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办法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09:37:28 字数:3031 阅读进度:64/239

“军需。?呵呵”诗离眼里透出丝毫不掩饰的鄙夷。“你觉得他们是军需,总有一天会报废,在他们眼中你也只不过是一个掌管军需的奴才罢了。”诗离恶狠狠地说。

“你今天若不死在这里,明日我也会杀了你。”沐阳王爷还在滴着血的剑直指诗离的喉咙,诗离不为所动,任凭带着些余温的血粘在自己雪白的脖颈之上。

“你不会的,我可是能修补好你军需的人。”嘴角勾起一丝残忍又自信的微笑。

“沐阳沐阳,你可不能这样,这样子下去会出大事的,暴躁症凡是深山之中被野兽袭击过的人无一幸免,从来就没有人活着过,沐阳。我是答应来帮你的忙的,可不能现在明知道是坏的方向还要任其发展啊。”汪郁跟上沐阳王爷力图能在这一小段的路上能说服他。在大帐外被一道坚实的门挡在了外面。

汪郁这下子被惹毛了,,在门外跳着脚叫嚷着。“沐阳,你不尊重我的医理,今日你我情谊到此恩断义绝,你以后都不要再找我,我以后什么都不会管的,在此恩断义绝。。。。。”汪郁在沐阳王爷的帐前跳了很久也骂了很久。累了,回到自己的营帐去睡觉了。

“且,小男人。”诗离远远地看着觉得好笑。现在的男人,一个比一个道貌岸然,一个比一个小气。

诗离和几个被抓伤咬伤的人单独关在一个铁棍子加固的营帐之内,外面重兵层层把守,这样就算里面发生病变,也不至于伤及外面的人,内部消化了就好了。

诗离先是简单的检查了几个人的伤口。大部分都穿着盔甲,护住了重要的部位。没有伤及要害。当务之急是防止伤口被感染。

索性,诗离的行动并没有被限制。诗离先是用雪水烧了一些开水,撒上一些盐融化在雪水里。差不多了就用布条沾上盐水裹在伤口处。

“忍住。”在裹得时候。诗离看的到男人隐忍的抽搐的表情,老娘冒着双重生命危险救下你们的命,还在这里跟我喊苦喊累的。

“咋了,这么点痛,你还哭了。”诗离再给一个满脸胡渣的男人绑布条的时候。那人竟然吧嗒吧嗒的掉起了眼泪。诗离还以为真有这么疼吗,不自觉的自己的手上的力道就轻了起来。没想到这一轻,就更是掉的更厉害了,活脱脱成了一个被人欺负的小媳妇了、

“我就是心里难受。就哭了。”大汉抽抽搭搭的说。

“怎么了,是我虐待你们了。”不就是撒点盐在伤口上吗,怎么就虐待你们了,我听说你们训练的时候可是缺胳膊断腿的都没有掉一滴眼泪的。

“从来都没有人把我们当人,只有打胜仗的时候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我是第一次觉得被人看重。呜呜呜呜。。。。。”这一说,一屋子的大男人都哭了起来。弄得诗离有些不好意思了。

“哐。”一个大汉一拳头打碎了诗离身边的一块石头。吓得诗离一激灵跳了起来。开始有一点觉得自己刚刚的决定太冲动了。

“既然小兄弟能冒死救下我们,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大哥。”

“对,大哥。”“大哥。”“大哥。”营帐内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营帐周围的士兵握紧了手中的长枪,准备随时冲进去。

“呵呵,呵呵。”诗离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看着站在自己的身边自己要仰视的大汉。

“大哥不知怎么称呼。”一位大汉问道。

“我,我叫诗离。”诗离小声的回答,竟然有些害羞,说实话,第一次有这么多的人认认真真的问自己的名字,诗离有一些受宠若惊。

“诗离?大哥这名字有些不吉利啊。”

“啪、”一个大巴掌就拍在说话的头上。“你小子怎么说话的,大哥的名字就是最最吉利的。”

“是,是,大哥的名字最吉利。”几个人连忙改口说。

“大哥,你说怎么治疗我们的伤,我们都听你的,只要能活下来。”

“你们都跟狼接触过,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感染。只是时间的问题,若是今晚上不根治,恐怕会以后留下祸患。”诗离不免担忧地说。第一次接诊可不能砸了招牌。

