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骚乱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29 字数:3393 阅读进度:392/419

两人沉默下去,许久之后西门紫龙才吐出一口气:“要照这么说的话,如果我们主动投降,狼王应该不会当着天下人的面要了我们的命吧?所以我们可以跟他谈谈条件,只要他肯拿血寒玉为我们解毒,我们便投降。”

“你们觉得狼王会答应吗?”北宫律川对此却几乎没有任何信心,“别忘了,就算我们不投降,狼王恐怕也已经稳操胜券,他又有什么必要接受我们的条件?”

那不就是说,无论怎样都死定了?

“我觉得可以试一试。”南宫剑鸿仍然不肯放弃,“我们可以偷偷传信给狼王,问他是否愿意,就算他不肯,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但他万一把此事告诉楚凌霄呢?”西门紫龙皱了皱眉,“那我们不是两头都拿不到解药了?”

此言一出,三人彼此对视了几眼,各自几乎崩溃。

一番商议未果,三人只得各自回营。然而,令他们想不到的是,日落之时一股消息便传到了三国营地,并且瞬间尽人皆知,一百多万人的营地瞬间被巨大的恐慌笼罩,顿时一片哗然!

听到属下的禀报,西门紫龙大惊失色,立刻跳起身冲出了营帐。走出去不多远便看到南宫剑鸿与北宫律川结伴而来,他忙迎了上去:“你们也听到消息了?”

南宫剑鸿点头:“是!走,我们快去找楚凌霄!”

因为伤势严重,楚凌霄一直在营帐中疗伤,燕淑妃更是寸步不离地守着他,是以两人都不知道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看到三人去而复返,他不由眉头一皱:“三位太子这是……”

三人俱都脸色阴沉,南宫剑鸿早已一声冷笑:“二皇子,你骗得我们好苦,不过你以为真的能够永远隐瞒下去吗?”

楚凌霄闻言眉头皱得更紧:“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隐瞒?”

“不明白?”南宫剑鸿又是一声冷笑,“那好,请问二皇子,火凤丹是怎么回事?冷月玲珑诀第七重又是怎么回事?”

这两个问题出口,楚凌霄的脸色终于变了,眼中更是有着掩饰不住的惊异:“你说什么?冷月玲珑诀?”

难道这就是端木琉璃突然变得那么厉害的原因?

尽管他这副吃惊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三人的脸色却并不曾因此而有所缓和,西门紫龙已接着开口:“二皇子就不要再演戏了,如今所有人都已知道狼王是火凤丹的主人,琅王妃更是练成了冷月玲珑诀第七重,他们夫妻二人已是天下无敌,你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原来是这样,可恶啊!难怪端木琉璃的内力会突然之间提升了那么多,她竟然连冷月玲珑诀第七重都练成了!当年她不是练到这里才功力全失的吗?怎么这次没有再走火入魔呢?

见他不作声,三人只道他是心虚,越发冷笑不止,南宫剑鸿的语气中更是充满了讽刺:“对了二皇子,他们还说若非你的成全,琅王妃还练不成第七重呢!你可真是居功至伟,他们正打算好好谢谢你!”

楚凌霄闻言自是一愣:“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剑鸿冷笑:“意思很简单,因为琅王妃之所以一直突不破第七重是因为经脉受阻,而你上次打了她一掌,她正好借由你的内力把受阻的经脉打通了!”

短暂的惊愕之后,楚凌霄总算反应过来,心中顿时恨地滔天!这……这这……这不是典型的为他人作嫁衣裳吗?那他忙忙活活半天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可事已至此,他知道打死也不能承认,便立刻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天底下根本没有这样的事,简直是胡说八道!你们不要被狼王给骗了!”

他这几句话听上去虽然斩钉截铁,眼底深处那丝慌乱却未能瞒过三人的眼睛。挥了挥手,南宫剑鸿冷冷地说道:“是不是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狼王有火凤丹,狼王妃有水龙丹,如今更有冷月玲珑诀,你已经不可能拿到他们的首级,那么……”

我们在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吗?

这句话他虽然没有说出口,楚凌霄自然明白,眼中的惊慌刹那间被阴沉取代。环视一周,他语气中有着隐隐的锐利:“谁告诉你们,我已经拿不到琅王夫妇的首级?”

