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5:17 字数:4729 阅读进度:150/239

“好像下雨了。”诗离扭过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不可能。”男人半躺在床上,消瘦的肩膀半倚着一个枕头,慵懒而富贵的模样,看的诗离很是想要敲诈他一番,一看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系列。

“把这个喝了。”男人拿出了一杯水。放在了诗离的面前。里面发出淡蓝色的光。

“你就是一直喝这个的。”诗离撇着嘴,光是看一眼甚至就会觉得这里面的小虫子就会爬满全身。

“对呀。”男人很是平淡的说了一句。跟这个女人在一起自己总是不用有丝毫的戒心。

“呀。”诗离凑上前去,贪婪的掀起男人的衣袖。这一举动吓了男人一跳。手掌差一下就飞出去了。

落在了诗离头顶,像是在**一只小宠物。“你干什么。”

“难怪你皮肤这么好呢,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呢。”诗离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不难想象她此时的脑子里正在盘算着什么。

“不可以。”

“我又没说什么,看你小气的。”诗离嘟着嘴。此时正在想的就是如何从这里出去。练女那个傻丫头一定在找自己找疯了吧。

诗离手拄着自己的下巴,傻呵呵的笑着。

“在想什么。”

“没什么。”

“若是她死了呢。”

“我就把杀了她的人千刀万剐。”诗离不假思索的说。

“若是那个人你杀不了他呢,”

“我就用一辈子去折磨他。不死不休。做鬼也要缠着他。”

“哦,若是你自己舍不得呢。”

“不可能。不过,要是你这么美的人的话,我一定会手下留情的。”一股寒意顿时充满了室内。

诗离马上闭嘴。低下头,守着自己的盘子里的草莓。吧唧吧唧吃了几个。味道还可以,但是再是美味佳肴,天天吃顿顿吃正常人也是受不了呀。

诗离在自己的身上挠来挠去,好像是身上有一万只爬虫。

“哎呀,我的身上肯定是生了虱子了,我得出去晒晒太阳。”诗离说着就自顾自的往回走。刚才自己进来的时候进了一扇木门才碰到这个美男,只要不进这样的门就不会再碰到他了吧。“哈哈哈。晒完了我就回来。”

诗离一个利落的转身才转了不到一半,自己就一下子腾空,准确无误的落在了那个柔软无比还留着美男的芳香的床榻之上。

诗离整个人被迎面飞来的一个墨绿色的身影压在身下,那绝美的冷艳的面孔此时正在自己的上方注视着自己,就如同一面神佛,让人不敢亵渎。

“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诗离嬉皮笑脸的说。

男人轻蔑的一笑。“如同蝼蚁一样的人,也应该走蝼蚁的通道。”话音刚刚落,诗离就感觉自己的四周一片漆黑和阴冷。隐隐的还有爬虫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里是哪里。”四周安静的只有诗离自己的回声。

诗离在四周摸了摸,空旷的好像能够容纳下整个世界。诗离尝试着走出了几步,地上的东西绊了她一脚,诗离差点摔倒,趁此往前迈了一大步,扶住了一面墙。

墙面上,却是有一些凸起的东西在诗离的手底下迅速的移开。

随着诗离移动,诗离的四周都会有这样的纤细的四肢拍打在地面上的声音。

“谁。”上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呀,有人吗,有人吗。”诗离把两只手放在自己的嘴上做成一个喇叭状。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欢呼着。

果然诗离的呼喊声有了作用,上方传来了一丝的光亮。

“诗离小姐。”是卫炎带着惊讶和欢喜的声音。“诗离小姐你稍等一下,我马上找一个绳子把你救上来。”卫炎慌乱之余都忘记了用轻功只用两条腿跑着找来了一根胳膊粗的绳子,放了下去。

诗离稳稳地被带上来。

诗离往卫炎的身后瞅了瞅,只有卫炎一个人呢,“你的小情人呢。”诗离说着还坏笑一声。好像是发现了人家什么大秘密,又相互保密不准说。

“诗离小姐不要说笑了。哪有什么小情人啊,”卫炎低着头,黑夜中掩饰了他红肿的眼睛。

“诗离小姐,沐阳王爷要是知道诗离小姐回来了一定会非常开心的。”卫炎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果然,一说起沐阳王爷,诗离小姐的脸上就泛起了红晕。

