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发无损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18:44:15 字数:4403 阅读进度:119/239

诗离此次的遭遇好像变成了所有人的兴奋剂。就连死气沉沉刚刚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挂掉的明玉都打起了精神。“咳咳咳”娇弱的病躯强撑着很是担心的看着诗离。“姐姐万一有什么不测,明玉一定会照看好姐姐的院子的。”

明玉想要住回诗离的院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念头了。

诗离轻声一笑。“呵呵,看来明玉妹妹是一惊打算好了给我收尸了。那今天你出门看的棺材看来就是为了现在准备的喽。”诗离好笑的看着众人。尤其是自己的母亲,最是寒心。

“母亲,我今日的下场,您可有一丝的心疼。”诗离终究是不相信自己能与这个人长得如此的相近竟然自己的皮肉之苦眼睁睁的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竟然会丝毫不为所动。

“这是天命,若真是有何不测,我会给你每年烧纸的。”宰相夫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一口气让诗离确信了自己在她的心中的位置,若是明玉,她一定不会如此的认命。

“嗯,我懂,命嘛,命数有时候也是可以变动的,是不是道士。”诗离看着嘴里念念有词的一众道士。眼里没有丝毫的恨意,既然你们要借他们的手来除掉我,那么,我倒是不介意也借借别人的手回报给你。

“父亲,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冒险了。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这道士的做法也未必就准确呀。”文良韬很是担心,却也不敢多做反驳,只是又被宰相大人瞪了回来,低着头不敢看诗离一眼。

“谁敢动我家主子一下,就是宰相府练女也敢血洗了这里。”练女拔出手里的剑,指向对面的宰相一家。

早就已经被打怕了的家丁纷纷后退。

“算了,练女,既是上天的决定,就随了上天的意思吧。”诗离手拉下练女手里的剑,放回鞘中。

“主子。”练女又想再说些什么,诗离一直让她安心。但是此事不能儿戏。练女一直保持着警戒状态,随时保护自己的主子。

“既然父亲注意已决,那么诗离顺应天命,但是,若是我经过了洗礼,那就要下一轮重新选择。到时候,方法也就得我来选择了。”

“好。”宰相大人满不在乎的说,当今世上,从来就没有人能够经受得住火洗。

“你还是先能活下来再说吧、”明玉挣扎着力气怼了一句,诗离在只当是没有听到。

“既然是洗礼,那就容许诗离先来沐浴净身,也好能够显示我的诚心。”

“嗯。”

诗离转身带着练女离开,身后就是准备火架的积极地声音。诗离轻蔑的笑了一声,如此的积极,恐怕不能如了你们的意呢。

只可惜,诗离的命没有这么的贱,不是区区的几百两银子就能毁得了的。

“主子。你你先走,我来断后。”练女急匆匆的进了里屋不一会儿就收拾了一个包裹。“这是盘缠,主子先乔装打扮一番,我会把您安全的送出府。剩下的我来断后。”练女脸上无比的紧张,已经开始推着诗离往外走。

“练女,我不是要来逃走的,而且,你看。”诗离把练女带到门口,打开一条缝看着外面,已经被全副武装的家丁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起来,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办法逃走。“这样,我们一个也逃不了,只会死的更快。既然我答应了,就自有办法应对。你放心就好,留着你的力气,一会儿,会有用得着的地方。”

“主子,练女一定会拼了命保护你。”