尽管他的气势刹那间有些逼人,三人却并不如何惧怕,南宫剑鸿甚至依然冷笑连连:“谁?每个人都这样告诉我们!普天之下,谁能敌得过火凤丹与水龙丹联手?我等虽不及二皇子聪慧过人,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楚凌霄本就已经满心狂躁,再看到三人如此咄咄逼人,他眼中瞬间杀气闪烁,吐字如冰:“往常没有人敌得过,是因为更没有人练成日月神功!那两颗珠子再厉害,其中蕴含的内力却是有限的,而我却可以无限地吸取内力,怎么可能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

乍一听来,似乎有几分道理。三人不由对视一眼,一时有些无言。不过片刻之后,西门紫龙突然眼睛一亮:“还有冷月玲珑诀不是吗?那可是东越国特有的绝技,二皇子对付得了吗?”

楚凌霄早已满脸不屑:“火凤丹和水龙丹加在一起比冷月玲珑诀厉害得多,你说我对不对付得了?”

三人再度沉默,楚凌霄心中的狂躁却已几乎压抑不住,不得不强自克制着下了逐客令:“总之三位太子不必担心,我说过琅王夫妇由我负责解决,你们只需随时听我的安排就是,这玄冰大陆早晚会是咱们的!”

我看玄。

南宫剑鸿吐出一口气,摇头说道:“二皇子恕罪,其实现在不是我等不肯听你安排,而是士兵们的反战情绪越来越高涨,我们几乎压制不住了!”

这一点倒并非他危言耸听,而的确是事实,否则他们也不会急匆匆地赶来与楚凌霄交涉了。

因为不明内情,当初一听说是为了夺回神女,西朗国的士兵还个个义愤填膺,认为东越国未免太仗势欺人,是以尽管知道未必是狼王的对手,却无人退缩。

可是不久之后,他们便听到了一个完全相反的消息:琅王妃已非处子,早已没有资格做神女,而作为惩罚,浣羽纱愿意受千刀万剐之刑。也就是说,人家狼王完全是按规矩来的,是他们家主子想要借题发挥,另有所图。

这个消息一传开,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毕竟如果可以和平共处,没有人愿意打仗,因为打仗就意味着流血牺牲,意味着很有可能战死沙场!于是,士兵们开始暗中祈祷,希望即将燃起的战争会因为这个消息而彻底消失。

不过可惜,他们的希望没能成为现实,太子殿下到底还是带着他们来到了边关,并且邀请了南幽和北罗前来助阵。原本他们以为两百万人对付几十万人,在人数上占据如此巨大的优势,攻陷金谷关并非难事,因此尽管心中并不情愿,倒也没人敢说什么,只是由衷地期盼战争尽快结束,好留下一条命回去与家人团聚。

然而双方第一次交手之后他们便发现,他们把一切都想象的太美好了!凭借有炸雷在手,楚家军根本不必跟他们照面,便将他们杀得鬼哭狼嚎,抱头鼠窜!

在大量的人员伤亡面前,士兵们心中的不情愿在默默地升级,尤其是看到那些因为炸雷而缺手缺脚的士兵"shenyin"绝望的痛苦模样,他们更是时时感到心惊肉跳,生怕不定哪一刻这一幕就会落到自己身上!

这也就罢了,谁知不久之后,他们不但没能想出办法攻陷金谷关,反而传来了自家都城被楚家军围困的消息!一旦都城陷落,整个国家便都灭亡了,还攻什么金谷关?

尽管三国太子立刻调配了三十万兵马赶回去救援,却丝毫不能安抚士兵们的恐慌和骚乱,并且终于有人当面对这场战争的意义提出了质疑。尤其几位首领,更是在众士兵的委托下直接找上了三国太子,希望他们能够及时撤退,结束这场本就不应该发生的战争。 .首发

因为体内的剧毒,三国太子有口难言,只得睁着眼睛说瞎话,仍然把责任推到狼王身上,说他拒不归还天鹰神女,因此战争还不能结束。

这样的借口显然已经不能安抚躁动恐慌的士兵,他们纷纷叫嚣,说根本不是狼王的对手,何必白白送死?

三国太子万般无奈,只得把楚凌霄抬了出来,说他已经练成日月神功,定可以将狼王毙于掌下,这才令众士兵稍稍安稳了些。

谁知就在此时,一股传言突然铺天盖地地传入了三国营地,士兵们一听到狼王夫妇突然变得那么厉害,楚凌霄已经远远不是对手,心中那原本就不曾消失的恐慌成倍地翻滚起来,开始强烈要求太子殿下撤兵。

三国太子心中都很清楚,如果楚凌霄再不除掉狼王,他们就真的压不住阵了!

这些内情三人虽然并不曾一一讲明,楚凌霄却一清二楚,不由暗中咬牙。而且他也知道士兵们的躁动怨不得三国太子,若换作他被主子派去送死,他也会怨声载道。

知道多说无益,他咬牙点头:“放心,我会的,不会让他们等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