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柔软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09:38:17 字数:4354 阅读进度:115/239

“妹妹现在这么快就复原了。也是经历这种事情,女子总得休养一段时间的不是么。”诗离若有所指的看着明玉。

明玉先是一脸的不明白,随即就想通了,脸上表情变得狰狞无比。“是你。是你派人毁我清白。”

“清白,呵呵,你这种女人,何来的清白。敢打我的人主意,你就要有这个下场。”诗离威胁的看着明玉。

“哦,原来是因为沐阳王爷跟我吃醋,呵呵。”明玉捂着嘴笑笑,反而不那么的生气了。

“你笑什么,”

“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吃干醋,我就是觉得你这个人也是蛮好笑的,谁都看出来沐阳王爷对你不一般。但是。沐阳王爷又何曾在人面前承认过你。”明玉了解男人的想法,尤其是沐阳王爷这样的男人,成亲必定是孙家这样的大门大户。不一定有感情,但是一定要有帮助。

“我,何曾需要过别人的承认。”诗离不为所动。嘴角轻蔑的一瞥。手里的蛇扔向了明玉。

“啊、”明玉尖叫一声。那蛇在她的身边,钻进水里不见了。

“怎么样,有情有义的男人,你的双腿是不是已经开始麻了,有没有被一万只虫子在上面爬的酥麻感觉。”诗离看着身体不住的颤抖的男人,一字一句的咬字清楚。每一个字打在男人的身上都像是千万斤重。

“我,我说,我全都说。是她,是她,”男人伸手颤颤巍巍的指着同在水池之中的明玉。

“哦,原来是她呀。”诗离故意的瞪大眼睛摆出一番很是惊讶的表情,说话的语气故意放慢,练女看着诗离好笑的样子跟在身后抿着嘴偷偷地笑,今天主人实在是太搞笑了。

“求求女大侠先给我解药。”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脸上挂满了东西,看着实在是让人恶心,诗离早已经把他放开,但是男人像是软在了水里,自己使了使劲也爬不出来。抓着水边的草,把自己挂在水池边上,可怜兮兮。

“啊,女大侠?”诗离更是惊讶,同时表现出略略的不满。抹着自己的脸。“我有那么男人么,”一脸的不高兴。“算了,本来想给你解药的,既然你这么嘲笑我,那就算了。”是咯手腕一弯。“啪叽。”一声水声,小药瓶“咕咚咕咚”冒了两个泡就消失了。

明玉倒是松了一口气。

“没关系,解药在我这里,我不过就是吓吓你。”诗离看着男人心如死灰的表情。一翻手心药丸躺在手心里。“把你知道的额都告诉我,这就是你的了,要不然。呵呵。”诗离握紧拳头放在水面上。

“不要不要,我说,我说,我都说。”男人激动起来。水里激起一阵阵的浪花。

“诗离,这样的市井之徒说的话你竟然也信,就是在大街上找个说书的都比他说的靠谱,何必跟这种人浪费时间。要是父亲知道了你跟这样的市井流氓有交集,一定会给宰相府摸黑的。”明玉着急的先说出来。

“明玉小姐,你先前不是说我玉树临风,像一个解救世人的大英雄么。你不是说你狠仰慕我们这些起死回生的大夫的么,”男人像是被欺骗了感情的少年,一脸的受伤,一脸的质问。好像是心爱的青梅竹马的姑娘背叛了自己一般的伤心。

要不是长得太膈应认了,确实是有一种被女人负了心的伤感。

练女在一旁做呕吐状。逗得诗离忍住笑。明玉小姐也太没品了,怎么找了这么一个猪队友。

“放肆,我家小姐是名流之辈,怎么会跟你这种江湖骗子有瓜葛,闭上你的臭嘴,我们小姐从来就没有见过你。”明玉身边的丫头忍不住回嘴道。

却不想,这就更加激怒了这个男人。

“明玉小姐,倒是白费了小人的一片真心。诗离小姐,是明玉小姐亲自梨花带雨的告诉在下说宰相府的大小姐,也就是您把自己的情人带到了宰相府,偏偏那人欲对自己不轨,自己不堪其扰,才让在下在药汤里下点药教训教训他。”男人无比怨恨的看着明玉,一股脑的都倒了出来。

