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辛是我表哥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09:36:36 字数:3521 阅读进度:16/239

“所以说主子派我去采购药材,是在保护我?”落辛一脸的疑惑加上小确幸在一个糙汉子的脸上特别的有喜感。

“哦,铭奇派你去采购药材啊,”诗离发现了一个小秘密,说不定自己可以离开这里的一个好方法,这里戒备森严,若是凭诗离一己之力恐怕难以逃离,不过,有落辛在,乃就是小菜一碟了。“就你一个人啊,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吧。”

“恐怕不便吧。”落辛脸没由来的臊了一下。诗离没有明白什么意思,只当是他有特别的任务不想让诗离知道。

“越洛国你去过么。”诗离反问道。只要自己有价值,是不会被抛弃的,这是她一直坚信的道理。这次也一样。

“没。没有。”落辛很是仔细的想了一下,

“那你知道哪里能买到药么。”诗离看着一身蛮力实际上傻得可爱的落辛。

“药店啊。”

“你认识路吗?”

“找个人问问不就有了。”落辛理所当然的答道,问路时不会呀。

“你觉得这个时候谁会跟一个铭城的人来往,不怕得传染病啊。”诗离一个暴栗敲在落辛头上。

落辛还是有些疑惑,这个文公子一心要跟自己进城到底是为何,难道是给城里的人通风报信。脸上很是直接的写着我对你很不放心。

“看看这边有没有,王爷说他就来了这边,肯定在这附近,要是找不到,我们就提着脑袋去见王爷吧。”草丛另一面突然有压低的声音传到诗离耳中,落辛还在用那个跟直肠相通的大脑考虑该怎么办。

诗离小心脏也噗噗的直跳,可不能被耀阳抓回去呀,诗离可是在他的屋子里发现了好多不可描述的东西,一想起来就小心肝颤的不行。

草丛里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近,诗离高于常人的听力感觉得到几个人越来越近,就在十几米之外,发现这里不过是片刻的事情。

“我带我去还能躲避官兵的搜查啊,现在铭城的子民在越洛国可是人人喊打的,你可不像自己回不来了吧,我可是越洛国的人,这张脸就是通行证,你干不干。”诗离摆出一副你可是在占我便宜,再不同意小爷我就不去了。抱起胳膊环在胸前。

“好吧,”落辛犹犹豫豫的说,但是心里总是有一点点的纠结,具体也说不上来。

“同意了,那就走吧。”落辛两个字还没有说完就被诗离拖着胳膊跑了。落辛怎么感觉就怎么感觉自己被卖了。

“这是我表哥,跟我进城探亲。”诗离睁着眼睛说瞎话,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很是乖巧的牵着大自己两个头的落辛。落辛都不忍心看诗离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绝对的良民,良民。

“从哪里来的。”城门口的士兵到没有完全被这个油头米分面的小子迷惑,仔细按照规则盘问着。

“从东边,一个小山村。听说西边发大水了,幸亏我们住在山上。是不是啊表哥。”诗离明白每个问题士兵想要的答案,西面正是铭城子民的聚集地,也正是瘟疫的散播之地。真是讽刺,城外几万的灾民,城中安居乐业,无人关心,一爆发瘟疫,城门立马封锁。

“啊,啊,是。”落辛憨憨的回答,手心里攥着文公子柔柔软软的小手,原来还有人的手这么的纤小柔软的,温温的。落辛第一次感受这种美妙的感觉。

“嗯,对,东边确实是有座山,还好你们命好,没生在西面,要不然啊。。。”士兵还想多说被身边的士兵制止了。

“是啊,要不然就见不到表哥了。”诗离小眼神里还有惺惺相惜的额泪光扑闪扑闪的,看的守城的士兵都问不下去了。

“行了,进去吧。”士兵一声放行。“等等,他腰间的刀是干什么的。”一说有凶器,几个士兵的眼神都往这边射来,诗离身上立马凉飕飕的,你个死落辛,干什么都拖老娘后腿,你说你买个药别这么大一个破铜烂铁干嘛。

“大哥,这是劈柴的,我表哥脑子笨,就只有一身力气,这不这么大年纪连个媳妇都没讨到,就认得这把刀,睡觉都抱着,估计是当成他媳妇了,跟你们这些吃皇粮当差的可不一样,他就是去掏大粪人家都怕他偷吃了。这不,我拿给你看看。”诗离伸手就拔落辛身上的刀,落辛脸红脖子粗的真的是一脸的傻相,就算是,他也是被气傻的。

看着诗离这么买力气好几下都拿不下来,门卫都被她逗笑了,谁都愿意被捧着,何况守城门是最苦最累的活,竟然还有人羡慕,哪个会不高兴啊。“算了算了,还是给他留着当媳妇吧。”几个门卫都哈哈大笑起来。落辛脸色愈发的难堪了。

诗离拽着愣神的落辛大步流星的跨国门口的护栏,一边走一边说着“娘亲给你做了荷花糕呢,娘亲做的糕最好吃了。我都饿了。”

