是需要自己能独当一面的。给你吧。”诗离一副我是过来人我都是为你好的一副说教的模样。

卫炎心中简直就是感恩戴德,几乎是颤抖着接过了诗离手中的针线和自己再在她的手里蹂躏几番就真的不能穿的衣服,本来就是三个小洞,诗离小姐说是一个大洞比较好缝,硬生生的给扯成了一个大洞,就这样还缝的七扭八歪。

卫炎蹲在一边简直就像是一个刚进门被恶婆婆欺负的小媳妇。一边听着婆婆的说教,一边含着泪缝好了自己破旧的衣服。

“对呀,你看,还是得多练习吧,这肯定多练习几次比这次还要好。”诗离看着卫炎几下子就缝好的严丝合缝的衣服,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破过,心里咒骂一声,混蛋,活该你没有老婆、

“阿嚏。”卫炎打了一个喷嚏。

“嘻嘻。”诗离暗自笑了一声,咬了一口水蜜桃,五官就挤到了一块。“妈呀,好酸啊,你该不会是来整我的吧。”

“不会呀,诗离小姐,这都是挂在树上朝阳最好的,不可能酸的,我尝尝。”卫炎拿起了诗离给他准备的两个桃子,咬了一口。“不酸呀。”明明很甜。

“那另一个呢。”诗离不死心的看着另外一个。

卫炎也咬了一口。“也是很甜啊。”顿时,卫炎明白了诗离的用意,心头里酸酸的。眼睛开始红红的。真的很羡慕练女能有这样的主子,真的很幸福。

“呀,你看,那个黑影不会是一头熊吧。”诗离扔下了手里的桃子,跳到了卫炎的而身后,关键的时候还是物有其用的,,比如说卫炎这个时候就是用来保护性命的。

卫炎把自己咬了几口的桃子仔细的放进了衣服了,抽出了剑随时准备迎战。诗离撇撇嘴,这个男人好矫情啊。

“等等,是蝼蚁诶。”看清楚了来人,诗离一下子从卫炎身后的岩石上跳了下来。

蝼蚁的身上背着一个大大的藤蔓编成的大包袱,才看起来像是一个熊。

“哇塞,你去了哪里啊,这是什么。”蝼蚁脸上的污垢更多了,整个变成了一个小黑孩。把一个大大的藤蔓编成的球放在了诗离面前,很是自豪的模样。

“哼哼。”卫炎吃着自己甜到了心里的两个水蜜桃。一副嗤之以鼻的不屑的表情,身为护卫应该第一时间保护自己的主子,竟然自作主张消失了这么久。

抓起了地上的一个诗离吃剩的桃子,咬了一口。“好酸啊。”卫炎一脸的痛苦的表情,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水蜜桃、

“就是啊,早知道我就把大的自己吃了。”诗离也是无奈的摆摆手,跟他说了竟然还不信。非要自己尝一口,较真的男人一点也不可爱。

简直就是酸涩的心里。卫炎的心中也好酸啊。简直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诗离很是开心的跟蝼蚁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大快朵颐的吃着西瓜。

“喂,你偷瓜的时候给人家放钱了吗。”

“哦哦哦哦哦哦。”蝼蚁顿了一下,好像是在回答诗离什么。

“胡说,你身上哪里来的钱。”

“哦哦哦哦哦。”蝼蚁好像是在跟诗离狡辩。

“下次不准偷西瓜了。”

“哦哦。”两个人又相安无事的吃起了西瓜、

“一、二、三。”卫炎过来数了一下数量。

“干什么,眼睛瞪得跟个牛铃一样这么大。”诗离冷不丁的出现在身后,把他吓了一跳。

“诗离小姐,你们俩吃了八个西瓜吗。”卫炎不自觉的眼睛看向诗离的肚子。

“那怎么了,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大肚能容吗,有什么好奇怪的。对了,你既然在这里,就把这里的东西收拾一下给我带过来。”

