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药见效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09:37:11 字数:5259 阅读进度:51/239

耀阳王爷带着自己的娇妻从皇后寝宫中出来,没走多远,皇后宫中的嬷嬷叫了耀阳王爷,说是皇后有事情吩咐。

明倩很是识大体的向着嬷嬷行了一个礼,转身对耀阳王爷说“王爷,妾身第一次来到皇宫,我也想看看这美景。”

“好,我去去就回。”耀阳王爷扶了一下明倩的手,很是不放心的随着嬷嬷离开。

嬷嬷临走也对侧王妃行了一个礼,侧王妃本就比嬷嬷身份高贵,不得不说这个侧王妃还是很会做人的。侧王妃回以淡淡一笑,总是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明倩一个人走走停停,不知不觉呃,前面一股浓烈的药味。满院子的药材香味,明倩下意识的伸出手摆弄起椽子上晾晒的药材。

“谁在那里动我的东西,这可是皇后的药材,弄坏了你赔不起。”一声很是不客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常年生活在山中野林,路边摆摊被人轰赶。明倩倒是也没有被吓到。只是弹了弹手上的叶子灰。并无惊慌。

小宫女走进了放下手里的木桶。先是检查了一下晾晒的药材并无异样,这才打量了一下明倩见她是一身的宫内衣物,自是象征着高贵的身份,只是脸上鼻子以上都遮着蔓莎。宫女看不到她的本来面貌。

“不知是哪位娘娘驾到,这里是晾晒皇后药材的重地,没有许可,外人不可进入。还请娘娘游玩移至别处。”宫女话中并不客气。既是皇后的东西,一般嫔妃自是必能随意出入这里,一旦有些许的差池,担罪的不只会是一人。

一般听到这话,那人一定会慌张的跑开,生怕与这里有一丝的瓜葛。

明倩看着宫女不一般人精良不少的衣物,看得出她的底气从哪里来。不紧不慢,依旧慢悠悠的往院子深处逛去。赏花一般看着四周挂着的上好的药材。

“如你所说,若是没有许可,我会一个人在这里。”语气平淡不卑不亢,确实让小宫女有些慌乱,在宫里这么多年,还没有哪一个娘娘敢跟她顶嘴的。

说话间,明倩拿起了一株人参放在唇边嗅嗅,嘴边荡起一丝的浅笑。又轻轻的放下,这个过程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美的像一幅画,让人不敢打扰。

小宫女气不过,打翻了手边的一椽子晾着的鹿茸片,切割的良好的鹿茸马上就可以晾晒好入药了,被打落在水中一起一伏的在水中飘散,有一种凄凉的美。

明倩被身后的响声一惊回头就只看到小宫女一脸诡异的笑,和惊慌失措好不搭配的身形逃也似的跑开。和紧随着脚步声一声一声的尖叫。

明倩脑海中嗡的一声。自己初来到宫中,只不过因为自己气不过,跟一个小小的宫女斗了一下嘴,怎就被人如此诬陷,不过,耀阳王爷如此宠爱自己,一月有余日日相陪,这一椽子鹿茸,耀阳王爷可以拿出更好的赔给皇后,毕竟是母子。一想到这,明倩心里倒是轻松起来。不免有一些小小的期待。心中有一个骐骥的念头,耀阳王爷不会责怪自己的,况且,这又不是自己的错。

“母后叫儿臣来,可是有事情要吩咐。”耀阳王爷坐在皇后的身边给皇后捶捶腿。“近日母后的气色好了不少,许是我给母后带的药有了效果。”

“皇儿,母后这次特意单独见你是因为你新纳的王妃,听闻新婚当夜,总督的女儿暴毙了?”皇后深谋远虑的眸子里早已有了答案。

“女子体弱,染了恶疾。御医也无力回天,儿臣已经给予厚葬处理。不会让她失了颜面。”耀阳王爷如实的回答。

“耀阳已经有了五位侧妃,何事打算立一位正妃。听闻,你自从纳妃之后一直只宠幸这一人。传闻你是有何打算。”

“儿臣的正妃之位只能有母后一人指点,至于这位侧妃,倒是治好了儿臣的一项隐疾。”耀阳王爷脸上漏出了一丝不经意间的笑。

皇后看在眼里,什么也没有说。心里已经明白了,还是应了一句老话,英雄难过美人关。想当初皇上对于新纳的妃子也是如此,新鲜不过一个月就会又觅新欢。

“王妃。”明倩在院子里到处看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是你?”明倩回过头,一脸惊奇的毫无杂质的脸上带着惊喜。“我还以为看错了,你真的在这里。”

诗离手里拿着明倩刚刚送过来的精致的药盒,里面还发出牡丹精炼的幽香。诗离眼中毫无波澜,略显疲惫的眼中更多的是戒备。

门口响起了声响,诗离侧耳一听,上前捏了明倩的手一下,明倩刚要说话。诗离示意她不要说。“听我说,一会有人进来就说你一进来这里就是这个样子,你什么都不知道。”

