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余生不舒畅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09:37:51 字数:4263 阅读进度:91/239

对面的面具人反而仔细的观察者水边,第一次有了被牵动心弦的感觉,原理期待的感觉是如此。面具下,一人的嘴角上扬出一丝的额弧度。

“哗啦。”黑衣人像一个木桩一般浮了上来,随之探出头的是彩彩,彩彩一只胳膊搭在黑衣人身上,一只手沉在水中,肩膀下偏。紧咬着牙关,像是在拉着什么很是沉重的东西。

终于像是拼搏一般,彩彩拉出了一直在水底的东西,是守安。彩彩把守安的手固定在黑衣人的尸体之上,因为要承担两个人的重量,黑衣人的尸体隐隐的被有些往水下沉去。

诗离另一只受伤的手扬起一个大大的弧度,重重的甩在守安的脸上。隔着很远,隔着海浪拍打岩石的愤怒声都仿佛能听得到清晰的传过来的耳光声。

守安咳了几声,吐出了嘴里的手,还有一些红色的夜里。佝偻着腰。她的痛苦并不比彩彩的少,只是表现得不那么的从容。

众少女有的趴在了冰面上,有的趴在水边的岩石之上。有的三五成团抱在一起,相互支撑着对方。这次人少了一半差不多,沉入水中的再没有上来的机会。

“此处渔产丰富,这次,只要你们谁能抓住一条鱼,就可以活着上来,这就是今天最后的一场训练。”黑衣人首领说完这样一句话,悬崖上的黑衣人全部都后退一步,水下的人再也看不到。

所有的人都以为这不过是黑衣人嘴里说的比赛捕鱼而已,但是黑衣人在此时出现,手里还拿着一袋袋的黑红色的东西,抛了下来,那东西遇水即化,袋子里的东西倾泻而出。

比以往要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用血腥味吸引鲨鱼,”彩彩心里一个激灵。

“彩彩姐。”守安不安的看着彩彩,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满脸的灰青之色,虽然守安没有明说,彩彩依然可以明白她坚持的多么的辛苦。

“今日你我要么都死在这里,要么就一起活着出去,死都不怕,还怕活这么。”彩彩眼眸里散射出凌冽的光芒,给人无尽的勇气。

“嗯。”单单是一个字,守安都要忍受浑身的疼痛。艰难的点了点头。

少女之中有一些是水性比较好的,但是好像脑子进水了,总归来说是脑子不太够用。一个个一撅屁股就潜下了水里。

没一会儿,水里浮上来一个女人,手里抓着一条半斤的小鱼苗,看起来,抓住这样一条鱼对于她来说轻而易举,但是对于别人来说似乎不是那么的简单,就连脱离开身边的支撑物能在水里多漂浮一会看起来都是那么的不可能。