“蝼蚁呢。”卫炎就是随口一问,那个家伙好像吃完了西瓜就没影了。

“说起来,我也没有见到他呢,谁知道呢,不管他了。”诗离说着就走了。

“西瓜皮有清热解毒的功效,虽然不能根治恶疾,但是起码是能够缓解一下的。大家放心食用一点,还能充饥。”诗离很是专业的角度跟饥民解释道。一副劳苦功高的模样。

“这个时节,怎么会有这么新鲜的西瓜皮呢。”有老人不解的问道。

卫炎浑身一颤。手里拿着的勺子舀起来的西瓜皮都划了下去,一副心虚的模样。

诗离最看不上他这种扶不上墙的倒霉样子。一把拿过了勺子,很是平稳的给那个话很多的老头盛了满满的西瓜皮汤,上面只飘了两片西瓜皮。“西瓜皮是属于凉性的东西,而且不好消化,大爷我看你有胃胀气还是多喝点汤吧、”

“嗯,姑娘真是个实心眼的好姑娘,今天早些时候喝了你给做的药汤,真个人都感觉有力气多了呢。对了,这西瓜皮给四十里外的凉城盛产的西瓜很像呢。”

“哦?大爷还吃过凉城的西瓜,莫非还是富贵人家。”凉城的西瓜堪比黄金,有些人一辈子光是听说过就已经是万幸了。

“那倒不是,只是听说过罢了。”老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显摆被人接了短的感觉、

“凉城的西瓜。”卫炎嘴里喃喃道。今天难道要一直震惊,自己的小心脏不知道鞥不能受得了了。不过,看着诗离小姐一副脸不红心不跳的感觉,应该不是吧。而且,这么多的西瓜,这个小子又没有钱,怎么会呢,不会的,不会的。

“哎。我的随从,就这一天,累的都快瘦了五十斤,这不,为了给大家收集药材,已经累的站不起来了。”诗离一副非常的心疼的表情看着身后的草丛里一身破烂的衣服身上盖着几个大大的芭蕉叶子只漏出来两个脚掌的蝼蚁。

“哎,你们主仆二人心底真的是太好了。”一个老太太一脸的慈眉善目,拿下了自己身上的披肩,上面还有几根金丝银线。

“奶奶,这可使不得,我们本就是行善,要是拿了你的东西,那就是交易了,说出去,多不光彩。”诗离赶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又给老太太披回去。

可是老太太好像比诗离还会演,刚才还晴空万里的脸上此刻已经是老泪纵横。“这孩子跟我的孙儿大不了多少。我就是看着心疼。”老太太把披肩盖在了蝼蚁的脚上。

诗离狠狠地瞪了蝼蚁几眼当然是偷偷地,生怕这个时候他乱动。蝼蚁极力的忍者,自己身上比爬上了几万只蚂蚁还要难受。

终于,老太太拿着自己的那份走了。诗离一回头,那个披肩早已不知为何挂上了十尺高的树上。

“什么累的,分明是撑得。”哪有一个人吃下八个西瓜都不觉得撑得,呼噜大的震天响。

“卫炎,你这只诽谤。”诗离半眯着眼睛看着卫炎,这个男人怎么突然变得跟个怨妇一样。不是在战场上杀过不少的人吗,怎么这个时候编一句瞎话都这么吓成了这么个样子,“啧啧啧则。真是人不可貌相、”

“呼啦。”一只鸽子飞到了旁边。

“咦,有鸽子,烤了。”诗离满眼的惊喜,下一句话就说出了这么几个字、

卫炎一脸的黑线,难道在诗离小姐的眼睛里什么东西都可以跟吃的挂上关系么。

“诗离小姐,这是沐阳王爷专门用来传消息的鸽子、”卫炎无力的说。

“哦,是么,那有什么消息。”诗离眼睛还是离不开鸽子,还伸手在鸽子的身上摸了几把,趁机掂量掂量有几两肉。“还不够塞牙缝的。”诗离嘀咕一声。不过,再小也是个肉啊。

“信不在身上,再脚上。”卫炎以为诗离小姐是在没有找到信才失望的。在鸽子的脚上找到了被绑着的信。递给了诗离。

“哎。”诗离一把把卫炎毕恭毕敬的递过来的还在木桶里的信退了回去。“又不是国家机密,你就直接看了吧,告诉我说了什么就行了,搞不好是给你的任务呢,”诗离无所谓的说。

卫炎一想好像也对哦。也就不再推辞。

诗离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把这个活着的肉吃进肚子。

身后传来莎莎的声音。诗离一回头,还有一个人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面前的鸽子,第一次诗离无比的强烈的感觉到什么事主仆一条心。