诗离认真带着怒色的眼神让人不容置疑。明倩很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宫女绯月一脸幸灾乐祸的带着一众证人走了进来。“有人把皇后要用的鹿茸打翻了。此时这么严重,必定交由皇后亲自处理。”

众人气势汹汹的走进,就看到诗离正撸着袖子从水桶里把已经浸湿的鹿茸捞出来,一片一片的用麻布吸干,从新晾到椽子上。

“又是她。”身后的宫女见怪不怪。看到诗离在地上弯着腰,一点也不奇怪,这个女人不知为什么来到这里,总是做错事情,若是一般人,肯定活不过半天,她竟然在这里呆了一月有余还安然无恙。

众人索然,一个个的都要离开。

“不是她。是那个女人。”绯月伸手住着站在一旁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的明倩。

明倩仿佛被人捉贼拿赃一般,一时之间脸涨的通红说不出话。

“咔嚓。”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和一阵阵的抽搐的惨叫,绯月再见就是自己已经断了的手指头耷拉在自己依然丰满的手臂上。

“本王的王妃也是你可以随意指使的。”耀阳王爷冰冷的直达心底的寒意在四周弥漫开来,众人只是跪在地上,都不敢抬头。

耀阳王爷一手揽过惊慌失措的明倩,离开了这个乌烟瘴气的是非之地。明倩的惊慌失措在见到耀阳王爷的时候早就已经被幸福填满。

上天对自己不薄,能遇到这样一个是自己如珠如宝的男人,明倩愿意为他做任何的事情。

明倩下意识的看了看地上,只剩下一个水桶,地上的被晾好的鹿茸也不见了,只有水中一闪一闪的波纹证实着刚刚那一个人不是幻觉。

柔软宽敞的马车之中,明倩倒在半躺着的耀阳王爷的怀中,心里都是甜蜜。

“看来是应该给你安排一个随身的丫鬟了。”耀阳王爷探究的看着明倩黄色的眼睛,忍不住想要上前去触摸她。伸手碰到她的长长的睫毛,闭上眼睑,转手去抚摸她同样细腻柔滑的脸蛋。

“妾身不要丫鬟,我自己就好了,身边有人我不习惯。”心里对于耀阳王爷对自己的关心很是欣喜,女人总是喜欢在自己的男人面前撒娇。明倩还是撒娇道。

“那。就你自己生一个好了。”耀阳王爷抬起明倩尖细的精致的下巴,对视着没有焦距的黄色的眸子。明倩娇羞的满脸的通红。米分拳在耀阳王爷的心口轻挠,嘴里喃喃道“讨厌。”却更是让耀阳王爷意乱情迷。

“此药确实是延年益寿之良药,不过与皇后娘娘的凤体阴阳相克,皇后不易服用。不过其中的几位药材都是极好的品种,不得不说只要之人很是用心。”御医把诗离拿过来的药仔细的研究了一番,得出结论,言语之中,不禁惋惜。宫中规矩,皇后等人的使用药材,是不得与其他人使用的,只能销毁,这对于药材来说,不得不说是一次巨大的浪费。就连御医看着这药丸都不免惋惜、

延年益寿,对于暮年的老者来说,没有比这更能让人兴奋的了。

诗离收好了盒子,帮着老御医配了一些药。老御医交了诗离一段时间,发现诗离学东西很快,聪明又勤奋,短短的时日就愿意相信这个孩子,很多的事情都很放心的交给她来处理。

诗离做好了事情,又在御医院里捣腾了一阵。老御医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去管。

不久,诗离拿出一罐药丸,放在了老御医的手里。“这是诗离孝敬您的。”

老御医半信半疑的打开,敲碎了一颗仔细的观察一下,惊奇的发现,这竟然是刚刚的奇香无比的皇后的药丸。“你这是?”老御医关上了盒子,依旧极力的想要表现很是平常的神色,不过眼中的那一抹惊奇还是很容易被诗离发现。

“师傅,这药性与皇后相克,可是与师傅您不相克呀。”诗离眨巴着眼睛,很是殷勤的给御医倒了一杯上好的日照青。甜甜的淡幽的香气扑鼻而来,总是能向诗离一样让人莫名的心情沉静。

“你这是贿赂啊。”老御医把盒子推向一边,端起茶喝了一口,就连他这品茶老手都不免对于诗离这一次选的茶叶赞赏有加。满口的清香,一口下肚。让人遍体轻松。

“这盒药丸是外宫送入,并无记录在册,本就是没有的东西。又哪里来的贿赂一说呢,师傅您医术高超,谁又能贿赂的了你呢,”诗离很是狗腿子的给老御医又倒上一杯茶,绕到他的身后给她捶捶背。

“说吧,你又想要什么。”老御医明白这小丫头的心思,这一招借花献佛用的倒还是挺顺手。

“好咧。”诗离到也不藏着噎着。直接翻出医术上的人体手掌构造图。“我要学接骨。”