“那解药之法呢。”诗离微微皱着眉头,练女也仔细的听。

“就是将病人放在冰水混合物之中浸泡两个时辰就可。”男人毫无保留的说出解救之法。

诗离对着练女点了点头,练女转身离去。

“什么医理?”这一点,诗离倒是也很感兴趣。

“就是活血化瘀的烈性药。此药一般外伤有淤血人用了没有事。孕妇,生理期之内的女人和有内伤的人万万不能用。”只要在六个时辰之内泡到冰水即可。男人得意洋洋的看着明玉,一副自己报复得逞的样子。

“若是不及时会有什么后果。”诗离问道。

“你就浑身血管爆裂,一点一点慢慢死去。”

“有多痛苦。”

“堪比凌迟。这是我自己偶然间发现的一个绝好的办法,绝对不会追查到我,因为单一的药都是无毒无害的,只是剂量的问题,所以,单凭死状谁也不会想到会是要的问题。”得意之色尽显。

“你可知道你对付的人是谁,有是有什么后果。”诗离声音不再轻快,眼睛里透着薄薄的恨意,却又不会被人轻易的察觉。

“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后果。这大街小巷每天都会有一命呜呼的人,又不会差这一个。”男人无所谓的说。

“那是沐阳王爷的随从,若是他如此毙命在此,到时候要受牵连的不只是我,还有你。当然,那个指使你的人,一身清白,到时候哭哭啼啼掉几滴眼泪,可就是一个大善人了。”诗离把这利害关系说出来,男人立马不敢动弹。眼睛吓得不比蛇毒给她的冲击力要小。

“你说,那是沐阳王爷的随从。”男人颤颤巍巍的说,牙齿都在打架。说话结结巴巴的而不利索。

“正是,你可以找你的明玉小姐核实。”诗离伸手一指。明玉半低着头。假装没有听到。

“你这个毒妇,你不要血口喷人,你不要忘了,是你给他服的蛇毒。是你要他死的。”明玉手里还有的是招数,比起她的计谋,诗离的做法才是能最快让他毙命的,在生死关头并不是哪一个能让他死,哪一个让他死的更快,谁才是最大的敌人。

“哈哈哈,你自己也是一个大夫,纵使你医术再怎么不高明也应该到现在明白你到底有没有中毒了吧,哪有蛇毒这么久都没有发作的。”

“真的?”听到诗离的话,男人脸上露出了死里逃生般的微笑,随即又黯淡下去。

“你这个毒妇,是我亲眼所见的,况且,他的毒已经发作了,纵使你再如何的狡辩,他的尸体就是你最好的证明,到时候,我会成为绊倒你最有力的证人,绝不手软。”明玉看到大夫的表情,胜券在握的说道。脸上激动地颤动着。好像诗离一倒,沐阳王爷就肯定会是她的了。

“大夫,这荷塘里有不少的水蛭,你要是不想你的血被吸得太多的话,还是早点爬出来吧。你身上的水蛭还能入药呢。”诗离眼中含笑的看着面如死灰的大夫脸上忽然焕发光彩,生的希望真的能让人这么的精神。

“啊。”男人一听赶忙的爬出来。果然浸入水的小腿上全都是黑黑的水蛭一个个吃的胖鼓鼓的。大夫比较有办法,没一会儿就把这些水蛭都弄了下来。

“谁是毒妇,大夫心中有数了吧。”诗离笑笑看着有些狼狈的大夫,心里着实有些可怜这个男人,竟然这么轻易的就敢相信明玉。

“算是我瞎了眼。”男人把身上的绣包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愤愤的离开。

“看,这就是你花了钱费了心血找来的男人,也不过如此啊。不过是一点小把戏就把你出卖了。”诗离可笑的看着明玉一身淤泥散发着腥臭的味道,站在阳光下臭烘烘的味道就更加的浓郁。

