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知后觉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5:20 字数:4647 阅读进度:152/239

“该死的都没有死。”诗离冷笑一声。

“抓住这个妖孽。”府尹带着一些蒙面护卫赶了过来,把诗离团团围住。“吼。”绿色的大蟒蛇盘了几圈把诗离护在自己的身体之中。

“诗离小姐。”卫炎紧张的叫出口。

诗离一脸的漠然,好像这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可以收场。”诗离冷冷的说。又像是在警告某些人。

沐阳王爷攥了攥拳头、“府尹这是做何。”沐阳王爷问道。“泗水郡主是皇后娘娘亲子册封地,难道这样你也敢动她。”

“王爷。”宁一不满的拽拽沐阳王爷的衣袖,这里天高皇帝远的,谁也斗不过地头蛇,不可强出头,而且,泗水的府尹,有先斩后奏之权,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王爷,小人身为泗水的府尹,有义务保证这泗水的一方安宁。既然有妖孽出现,小人理应解决了。”府尹伸手指向诗离,一声令下,俨然是一个土皇帝。“拿下。”

“吼吼吼。吼吼、”几声震天响的回响和几个蟒蛇摆尾。面前的几个黑衣人已经被撂倒了一大片。

府尹脸上并无惧色,倒像是在等着什么结果一般。

“府尹,难道就没有解释的么。这地牢之中的女人是怎么回事。”诗离目光灼灼看着府尹。“难道府尹也有权利在地牢之中豢养女人私自取血续命。若是妖孽,那恐怕是非你莫属了。”

府尹眯着瘦小的眼睛,不为所动。良久,眼睛突然撑开一条缝,像是突然凭空注入了一股力量。“抓住它。”几个锋利的散着寒光的钩子从剩下的几个黑衣人的身上射出,勾住了绿蟒的身体。

“噗噗、”

几声刺穿皮肉的声音。黑衣人用力的拉,绿蟒还是尽力的护住诗离,身上的伤口也是越来越深,诗离忍不住头皮发麻。

“住手。”

“继续拉,妖孽不能留。”

“我是妖孽,与它无关。”诗离瞪着府尹的而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句话。

“蛇本就是灵物,是被人蛊惑了才会如此的伤人性命,如此妖孽已经招供,不日,就一同处理了吧,”府尹一声令下,从四面八方聚集了更多的黑衣人,诗离被曾曾围住。绿蟒身上的钩子被人松开了力气,像是没有了生机一样。“轰隆”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竟敢用蛇胆草。”诗离一瞬间就明白了是在呢么回事。原来一开始的那几个接近的人根本的目的就不是诗离,从一开始就是绿蟒。他们身上的蛇胆草被绿蟒攻击的时候挂在绿蟒的身上,绿蟒皮肉被拉开,药效进入。

简直就是一箭双雕。

没有了绿蟒的庇护。诗离就完全是一个敞开的娇弱的受攻击的对象。

脖颈处一个凉凉的东西。诗离还想再说些什么,软软的趴在了绿蟒之上。

“诗离。”沐阳王爷本想往前。

府尹挡在了沐阳王爷身前。“这妖女与这绿蟒已经连在了一起,所以才会突然昏迷,不过性命暂时并无大碍,本府尹会竭尽全力去救治与她,若是无力回天,必定会以泗水百姓为重。”府尹做了一个抱歉的动作,命人把这一人一蛇抬走了。

耀阳王爷刚想上前,明倩身体一歪,挂到了耀阳王爷的身上。“王爷,明倩的肚子痛。”明倩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

“来人,把耀阳王妃带回去仔细照顾。”耀阳王爷马上命人前去照顾明倩,一回头,府尹与几位黑衣人已经没有了身影。

沐阳王爷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一回头,也发现找不到了府尹的影子。

“不好,”两人同时大叫一声。一同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王爷。”明倩和宁一同时大叫一声,手心里也只抓住了一把黑暗,伸开手,什么都没有。

