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毒物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4:30 字数:4408 阅读进度:127/239

对于诗离突然摆弄起银环蛇,沐阳王爷和卫炎反而一点都不意外了。只是专心干着自己跌事情,不过。沐阳王爷皱了一下眉头,才突然发现有一件事情好像不对劲,手里的轻纱划过手心,留下一抹丝滑。

晾晒衣服这种事情明明是女人应该做的事情,为什么自己在这里给一个女人晾衣服呢。

不过看到卫炎一脸黑线的看着诗离在一块大石板上用他的玄铁石大师打造的削铁如泥的宝剑切切切的时候,,突然就很是同庆卫炎,不过,这一路上,有诗离在是不会寂寞了。一瞬间的时间,沐阳王爷突然希望就这样下去,两个人在一起,有山有水,有她。

就如同承诺一样。最真的感情只是那一瞬间地事情,没有人有义务变成永恒,错的,只是当真的那个人。

一股香味飘了过来,传满了整个山洞,一缕炊烟飘香洞外,被雨滴打散,飘散消失。

“开饭。”诗离拿着几个碗状的树叶在锅里搅了几下。

“这是什么。”沐阳王爷换好了衣服却是看到了一锅颜色不明的东西,不仅是颜色,里面的红红绿绿了的也不能分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吃下去,确实是很需要勇气。

“这是我在洞口找到的香料,你放心,都是寻常的没有毒。”诗离知道那两个人的顾虑所在。好不藏私。

“嗯,是的,我都看着的。”卫炎点了点头,这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沐阳王爷不在乎卫炎都在乎好不好,诗离可是把他捉到的两只山鸡,两只肥兔子都抢走了,本来够几个人一路上三天的伙食,这下一顿就没有了。再不仔细的看着,三个人一路上恐怕就只能吃叶子了。

沐阳王爷半信半疑的在诗离谄媚的笑之下接过了一碗,仔细的闻了闻,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吃吧,吃吧。”诗离最先“哧溜哧溜”的喝了下去,一边喝还一边砸吧着嘴,让人不能不相信它的味美。

“哇,原来诗离小姐手艺这么好,这锅汤其貌不扬,怎么味道这么鲜。”卫炎用生命的额勇气尝了一口。由衷的发出赞叹。

要不是看着山洞之外的雨根本就没有要停的意思,卫炎是宁愿吃叶子都不愿意碰这么一碗东西的,那个卖相实在是不佳。

看着两个人狼吞虎咽的额样子,沐阳王爷低头喝了一口,捕捉到对面诗离鄙夷的额眼神。诗离马上换成了谄媚,但是,不像是错觉,那个女人的眼睛里怎么会有一种奸计得逞的感觉。

“哇塞,鸡脖子都被我吃了吧,我都吃了好几块了。”卫炎啃得不亦乐乎,不一会儿身边就堆了一堆的骨头。

“这,鸡脖子也太多了吧。”沐阳王爷看着堆成了小山一样的骨头,狐疑的看着一直在喝汤的诗离。这个贪吃鬼这次怎么能控制住自己的嘴。

“诗离。”沐阳王爷看着面前空的碗底。

“呀,都是补品,快点吃,不要浪费了才好。”诗离用简易的筷子把沐阳王爷碗里剩的最后一块“鸡脖子”放到了啃得毫无吃相的卫炎的碗里。

卫炎早已被手里的美食米的神魂颠倒,哪里还顾得上君臣之礼。

“住口。”沐阳王爷在卫炎的嘴里抢救下这一块“鸡脖子。”卫炎一口咬在了沐阳王爷的手上、感觉口感不对,一睁眼,迅速往后弹开,脑子里顿时就哄了一声,幸亏反应快,擦了擦嘴。

“我去拿水果。”一溜烟就跑了。

“这是什么。就两只鸡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鸡脖子。”沐阳王爷拿着手里完全不像鸡脖子的鸡脖子厉声问道,这分明就是。

“哦,这里物产丰富,这鸡的营养比较的好,恐怕就长得比较的健硕吧。”诗离提溜着转着眼睛找出了一个自己还算是信服的理由。“嗯,对。”还认同的点了点头,要不是因为沐阳王爷差点就贴在自己的脸上,恐怕她就要给自己鼓个掌了。

