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的门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5:16 字数:4458 阅读进度:149/239

“滚。”练女沙哑的声音吐出冷冷的一个字。

“哟,这小妞还挺有脾气的呦。”生冷的铁链在地上摩擦出令人脊背生寒的声音,妄图让这个女人低一次头。

“滚。”练女又一次的说了一句,没有丝毫的商量的余地。这不是救命的水,这是屈辱,虽然这个时候练女非常的需要这一碗水。

“求求我,这碗水就是你的了。”狱卒隐晦的眼神在练女的身上扫荡。练女眼神里依旧带着刀子,但凡有人敢冒犯分毫,练女一定会虽远必诛。

“没意思,像一个死尸一样。没有之前的有意思,且。狱卒一甩手把手里的碗扔在地上,跑到了另一边坐了一桌子开始划拳。没有人注意这边。

“哈哈哈、”耳边传来了诗离的声音。

“主子。”练女猛地睁开眼睛,不小心先动了伤口。渗出了丝丝的血迹。“是幻觉吧。”

“哈哈哈哈。”一身红衣的小女孩出现在眼前的黑暗处,看不清楚脸。

身边还有一个浑身透着阴冷之气的男人,也只能看得出是一个男人而已。如同死神一般,给人一种透彻灵魂的冰冷。

果然,那几个狱卒都七到八歪的躺在一边。不知是死是活、

“这个呢,是要死的还是要活的。”男人充满了魅惑的雌雄难辨的声音。

“哈哈哈。”女孩子想起了银铃一般的纯洁的笑容。

“主子。”练女惊恐的张大了眼睛,这是自己的主子,但是,这又不是自己的主子。一副主子的皮囊,但是,之下的灵魂,在已经被漂白了。

“呀。”女孩子听到了练女的说话,竟然兴奋无比,欢跳着跑到了黑暗中男人的身边,撒娇一般。“她在叫我主子呢,还是不要杀了她吧。”诗离咬着手指头,好像是一个小姑娘不更事的在决定先吃哪个口味的糖果。

“诗离舍不得呢,你难道忘了我们来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么。”男人在故意的引导诗离。

“嗯。”诗离为难的看看练女,看看男人,站在中间咬着手指头。“好吧,”极其为难的点了点头。

“主子,无论你做什么决定练女都会顺从与你,这一次,练女依旧也会,练女能在最后一刻知道主子还建在,已经是上天的恩赐。”练女眼睛里在发光,不像是在迎接死亡,倒像是重生。

“诗离。”男人把诗离叫回到自己的身边。搂着诗离的脖子,肌肤相信总是给人一种踏实感。“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男人趴在诗离脖子上的牙齿仿佛是一条毒蛇在吐着芯子,随时都有可能一口咬下去,让这个女人当场毙命。

“这个姑娘,我是不是见过。我不要杀她。”“咣叽。”诗离手里精致的月光翡翠刀柄的匕首掉在了地上。吃惊的看着已经皮开肉绽的练女眼睛里闪着泪光。

“你不开心么,为什么一直在掉眼泪。”诗离伸出了自己的手,但是又害怕弄脏了自己的衣服,又缩了回来。

“主子,我这是高兴地,高兴地。”练女身上的铁链在桄榔桄榔作响。

“我倒是很想看看你后悔的样子。”男人带着蛊惑的声音从练女的背后传来。身体里一股凉意穿透。眼前的两个人都消失了。

“练女,练女。”卫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现场。练女像是被人扒了皮一样的挂在了木头上。身上皮开肉绽,没有一点的好地方,头发与血水混在一起,丝毫没有任何的美感可言,让人看到的就是心疼。从后背处一把明晃晃的刀直达心脏底部。断了气,真个人像是祭祀的活物一般。

