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退路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28 字数:3351 阅读进度:391/419

楚凌霄恨得咬牙切齿,双眼赤红,却偏偏无处倾诉!让他怎么说?难道要他告诉燕淑妃,他自作聪明地带着火凤丹去离间狼王夫妇,结果却被他们把那至宝给抢走了吗?

咬了咬牙,他到底还是说了一句实话:“情况怕是有些不妙,刺杀狼王夫妇的行动失败了,而且以后很可能也不会再有成功的可能!”

燕淑妃闻言自然吃惊更甚:“怎么会这样?发生什么事了?”

楚凌霄摇了摇头,其实心中的疑惑一点都不比她少:“端木琉璃的状况绝对不对头,好好的她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厉害?”

说着他再度陷入了沉思,完全没有继续的意思。毕竟没有亲眼见到当时的情景,燕淑妃不敢胡乱开口,心头却不自觉地泛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再也杀不了狼王夫妇,岂不就是说主人已经对付不了他们?为什么?难道两人又破了主人的日月神功了?若是那样,可就……

便在此时,只听营帐外有人高声喊道:“二皇子,我等求见!”

“是西门紫龙。”燕淑妃压低声音开口,“主人,我去告诉他们您还不曾回来,让他们稍后再来?”

楚凌霄慢慢睁开眼睛:“不必了,躲不过去,让他们进来。”

燕淑妃无奈,只得答应一声过去将三人请了进来。已经擦去唇角血迹的楚凌霄看上去还算正常,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精神也有些萎靡。是以看到他这个样子,三人便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心中有数。

轻咳一声,西门紫龙上前一步抱拳:“二皇子辛苦了!不知可将琅王夫妇的首级带回来了?为了帮助二皇子,咱们可折损了不少人手。”

面对三人有些阴沉的目光,楚凌霄心头怒意翻涌,却不得不暗中克制,咬牙摇了摇头:“事情有变,我中了他们的计,险些命丧楚家军营地!”

险些?真的丧命了才好!

三人各自冷哼,西门紫龙已皱了皱眉:“事情有变?不知是怎样的变故?是不是……琅王夫妇其实依然破得了你的日月神功,先前只是假装破不了,好引你上当?”

这会儿怎么不笨了?你若早这么聪明,何至于有今日!

楚凌霄暗中握了握拳,满脸平静地摇头:“那倒不是,日月神功他们是破不了的,只是端木琉璃之前被我一掌打成重伤,我本以为她不死即残,却忘了她有水龙丹护体,所以她是假装昏迷,伺机暗算于我,才令我失手。”

三人恍然之余,脸上的神情却更加阴沉,南宫剑鸿更是皱眉问道:“既然如此,岂不就是说连日月神功也奈何不了端木琉璃?那与破得了你这神功有什么两样?”

其余两人不自觉地点头,令楚凌霄更加恼怒,尽量耐着性子摇了摇头:“话不是这么说,此次我只是疏于防备,才让端木琉璃有机可趁,下次便不会了!”

“二皇子的意思是,还会找机会刺杀琅王夫妇?”南宫剑鸿紧跟着追问,“既如此,那就拜托二皇子了。只是以后能否不要再让我们佯装攻打金谷关?我们三人都认为那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不过白白牺牲人手罢了。”

“没错!”西门紫龙跟着用力点头,“楚家军根本不会出来应战,他们只需躲在城墙上往下扔炸雷,咱们的人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生怕楚凌霄不肯,北宫律川也加紧劝说:“还有,楚家军人数众多,就算我们攻打金谷关,狼王也不需要亲自赶来应战,不会让他疲于应付,他只需要把全部的精力拿来对付二皇子,所以这与我们不攻打金谷关没有什么区别。”

听到三人的话,楚凌霄还算沉得住气,一旁的燕淑妃早就气得脸色发白,气息也变得急促起来:你们三个也太不是东西了,只想躲在后面捡现成的是不是?

其实她怎么就不想一想,如今的局面是谁造成的?若非楚凌霄的逼迫,他们本就不愿如此以卵击石,又怎能怪他们如此退缩?

沉默片刻,楚凌霄终于开口,而且语气还算平静:“接下来该如何对付狼王,我会好好想一想,尽量想一个周全的计策,三位不必担心。”

也就是说,他仍然可能让三国派兵攻打金谷关。意识到这一点,三人均又气又急,一时冲动之下,西门紫龙冷冷地问道:“不知二皇子还打算用什么计策?还有,二皇子确定端木琉璃的确不是你的对手吗?”

