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闯关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09:37:52 字数:4366 阅读进度:92/239

大汉倒在了彩彩的身边,最后的一袭药性发挥之下,大汉伸出手还没触及到彩彩的脸上就重重的落下了,最后嘴里清晰的吐出“诗离”两个字。昏迷与混沌之间,恐怕是他的意识最最的清晰的时刻,只是这一刻,她没有听到。

彩彩感觉腰间有一个东西一直在自己的身上动。彩彩往一边挪了一下,拿东西又凑了上来,眉头间烦的不行。猛地一睁眼,才发现原来是在梦里、

彩彩一睁眼就看到了守安不安的看着四周,眼神示意彩彩。彩彩顺着目光看过去。一群女人围着一个大盆子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已经好几天没有吃点有营养的东西了,不时地飘来的肉香,守安不住的吞咽着口水。

不过两天没见,守安的两颊下陷,丝毫没有少女应该有的青春活力。

不过奇怪的是,彩彩并没有记得自己曾经有过什么进食,怎么一点都不饿,相反,还是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无论是与那些狼吞虎咽的少女还是守安,自己到才像是那个霸凌的人。

守安的手不住的抖了起来。“守安,别怕,东西还有很多,一会我们再去吃。”彩彩安慰道。

守安只是默默地抽搐着留着眼泪,什么也没有说,眼睛里满是委屈和无助的看着那一群女人狼吞虎咽。

彩彩不知道,这几个女人看着守安受伤,每一次有人来送饭就会把彩彩丢在一边,吃完了饭明明还剩下很多,就在里面下蛇毒。毒蛇吐着猩红的芯子在饭菜上爬来爬去。有忍不住去吃的女人立马就归西了,死状凄惨。

阴冷的窗口处不时地刮进来阵阵的寒风。窗口都结起了大大的冰块、

守安不只是饿的还是冷的又或许是因为害怕,那群女人酒足饭饱之后不时地投射过来的延伸,边条没有温度的蛇更加的让人害怕。

“看来记忆抹去的还算是干净。”面具男看着不动声色确实眼神每一刻都在彩彩的身上跟随的人背影说。嘴角一丝深意不明的弧度挂在面具后面。

“这样,对她好、”良久,那人说出了几个字,就再无话说。彩彩已经吃了很多的饭菜,足够她是米未进的撑过今天。

彩彩不安的又有些燥热。眼神飘忽。

“怎么回事。”那人焦急的看着彩彩。“打开门,不对劲。”

“已经进去了,今天不能出来。”面具男饮着温热的佳酿,嘴里喷出好闻的酒香。

“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这是我们的约定。”

“但是也不能打断我的计划,你们,不配。”“啪。”精致的玉器酒杯准确的打在那人的后颈处。“咔叽”掉落在地。。杯子里的酒香顿时就飘满整个石武。几个黑衣人把那人带了下去。石屋里又恢复了安静,少了一个人的急躁的呼吸,倒是瞬间就安静了,那个观看的位置取而代之的就是面具男。

“嘶嘶嘶。”笼子里备好的毒蛇被放在了饭菜的周边,毒蛇在饭菜周围爬了两圈又钻回了笼子,像是有人赋予了它使命一般。

彩彩只是一刻的时间,又恢复了正常,只是身体上的体温略有上升。莫名的心中有隐隐的怒火,不过,自己的意识还是可以压制得住。

那放蛇的人轻车熟路,蛇更像是认识了她一般,虽没有刻意的引导,不过彩彩凭借自己过人的敏觉,那人确实是跟蛇有联系。

“守安,昨天放蛇的人是不是她。”彩彩低声问道。

“嗯。”守安低下了头。知道,一天就只有一顿饭,自己要么被饿死要么就被毒死。饿死太难受,毒死,自己不敢。眼睛里“啪嗒啪嗒”的往下滴落眼泪。

“呀,这么丰盛的饭菜,看来主子对我们还不错,既然几位姐姐都吃完了,这下也应该轮到小妹了。”彩彩走上前去,假装不知的端起一盘没有人碰过的蔬菜,绿油油的。只是没有一点的油光。

