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阳受伤

小说: 浅曈女帝 作者: 米多奇 更新时间:2018-03-06 09:36:35 字数:3214 阅读进度:15/239

“主子,卫炎大意,给主子惹如此麻烦,愿断一只手臂谢罪。”卫炎跪在账内,拿出的刀刚出鞘就被沐阳王爷打落在地。

“既然有错,就要弥补,接下来就是你赎罪的时候。”沐阳王爷帐内看着那个方向,两人在帐内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小人一定万死不辞。”卫炎心潮澎湃,冤枉他的人,一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诗离远远地看着倒在床上不知道是真的受伤了还是装的耀阳王爷,就凭他的武功,区区一掌还不至于会卧床不起吧。

“过来。”正在愣神的诗离听见耀阳王爷传来微弱的声音,微微的心疼了一把,不过内心的戒备更多一些。

耀阳王爷看似使出浑身的力气向诗离伸出手,招手让诗离过去。

短短的一瞬间,诗离想了想这其中所有的利害关系,最后决定,反正在他的帐内,他要诗离是死是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诗离认命一样的走了过去。怎么到处欠人情。

“你,你怎么样。”诗离站在窗边,自己心里偷偷测量的比较安全的距离。

病老虎的战斗力也绝对的比猫强。耀阳王爷毫不费力的一伸手吧安全距离内的诗离拉进了床榻内。

“啊、、、、”诗离始料未及,尖叫出来。“唔。”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自己的嘴就被耀阳王爷堵上了。帐篷应声而进一人。

“咳咳,耀阳金屋藏娇,看来是我冒犯了。”沐阳王爷看了一眼床榻上亲密接触的两人。

诗离被憋得喘不上气,想出声呼救也没有力气,耀阳王爷翻身而上的一条腿就把诗离死死地固定住。

“皇兄来的确实不是时候呢。”耀阳王爷精神抖擞的一回头好像是突然发现了沐阳王爷的存在一般。顺手暗地点了诗离的穴道。一侧身,沐阳王爷的角度刚好看到诗离满脸通红和香肩外漏的场景。

“既然如此,那就容后再商议要事。”沐阳王爷转身就要走。

“别啊,既然是要事,自然是片刻不能耽搁的,还是现在商议好了。”耀阳王爷床榻之上起身手指一勾被角把诗离盖了个严严实实。起身拿起脚边的佩剑准确无误的送入十米之外的剑鞘。

沐阳王爷看在眼里,“铭城灾民早就相传之间有瘟疫,前几天都毫无征兆,今日突然爆发,只不过死的基本上都是孩子,而且很是奇怪的是尸体片刻就开始消失。听闻耀阳对天下奇闻异事知晓甚多,所以特来问问可知一二。”

“哦,既是瘟疫,对症下药即可,皇兄应该知道我关心的奇闻异事可不是瘟疫方面的。”耀阳王爷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床榻上鼓鼓的被子。“而且,铭城子民在我越洛国郊外本就是一个累赘,既然他们不想离去,瘟疫爆发未必会是一个坏事。”耀阳王爷拿起酒桌上的烈酒,一饮而尽,浓浓的酒香扑面而来。耀阳王爷顺手给沐阳王爷也倒了一杯。“天下最烈的酒,皇兄不尝一尝。”

沐阳王爷接过闻了闻“果然非常人所得。”

“怎么,皇兄是怕我给你毒酒。这里,可是只有我兄弟两人。”耀阳王爷眼里带着戏谑,确实,人前人后,耀阳从没给过沐阳王爷竞争的压力,但是,生在皇家,本就是一场争斗。

“耀阳今天和铭奇对的一掌,喝这么烈的酒,是否会伤身。”

“哈哈哈哈哈。”耀阳王爷一听到此话,哈哈的狂笑起来,又灌了自己一杯酒。“皇兄原来是关心我的呃身体健康才来的,区区一掌我还应付不来,皇兄多虑了,若是我真有什么损伤,应该担忧的而是他铭城皇帝才是。”耀阳王爷豪情壮志又给沐阳王爷满上,沐阳推辞几句遍告辞了。

耀阳又喝了几口酒,听着外面的脚步声离去。强壮威武的气势一瞬间仿佛被抽空,健康的脸色顿时煞白,就连眼睛里的神采都渐渐的而消散。

耀阳王爷蹒跚的走到床边,拉开被子呼的就倒在诗离的呃身上,巨大的冲力几乎把诗离的内脏都挤出来,也顺便解了他的穴道。但还是被耀阳王爷全身压制动弹不得。

耀阳王爷头埋在诗离的胸口,身体剧烈的颤抖,手指头紧紧的抓住诗离,几乎要嵌进诗离的骨头里。诗离明白,他是在用内力把烈酒逼出来,此种烈酒,既是常人喝一杯都是极限,耀阳王爷本就是受了内伤竟还豪饮几杯,内伤加剧,毫无疑问。