“王妃,您怀有身孕,还是早些休息吧,王爷知道了肯定会怪罪奴婢的。”几个死里逃生的丫鬟几乎是求着明倩。

“我不去。”明倩一巴掌拍在最近的一个丫鬟的肩膀上,响亮的声音在黑夜之中格外的惹人注意。

“夜深了,我怕冷。”明倩几乎是颤抖着说了这一句话。她不能让所有的人看着一个笑柄,她是一个飞上枝头的凤凰,不会抓不住一个男人的心。

“惺惺作态。”宁一低声说了一句,虽有不舍,还是很是大度的说了一句。“王爷回来会有一身的寒气,我去给王爷准备一些姜汤,以备以后的用处。”话语之中还有自己不能为沐阳王爷分忧的忧愁。确实是贤妻良母。

“沐阳王妃真的是沐阳王爷的贤内助,难怪沐阳王爷的伤口好了这么快,自从与王妃成亲,沐阳王爷整个人意气风发了呢。”宁一身边的丫鬟一个个嘴里就跟灌了蜜一样。反正说好话又不要钱。

明倩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快步的走回了自己的寝宫。

“稀里哗啦。”不出所料,一个晚上,因为那个女人,她失去了自己最最重要的两个人,还让她那么的丢脸。

她不能再等了,不能再如此下去。

“哗啦哗啦、”耳边是细细的溪流声,诗离眉头微蹙。这附近难道还有泉水。

为什么自己的脑袋不能集中意识,这里到底是哪里。周围有影子在不断地移动,只几个人,他们在自己的身边做什么,自己到底是在哪里。

甜,有香甜的气味。

“母亲。”诗离喃喃道,人到快要死的时候,总会想起这一辈子最温暖的时刻,对于任何的一个人,所想起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近乎是本能的响起自己的生母。与自己曾经血脉相连的时刻,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温暖,好像是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

诗离嘴角勾勒出一个完美的笑容,完美的近乎于一个假象。

“你要什么直接说就是,为何非要留住一个男人,你直接说你想要通过这个男人要得到什么,我给你便是。”男人一拂衣袖。手里把玩着一个竹蜻蜓。

“男女情爱,你怎么会懂。”女人近乎疯狂的叫嚷着,我要为他生一个孩子,以后我就会是皇后,唯一的皇后,稳稳的皇后。

“可以,一点都不难。”男人修长的手指在月光下近乎是透明的颜色,骨节都看得清楚。“只是,我掐指一算,这中间,有一个女人会成为你的劫难呢。”男人手的竹蜻蜓旋转了两圈又飞回了男人的手里。没有丝毫的偏差,似乎是有了生命,成了他手里的宠物,只要他供给它需要的养料,它就会一切都听从差遣。

“大仙愿意帮我吗。我愿意付出一切。”女人嘴角因为激动剧烈的抽搐着,就连那一丝强挤出的笑容都显得有些面目可憎。

“我要什么。”男人从这个角度上看去,就像是坐在了一轮月亮里,神圣的不可靠近。“暂时还没有想到,不过,你以后一定会有的。”

“好,成交,只要我成为皇后,我就愿意拿出一切去交换。”女人眼睛里的狡猾不言而喻,而,男人眼里的玩味才更加的触目惊心,如果,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能够看得到的话。

一夜无果,整个府尹府被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半点诗离的影子,那个巨大的绿蟒,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皇兄难道聪明绝顶也没有半点的头绪。”耀阳王爷看到了空手的沐阳王爷,环抱着胳膊,走了上来。

“耀阳聪明不在我之下,不也是没有头绪。”沐阳王爷淡淡的说。

这府尹府一定是有猫腻,肯定暗藏什么机关。

“池塘。”两个人一下子想到了一个地方。

待两人匆匆忙忙的赶到,池塘早已经干涸。四周都是漆黑潮湿的石壁,没有一丝的洞口的痕迹。

“皇兄在这府尹府中也是住了一段时日,难道府尹这**凡胎真的能瞒天过海,不会留下一丝的蛛丝马迹。”耀阳王爷语气中意思很明显,沐阳王爷肯定是自己留下了线索,不给耀阳王爷知道,待耀阳王爷离开之后,自己一个人偷偷地去找。

“耀阳王爷真是没有长大,心胸还是那么的小。”沐阳王爷不甘示弱。如此没有了皇后娘娘,他们也就不会担心谁会被谁偏向。

“皇兄还是那么的能够隐忍,如此,甚好。”耀阳王爷语毕,一记勾拳就迎了上去。沐阳王爷早已经准备好了,随时迎战。两个帅气的身影在黑夜之中上下翻飞,胜负难辨。

两个人背对背的坐在一起,感慨道。“很久都没有这么痛快的打一架了。”

