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最后的机会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20 字数:3326 阅读进度:346/419

“太子殿下醒了?睡得舒服吗?”

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西门紫龙豁然回头,才发现面前已经站着一个黑衣人!心头掠过一抹恐惧,他不能地向后挪了挪:“你……”

“怎么,听不出我的声音?”来人一声冷笑,抬手揭开了脸上的蒙面巾,“不过区区数月不见,便不认得故人了?殿下果然贵人多忘事!”

借着惨淡的月光,西门紫龙一眼便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双眼瞬间刷的睁大:“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已经死……”

这个黑衣人赫然正是楚凌霄!寒意十足的夜风吹着他的衣襟,猎猎作响,却掩不住他令人寒毛直竖的冷笑:“已经什么?已经死了?你以为我已经死在狼王手中了,是不是?”

看到他被月光投射在屋顶的影子,西门紫龙确定面前这人并非鬼魅,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是无比失望:他居然还活着?可恶……

“太子殿下好像很失望。”楚凌霄察言观色,居然猜得奇准,“是不是遗憾狼王没能杀了我?”

西门紫龙心中一凛,立刻站起身含笑开口:“大人这是说哪里话?本宫只是在替大人庆幸罢了!普天之下,能够从狼王手中逃脱的人还真不多,大人果然身手卓绝!”

楚凌霄淡淡地勾了勾唇角:“殿下倒也不必如此恭维,我知道这次确是败给狼王了。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我们还有的是机会!”

西门紫龙眼中迅速掠过一抹充满警惕的光芒:“大人此言何意?既然连日月神功都对付不了狼王,哪里还有什么可行之策?”

楚凌霄盯着他,深沉阴冷的目光令西门紫龙刹那间觉得面前根本就是一条蛇,而且还是一条巨蟒!冷笑一声,他淡然开口:“殿下的意思,是打算罢手了?”

西门紫龙不敢直接点头,故意叹了口气:“本宫不甘心罢手又如何?我们实在不是狼王的对手。”

楚凌霄依然笑得冷淡:“殿下何须如此灭自己志气,长狼王威风?其实我的日月神功根本不曾被他破掉,不过是世人的谣传罢了!”

西门紫龙登时有些意外:“什么?谣传?那大人的功力……”

“我这一路走来,不断吸取内力,功力早已渐渐恢复了。”楚凌霄笑得志得意满,“所以殿下完全不必担心,狼王根本没有世人形容得那么可怕!”

西门紫龙依然有些将信将疑,但看他的样子又不像是说谎,一时不由沉默下去。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不管楚凌霄的功力是否恢复,他都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牵扯,也不想再商讨什么大计了,否则早晚有一天不但得不到,甚至连如今属于自己的一切也将失去!

“怎么,殿下不信?”楚凌霄皱了皱眉,“既如此,我现在就可以证明给殿下看!”

“哦不,本宫相信。”西门紫龙回过神,忙摇了摇头,“只不过……不瞒大人说,本宫……本宫自认并非狼王的对手,已经不想再……再徒劳……”

明白他的意思,楚凌霄的目光陡然一冷,语气中的寒意更是令人发颤:“殿下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要跟我说过去的一切就当没有发生过?”

这的确是西门紫龙马上要说的话,然而看到楚凌霄满身的阴冷,他居然不自觉地狠狠打了个寒战,一股森森冷气刹那间传遍了全身,好不难受!本能地后退两步,他暗中警惕,面上则叹了口气:“但凡还有办法,本宫也不想半途而废,可是……”

“办法当然有,否则我何必千里迢迢赶来与殿下见面?”楚凌霄淡淡地打断他,“事到如今,我们只有通力合作,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起来,才能与狼王一决雌雄,并最终得到我们想要的一切!”

隐约猜到了他的意思,西门紫龙暗中心惊,一边紧急思索对策一边装糊涂:“怎么可能?当初我们四人合作,都落得这样的结果,只凭你我二人,哪里是狼王的对手?”

“殿下误会了,我说的就是四人联手。”看得出他在拖延,楚凌霄并不点破,“合三国之力,再加上我手中的兵马,绝对可以将狼王杀得落花流水!”

“不行!”西门紫龙想也不想地拒绝,“你别忘了,如今的西朗国并非本宫当家,父皇不会答应的!”

楚凌霄冷冷地看了他片刻,挑唇一声冷笑:“我若有办法让他答应呢?”