彩彩端到了守安面前。“来,姐妹们对我们可真好,这一盘菜都没有人动,看来是给我们留着的。”

肉得数量有限,更何况,吃肉更有利于保存体力。每一次都是肉先被瓜分干净。不过,彩彩最最的注意的是,这一盘菜就是蛇也对它避而远之。

最让彩彩确定那女人就是那所谓背后的主子安插进来的人,因为,这一盘菜,只有她动了一口,足以证明,这蛇毒的解药,定在这盘菜之中。

“嗯。”守安只是含泪点了点头。捏起了一棵菜放进嘴中,嚼都没有嚼就咽了下去。

彩彩更是抓了一大把吞了下去,一边吃还一边夸赞做菜的人手艺好。

吃下去,没有什么事情,守安实在是饿得不行,也顾不了这么多了,饿到了极限的人一旦吃到了一点东西,哪怕明知道是毒药,也会义无反顾的吃下去。

一盘子菜见了底。两人也并没有什么症状。彩彩倒是没有什么关系,守安有伤在身哟十几天没有吃饭,彩彩抓了抓她的手,脉搏虚弱,这个姑娘是顶着多大的心理压力才能依旧保持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四周的危机四伏。只是吃一点这样的也才肯定是不行的。

彩彩看了看那女人的脸色,对于彩彩的举动,脸上没有丝毫的惊呼的惊讶,一脸的平静和旁人脸上的狠毒和厌恶无恙。彩彩心中有了底。

这女人不过只是一个傀儡,一个只会行使主人交给她的任务而已,对于任务的结果,她不会有任何的反应,哪怕是彩彩干掉她,还会有人顶替进来,接手她的位置。

所以,彩彩只要做自己想做的看看期间,对方会有何反应即可。她不过会是一个传导器而已。

彩彩直接拿出蛇,拿在手中端详,这冰冷的动物也不过如此,在彩彩的手中竟有些温顺。彩彩一时之间竟有些可怜这小东西。

只是一回眸间,彩彩的手臂上就一阵刺痛。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彩彩的胳膊。彩彩一看,原来是刚才温顺的不寻常的蛇经验双眼凶光的死死地咬住彩彩的胳膊。

彩彩感觉一股冰凉的液体注入自己的肌肤。没有想象之中的刺痛肿胀,相反,自己身体里的燥热一下子就被平息了。

守安本想要站起身为彩彩拿掉那条蛇,坐在原地太久了,一动就趴在了地上。只能伸着手伸向遥不可及的彩彩的方向。

彩彩冲着守安以示安心的摆摆手。蛇的牙齿深入的比较深,若是真的往下撕扯,彩彩难免会受伤。

撇头看到墙壁之上有一块凸起的石头,彩彩对准了方向,将手腕使劲全身的力气撞上去。

蛇身瞬间瘫软,深入胳膊的牙齿也柔软的划了出来。

“有意思。”面具男喃喃自语。难怪,那次的花环蛇没有伤及她分毫,竟会有此等的原由。

彩彩把蛇身上的皮一下子撕扯出来。露出猩红的红肉。清理了一下毒囊和毒牙。彩彩用体温融化了风口上的一块冰块,用手掌间的温度融化成想要的温度,调整距离,对准了蛇肉。仅存的一丝光线在冰块的作用下,聚集成一起。

不一会儿,蛇肉发出丝丝的香味。

守安已经完全的相信彩彩,彩彩把肉递上来,守安就狼吞虎咽的啃了起来。一直留着蛇肉最肥美的蛇头的部位。

彩彩笑笑拍拍守安。“你吃吧,我不饿。”彩彩眼神看着对面的不远处的一些不解的还有其他意思的女人,眼角带着笑意。

夜深了,就连月光都难以透得进来、

彩彩靠着吃饱之后的守安,让守安靠着自己的肩膀熟睡。在彩彩的保护之下,守安难得的睡了一个抱觉,竟然还隐隐的打起了轻轻地呼噜。轻轻地鼾声,彩彩仔细的回想起这几天的一些事情。