“这小子,长这么白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姑娘呢。”守城的士兵不免调侃几句。

“要不是我拦着你差点就说出去了,要是消息走漏,造成慌乱,咱哥俩可是担当不起啊。”一旁的士兵心有余悸。

“是,是,多亏了大哥提点。”

“我要这个,要这个,还要这个。”诗离一来到集市,眼睛就放了光,捧着一身的零食还在买这个买那个,要个没完没了。

“文公子,我们是来买药材的,你这样完不成任务回去主子要怪罪了。”落辛在后面叨叨叨叨,但是诗离根本就没有要走的意思。“文公子,你就告诉我药店在那个地方,我自己去买。”情非得已,出此下策。到时候落辛想着到时候再把文公子顺路带回去,看这架势,文公子是要长在这个摊位前了。

“呜呜呜呜呜。”诗离嘴里塞得满满的呜呜洋洋的什么也说不清。手也报的满满的,想指个方向也腾不出手。

“你说什么。”落辛极力的想听清出,却只挺到满足的吞咽的声音。

“小伙子。你说的药店在前面直走一个胡同口,有一个大红色的招牌,很好找的,这位小妹先在我这里吧,我这锅栗子还得有一会儿,要不你一会儿来接她,不然药铺就要关门了,恐怕今天就买不到了、”卖零食的大娘好心的提醒道。

“好的,多谢。”落辛现在才明白,文公子在城门口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她真的只是来吃的。而且,还把自己当成个傻子。真怪自己之前还呢么相信他,既然进了城,以后就没关系了,哼。落辛一身的气自己去药铺了。

“哈哈,真好吃,谢谢大娘。”诗离“吧唧吧唧”又塞了一嘴,自己怎么吃也不抱,怎么吃也不胖,好奇怪哟。

“姑娘啊。你这位大哥可是个好人啊,这么照顾你,你以后可有福了。现在对自己家妹子这么关心的人很少了。”炒着栗子的大娘看着这个小姑娘慈眉善目的。一脸的福相,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哎呀,我哥就是个傻大个,被人骗了几句话就哄得乐呵呵的,哈哈。”诗离心大的吃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锅里翻炒的栗子。心里想着这老太太眼睛还挺贼的,自己一身脏兮兮的男装打扮竟然被她一眼就发现了。

“俗话说傻人有傻福呀。你大哥看你的眼神满是担忧和欢喜。我一大把年纪了,看人不会错的。只是,你们俩的前途不太一样啊,都有些坎坷。”大娘说着说着有些惋惜。

“大娘,你真该去给人算命哈。”诗离命运坎坷,她自己一直都知道,只是有些事情应该是可以避免的。该来的总会来,人生那么短,还是享受眼前的吧。

“这小丫头嘴真厉害。”大娘佯装怪罪,脸上还是一脸的笑,这个孩子确实让人喜欢,不过总是让人看一眼就心疼。

“包好了。拿好,小心烫。你可以让你的大哥给你剥,他不会拒绝的。”大娘还给诗离出了一个吃货自卫的好主意,毕竟对于嘴巴来说,栗子有时候也算是一个凶器。

“诶,大娘,你怎么看他是我大哥,不是我情人啊。”诗离眨巴和眼睛。脸上一点都不害臊,显然她这个问题让大娘惊了一下,现在的小姑娘真是开放啊。

毕竟是见过市面的人,大娘一下子就回过神来,一边收拾自己的摊子,慢悠悠的说,“不瞒小姑娘说,你们不是一类人,他配不上你,你们更像是。。。。。主仆。”思索了一下,卖零食的大娘找了一个自己认为比较贴切的词。

一抬头对上女孩堆在零食里笑靥如花的脸。“找钱。”诗离伸手递上一顶银锭子。

大娘有些拘谨。手一直搓着自己的衣裙“哎呀,这么多钱,我找不开呀。太多了,太多了。”

“没关系,你找找,你生意这么好,怎么会找不开呢,”诗离笑着,没有一丝的居高临下。

“真的没有啊。”大娘急的都快挤出眼泪了,这小姑娘出手这么阔绰该不会是来吃霸王餐的吧。没有声音回应。大娘一抬头,看到银子稳稳的放在自己台子上。不远处一个小姑娘抱着一堆的零食满脸幸福冲自己招手。

“早点回家,不要在外面乱晃。”大娘好心的嘱咐着。看着那个笑脸消失在人群中,往药铺相反的地方走去。

“哎呀,一把年纪了操什么心,这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呵呵,今天回家给老头子买点鱼吃。”大娘心满意足的收拾自己的摊子。最近城中突然开始宵禁。还是早早地回家吧。

诗离看着大街上人群越来越少,不一会的功夫就只剩她一人,干脆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小坐起来。等着某个人跟自己碰面。

那个大娘没想起来的词叫做忠诚,只是她的生活中这个词有一个完美的代替品,叫做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