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宫制药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09:37:10 字数:5568 阅读进度:50/239

“你。。”诗离看着女人侍卫眼睛刚想说话,门外传来了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其中夹杂的还有叮叮咣咣的杯子相撞的声音。侧妃使了一个眼色。诗离跑到窗户外面观察者屋里的情况。

“咣叽”门被撞开了。几个穿得花枝招展,脸上明显的带着怨妇的长大还算是美的女人走了进来,摇摇晃晃,显然是喝了不少的酒。一看就是争风吃醋的耀阳王爷的几个侧王妃。

“唉哟,我们几个姐妹倒是要看看,是哪个长得这么俊美的小娘子把我们的耀阳王爷的魂都给勾走了。”

“竟然让耀阳王爷几个月都不进我们的屋子。到时看看什么货色呢。”

几个女人听说这次新娶得侧王妃是山上一个药农的女儿,排场又比总督女儿当时嫁进府的时候还要大,大有登上正妃位置的架势,女人都是天生的醋坛子,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门被有心之人“吱嘎”一声在后面关上了。提醒门口的小丫鬟,众侧妃只是教教新的侧妃一点的规矩,没事不要出声。

小丫鬟嘴上答应,偷偷地在门缝之中瞄了一眼可怜巴巴形单影只的自己坐在床上的新的侧妃,心里为她捏了一把汗,这几个侧妃嚣张跋扈惯了的,这个新侧妃刚一进门就被如此的对待,恐怕是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头盖之下,明倩看到几个精致的绣花鞋子走到自己的面前,一双黑影应在自己的头盖上,明倩快速的躲开。头盖才险些被女人抓下。“几位姐姐,我的家乡的规矩,新婚之夜头盖只能被丈夫揭下,不然,不然会不吉利的。”明倩颤颤的躲在柱子后面,心里吓得砰砰直跳,面前的这些女人来者不善,她可以看觉得到。但是自己再怎么躲也只是一时。

诗离见状,自己若是这个时候出去,肯定会被这几个不安好心的侧妃安上一个罪名。诗离灵机一动,翻了出去。门外依旧是觥筹交错,有身份的人的随便的一个宴会都会是一个适合交际的场合,毕竟门票钱很贵的吗。

“唉哟,原来是一个不吉利的女人啊,妹妹啊,你别怕,我们几个姐姐的运气足,给你去去晦气是小菜一碟啊。”女人手里攥着毒针,这个扎在人的隐秘之处不留痕迹,更能杀人于无形,到时候毒发了,半夜死在耀阳王爷的怀里,世人都会以为是两人**,爱恋之至。

诗离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一杯接着一杯。脸上还挂着新郎官的喜色的耀阳王爷。看得出来,他今天很是高兴。看来是比较喜欢那个女子的吧。