诗离几乎是小跑着跑到了沐阳王爷的寝室。

诗离远远地看着沐阳王爷的寝室里透出暗黄色的光亮。诗离静悄悄的示意卫炎不要出声,她要给沐阳王爷一个大大的惊喜。

扒开了一条门缝、诗离刚要蹦出去。却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不知道何去何从。

沐阳王爷的屋子里根本就已经有人红袖添香,诗离现如今就只是一个多余的而已。

“王爷,夜深了,宁一给王爷捶捶肩,”宁一素手芊芊,且不说是垂肩,就是看一眼摸一下,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也绝对是不一般的享受。

诗离的手就只会杀鸡宰鸭,事事亲力亲为,比起宁一的养尊处优,诗离确实是比不过。

“诗离小姐,王爷他。”卫炎还想帮着王爷扳回一局。

诗离疲惫的摆摆手。“我累了,我去找练女了。”诗离浑身的疲惫一瞬间都涌了上来。把整个人包围住。让诗离无所逃避。

练女啊,那个傻姑娘,总不让自己失望吧,人啊,就是自私,自以为勇敢的一往无前受伤之后才会想到那个一直以来让自己舒服的去处。

“你不要拦着我,滚开。”诗离手里已经握着一根木棍打在了卫炎的身上,卫炎就是跪在诗离的院子之前不肯离开。

“卫炎,你再不让开,我就不客气了。”诗离举起了手里的匕首。

“诗离小姐,只要你答应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太激动。我就让开。”卫炎一直低着头,只有如此,诗离才不能看到已经伤心到不能自已的卫炎的脸,黑夜之中少了如此的交流,两个人原本心意相通的人就很容易变成仇人。

“你们把练女怎么了。你们把她怎么了,练女要是少了一根毫毛,我就把这里掀了。”诗离活像一只母老虎一般。“给我让开。”诗离挥着手里的匕首,此事已经事关练女的生死,诗离无法平静。

“诗离。你怎么会变得如此的暴躁。”手腕上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耳边是那个温柔的此时却是暴怒的声音。

“咣叽。”诗离手里的匕首落在了地上。不过是一把极钝的刀,就算是要砍人。切水果都不能派上用场。

“王爷与王妃情谊相投,且现如今正是深夜,二人不是应该同床共枕了,为了一件别人的小事兴师动众,诗离担当不起。”诗离看着惊慌的有些衣衫不整的沐阳王爷和沐阳王爷,活像是别人捉住了一般。诗离心口就有一阵堵着。

“卫炎,说说是怎么回事。”沐阳王爷看着卫炎问道,直接把诗离越了过去。

“回王爷,卫炎在井口巡视,突然听到了里面有诗离小姐的声音。就是这样。”

“啊,是她啊,”众人一听纷纷的往后靠,生怕沾染上了诗离身上的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诗离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上,明明是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啊。

最让诗离不理解的是,为何,沐阳王爷也微微的向后仰。

“王爷。”宁一一脸的凝重。“之前的接触过尸体的人全都染了恶疾,这次。”宁一看了一眼诗离。意欲很明显。

“是啊,是啊。别让恶疾传染了更多的人。”众人纷纷附和。

“有病治就好了,不就是恶疾么,又不是被人下了咒。”诗离无所谓的说,不明白这些人怎么都跟见了鬼一样看着自己。

“就连她自己都承认了,太可怕了。恐怕这就是恶疾的源头。”人群之中众说纷纭,不过矛头都指向诗离。

“诗离小姐。”卫炎使劲的向着诗离摇头,让她闭嘴。诗离只当是没看到,她现在的注意力全都在沐阳王爷的身上。

“王爷,众人眼前,皇家威严,不可徇私。”宁一看出了沐阳王爷的动摇,虽然坚定的眼神之中并没有任何的偏袒,但是,他的迟疑,他的杀伐果断,在这个无理取闹的不识大体的女人的面前全都不见了,迟疑的让人心生嫉妒。

宁一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周围的几个人听到,又不会让所欲的人听到,但是仅仅是那几个人就足以把这句话传到了人群之中的各个角落之中。