“好了,去把我带回来的一个包裹拿过来。”诗离的神色突然紧张了起来。

“嗯,”明白事情的重要性,练女一刻也不敢怠慢。小跑着拿了过来。

诗离准备妥当了之后,神态自若的来到了火洗的场地。

“呵,这材火堆的还真是高呢。生怕火不够大。”诗离看着堆得两人高的柴堆笑笑。一步一步走上去。

诗离一走到顶端。上去的梯子就被人拿开。

诗离俯视下面,是练女焦急的表情,更多的是幸灾乐祸。看来,好多人盼着这一天倒是判了好久了,诗离也算是为了他人找了一个极好的借口。真是害人害己啊。

“点火。”一声令下。火从一端噌的就迅速蔓延开来。周围随即就响起了翁啦翁啦的诵经的声音。

由于火苗太大,周围的人一下子就被退出去很远,更多的还是怕火苗伤及到自身,都退了几步。不过,火堆周围都有人看着,诗离除非是有翅膀,不然是不可能跑的掉的。

“主子,主子。”下面传过来练女撕心裂肺的哭声,不一会儿就被噼里啪啦的声音掩盖住。

“咣叽。”一个着着火的木头被丢了下来,不偏不倚刚好掉在练女的而身边。练女立马止住了哭声。诗离说过,没有她的吩咐不可以有任何的动作,这猝不及防的哭声实在是很丢人好不好呀。

练女压抑住自己的哭声,狠狠地看着周围的人,万一主子有任何的不妥,她要狠狠的记住这些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大火整整烧了一个时辰。期间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没有下雨,更没有人救火。练女被几十个人看守着就算是救,凭着火的燃烧的速度也根本救不了。更何况,诗离不准她有任何的作为。只能等着指示。

“噼里啪啦、”烧剩的火堆里不时地传出来一点点的火苗的声音。

“咳咳咳。母亲,我累了,见不得这血腥的场面,我要回去休息了。”明玉看全了整场的戏,眼睁睁的看着诗离葬身火海,这下子也是完全的放心了。这下可以放心的睡个安稳觉了。

“明玉身子不好,还是早些回去吧。养好身子还要去进宫看盈玉,你姐姐也是应该很想你了。”宰相大人眯着眼睛看着火堆渐渐地没有了动静。

“父亲也不要太过操劳,夜神风寒,还是要早些休息的。明玉先告退了。”

“咣叽。”一个烧得黑黑的木炭从高高的已经完全黑了的炭堆上落了下来,正好砸在了明玉的身前。

明玉刚迈出一步,又惊恐的退了回来。

这声响把所有人的视线都拉回了已经面目全非的台子上。

“主子。”练女一眨不眨的看着上面,此时恨不得自己能有一双翅膀能飞上去。

“事情还没完,谁也不能走。”诗离一身的白衣已经染成的黑色,手里拿着一个还在这余烬闪着火星的棍子。

“你,你怎么会。。”明玉看着诗离眼睛瞪得大大的,活像见了鬼。

“哈哈,没死是吧,看来你是希望我能死在这里呢。是不是想趁着火烤,把我烤了吃了呀。你是有多恨我才想如此的折磨我。”诗离整张脸上只有眼睛是炯炯有神,脸上布满了灰烬,看着让人莫名的眼底生寒。

“诗离,不得对明玉妹妹无礼。”宰相大人出言制止。

“父亲,你可不要忘了刚刚答应过我什么。现在就是应该兑现的时候了。”

“现在已经不早了,做了一爷的法事,道士们也累了,还是回去乖乖的休息吧。”

“宰相大人,”卫炎此时已经穿戴整齐的仪表堂堂的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口。“不知卫炎此时来的是不是时候。”卫炎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脸上还挂着泪水被人层层围住的练女,眼里透出一丝杀意。不过,忍住了、

“这是本相的家事,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管的。”宰相大人一看卫炎的身后没有跟上来沐阳王爷,也就不感到有威胁。

卫炎在手里拿出一块令牌。“见此令者如见沐阳王爷本人,有此令在手,我说的话就是沐阳王爷的意思。”

“王爷请讲。”宰相虽不愿意,但还是表现出隐忍的表情。看得出来是极不情愿,是啊,堂堂的一国宰相被一个小随从威胁,说出去,确实是有些不光彩。

“这本是宰相大人的家事,王爷不便参与,但是,既是关乎宰相大人的家事,就是我越洛国的国运有关,本王不得不管,既然如此,就依道士们的额意思。”卫炎看了看诗离满意的表情说了出来。