诗离手里捧着果品,像一个贪吃的孩子,穿梭在人群之中根本就不会有人察觉,走近了耀阳王爷,低声说道。“新房你的新娘有麻烦。”然后若无其事的快速的走开。

耀阳王爷一回头看到的只是满眼的推杯换盏的人,来不及细细寻找,耀阳王爷向着新房走去。

诗离回头看了一眼红彤彤的耀阳王府。祝福了一句,就跟这沐阳王爷出了门。

“你刚才去了哪里。”沐阳王爷身上淡淡的酒香,很是好闻。

“女人的事。”诗离很是笼统的回答了一句,沐阳王爷也很是识相的没有再多问。

“姐姐,姐姐,是明倩不懂事,明倩日后一定对于姐姐恭恭敬敬,据不敢逾越。”明倩被步步紧逼不断地后退。

露出的针尖散发出令人脊背发凉的寒冷的光芒。

“姐姐,这是关心你呀,来来,别怕。”侧妃的手上的尖针刚碰到明倩的喜服,门就被一阵掌风推开。巨大的推力把屋内的围着明倩的一众女人都推倒在地。

“王爷。”见是自己的救星。明倩浑身的力气系那个是被抽空一般,所有的勇气用尽了浑身的力气,顺着墙壁往下滑去。被耀阳王爷扶在怀里。

“你们在这里作甚、”耀阳王爷看着地上酒已经醒了大半的女人。

“王爷,我们是跟着汪侧妃姐姐来这里看望新的妹妹的。”跪在后面的女人一看状况不对,都往出头鸟身上推。

“王爷,我是怕妹妹一个人孤单,过来陪陪她的。”情急之下,手里的毒针掉落掉在地上尤其的清晰。

“这是什么,你是想用它来行刺本王不成,本王平日里亏待了你这个总督女儿了?”耀阳王爷嗜血的眸子看着地上早就吓得瘫软的女人,手指的力道像是要刺进她的下巴,女子张大嘴巴说不出话,只能本能的摇着头。

耀阳王爷拿起地上的毒刺,耀眼的烛光下发着阵阵的光芒、“啊、”一用力稍稍的扎进地上女人的身体。女人就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耀阳王爷低声却是每一个字都能被在场的人听得清清楚楚。“汪侧妃,既然你这么狠毒用这毒针一次又一次的毒害本王的侧妃,念在你服侍本王一场有有悔过之心,本王就网开一面把你的尸首送回汪总督那里,好让你们一家团聚。”耀阳王爷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本王的侧妃若是在府中再有一点的意外,这个女人就是你们的下场。”耀阳王爷横抱起吓得已经说不出话的明倩,轻轻地无比珍视,怕是吓着她一般把她轻轻地放到床上,倚着自己宽阔的臂膀。

“是。”几个女人算是恢复了理智,都暗自庆幸这一次没有轻举妄动。

“把这个女人关到后院,把她屋子里的东西烧掉。”耀阳王爷满眼柔情的看着自己怀里的明倩,嘴里却是说出无比冷酷的话,感觉到自己的怀里的女人身体一颤,耀阳王爷抓住这个女人有些粗糙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火热的温度有掌心传至全身,明倩心中小鹿乱撞。

“王爷,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的屋中还有。。”汪侧妃挣扎着要来找耀阳王爷,她不相信一向任由她嚣张跋扈的耀阳王爷今日竟会因为一个卖草药的女子就要致自己于死地,在往常,这只不过是一件小小的事情而已,耀阳王爷就是连重责一句自己都不会的。

“你的屋中还有解药,”耀阳王爷带着笑意的脸上马上阴云密布“都给我烧了,一件不留,这府中再没有汪侧妃。”

汪侧妃面如死灰的瘫坐在地上,不明白为何自己突然就从云端降至泥地。

此时大婚,明眼人都看出耀阳王爷对此的重视,还是怪女人有的时候还是太浅薄。

诗离与沐阳王爷在街角分开,诗离上了车。

沐阳王爷响起自己的车上有一盒糕点,想着诗离应该爱吃就让卫炎给送去,结果卫炎迟迟没有回来。沐阳王爷跟上去一看,卫炎正在跟一伙人在诗离的车前打斗,诗离的马夫已经受了伤,下一个就是诗离。

沐阳王爷抽出腰间的佩剑上去,几个回合解决了几个小喽啰,回头听见诗离的呼喊声,一看,诗离已经被人扛在肩头跑到了远处,沐阳王爷一惊这人竟然能避开自己的主意跑出去这么远。

沐阳王爷一把暗器撒出。诗离趴在那人的肩头狠狠地咬了一口,那人吃痛,才给了沐阳王爷刺了他一剑的机会。

沐阳王爷追上,打斗之中,一剑刺在了他的左肩,诗离被抛向乱石堆,乱石堆都是尖头的乱石,石头向上放着犹如张嘴的野兽的獠牙,人落在上面就被撕的米分碎。

沐阳王爷在乱石上蜻蜓点水般接过诗离,将她带了上来。再见那行凶之人早已没了踪影。

诗离被五花大绑放在路上,一脸的不爽。沐阳王爷倒是跟卫炎先确定还有没有活口。凡是被发现还有一口气的,在还没有被沐阳王爷接触到就自己咬舌自尽了。那马车夫虽有些功夫,但是禁不住这么多的人围攻。

