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我有办法了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25 字数:3347 阅读进度:370/419

楚凌云默然,片刻后微微一叹:“那就说明,二皇兄果然是火凤丹的主人。否则他何必把火凤丹带在身上来行刺父皇呢?那不是很多此一举吗?不如干脆把火凤丹藏起来更安全。”

看得到他眼中的失落和担忧,端木琉璃故意满不在乎地笑笑:“那又怎么样?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这辈子只能跟你做夫妻。何况二皇兄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叛贼,我的品位就算再降一百个级别,也不会瞧上他的!”

这话说得虽然斩钉截铁,楚凌云的情绪却并不曾因此昂扬多少,反而再度叹了口气:“你知道吗琉璃,在过去的几千年间,水龙丹和火凤丹出现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无一例外,两颗珠子的主人一定会成为夫妻。甚至有一次,水龙丹的主人也像你一样嫁做人妇了,而且夫妻两人非常恩爱。但当火凤丹出现、并且它的主人并不是那女子的丈夫时,世人也都以为他们会成为第一个例外。”

听他的语气便知接下来的内容必定不妙,端木琉璃不由愣了一下:“结果呢?难道……”

“没错。”楚凌云点了点头,“中间虽然几经波折,但是到了最后,那女子还是与火凤丹的主人成为了夫妻,她原来的丈夫因此抑郁成疾,不久便撒手人寰。”

端木琉璃越发怔住,不自觉地抬手抚上了丹田:这两颗珠子真的有如此大的魔力,可以生生拆散一对恩爱夫妻,另点鸳鸯?

“我不相信。”她突然摇了摇头,甚至不自觉地冷笑,“那只是传言而已,谁曾经亲眼见过?何况就算他们真的夫妻分离,又怎见得一定是因为火凤丹?依我看,百分之九十九是因为心理作用!”

楚凌云目光一凝:“心理作用?”

“对。”端木琉璃毫不犹豫地点头,“简单来说,他们肯定也听到了两颗珠子的主人一定会成为夫妻的传言,所以当那女子看到火凤丹的主人并不是她的丈夫,便想当然地认为嫁错了人,才会悔婚另嫁的,其实根本没人逼她这样做!”

这话其实并不难理解,而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无非就是那传言的力量实在太大。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又所谓三人成虎,就算原本是假的,传播千百年之后也就慢慢变成了真的,令人不得不信了。

换句话说,根本没有任何人要求那女子重新嫁给火凤丹的主人,她只不过是遵从了传言,自己愿意那样做而已。

楚凌云是聪明人,端木琉璃的意思他懂,却依然摇了摇头:“琉璃,你不懂。不是那女子真心愿意改嫁,而是水龙丹和火凤丹会彼此吸引,所以两颗珠子的主人也会慢慢彼此吸引,最终钟情于对方,他们才会成为夫妻的!”

端木琉璃这才恍然,不自觉地一声惊呼:“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两颗珠子会影响其主人的心意?”

楚凌云点头:“对,所以就像你说的,没有人逼那个女子改嫁,因为逼她的不是‘人’,是‘水龙丹’!她的心意再坚决,也抵挡不了水龙丹的力量!”

端木琉璃不由哑然,因为她终于明白楚凌云在担心什么了!是,他相信她,知道她绝不会喜欢上楚凌霄,但因为水龙丹就在她的体内,所以她的心意已经不受自己控制!

这可怎么办?难道真的只能任由水龙丹摆布,跟楚凌霄做夫妻?

想到那种可能,她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鸡皮疙瘩瞬间爬满了全身:太恶心了!与那样的人肌肤相亲?我宁愿死!说不定死了还能穿回现代社会,继续做她的法医特工!

“能不能想办法把水龙丹从我体内弄出来?”咬了咬牙,她恨恨地开口,“说什么绝世奇珍,根本就是害人的玩意儿,我不要了!”

楚凌云看着她苦笑:“可以,但只有一个办法。”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法子只怕不可取,端木琉璃还是有几分希望:“什么办法?”

“把你烧成灰。”楚凌云幽了一默,“水龙丹一旦进入主人体内,就会完全与之融为一体,除非等主人故去,遗体火化成灰,它才会重新凝结成一颗蓝色的珠子,等待下一个主人。”

端木琉璃怔怔地听着,片刻后突然一头栽倒在床上:“好!那就把我烧了吧!我宁愿死都不会跟二皇兄那样的人做夫妻!还不够恶心的!”

楚凌云抿着唇不说话,目光依然充满担忧。

“我有办法了!”端木琉璃突然蹦了起来,眼睛亮闪闪,“我们把二皇兄烧成灰,把火凤丹抢过来,不就万事大吉了!我相信,你一定是火凤丹下一个主人!”