诗离摆了一个放心的手势。

“扑通。”一声。蝼蚁又倒了下去。一会儿呼噜声就均匀的响了起来。

“王爷说,泗水的赈灾的物资就跟在后面,不一会儿城门就会被打开,要我们准备迎接组织饥民领用物资。”卫炎已经说完了,还在低着头,正因为低着头才没有发现他已经涨红了的脸。

“哦,怎么想开了愿意赈灾了,不是说要等死么。”诗离无意间间嘟囔了一句。

“诗离小姐。”诗离刚要走,当然是抱着鸽子。

“啊。”诗离赶紧的**了一下鸽子的头。“好可爱,”以掩饰自己被抓包的尴尬。眼睛里对着鸽子溢出了满满的爱意。“怎么了呀。”这个时候的诗离极其的温柔。

“那个,王爷的信,是给你一个人看的。”卫炎把信递给了诗离,逃也似的就跑了、

“什么啊。”诗离嘀咕了一句。信好长,诗离根本就没有耐心看完。

终于看到了最后,诗离感觉自己的鼻子里都快要冒出烟来了。脸上都火辣辣的,沐阳王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了。诗离感觉自己的我小心脏就快要蹦出来了。

“哦哦哦哦哦。”头发上有一个东西在蹭蹭。

诗离像是害怕别人发现自己的小秘密一般。赶忙藏了起来,虽然蝼蚁也看不懂。

“拿走吧。”诗离只想赶快把蝼蚁打发走。

果然,得到了诗离的允许,蝼蚁非常的开心的抱起了鸽子就消失在了草丛之中。

“嘶。”卫炎抱着胳膊,有些表情痛苦的走了过来。

“诗离小姐。蝼蚁在那边玩火。”卫炎都没有感觉得到自己的语气有一种嫉妒的争宠的感觉。

“哦,他还是个小孩子,只要不把山林烧了,就随他吧。”诗离眼睛滴溜溜的一转。赶忙说道。

“哦。”卫炎的语气了有一丝的失望。非常的失望。一扫台子上,那只鸽子没有了。

“那只鸽子,我回了一封信,它带回去了。”诗离语气很是平淡,期间偷偷地看了一眼卫炎,卫炎脸上的疑惑还是有一些。

“诗离小姐,那是沐阳王爷专门传信用的鸽子,你,会用吗。”卫炎小心的问道,生怕自己家的王爷和诗离小姐的情诗被人捡到了会变成把柄、

“嗯,它很乖。”

一想到诗离小姐也会是自己的主人,卫炎就感觉自己的体温都上升了三度。

“哦哦哦哦哦。”身后草丛里传出了几声蝼蚁特别的呼叫声。

诗离小心的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什么人,卫炎也正在人群之中帮着别人搭建避难的帐篷,看天气,今晚会有一场雨。诗离一猫腰钻进了草丛之中。

“肉呢。”诗离看着地上的灰烬,根本就一点香味都没有。

“你竟然挖了一个地洞。”诗离惊讶的看着蝼蚁扒开周围的一团草,里面露出了一个可以容纳两个人的地洞。而且背风。简而言之,里面的任何的气味也不会扩散出来。

诗离钻了进去。给蝼蚁腾出一个位子。

蝼蚁并不着急进去。徒手在灰烬之下挖出了一个泥团子。

诗离心中不断的给蝼蚁竖起大拇指,着急这不是捡了一个大厨吗。

蝼蚁把泥巴一拳头打开。里面飘出了浓浓的果香,混杂着肉香,单是闻一下,诗离肚子里的馋虫就被勾了出来。

诗离接过了香喷喷的肉,还没等蝼蚁进来,洞口就又被蝼蚁用杂草封上。像一只猎犬蹲坐在外面。

让诗离安心的在里面享用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