清点完毕,沐阳王爷和卫炎才向着诗离走来。

“怎么,你们不会也想把我给灭口吧。”诗离看着剑上还在滴着血的两个人,怎么有一时间的恍惚,自己就像是待宰的羔羊呢。

“刷刷。”沐阳王爷几剑在空中划过,诗离身上的绳子散落在地上,诗离拍打拍打自己的身上站了起来。

“怎么,就在耀阳王爷的府中这么一会儿,你也能惹到仇家。”沐阳王爷看着地上的这些人身上并无印记,就连用的兵器也没有任何不同之处。甚至就连打造之地都查不出来。

“那怎么办,我貌美如花,说不定有人被我迷倒了,想抢我回家当老婆呢。”诗离作势摆弄一下自己的发髻。

“哦,看来是我们多管闲事了,当这人家姑娘出嫁的路了,算了,那我还是别当个恶人了,卫炎,驾车,我们走。”沐阳王爷把剑上的额血迹擦掉,收回腰间。就向着自己的马车走去。

诗离怕是被人抛弃般先一步跑向马车,爬了上去。“我的车坏了,车夫也没了,你们送我。”死皮赖脸才是生存之道。这一点诗离深谙其道。

皇后的寝宫内,沐阳王爷向皇后禀报事情的来龙去脉。

“母后,这就是事情的经过。”不过沐阳王爷把去耀阳王爷府中的参加婚宴的事情省略掉了。

“哦,时辰也不早了,皇儿还是早点去休息吧。”皇后揉揉自己的额头,示意自己已经累了。

“是,那母后早点歇息,皇儿告退。”照例留下了一堆的补品。沐阳王爷退去,不过不动声色的环视了寝宫之内,并无诗离的迹象。

皇后送走了沐阳王爷,寝殿之内只剩下贴身的嬷嬷。皇后伸了伸手示意嬷嬷把灯都关了。窗户都用不透光的黑布罩上。

顿时本应该漆黑的屋子内呈现出亮如白昼的光亮。屋子内屋顶上满是一墙满满的夜明珠,中间硕大的钻石更是把夜明珠的光芒反复的折射。发出耀眼的光芒。

皇后走到一排珍珠的墙的面前,中间是一个盘子大的黑珍珠,散发着幽幽的孔雀蓝色。皇后站在前面其中反射出皇后的影子。皇后在身上拿出一颗小小的血珠往中间轻轻地一推。屋子中间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黑洞,黑洞之中有一间小小的屋子慢慢的上升。里面有一人。仔细一看竟是诗离。

此时的诗离一身的普通村妇的打扮。一般不能察觉。

“皇后。”诗离谦卑的行礼。

“你可知你开这里的任务。”老嬷嬷走到诗离的跟前,交给了诗离一把钥匙。

“诗离感激皇后帮助诗离脱线,诗离定会尽自己毕生所学治好皇后的头疾。”

“既然你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你可知这头疾的来历。”皇后坐在铜镜之前欣赏自己已经老去的容颜,眼中并不是寻常老妇人的担忧。

“奴婢,不知。寻医问药,对症下药,奴婢只知治病,不求根源。”诗离低头想了一想回答道。这世间有果必有因,宫中每一件小事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诗离不想牵扯及其中。

“对这病,你有几分把握。”

“治得好便是十分,治不好便是零分,若是治不好,诗离愿用命领罪,以谢皇后的救命之恩。”

皇后看似对于诗离的回答很是满意。微微的点了点头。“这钥匙是专管名贵药材的,你大可以随便的用。”

“是,多谢皇后。”

“你一个宰相府的深闺小姐是如何明白这么深厚的药理,就连太医都医石无救,你是如何看出来的。”皇后的目光轻描淡写的在诗离的身上扫过,确实让诗离顿时毛骨悚然。

“诗离的祖母留下了基本古书籍,诗离无事就随便翻来看看,倒是平日里派上不少的用场。”诗离灵机一动响起了那些书。那个默默不言确实帮了自己不少的莫名亲近感的老妇人也算得上自己的一位亲戚了、