楚凌云立刻眼睛一亮,跟着重重点头:“就是如此!二皇兄弑君篡位,又害死那么多楚家军,本就死有余辜!”

二皇兄,别怪我心狠!谁让你屡次想要我的命呢?若不是我运气好遇到琉璃,早就不知死了几百回了!既如此,那咱们就各凭本事!

看他终于不再忧心忡忡,端木琉璃悄悄松了口气,不过不等她开口,楚凌云突然接着问道:“对了,方才二皇兄出现的时候,你为何不像上次那样让他意识刹那间处于空白或混乱状态,好让我有机会施展摄魂术?”

“我试过了,没用。”端木琉璃摇了摇头,双眉微锁,“你也说他如今的功力比之前又高了很多,或许是因为这个,再加上火凤丹的威力,我已经影响不了他的意识。”

楚凌云愣了一下,顿感不妙:“那不是糟了?幸亏方才二皇兄还不知道咱们已经破不了他的日月神功,否则我们都死定了!”

“嗯。”端木琉璃点了点头,“所以千万不能让他知道,我必须加紧修炼冷月玲珑诀,如果真的能练到第七重,甚至第八重,再配合水龙丹,或许便可以重新影响他的意识。”

想到方才其实已经命悬一线,楚凌云不由抹把冷汗:“不早了,歇着吧,希望二皇兄没有发现破绽,不会去而复返。”

当下二人重新相拥着上了床,没过多久端木琉璃便沉入了梦乡。听到她的呼吸渐渐变得均匀,楚凌云慢慢睁开了眼睛,眼底深处依然有着淡淡的担忧,一贯的坚毅却不曾改变:琉璃,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带走,除非我死!我说过,为了你,了不起我逆天改命!所以就算你会因为水龙丹而移情于二皇兄,我也不会放开你,绝不会,真的。

至少有一点二人说对了,就是今夜楚凌霄的确不曾打算去而复返。

如他所说,他知道宫中必定埋伏了重兵,但这重兵居然是琅王夫妇本人,的确令他始料未及。他本以为楚凌云更关心前线的战况,早已快要抵达边关了!

幸亏他也早已做好万全的准备,特意将豢养多年的神雕带了过去,否则今夜说不定就死在狼王夫妇手里了!

同样抹把冷汗,他指挥着神雕在某个山洞前降落,燕淑妃已经从洞内奔了出来:“主人,您回来了?情况如何?”

楚凌霄摇了摇头,与神雕一起进了山洞:“三弟和端木琉璃根本就没走!我险些被他们所伤!”

燕淑妃吃了一惊,楚凌霄已将事情经过简述一遍,末了恨恨地说道:“本以为此番定能报仇雪恨,谁知还是功亏一篑!”

燕淑妃皱了皱眉,小心地开口:“主人,您不是说如今吸来的内力越来越多,日月神功的威力更胜往昔吗?难道依然不是琅王夫妇的对手?”

楚凌霄看她一眼,一声冷哼:“你是想问我为何不战而逃?”

燕淑妃吓了一跳:“属下不敢!只是……”

“有什么不敢的?那原本也是事实。”楚凌霄倒没有生气的意思,语气十分平淡,“虽然日月神功威力更胜往昔,但毕竟还不知道琅王夫妇究竟是用什么法子破了我的神功,自然不能冒险出手,不如暂时避其锋芒,查清楚再说。”

燕淑妃忙点了点头:“是!”

楚凌霄沉默片刻,突然一声冷笑:“不过好在已经让三弟知道火凤丹就在我体内,他绝对不可能无动于衷,这下……他夫妻二人不反目成仇才怪!”

今夜前往皇宫,除了刺杀楚天奇之外,这是他的另一个重要目的。原本是想让宫中诸人看到这个事实,再借他们的嘴传入楚凌云耳中,可信度自然更高。却想不到居然被正主儿亲眼看到,这倒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燕淑妃一时不知该如何接口,只得保持着沉默。楚凌霄也不管她,一边皱眉思索一边喃喃自语:“不过他们既然守在宫中,想对父皇下手恐怕不可能了,这……不过也真奇怪,难道三弟一点都不担心边关的战况,就打算一直守在父皇身边吗?这可麻烦了……还有,怎样才能知道他究竟是如何破了日月神功的?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说完这几句话,他陷入了沉默之中,显然正在做着取舍。燕淑妃更加大气不敢出,生怕打断了他的思路,惹来无妄之灾。谁知就在此时,她却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恶心感上涌,不由本能地跳起身冲到洞外,弯腰剧烈地呕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