“那条蛇呢。”沐阳王爷知道明着问也不会问出什么。简单明了的说。

“埋了。”诗离眼睛都不眨一下。

沐阳王爷此话一出,卫炎原本还在回味着的美味,顿时嘴里感觉有无数条蛇在翻滚,顿时一阵反胃,不可思议的看着诗离小姐,下巴就快要掉下来了。难道。

“给我挖出来。”沐阳王爷盯着诗离的眼睛,诗离丝毫的不惧怕。

“忘了埋在哪里了。”诗离这一次戏做的挺足,还知道稍稍的一停顿。诗离眨巴着眼睛,灌下了碗里的最后一口汤,擦了擦嘴。

“这个是蛇头么。”沐阳王爷在锅里捞出来一块。

“啊,是啊,蛇肉是大补,更何况是银环蛇。”诗离好心的解释道。

沐阳王爷忍住要掐死她的冲动。卫炎顿时觉得自己的双腿发麻,自己竟然吃了整整一条的银环蛇。看着那一堆骨头,分明是一条壮硕的银环在向着自己游走,扼住自己的咽喉。

“你知道银环蛇是世上最毒的蛇。你可知道吃下去,是什么后果。”沐阳王爷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懵懂的诗离。极其的耐心的给她解释一番。一面吩咐卫炎。“把所带的所有的解毒的药都拿出来。”

“是。”卫炎飞出去一半跑向马车。

“我知道有毒呀,所以我都没有吃呀。”诗离很是乖巧的看着“居高临下”的沐阳王爷。好像是在说你看我有多乖,快夸我。

“这又是什么。”沐阳王爷在自己的碗里竟然又发现了一个不和谐的东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不会把。。。”沐阳王爷看向堆在一边的蘑菇。

“对呀,如果你们俩没死的话,那这蘑菇就是银环蛇的解药。”诗离收起了一旁的颜色很是鲜艳的蘑菇。

刚刚跑进来的卫炎一进山洞听到了诗离的这一番话,脚下一软趴在了地上。四肢抽搐起来。

“快起来,别装了。”诗离踢了很是没有出息的卫炎一脚。“你没事了。”

“可是,王爷,卫炎恐怕不能再伺候王爷了,卫炎已经中了银环蛇的毒,恐怕已经命不久矣。卫炎已经毒发,浑身阴冷。”卫炎真的浑身不自觉的哆嗦起来,自己都控制不住。

沐阳王爷身后捂着自己的肚子,暗暗地用内力逼出自己刚刚吃下的东西。

“要是真的中了银环毒,卫炎你还能有时间把一整条蛇吞下去。真是笑话。你再不起来,我就把剩下的毒囊放到你的嘴里,你信不信。”诗离手里拿着银环蛇的毒牙。

是不是解药,诗离早就知道了结果,又怎会拿他们两个做实验。

“诗离,你怎么样。”沐阳王爷看着摇摇晃晃的诗离就要掉进正在燃着的火堆。一把抱过诗离坐在一个光滑的石头上。

诗离嘴唇发紫,明显是中毒了。“冷,冷。”诗离翻身仅凭着原始的意识就往沐阳王爷的儿怀里钻。

“好热,好热,”诗离撕扯着自己的衣服。给诗离整理衣服之间,看到了诗离肩膀之上的两个血点。

“诗离被蛇咬了。”沐阳王爷惊恐的看着诗离。可是,被蛇咬了怎么会这么晚才发作。难道。沐阳王爷看向诗离一直紧紧的攥在手里的毒蘑菇。跟碗里的很像。

“王爷。”诗离慢慢的睁开眼睛。快速的起身在手里身边找东西。“在哪里在哪里。”

“是不是找这个,”沐阳王爷拿出了还剩下半个的银环蘑菇。

“怎么只有半个了。不是原来有一个么。”诗离脸上不悦。好像是有人偷吃了她的东西。

“我倒是能给你剩下一个。”诗离又恢复了生龙活虎,沐阳王爷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恐怕你就没命看了。”

“那银环的解药就只剩下一个了。好可惜。”诗离小心宝贝似得把半个蘑菇入盒,仔细小心地模样让人看了都嫉妒。

“为何被蛇咬了都不吱一声,你可知道这样的后果。”沐阳王爷一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那种无能为力的无力感实在是让人不想再次经历。