“嗯,看来聪明伶俐总归是有好处的。”

诗离被安排在与皇后宫女住在一处,索性宫中规矩森严,诗离倒也落得清净。这里虽比不上皇宫贵族的别苑,但也是宽敞清幽。更重要的是,这里有名家编著的药典书籍,诗离如获至宝。日日钻研苦读。御医见诗离聪明伶俐又肯好学,也不时的提点一二,诗离更是突飞猛进。原本脑海中一直不求甚解的额东西慢慢的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每隔三日,诗离便会送一批研制好的药丸给皇后送去。每次都是由皇后选三位侍女提前服下这些药丸,三日没有什么反常的现象并由御医研究这药丸的配方,确保安全无误之后,才会服用。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调理,皇后的头疾明显好了很多,只要诗离的药丸接上,皇后的头疾已经很久都没有发作了。

这一日,又是诗离来送药丸的时候。诗离打开药箱,拿出一瓶小药丸。老嬷嬷倒出一些黑紫色的药丸。散发着淡淡的苦涩的味道。

“这药丸与前几次有些不同呢。”皇后开始对于诗离的药丸没什么效果,后来送来的效果渐渐的明显才注意起来。

“回皇后,每次送来的药丸都是略微有些不同,这次用了紫奎的壳做药引入药才至此。紫奎有安神清脉之效,并且药性大都存于壳之中,所以才用此入药。”诗离一五一十的回答,皇后很是满意。

“嗯,若是有药能根治我的头疾,我就不用每日服用这苦涩的东西了,吃的每日用膳都满是苦味,没有食欲。”皇后看着这药丸一脸的苦相。

“皇后娘娘,我有一药膳的秘方,定能让皇后胃口大开。安心进食。”

“好,呈上来本宫试试。”

“皇后娘娘,耀阳王爷协新侧王妃前来拜见。”太监来报。皇后的脸色明显一沉,只是一瞬间,诗离明显的察觉到了。

“奴婢退下了。”皇后摆了摆手。诗离后退退下。与此同时,耀阳王爷带着侧王妃明倩进来,侧王妃头上戴着遮住眼睛的薄纱。朦朦胧胧,颇有一番意境。

“参见母后,儿臣今日特带侧王妃来拜见母后。”耀阳王爷满面春风。

“参见母后。”一声娇滴滴但是很有分寸的拜见。诗离明显的感到了身后一道探究的目光向着这个方向。

“哦,这就是你的新的王妃,这头上的头纱值怎么回事,娇贵的就连我的寝宫也怕伤了她。”皇后喝了一口茶,无视地上跪着的人。

“回母后,臣妾天生异瞳,怕吓着母后,这才特意带了头纱。臣妾这就取下。皇后凤体仙尊,定不会被惊扰。”明倩说着摘下了自己的薄纱。

随着明倩的薄纱滑落。一双黄色的透亮的眼睛呈现在一张清美的脸上,把一张清秀的脸衬的一下子多了一些的妩媚。

皇后先是被一震,见着女子除了眼睛的差别也并无其它的异处。“本宫听耀阳提起过,今日一见果真是个稀罕物,难得耀阳王爷一连数日都在你的房中。连这个母后都快忘记了。”皇后佯嗔着拂了拂手帕。

“耀阳王爷无时无刻不在心里记挂着皇后娘娘,知道臣妾的老家中有一专治头疾的药材有奇效,专门一连数日亲自去求取,回府又亲自监管数日都亲自使用之后为皇后带来。”明倩命人端上来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墨绿色看着有些晶莹的药丸,却是散发着牡丹花的香味。

“这是熏香还是药啊,吃下去这么香,我不成了一个香炉了。”皇后说笑道,对于这一份的大礼,皇后是满意的,耀阳王爷每一次带来的东西都是很合皇后的心意。

“回母后,听闻母后百花之中最是喜爱牡丹,臣妾用了百亩的名贵牡丹提炼而成,不仅能治疗您的头疾,更能遍体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