一时之间,周围的几个女人都向着拿着鱼的女人扑了过去。

本来是水性最好的女人,也是最最走的最早的女人,女人之间的争斗本就是堪比生死大战,此次事关生死,更是拿出三十分的力气。

那女人不是被淹死的,而是被打死的。只是因为水里的温度比较低,血液流通的慢,若是常温下,定时花容失色。

女子慢慢的沉入水底,与她一起的是她那惊恐不已的眼睛。不是望着幽深的水底,而是水面上的人,似是永远也想不通的事情、

女子还在可视范围内,就被一个黑影掩盖过,消失了。

“小心、”诗离猛地抓了抓守安的手。守安猛地清醒过来。身上的伤势不算请,加上这温度,守安已经有些意识模糊,是强撑着被彩彩拉回了神志。

“啊。。”突然人群中争吵的一个女人被一股猛力拉进了水里,就连惊呼都被淹没在了水中。惊起了一阵漩涡。血色的血水涌了上来,染红了衣襟。

水里顿时浑浊起来,看不清水里本来的颜色,本来能见度就低,这下更是本深不见底的恐惧包围着。水中漂浮起来一些人体的残碎肢体。众人都静静地看着水面,无人敢说话、

彩彩看得到,水底的一个黑影正在慢慢地靠近它们。彩彩看着隐隐的红色再往外渗,才突然间发现黑衣人的尸体喉咙处正在往外慢慢的渗着血水。

彩彩示意守安把黑衣人的尸体反过来,伤口脱离水面,总归是能多一分安全。

血水已经伸进了水里,这个时候制止源头显然有些来不及了。

只是,这一分危险彩彩看到了,那些女人还没有看到。

彩彩拿出尸首身上的一根手腕粗的银色的弯刀,小小的,大小刚好恰似一条鲤鱼。借着距离和反光,彩彩把它伪装成一个鱼。

还与守安做出了私藏的动作,又好像不小心的被别人看到。假装向着远一点的水边游过去。

“她们那里有鱼。”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抢的过来的,但是一群人难免有浑水摸鱼的。其中一个人冲着彩彩的方向喊。使得所有的人都看向这边。

彩彩和守安假装做出惊慌要逃跑的架势,假装划了一下水。水底的黑影看到上面的动静就更加的往人群边游动。

“守安,一会儿你要尽量的把自己的身体包成最小,尽量的贴近水面。听懂了吗。”彩彩紧张的看着四周渐渐地围过来的人影和水底也慢慢靠近的危险,头脑里急速的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恩恩”守安郑重的点了点头。

彩彩躬身做出防御的姿势。少女人争相靠近的同时,彩彩和守安同时深吸一口气钻入水中,彩彩挽起手中的弯刀,看着靠近的人的小腿,一刀一刀的砍去,水里瞬间就变成了血红色。

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齐齐的朝向这边游来。

水中已经冰冷的失去了只觉得少女们还在争夺本就没有的鱼,所有的人都以为鱼在对方的手中,殊不知,始作俑者已经没了踪影,在这里,少了一个人真的是太容易了。

接连几个人被拽入了水中,她们才意识到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与此同时,彩彩和守安已经借着一块浮冰飘到了远一点的地方。只是,浮冰的速度似乎不太正常。

远远地朝着一块小小的水面上的海礁石游了过去。

水面上露出一块背鳍。面具下的男人眼中掩饰不住的惊奇。丝丝的血丝渗出,原来那个女人一只手里都攥着拿一根荆棘,趁着鲨鱼游过来的时候插进了它的背鳍,借此调整它游得方向。

这次,彩彩和守安是赢家。当然只有抓到鱼的女人才能上岸。不少的女人在水里躲过一次又一次的袭击,终究是体力不支。慢慢的消失在了海水里,海水那么多,能容纳一个人自然是不是什么难事。

彩彩和守安到了一个小海礁石上,大小像一张床。彩彩干脆把那一条鲨鱼也费了一番力气拖上了岸。挣扎一番骑在了身下。好在礁石上有不少的贝壳黏在了礁石上。彩彩就地取材,守安已经耗尽了浑身的最后的一点力气。任凭彩彩如何的拍打都不能醒过来。

彩彩来不及悲伤。撕开守安的衣服。守安的腰鼓间以一种畸形的姿态下陷一块,泛着青紫。彩彩几次力道逐渐的加深按下,守安稍微有了一些反应。

“还有救。”彩彩自言自语道。

拿着锋利的贝壳当成刀子,活生生的把鲨鱼的背鳍砍了下来。

彩彩割开守安的腰部一条小缝,用胳膊肘,在守安的要上来回的滚动,不一会,守安的身上的峃口出流出了一股紫黑色的液体,被海浪怕打进了水中,引来了一群海洋死神,彩彩把鲨鱼的一块肉扔进了水中,一众鲨鱼避让。毕竟同类的相残的事情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干的出来的。

隔着皮肉,把守安的骨头恢复原位,用鲨鱼的背鳍做固定。简单而牢固的包扎起来。做好一切,彩彩还没来得及收拾自己的伤口。身上就被一根毒针刺中,顿时没有了知觉,只是最后一秒,彩彩还是凭着潜意识倒在了守安的身上。