“哎,师傅这点手艺都被你给骗去了。”老御医摆出一副被套路的神色。砸吧着嘴又喝了一口茶,倒是觉得自己也不是很亏,一大把年纪了,能收到这么一个好徒弟倒是也不亏。

“你说说,这浓郁的牡丹之香,你是如何去除的。”老御医看着这一盒的药丸,还是不禁疑问道。自己一生的医术和见闻都对它束手无策,诗离是如何做到的。

“师傅,您不是一直交给我这世上的东西都是相生相克的吗,我正是找到了这牡丹的相克的东西。医术我比不过你,不过对于这花花草草的认识,我可是比师傅精通。”诗离脸上的自豪之色倒是让她更加的活泼可爱。

宫中的人都不愿意接近这御医院,一来这里常年弥漫着浓浓的药味,而且这里熬一罐子药经常要蹲在地上拿着扇子不紧不慢的摇两个时辰,一身汗一身土,众人都是能躲就躲,倒是诗离最是不喜欢与那些杂七杂八的女人扎在一堆里家长里短,这御医院倒是和她的胃口。

诗离照旧拿出新制好的药丸给皇后娘娘呈上,皇后对于这几次的诗离的呈上的药丸很是满意。

“这些东西赏你,也把自己打扮打扮,在我宫中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人亏待了你。”皇后服下诗离配置的药丸。脸上的气色也红润了不少。心情也大好。

“皇后待诗离恩重如山,不曾有亏待,能为皇后娘娘解难,是诗离的福分和职责。”诗离领赏,手中沉甸甸的封赏并没有让诗离有多高兴。

“这次的药丸你要多制一些,药效我很满意。”皇后已经不需要精油助眠,一次可以足足睡醒五个时辰,精神好得不得了,就连皇上都夸赞皇后气色好,这几日都有来这里留宿,皇后心里更是乐开了花。对待诗离也不似之前的冷淡。“最近天气潮湿,嬷嬷,去给诗离多拿几床被子,换一个大点的房间。”

“皇后娘娘,此药丸不可久放,一次就只能贮存半月。恐怕不能多制、”诗离回答到,头顶上冷冷的气息传来,诗离知道这老太婆又不高兴了。“至于久贮之法,诗离会尽快研制,以解皇后娘娘困惑。”

“嗯。”一个字拖得音渊源绵长。诗离明白,这个回答她很满意。

退出的过程中,诗离隐约听到皇后和嬷嬷的谈话。“最近绯月这丫头怎么样了。”

“回皇后,这丫头恐怕是不能用了。御医都说手,很难治好了。”嬷嬷回答道。

“嗯,那她的差事就尽快交给一个可以接手的人吧,”皇后揉揉太阳穴,一阵困意袭来,打了一个哈欠,很是满意。

“皇后,那绯月。。。”嬷嬷欲言又止。

“哪个院子需要,处理掉吧。这种事情不好外传。”皇后摆摆手。嬷嬷服侍皇后摘下繁重精致的头饰。盖好被子。退了出来。

处理掉,没用的人就会处理掉。

回到住处,诗离的屋子已经被人很仔细的收拾过了,就连长久的霉味,也被一股很是高级的香味取代。诗离却并不上心。一转身看到窗外一个女人用一只手很是费力的打水。那一向高傲的脸庞如今几日不见就都是沧桑。

诗离站在窗前,并没有上前帮忙。因为不远处绯月的几个昔日的好姐妹拎着桶走了过来。

绯月脸上有一丝一瞬即逝的尴尬,随即就被以往的凌厉所代替。

“唉哟。这不是绯月姐吗。”一个宫女好像是刚刚才发现早已站在这里的绯月,大声的说着,绯月感到事情不妙,却也没有表漏出来。

“看来,是绯月姐姐来打水了,来来来,我们都让开,以往都是先让姐姐打水的。”一个宫女不怀好意的往后退。把绯月一个人围在井旁。

见绯月不动,另一个宫女催促道。“绯月姐姐,你可是快一点啊,我们这一会儿还要去当差呢,可不是跟你一样要嫁人的新娘子。慢吞吞的。”

“你说谁要嫁人。”绯月头上凌乱的头发早已被汗水浸透,贴在脸上。

宫女自知说错了话。连忙捂着嘴躲到身后。

以往根本就不用自己动手的绯月,如今这些粗重的活都要自己干,自己的一只手还是多有不便,如今这么多的人敢来冷嘲热讽。

绯月使尽浑身的力气终于打上来小半桶水,刚想伸手去提,一只手一碰“啪叽”水桶又落回了井里,溅出来的硕大的水花直直的打在绯月的头上,满头的水珠落下来。

“你不打我们还着急用呢,还是我们先用吧。”一个宫女上前推了绯月一把。几个宫女都上前把绯月一推一搡。鞋子都掉了,一身泥巴坐在一旁的草地上。

几个宫女面露凶光,若不是在青天白日,诗离完全相信她们会把绯月推进井里。

确实,绯月作为涨一级的宫女,平日里是没有少欺负这些小宫女,这也就是报应吧。

诗离关上窗子。绯月定不会如此自暴自弃,不过,她的路以后是不是会很难走,跟诗离就没有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