“我若是说了,怎么还能测试这些蘑菇。”诗离还是因为只剩下了一个蘑菇儿耿耿于怀。

“那把蛇炖了又是为何。”沐阳王爷黑着脸,一想起来这个问题,卫炎就忍不住反胃那个东西到底是有多好吃。

“你们在怪我。”诗离抚摸着那个小匣子。肩膀上的伤口隐隐作痛,看来蛇毒还没有完全清除,这么一点的小伤口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复合。“有银环蛇出没的地方一定不会只有银环蛇一种毒物,必定是成群的。卫炎,掀开你身下的石头看看。”诗离抬了一下下巴。指了指卫炎身边的石头。

“这里。”卫炎眼里显现出不详细。这么平坦的石头之间会有缝隙?不费吹灰之力一个及膝的大石头被移开。顿时从里面跑出来了数十条的蜈蚣和蝎子。惊吓之余,这些毒物都四散逃开。

“若是平时,它们都会向着你们一同跑来。”诗离想起来那面石壁,身后的影像又岂止是一条银环蛇,银环蛇不可怕,可怕的是前仆后继的小毒虫,见缝插针,防不胜防。

“这不过是普通的虫子,为何会这样。”

“万物相生相克,这些毒虫盘踞在这里,这里已是没有其他的生物,就连旺盛的野草都难以生存,这些蘑菇就是对应他们的毒性被大自然挑选出来的。你们吃的肉汤里,就是加了这些蘑菇,吃下去,才是最快的方法,虽然,我也有些冒险。我怕。。。”诗离低下了头。至此还是一脸的自责。

卫炎原本的怨气此时都烟消云散。诗离的懂事听话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实在是心疼。

“这些毒物是被人豢养在这里的,我们见到的也只是一部分,更深处,还有更多,你们仔细听,那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大,就是它们在摩拳擦掌准备进食的声音。”诗离看着洞口的一个个细小的黑色的小洞口,密密麻麻,让人不寒而栗,里面仿佛有无数双的而眼睛在观察者外面的一举一动。

“进食?”卫炎看了看四周。吃什么,眼里的疑惑完全暴露了他的智商。

“此地不宜久留,等我们身上的药性散了,它们就会倾巢而出,我拔掉了那些蘑菇,它们只会毫无惧怕。”诗离挣扎着做起来,不要沐阳王爷的帮助,完全的依靠别人,诗离做不到。

诗离自己扶着石头一瘸一拐的走向洞口。走向那光亮之处,沐阳王爷突然完全明白了诗离的额意思。诗离在堵得不是他和卫炎的命,而是她自己的命。

诗离被蛇咬了,一开始她就知道,虽然知道这里有解药,但是不知道是哪一种,所以才在一堆的蘑菇里全都放进了汤锅之中,如此,就算是诗离赌错了,丢掉性命的也只有她一人,卫炎和沐阳王爷至少能争取安全的时间。

一双大手附住诗离的小手,腰间一股温暖传来,诗离沉重的身体不再是负担,诗离安稳的被沐阳王爷抱着。温暖而安心。“以后,由我来保护你。再不会让你一人范险。”

“自愿的,何尝是范险呢。”诗离轻昵。沐阳王爷没有听到,只到是诗离在自言自语。

外面的倾盆大雨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毛毛细雨,打在脸上最能醒神。可是诗离最是不喜欢潮湿的东西。窝在沐阳王爷的怀里、

“王爷,你看。”卫炎的嘴变成一个大大的“O”字型。果然他们三人出了山洞,山洞里立马传出来窸窸窣窣的细碎的声音。混在一起都有些壮观的额声音。只是,那一堆的东西在三人身后,只是到达了山洞口之处,就不能再上前。都聚集在山洞口。

山洞口好像是有一层无形的屏障。那一层层的让人心惊胆战的额东西在山洞口一层层的叠加叠加,形成黑压压的一片。

卫炎脑筋一转,又度回去。往洞口慢腾腾的一站,那些毒虫立马就在卫炎的身前形成了一个圆弧形往四周扩散。卫炎神奇的站在洞口,不时地往里挪一下。没有意识到圆弧正在以一定的速度慢慢的减小。

“你小心尸骨无存。”

“是。”卫炎打了一个哆嗦,离开了,卫炎身后的空白立马就被一群黑压压的额东西填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