看着诗离犹犹豫豫的表情。士兵鼓励道“但说无妨,我们都是生死线上走过几趟的人了,什么都受得了。”

“好,那就这样吧。”诗离眉头紧锁,像是下定了一个重要决心一般。诗离命人准备了一些需要的工具,在兵器库找了几把趁手的刀。诗离顺手抱了一坛酒就回了帐篷。

沐阳王爷远远地看着一个娇小的身影在帐篷外一遍一遍的穿梭来回,瘦小的身影蹒跚的拿着手里的东西,隔着很远,也能感受得到她气喘吁吁的状态,对于每一个伸手帮助她的士兵都报以让人莫名的嫉妒的灿烂的微笑。

这个笨女人,难道不明白她跟人交流的越多就越有可能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嘛。

“都把这个咬上。”诗离一人递给一个木棍。

“我们可是钢筋铁骨磨炼过来的,刮骨疗伤都不在话下,这,小菜一碟,姑娘可不要小瞧了我们。”士兵不屑的把玩着手上的木棍。

“哼,人与人的信任就这么不堪一击,既然你们不相信我,刚刚又何必骗取我的一片真心,我也不必搅和进这烂摊子,做我的逍遥药师也不错。”诗离一副苦大仇深被人骗上贼船的样子。手里却是一点都不减缓行动的速度。

“姑娘愿意帮助我们我们自当感激不尽,我们绝对没有看清姑娘的意思,只是,这。。”士兵为难的看着手里的木棍。“确实没有必要。”

“好,既然你们都自认为是汉子,那我就不为难你们。”诗离点燃一坛佳酿,浓郁的酒香顿时铺满整个大帐。

“你们怎么了。”看着众人看着那淡的几乎看不见的火苗和欲言又止的神色,诗离觉得这些传说中铁骨铮铮的汉字怎么一个个的都跟个娘们似的。

“呃,姑娘,这酒是在哪里拿的。”一个士兵开口问道。

“在兵器库里,怎么了。”诗离看了看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酒坛子。

“你确定是兵器库,”

“是啊,就在兵器库旁边的一个小帐篷里,跟兵器一起拿来的。”说着诗离还晃了晃手里的精致的匕首。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众人吸了一口凉气,这次就是不卖姑娘的人情也得不能死啊。这可是沐阳王爷的宝贝,竟然都被这姑娘随手拿了来,看来这姑娘在沐阳王爷的眼中却是不一般。

诗离仔细的把手里的刀片在火焰上烤着,手心传来温热额感觉,差不多了,诗离一回头看到这一屋子男人的嘴里都叼着刚才抵死也不肯叼着的木棍。

“你,你们。”诗离指指这几个人。

“姑。姑娘,既然姑娘都是被我们连累,我们自当何事都听姑娘的。”嘴一抖,口水就哗啦啦的流了出来,不过他们都不自知。

诗离拿着匕首很是趁手的在几位士兵的胳膊上被抓伤的地方“蹭蹭蹭蹭”快刀斩乱麻的略过,几片被啃咬的血肉模糊的碎肉片掉了下来。伤口也整齐了很多。

诗离顺着青筋暴起的血管一直向上,在脖颈处血管最粗的地方。一道割开,每个人放出三大海碗的血,血由乌黑色渐渐地变成了鲜红色,但是触到空气中又很快就变成了乌黑色。一直到放出稳定的鲜红血色才又放了一海碗。

在诗离放了他们几海碗的血的时候,几个士兵的眼神已经在无声的交流了几百回合,总是他们所见甚广,也很是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敌方派来的,这根本就是在要他们的命。

大帐外的一个挺拔的身影让这几个不听话的士兵不敢造次,乖乖的含着泪被放血。

放完血,毕竟是十几个大汉,皮糙肉厚的,诗离又要小心不要把血管割断,小心翼翼的很是费精力。等到要缝合血管显然手已经开始抖了。

干脆,诗离转念一想,这几位可都是死过几次的英雄了,这么一点点的小伤,不碍事的,况且,看他们一个个满嘴哈喇子孩子以为帅的掉渣的样子,就算把他们腿这个时候砍了,他们也还以为是在给他们脚底按摩呢。

“滋啦啦,滋啦啦。”帐篷里传来了几声火星掉落到湿地上的声音,随后几声“咚,咚,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