“这里的守卫呢,不是号称是泗水最最安全的地下监狱。”卫炎见到此场景已经不能正常的思考,恨不得杀了这里的每一个人。

“我们的守卫也都遇害了,凶手似乎是冲着这位姑娘来的,才害死了我们的几位守卫。”监狱的一个护卫站出来看完尸体说道、

“那倒是怪罪我们连累了你们了。”卫炎阴阳怪气的说道。手指头已经捏的咯咯作响。

“那这姑娘身上的伤是不是跟你的守卫有关系。”卫炎看着几乎已经不成人形的练女,没说一个字都感觉自己的身体里的血液都在一点一点的凝固。

“这只是例行公事而已,这种犯人嘴硬,若是不言行逼供是不会轻易地是说实话的。”护卫风轻云淡的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看着实在是想要杀人。

“好好安葬吧,卫炎,给他们一些银子给练女姑娘厚葬。”沐阳王爷看了一眼,就离开了。

“哎呀,这么多钱,我们几个小哥可以好好地乐呵乐呵了,这可是几个月的俸禄了。”

“对呀,没有想到沐阳王爷对于一个下人还这么大方。”

“嗯,他要是知道,我们把那个女人扔进了乱葬岗,会不会来找我们麻烦。”

“瞎说什么,我们明明是把那姑娘葬在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哪里来的乱葬岗。”

“啊,啊,啊,对对,那么哥几个我们就用剩下的钱去喝花酒吧。”几个狱卒一脸的横肉乱甩,晃晃悠悠的进了一家妓院。

各自迫不及待的选了一个姑娘,进了房间,不一会儿就传来男人和女人的娇喘声。

“她血虚,不能吃凉性的东西,不要总是给她吃这些。”被关在笼子里的药师看到了没有血色的诗离像一只安静的小猫咪蜷缩在男人的怀里被抱了回来,眉头紧皱,心被揪了一下。

“嘶、”男人轻轻拨动了一根手指头,一根木棍插进了药师的手背,死死地将他的手定在了柱子里。

男人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都没有丝毫的停留,带着诗离走进了房间。

“好痛。”诗离抱着肚子,缩在床上。肚子里好像是有一条蛇把她的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浑身难受。额头冷汗直流。“练女,练女啊。”突然诗离安静下来,不是突然之间没有了疼痛,而是有一种意念将这疼痛压制了下来。

诗离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神里的纯净无暇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坚毅和忧郁。

男人探究的看着诗离,期间眼神之中还夹杂着一丝的厌恶,这样的被世俗沾染的女人说不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他只是需要一只漂亮的听话的宠物而已。

大手运力附上诗离的额头,试图将诗离的这一部分记忆再次的拔出。仪式结束之后。

诗离再次睁开眼睛,眼睛里是完全的确定的坚毅。

秀眉紧皱,“你是谁?”诗离感觉身上的衣服像是快掉下来,一低头,一身火红的绣着茉莉花的红袍,半遮半掩的挂在自己的身上,若是有人有心,完全不需要力气就可以把它扯下来。

诗离心中升起一阵的恶心,这完全就是一个卖身女的穿着。一把拉起了衣服,用腰带紧紧地系在了腰上,确定不会再被风吹开。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的惊奇,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这是迄今为止比较满意的一个宠物,就这么消失了,看来又要物色下一个了。

“这些都是你爱吃的,你不要再尝尝么,”男人手里一盘子的草莓火龙果,精致而鲜嫩的诡异。

诗离一阵反胃,难怪自己胃里一阵酸痛,看样子自己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难道是都是吃这些东西,都没有吃过饭么。

“不好意思,我吃饭,请问怎么离开这里,诗离近几日可能是多有打扰,抱歉了。”诗离保持一副歉意的模样,眼睛却是在打量这个房间,怎么能出去。有几面窗户,诗离发现了一面光线最是透亮的,应该是能够出去的。