“敢问法事,此事应该作何处理。”宰相大人无比的虔诚的问道。

“既是此女毫发无损,定是不是晦气之人,此法一做必定要找出真正的晦气之人。必定要再做一次法事,找出准确之人进行洗礼。”倒是双手合十。感应了一会儿说道。

“如此甚好,也不枉有这么多的信徒以性命来支持你们。父亲大人,不知您可同意。这,也是上天的安排呢。”诗离一脸的黑炭。笑起来看着有些诡异非常。不同于以往的带着善良。

诗离总是觉得这些人是可以原谅的,但是,一直到今天诗离才发现,他们不是不关心自己的生死,他们是一直以来都要致自己与死地。

诗离突然特别的佩服自己,该是有多么的幸运才能一次一次的化险为夷,活到今天,看清真相,既然,诗离能够再一次活着回到宰相府,那么诗离一定要把之前的一桩桩一件件都还回去,一个都别想逃。一个都跑不了。

“哎呦,我的头好痛啊。”老太母觉得大事不好,桑老的声音响起让人万分的讨厌。

“太母。”诗离一下子跳了下来,惊起了一层的灰尘,身上的灰尘倒是弹下了几分。露出了本来的面色,不仅是脸上身上,就连发丝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损伤。“既然太母身体难受,一定是晦气加深,那人带着一身的晦气一定是要重新选择才会害怕的,释放出了更多的晦气才伤害到太母。所以才要让法师速速找出罪魁祸首洗礼了,才能还宰相府一个清白。”诗离转身对着明玉一笑。“是不是啊,关心太母的明玉妹妹,这个过程,想必你也很期待吧。”

“这。”明玉被诗离这么一看,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只要是对老太母身体有益的事情,明玉一定会十分的配合的,就算是被选中的是我,我都不会有丝毫的怨言。”

“嗯,这才是我的好孙儿。”宰相大人也投来赞许的眼光。明玉微微的低头,笑笑,尽量的掩饰自己的惊慌,表现得得体。

“好。”诗离拍了拍明玉的肩膀。“这个结果我是很期待呢,希望个我们都没有关系。”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明玉就连回瞪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诗离会在大火中一个时辰都毫发无损,难道她真的是被上天保护的人么,怎么可能呢。

所有的人都想不明白,但是这个时候。老太母裹得像一个老母猪,被几个丫鬟一同搀扶了出来。拐杖驻在地上发出“嘟嘟”的声音。喉咙里发出令人作呕的“呼噜呼噜”的声音。“今天我就在这里,我看谁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刷手段,”老太母气呼呼的说着,具体暗指的是谁,都心知肚明。

诗离也不说破。“哎呀,太母。你的身上怎么落上了这么大的灰尘、”诗离很是浮夸的大叫一声,不等老太母等人反应过来,已经跑过去在老太母的身上弹了弹。不轻不重,刚好做完应该做的事情。

老太母嫌弃的要躲开,诗离已经先一步离开。

所有的灯灭了,一群蝙蝠呼啸而出,这一次,蝙蝠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着。鱼贯而出,朝着一个方向飞过来。

“啊,啊。救命啊,救命啊。”只听得一个女人的呼喊声。众人只是听得出那人是诗离所站的方向,都心中暗暗地称快,既然已经是第一次选中的人,就不会错。这一次一定不会让你再跑了。

“已经有了结果,掌灯。”

“啊,明玉。”有了光亮,看清了周围,宰相夫人最先惊呼,自己身边的明玉没有了人影,那个被一团黑影围在中间护着自己的脸的人不正是明玉。

“啊,太母,你的身上,你的身上。”所有的人惊恐的看着太母。

太母的肩膀上站了有二十多只蝙蝠。匍匐在上面,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像一个个整齐排列的猎人。黑夜中让人脊背发凉。

道士收回了蝙蝠。明玉的脸上一惊有了一道道的血迹。老太母被吓得瘫在地上动弹不得只剩下了不断地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