彩彩醒过来。自己已经在一个石室之中。而且,石室之中只有她一个女人。之外,还有七个特别强壮的男人。满脸通红的看着彩彩。

潜意识里,彩彩知道,这几个人都中了毒,至于是什么毒,倒是还不是道,不过,彩彩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离这几个人远一点,自己不要被传染了。

“死里。。。”其中一个大汉看着彩彩,嘴里一直重复这两个字。

“你说什么。”彩彩一听,这人还能说话,看来是自己不闷了,不过一张嘴就说死啊死啊的,多不吉利,该不会是杀人狂吧。

“呜呜,汪汪汪。”

“嗷呜嗷呜。。。。”不一会儿,一个石洞之外渐渐地挂上高高的月亮。几个大汉意识不住的开始纷纷冲着月亮的方向狼嚎。

“呵呵,都是沐阳王爷的狗,你们在一起,应该会很好玩吧。”面具人站在牢笼的上方,很是期待这个女人这次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心中隐隐的期待。

彩彩无意间动了动手,手边传来一丝丝的疼痛,下意识的一低头看到了自己的手上医用的手法绑的布带,放在鼻子尖闻了闻,一种高级的名贵中草药的w混合物的味道。

心中隐隐的把这几天的这几件事算起来,既然自己受伤还能用这么好的药包扎,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我就是最后的生存者,或者说,背后的那个人还不希望我们这么早死去,

不过,综合的考虑一下,彩彩自己都不知根底,自己应该只是一个炮灰。心中升起了一股小小的想法,或许,有一个办法可以试验一下,自己就是那个主角,活着还可以脱离苦海。

“呼呼呼呼呼。”几个大汉对着月亮喊了几句,突然齐齐的掉转头,齐齐的看着正蹲在墙角拿着一个小石头比比划划的彩彩。

彩彩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准的。彩彩感觉到背后毛毛的。一回头,惊觉,大事不妙。

彩彩起身间,胡乱的划掉自己手里的图案,也就没有人可以看得到,几个大汉可以看得到一些,不过就凭他们的表达能力彩彩还不担心他们能走路什么风声。

感染这种病菌之后行为不同于常人,而且,彩彩也感觉,他们的动作也慢了很多,只是唯一的优点就是嗅觉的和力量大了不止一点点。

彩彩的小动作在他们的眼里也被无限地扩大。几个人都向着彩彩冲过来,彩彩毕竟身轻如燕,一躲就躲开了,几个人“轰隆轰隆”几声接二连三的撞在了墙上。

一练几次,彩彩找到了规律。单单是那一个被手绢包着的小石子扔出去,上面再梆一根绳拽回来,如此几次,每投一次,他们就几乎是准确无误的撞过去,每一次都是虎躯一震,地动山摇,彩彩甚至能听得到山间之中的裂痕的声音。

如此几次之后,山洞内的墙上开始出现大面积的裂缝,彩彩系谣言开,心里盘算着,再这么撞几次,自己就自由了,虽然不知道外面是什么,至少是前进了一步。

事情不会像她想的那么容易,又撞了几次,裂缝明显的大了一些。甚至窸窸窣窣的传过来一些声音,本能的反应就是去上前查看一番。彩彩为了防止他们无意间攻击自己,就把抱着鲜艳颜色的小布包挂在石洞上的一股峭壁之处。不时地摆动一下。几个大汉就“咚咚咚咚”的围着墙去撞开了。

彩彩蹲在石墙边上,伸出手去摸石墙上的裂痕,石墙仿佛是感受到了温度有了灵魂一般,彩彩甚至感觉到石墙动了一下。随机,石墙之中的裂缝之中冒出一丝丝的白烟,只闻一下彩彩就清楚他的成分是麻醉,熟悉的配方,只是计量加大了很多。只是一下,彩彩所有的思绪就冻结了。

倒下的一瞬间,彩彩看到了冲向自己的几个大汉,这麻醉最得烟来得还真是及时,要是再晚一些,估计自己就被装成肉泥贴在这墙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