“上一次的时候,还是六岁那一年。”

“真想有生之年能跟你对坐豪饮,一吐为快。”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沉默了,他们如此的身份,是不可能说出对方的真心话的,这样的人生是要一直带着面具生活的。

不会有人问你累不累,他们只是关心,你富丽堂皇的外表。

“王爷,王爷。”卫炎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看的出来,他跑了很久,卫炎此时看到两位王爷,心中是一万只某种生物跑过,他从这里追着府尹府追了不下十圈,竟然他们两位尊敬的王爷此事正背对背的做着赏月。

“如何,是不是有线索了。”

“嗯。”卫炎郑重的点点头。

几个人来到了诗离先是消失又莫名出现的黑洞里,在外表下,这看上去是一个枯井,但是真正的下入里面,才会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

“不要碰这石壁上的东西。”卫炎小心的走动。手里拿着诗离的一件外袍,这是诗离之前偷偷地暗示卫炎的。

本来衣服里有一块小石子,正是出自这里,诗离本是想引他到这里来,但是卫炎无意间发现诗离穿过的衣服竟然能避开这里的小爬虫。

“这里有一条路。”沐阳王爷惊叹的说到。

“正是,之前被一层小虫子盖住了。才没有看到。”卫炎说道,这也是诗离告诉他的。

“那么。”众人一想之前的事情全都脊背发凉。那么之前那么多的人下来这里,身上都密密麻麻的爬了一层这样的虫子,说起来,确实是非常的瘆人。

“开了。”诗离的衣服在一扇石门一样的面前晃了一晃。没有任何的动静。

卫炎又换了一个。还是没有动静,转了个方向,又换了一个,才被打开。

密密麻麻的虫子垒砌一座高墙,突然之间就土崩瓦解。开始四散溃烂。一个漆黑的通道出现在三人的面前。耀阳王爷本能的躲到了前面的人的身后。沐阳王爷打头阵。伸手示意身后的人不要靠前。

漆黑的走廊突然四周亮起了很多的灯火。一直通到前方。

“王爷,前面有个人影。”卫炎最先看到,果然,众人看去,一个黑影闪过,那几根火苗飘飘散散几下,证明刚刚真的是有人来过。

“追上去。”沐阳王爷运功一下子就追了上去。卫炎也想都没有想就尾随自己的主子。耀阳王爷一向是最惜命,自然也不会让自己在这个不明不白的时候落单,虽然前面的状况,他也没搞清楚。

跑的好快。那人分明没有内里,只能凭借两条腿奔跑,确实比这内力还好用,沐阳王爷使尽浑身的内力,也只能勉强的跟随上,而,很明显,如此,那个男人还不是用的全部的力量。沐阳王爷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得到他在奔跑的过程之中在有意的调整自己的速度,以防两个人落的太远。

而,这个速度,完全能让,身后的两人落单。

“喂,这里是哪里,人呢。”耀阳王爷和卫炎两个人傻乎乎的站在了一个四周都是黑乎乎的黑胡同的路口,四周不时地吹过来几阵冰冷刺骨的风。两个人在寒风中不知所措。

“怎么走。”耀阳王爷看着故作镇定的卫炎,心中一阵鄙夷,真是跟自己的皇兄一样榆木脑袋。

“全听王爷做主。”卫炎一个跪地,完美的甩锅,这个时候敢下决定绝对是找死,就算是找死也不能是卫炎找的,卫炎担不起这个责任,但是,若是陪着耀阳王爷殉葬,那里可就不一样了,搞不好一下子就成了英雄人物了。

“好,那就选你说的路吧。”耀阳王爷扭头走了。留下了一头云里雾里的卫炎,眼看着耀阳王爷欲走越远,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等等自己的意思。卫炎赶紧爬起来跟上去。

不知耀阳王爷所说是为何,卫炎,没有选择路啊。

“你的光亮的额头指的方向,就是你选的。若是我有什么意外,你一定脱不了干系,你的主子也一样脱不了干系。”耀阳王爷阴险的笑了一声。卫炎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卫炎单独与耀阳王爷困在一个地下迷宫之中,卫炎故意暗害耀阳王爷,身为沐阳王爷的护卫,这个身份做出这样的事情,倒是也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