想到苹果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深厚内力,楚凌霄居然有了刹那间的犹豫。但为了不让三人更加胆怯,他立刻便点了点头:“我确定,三位只管放心,别忘了我的日月神功已经练成,可以无限制地吸取别人的内力,吸的越多她就越不是我的对手。”

眼见这次又没能让他改变主意,三人只得无奈地起身告辞而去。等他们走远,燕淑妃才狠狠地啐了一口:“呸!什么东西!主人,等您大业一成,不要放过他们!”

楚凌霄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我还没有生气,你气些什么?我早就说过,他们这个样子完全正常。”

燕淑妃仍然余怒未消地哼了一声,片刻后却又实在有些担心,不由小心地问道:“主人,请恕我多嘴,只要再多吸一些内力,您真的可以拿下狼王夫妇吗?”

楚凌霄唇角的笑意瞬间消失,倒把燕淑妃吓了一跳,立刻抱拳请罪:“属下该死,请主人恕罪!”

楚凌霄虽然心狠手辣,却并非不知好歹,他也知道燕淑妃只不过是真的关心他,并无他意,因此接着便挥了挥手:“别慌,我知道你是一番好心。”

燕淑妃顿时满脸感激:“是,多谢主人!”

虽然她万分想知道方才这个问题的答案,可是楚凌霄却很快便重新沉默下去,一直没有再说什么,她不由越发担心起来。

清晨的阳光透过缝隙洒在楚凌霄的脸上,越发令他整张脸显得明灭不定起来,更令人猜不透此刻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其实楚凌霄此刻想的东西很简单,说到底只有两个字,退路。只是这退路究竟在何方?

生平第一次,他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明显的迷茫……

离开之后的三人并没有各自回营,而是一路假装巡视营地一路低声商议,而他们商议的事情也很简单,同样是两个字,退路。

“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西门紫龙首先开口,“否则就算最后楚凌霄肯给我们解药,我们都未必能等到那个时候,便一命呜呼了!”

北宫律川忍不住叹了口气:“可我们又能怎么样呢?解药只有楚凌霄才有,除了他,恐怕就连秦铮这个用毒高手也配不出来。”

“就算配出来了,他也未必肯给呀!”西门紫龙咬了咬牙,“别忘了狼王跟咱们可是仇深似海,他口口声声要为那三万楚家军报仇,又怎么会拿出解药来救仇人的性命呢?”

北宫律川又叹了口气:“说的对,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呢?”

西门紫龙摇了摇头:“我怎么知道?”

这边两人说得十分热闹,南宫剑鸿却一直保持着沉默,只有眼睛不停地闪烁着,仿佛在计较着什么。

很快便注意到了他的异常,西门紫龙不由推了推他的胳膊:“说话呀,你在想什么?”

南宫剑鸿沉吟着:“我在想,狼王和楚凌霄,谁更有可能救我们的命。楚凌霄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帮他得到东越国之前,他是不会给我们解药的。”

两人立刻点头,他已接着说道:“但是现在这形势你们也看到了,楚凌霄恐怕根本就不是狼王的对手,我担心他会拖着我们一起死!”

“不会吧?”两人吓了一跳,异口同声地反问,西门紫龙更是忍不住咬了咬牙,“打不过狼王不是我们的错,他凭什么不给我们解药?”

“就凭解药在他手里。”南宫剑鸿冷笑,“他想不给就不给,还需要理由吗?”

两人彻底呆住,好半天之后西门紫龙才反应过来:“那你的意思是……”

南宫剑鸿抿了抿唇,终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直接去找狼王,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你们说他会不会帮我们解毒?”

一听这话,西门紫龙第一个摇头:“不可能,我不是说了吗?狼王把我们当作不共戴天的仇人,怎么会救我们呢?”

“如果单单是为了我们三个,他或许不肯。”南宫剑鸿对此倒是很抱着几分希望,“但你们别忘了,狼王表面上虽然冷酷无情,其实最不愿连累无辜,为了不让东越国的百姓继续陷于战争的水深火热,或许他会放弃个人仇恨的。再说,他都已经杀了我们那么多人,也算是为那三万楚家军报了仇了。”

一听此言,两人均有些迟疑起来,南宫剑鸿见状,便加紧劝说了几句:“还有,就算我们继续受楚凌霄的摆布去攻打金谷关,也只不过是白白送死,说不定哪一刻那炸雷就会把我们送上西天,到那时还搞个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