“你想干什么?”一股不祥的预感陡然袭上心头,西门紫龙忍不住脸色大变,“这里是西朗国,你可不要乱来,否则……”

“殿下慌什么?我不会乱来的。”楚凌霄倒显得越发平静,“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必须好好把握,绝不能出半点差错,乱来怎么可以?”

然而他表现得越平静,西门紫龙越觉得心里发毛,神情间也显得慌乱起来:“你……你千万不要乱来,父皇……父皇根本不会答应出兵东越国,那无异于以卵击石……”

“我说过我有办法让他答应。”打破了对方虚张声势的外壳,楚凌霄嘴角的笑容也显得有几分狰狞,“其实我可以直接去找你父皇的,只不过咱们毕竟合作了那么久,应该先来跟你打个招呼。”

见他越说越信誓旦旦,西门紫龙不由皱紧了眉头:“你……你真的有办法?”

楚凌霄冷笑:“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我一定要让他答应!”

这句话他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显然又想起了在楚凌云手中吃的那些苦头。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西门紫龙心中刹那间掠过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不由再度变了脸色:“难道你要对父皇用强?不!不行!你敢!”

楚凌霄看着他,目光阴冷:“我不敢?到了这个地步,我还有什么不敢的?走,我们现在便去见你父皇!”

已经可以想象接下来的严重后果,西门紫龙脸上哪里还有半分人色,本能地连连后退起来:“不!不行,绝对不行!本宫要去告诉父皇,绝对不能让你乱来!来人哪……嗯……”

一边说着,他转身就跑,然而刚刚迈出第一步,便陡然感到脑中一阵晕眩,跟着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夜色中,楚天辰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看着昏死过去的西门紫龙淡淡地说着,“我就说找他根本多余,你偏要多此一举。”

楚凌霄看他一眼:“见他这一面,我也算仁至义尽,不算多余,走吧。”

当西门紫龙的意识渐渐恢复,首先感觉到的是刺骨的寒意,仿佛整个人都被浸入了冰水之中,连骨髓深处都冷得发颤,仿佛死过一次那样,好不难受!

"shenyin"了一声,他不自觉地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这才真正清醒过来。可是不等他坐起身,便陡然听到一声颤抖的厉喝:“孽子!你做的好事!”

父皇?

意识到不妙,他呼的翻身坐起扭头一看,顿时吓得脸色发白:“父皇?您……”

此刻的他居然就躺在榻上,桌旁坐着的正是西朗国如今的帝王,也就是他的生身之父西门高泽!这位年已半百的皇帝生得倒是剑眉英挺,器宇不凡,很有一国之主的威严,只不过此时的他脸容却有些扭曲,一副恨不得杀人的表情!

刹那间,西门紫龙只觉得脑中轰轰作响!怎么回事?方才不是在屋顶上被楚凌霄打昏了吗?他人呢?自己是怎么回来的?还有,他对父皇做了什么?

见他只顾发呆,西门高泽越发恼恨,刷的起身又是一声厉喝:“孽子!还不过来受死?” .首发

西门紫龙浑身一激灵,早已扑通一声滚下了床,惶惑不安地跪在当地:“父皇!儿臣……儿臣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有脸问?”西门高泽又是恼怒又是绝望,突然猛地一挥手,“看看这个!你做过什么自己不知道吗?”

摔到西门紫龙面前的是一封书信,暗叫一声不妙,他抖抖索索地捡起来展开一看,整个人顿时瘫倒在地,仿佛一滩烂泥!

没错,信是楚凌霄留下的,他在信中说,已经给西朗国皇宫中的所有人都下了剧毒,包括帝王及其后妃、子女,无一幸免!不止如此,虽然西门高泽的其他皇子因为被封为王而各有府邸,此刻也都已身中剧毒!这种剧毒正是当年望月关之役中狼王中的那种寒毒,普天之下只有血寒玉能解!

最要命的是,如今血寒玉就在楚凌云手中,换句话说,他们要想活命,唯一的办法就是联手打败琅王,拿到血寒玉!

深知那种寒毒的厉害,西门紫龙眼前阵阵发黑,恨不得将楚凌霄碎尸万段!很明显,他也已经着了道儿,在拿到血寒玉之前,必须得忍受楚凌云当初所受的折磨了!

果然风水轮流转,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当初是他们害得楚凌云身中寒毒,险些命归黄泉,这才几年的功夫,报应便落到自己头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