大夫一路上愤愤不平的走出去,被一棵大树后面的隐出来的一个人打晕了,被拖到了后面。

“诗离,你私自带来路不明的男人回府藏在自己的屋子中,就算是沐阳王爷的随从,你也是百口莫辩。父亲那么注重脸面一定不会轻饶了你。”明玉一瘸一拐的儿就要回去换下衣服。诗离也没心思跟他斗嘴,赶紧回去看看卫炎如何了。

屋子里一个大大的浴缸里,卫炎半躺在里面。浴缸里浮着一层冰块。卫炎的身上的肿块已经消下去了大半,看来这主意还不错。

“看来情况还不错啊。不错,不错。”一进门,诗离发现练女脸色不太好的抱着剑倚在门口,闷闷不乐。

“怎么了。他死不了了,你不开心了?”诗离凑过去问道、

“主人,刚才你们的谈话我听到了。”练女眼睛有些红红的。她指的是大夫说的话。堪比凌迟。练女的心那一刻真的是生生的疼。就像是被人剜了一下。血流如注。

“你想如何。”诗离没有多问,她知道练女一定已经有了主意。

“全凭主子做主,那人已经被我掉在了树上。”

诗离抬头一看,“怪不得我觉得出了一趟门回来太阳怎么变小了。原来是有个大块头给挡住了呀。”诗离手扶着额头往上看去故作惊讶的说。

“主人,这个是在荒山下面捡到的。”练女拿出了一个锦帕。上面是如出一辙的“明”字。

“若不是因为卫炎,你就不打算给我了?”诗离看到这个东西并不奇怪。诗离平静的反应倒是让练女颇有些不知所措。

“这等事情,练女会自己处理好的。”练女回答道。

“练女,我才是你的主人,我希望你能记好了,若是你还有真的效忠的人,我不会阻拦你,三心二意玩弄权术的人我不会留。但是卫炎的事情,我会尽心尽力,你不必担心。”诗离淡淡的说,越是诗离平静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练女就越是觉得担心。给练女的威慑力让练女抵挡不了,满满的负罪感。

“主人,练女绝对没有一仆二主的想法。以后练女一定不会再对主人隐瞒任何的事情,绝对。但凡有破例,练女愿意以死谢罪。”说着,练女掏出了身上的剑,就要割腕明志。

“哎呀好了好了,不过就是交流一下我们各自的看法,见血可就不吉利了,快起来快起来。”诗离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一脸的奸笑。

虽然练女觉得不应该,但是自己的呃心中为什么会有一种自己被主人套路了的感觉,难道主人学坏了。嗯,肯定是学坏了。

“主人可是有好办法。”练女凑过来,两个人商量着。

“有了。”诗离眼睛一亮。“嘿嘿嘿嘿。”诗离自顾自的笑了起来。练女不知为何看到诗离的这幅表情心中开始为明玉小姐默哀,有一种可怜她的感觉。

“他没有看到你的脸吧。”也就是说那个大夫不知道是谁把他打晕的。诗离问道。

“嗯,没有,那个弱鸡,拎起他来根本就不费力气。”练女伸伸胳膊,无所谓的说。

“嗯,那就很好办了。一件事情,我要这个女人一天经历两次,一定好好的张长记性。”诗离握握拳头咬牙切齿的说。堪比凌迟,那好,我就让你尝尝被人凌迟的滋味。

诗离这一次也要有长女的风范。

练女又搬来一大块冰块,用冰锤子一下一下把敲下来的冰块仔细小心地放到水里。不时地用手试一下水温。诗离悄悄地退了出去。对于诗离的举动,练女自然是知晓的,一向心思豪放的练女根本就不会隐瞒自己的感情。心中感激对于诗离为自己做的一切。

卫炎武功远在自己之上,除了自愿,她想不出还有任何的一个理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或许,他当时也没有想到练女会是这么下重手,就像当时练女没有想到卫炎丝毫不会反抗一样。

终有一个人交给你触碰到这个世界的柔软,从那一刻开始,你就会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夜色降临,最适合做适合夜晚的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