之前的场景都是最多一天就呼唤新的场景,今日在这里已经呆了四天之久都没有换。差别在哪里呢。

彩彩可不会觉得是已经结束了,已经结束了,就不会在饭菜之上有如此的抉择。

“人。”彩彩一惊,是人,这一次,还没有死人。以往都是死伤有数,这一次,虽有受伤,但是人数不够。

再加上一开始的规则,肉是最后只能有一人活着出去,那么,人数应该是在递减的,而这几天,人数没有少,或是少的不够。

彩彩不会主动杀人,但是,今日已经有人在主动的挑衅,明日,一定会有人送上门,那个时候,彩彩绝对不会手软。一次的手软,就是万劫不复。

这一天,饭菜又送了上来。只是,量明显的少了。

几个女人又围了上去。

“让开,先让我吃。”一向称王称霸的一个身体比较的强壮的女人站了出来。

许是夜里太冷,地上的一滩水东成了冰面。女人不慎踩在上面摔倒。磕伤了膝盖,跛了。

“还不赶紧过来扶我。”其它的女人争抢着桌子上的食物。女人见状大吼一声。但是站不起来,坐在地上怒目圆睁的样子有些的滑稽。

“成王败寇,你已经废了,哪里还是大姐大,等死吧你。”一脚踢了过去。

不一会儿,仅够两个人的饭菜,被一群人瓜分殆尽。而且,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吃饱。

“哎,你,过来,把蛇剥了。”一个女人很是没有礼貌的对着彩彩喊。

“不会。”彩彩头都没有抬。直接说道。

“你不杀,我就宰了这个女人。”有人指着守安说道,

“好,我去,不过你们别后悔。”彩彩微笑着。生气只会浪费体力,而且,反正一会自己和守安也要吃的,只不过是提前了而已。

彩彩在众人的监视下,把蛇处理干净。做好了之后。放在桌子上,微微一笑,还稍微的鞠了一个躬。“请慢用。”自信之间,是让人不敢的轻慢。

“先给她吃。”一人正想吃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脸上神情复杂,指着守安。

“我来事吃就可以了,何必给她呢。”彩彩依旧是会看起来有些诡异的笑着。

“你连蛇咬伤都不怕,还怕蛇肉,不行,就然她吃。”

“好,守安,吃一口。大口吃。”彩彩还调皮的挤了一个鬼脸。

“嗯。”守安一点也不客气。本就不大的一条蛇,自己朝着蛇肉最多的前半部分狠狠地就是两大口。几乎就是半条蛇都没了。

赶紧要几口吞下去,还想去咬下一口的时候,蛇被人赶紧的夺走了。“吃什么吃,就是让你尝一口。是额准许你吃了这么多的、”

那人抢走了蛇肉,刚想要一口,早就饿急眼了的女人纷纷去争抢。三四个人,一人争了一段,怕是被人抢走一般,赶紧的往自己的嘴里塞,估计是饿的太久了,就连骨头都吞了下去。

“呃”吃完了之后,还没有完全的咽下去,几个女人就脸色发紫的指着依旧是一脸微笑的彩彩。嘴里鲜血如注。

众人纷纷吓傻,庆幸自己没有抢到。刚才摸过的女人都往衣服上使劲的擦着手。就连守安也是吓得一脸的猪肝色。

“是你昨天欺负守安的。”彩彩看着还坐在地上一脸的大仇得报畅快的样子的女人。

女人还没反应过来,依旧的嚣张跋扈。

“主人。”一个黑衣人走上前来。在面具男耳边说了一些话。面具男摆了摆手,黑衣人下去。“看来,得加快速得了。”语气里颇是有些意犹未尽。

“是啊,这种柔弱的女人是给男人看的,在这里早晚都得死,我欺负她又怎么了。”看着彩彩也是身单力薄,女人依旧是伶牙俐齿,以为那几个身体稍稍强壮的女人一个接一个的挂掉,以后就是自己独掌这里。

“那。你就该死。”彩彩看着她的脸,一字一句的说。

“你说什么。”女人吼道。嘴巴张着,彩彩就把毒牙插在女人的心口。

女人惊讶的抬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毒液深入心脏之中,很快就流遍全身,这也是毒液最多的地方。女人痛苦的在地上扭曲,很快,以一种让人看起来很是不舒服的姿势,结束了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