“王爷,切不可因为她是泗水的郡主就徇私,祸害的可是整个泗水的百姓的性命。”人群之中有人的声音非常大的叫嚷着,生怕沐阳王爷不做决断。

到现在还是云里雾里的诗离,自己成为了最不明白的一件事情。

“哎哎哎。”诗离拿起一根木棍敲了敲一面铜锣。“咣叽咣叽”的额声音震天响,瞬时间就安静下来了。

“你们这么讨论的热火朝天的能不能有一个人告诉我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诗离惊奇的看着同样惊奇的带着恐惧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众人。

“诗离。你,现在已经是泗水恶疾的来源,必须马上处理掉。这不是个别人的恩怨,而是所有的泗水人的一致决定。”宁一站出来,一副端庄的圣母的模样。身后一大帮子力挺她的人。

“是啊,是啊,王妃说的是啊。”

“沐阳王爷,你也这么觉得么、”诗离嘴角带着笑意。她自然是明白所谓的处理是什么意思,来之前,就大体的听说过一件事情。嘴角的笑里带着玩味还有一丝丝小小的期望。

沐阳王爷嘴角牵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诗离小姐莫不是以为皇兄还能救你不成。泗水的公敌,就算是郡主也必须伏法。”耀阳王爷意气风发的带着同样的光彩照人的明倩走了过来,所到之处,所有的人恭敬地让出了一条宽敞的路。

“单凭你们一人一句话,就能决定我的生死,未免太唐突了,若是其中有人别有用心呢。若是说我是恶疾的来源,只要拿出证据来,诗离就地伏法绝无怨言。”

“诗离姐姐。”明倩娇声娇气的说。

“我可没有这么好的福气有你这么好的妹妹。”诗离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意,好像那个是在夸赞面前的这个小妹妹的衣服很漂亮一样、

“诗离姐姐,在深井之中的人无一幸免,就连接触过的人都染上了恶疾,难道诗离姐姐非要连累了泗水的所有的子民为你陪葬你才甘心么,若是诗离姐姐诶觉得一个人太孤单,明倩愿意陪你一同前往。”明倩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不断地耸动着肩膀。

诗离则是站在对面手里握着一根棍子站在门口,活脱脱是一个恶霸,任谁都会觉得是诗离在欺负弱小的明倩。

“妹妹真的是志向远大,如此就已经称得上是子民了,不知道泗水的百姓答不答应。”诗离四两拨千斤,一句话让两位王爷矛头转向对方。

明倩浑身一颤自己一时之间说漏了嘴。转头偷偷地看向耀阳王爷,耀阳王爷伸手握住了明倩的手,并没有丝毫的不自然。

“诗离身为郡主,能为泗水的百姓谋福,自然是泗水的神明,那泗水的百姓都会记得你的恩德。也自然就是你的子民。”耀阳王爷一句话又把皮球驳回了诗离这边,诗离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既然接触的人都染上了恶疾,那么,我没有染上恶疾,就不会传染给别人,我现在很健康。”诗离就不信了,众目睽睽之下,他们真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自己给点着少了。

“根据以往的记载,凡是与尸骨呆着时间超过了二十个时辰的无一幸免。诗离还是不要再挣扎了,并没有人要知你于死地,反而吗,你这么拖下去到时会连累不少的人。”宁一摆出了一副我很是想要救你但是有心无力的神情,活像一朵白莲花,诗离都很是想给她采了。

“在座的王公贵族据我所知,也是接触了的,难不成,你们就能有特权,我这个半路来的郡主,就必须背黑锅替你们去死,现在当这这么多的百姓,也好有个说法。”

“诗离。”明倩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更像是在显示自己的特别之处。果然,明倩只要站出来说话。所有的人就是一副谦卑的模样。

“怎么,你还会治病。”诗离问道,明显的是随口一说。

“治病倒是说不上,就是妹妹身份能够压制一下这恶疾而已。”明倩一副谦卑的姿态。高贵典雅,扣在她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再看看自己一副落魄的满身的灰尘的模样,与高贵沾不得半点边。

“耀阳王妃现在是灵女,灵女自然是有办法赶走恶疾,还泗水百姓一个太平日子。”人群之中的群中总是很是及时的出现为别人呐喊助威。

诗离钻了一个空子进了院子,卫炎没来得及拦住、

“练女,练女。”诗离接连找了几个屋子,都不见练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