此刻,诗离心中隐隐的心疼。皇室之中的孩子,活的未必比常人的简单快活。

良久,身上的男人才停止了抽搐,也终于不再钳制诗离,诗离用力把他推开,拉上被耀阳王爷扯下的衣服,发现胸口处被嘬红紫一片。诗离脸顿时就烧得通红,整理好了衣服一溜烟的跑了。

身后床榻上的男子迷离的眼睛微微看着慌乱逃跑的白衣女子,喃喃道“她竟是女子。”嘴角欣慰的一笑。挣扎着使不出一点的力气来留住她。

诗离跑出沐阳王爷的帐篷,不远处聚集了好多的人,诗离本想去自己帐篷但是自己帐篷早已被毁的一地那渣都不成。还好有一辆空的马车,看来接下来的几日,诗离都得这么将就了。

铭奇一身的绸缎站在人群中听着手下的人报告伤病的状况,眉目没有一丝的表情。绸缎反射出的高级的光亮在人群的粗布麻衣之中特别的扎眼。

病了孩子有一大半,只是消失了五个孩子,其它的都在上吐下泻,根本无法进食,基本都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

“主子,成人也有症状,只是浑身无力,脸色苍白。”落辛来报告说。

“也就是说,救回来的五个孩子都没了。”铭奇抚摸着手中的玉石,名没有落辛想象之中的惊讶。“事已至此,回城之事,只能暂且滞后了。”比起几条人命,他的千秋大业才更重要。

“主子,那,这些病重的灾民该如何安抚,若不实施手段,看着有蔓延之势。恐怕,不可控制。”落辛无不担忧地说,因为,他早些就有些有气无力只是觉得是因为自己风餐露宿之由,但是,今天瘟疫爆发,加上自己的对照,他确定,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若是不可控制,那。。。”铭奇手中的动作悄然停止。像是深思熟虑又像是在思索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那就都处理了吧,毕竟,活下来的更重要。”

落辛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重重的回了一句“是。”

“派人去城里买些药材,越多越好,给暂时没有瘟疫症状的人早早预防。”铭奇深谋远虑的眸子里总是散着让人猜不透的危险。

落辛领命去置办药草,头有些晕,摇摇晃晃扶着路边的一辆马车稍作休息,铭奇的话让他一阵阵脊背发凉,若是他也重病,自己会不会也会被处理掉。

跟灾民这一路的相处,相互扶持,原本视生命如草芥的落辛,心早已开始柔软,对他们下杀手,他,做不到。

刚找了个暖和地方的诗离马车就被人摇摇晃晃的晃了起来,害的她从一边滚到另一边,滚来滚去,本来就困的不行的诗离一肚子火。

“那个混账东西死在这里。”打开车门就一顿吼。

身后突然跳出来一个这么暴躁的大活人落辛也吓了一跳,跳起来抽出佩剑。

一见是对方,落辛倒是感觉心里稍稍的踏实了不少。

“怎么。一个病秧子被你家主子嫌弃了。”诗离看着蔫了的落辛讽刺道。

落辛慌忙看了看四周。“文公子怎么知道我也病了。”落辛还是免不了问问原由,该不会自己主子也发现了吧,难不成早就起了杀意。

“怎么,怕死啊。”诗离看着落辛一脸惊吓的表情,打趣道。

“不,不是。难道是我脸色不好?”落辛还是纠结于这个问题。

“那倒不是,我又不是医生,你天天跟那些灾民腻在一起,要说的病,你肯定跑不了,就算现在没得,以后也准。你家主子肯定是怕你传染给他,把你给早早地赶出来了吧。”诗离一双料事如神的眼睛看着越听耳朵越是耷拉的落辛,心里盘算还真是,自己真应该去算命,这个榆木脑袋家伙看来把自己的主子看的真重。这么一点事就闹情绪。毕竟背地里戳人家脊梁骨诗离也不是那种人,安慰道。“你家主子把你支开只是怕你被传染,他的一番苦心你可别多想,毕竟这离乡背井的你可是他唯一的心腹,我就说了你这么几句你就被挑拨了,你家主子要是知道了可真真的该嫌弃你了。”诗离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一知心姐姐。

“真的?”落辛黝黑的眼睛突然就发出了光亮,小狗子看到主人一样一闪一闪的望着诗离,好像在看一块肉骨头。

“是的,是的。”诗离赶忙说,生怕落辛得不到自己的答案就把自己活吞了。这要是犬类肯定也是一只藏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