“还没有人能够在这里出去呢,也不会有第一个。”男人似乎是生气了,手里的水果瞬间变成了一盘泥状物,诗离甚至都没有看到是如何发生的。

这个男人的额能力不一般,所以才要赶快的离开这里。要不然,诗离不能确定自己还能完好的生活多久。

“那好吧,反正看起来,我也在这里生活了很久了,不如,就多住几天吧。”诗离走向了窗户。“好闷,开窗透透气。”诗离边说边忘窗口走。

男人一点都不意外诗离的额举动,为什么女人总是以为那里就会使出口呢。之前的很多个女人都是从那里跳了下去,然后变成了一具不会出声音的白骨。

诗离纵身一跃在开窗的一瞬间跳了下去。“啪叽。”掉进了水里。“什么啊。”诗离竟然发现这是一汪发着光的水。顿时间,一股思绪涌进了自己的头脑,

这些水,她是见过的,就在那个山洞里。这个长得很好看的怪人该不会是用这些水来照明的吧。

诗离撩起了一捧水,水在自己的手心慢慢的散开,她清晰地能够看到水里的小生物在明显的避开自己。

甚至从外面看,自己处在水池之中,水池的中心是一个凹陷。

男人见诗离如此长的时间都没有动静。以为又会是一个牺牲品。一阵轻微的“哗啦”声突然响起,接着就是湿湿的脚踩在地上又故意放轻的“啪叽啪叽”的远去的声音,到了远一点的地方,就是放开了声音的大大的“啪叽啪叽”的声音。

男人平静的脸上终于是有了一丝的表情,发怒。眉毛几乎是拧到了一起,不过一点都不妨碍他很好看。

男人稍稍的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头。房间的格局发生了变化。诗离按照自己的方位感一直在往一个方向跑。

“呀,大门,就要出去了。”诗离欢呼雀跃的声音。想都没想就推开了门。

一推开门,就是一张绝美的极致又黑到不行的黑脸。“呵呵,我正找你的,来你家做客这么久我也应该露一手,哈哈哈哈。”诗离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在背后拎出了一只山鸡。

男人不解的看着这个女人,身上不知道在哪里弄得是泥水,还有鸡毛,本来一身高贵的衣裙,被她穿成了一身的麻布,本来一盏茶的时刻之前,她完美的还是像一个艺术品。

发现,这个女人恢复了神志之后,任何的一举一动都能够牵动他的神经,

“这是我的宠物。”男人冷冷的说。

“哈哈,反正我也是你的宠物,我们都是宠物,吃了对方也不会有什么不对的,是吧。”诗离嘴上说着已经把那只鸡的脖子拧断。那只鸡在她的手里蹬了一下就不再动了。

男人还没有来得及差异。

诗离早已经选好了一个地方升起了火,已经开始飘来香味。

“拿走。”男人被这香味吸引,突然又一改脸色,生气的说。

“为什么,这么香。你问问。”诗离饿得不行,就先用刀一片一片的割上面的熟的肉先吃,还举给男人吃。

男人嫌恶的躲开。用袖子捂住口鼻。“世间的污秽之物,吃了会腐蚀身体,整个人都会腐烂的。”

“那你都是吃什么,我在你这里都吃水果都快没有血色了,我的头都在发晕。”诗离几乎是大吼着。人家饿的都头重脚轻了,不就是自己动手烤了一只鸡,怎么就成了污秽之物了,你自己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就会欺负小姑娘。

“吃了。”诗离一脸的命令的语气,拎着一片肉递到了男人的嘴边。

“不吃。”

“吃了。”诗离又递进了一层,肉片几乎贴在了男人的脸上。

这么俊的一张脸要是被弄脏了,诗离都会很心疼的。男人长得有很高,诗离却是举得很累啊。所以画面看起来就有些滑稽,一个十二尺高的俊男被一个矮自己两头的小姑娘逼着吃一片半熟的肉。莫名的有一点的喜感。

诗离都想放弃了,男人突然伸出舌头添了一下。一股木头烧焦的木炭的味道。没有想象中的美味,皱了皱眉头。

诗离简直都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自己都被定在那里了。男人抓住诗离的手,像是小鸡啄米一样,把那片不足鸡蛋大的肉片,愣是吃了三十几口。

“你不会自己拿着吗。”诗离感觉自己的手已经废了。都麻木了要举过头顶这么久,简直不是人过的,可以是一大酷刑了。

“脏。”男人吃的津津有味,嘴里吐出这么一个字,诗离浑身一激灵。这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吃的津津尤文竟然还能说出来脏,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