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帝王和血寒玉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19 字数:3287 阅读进度:338/419

说着他已经小心地将那块地板撬了起来,果然发现下面有一个圆坑,坑里有一个按钮样的东西。作为楚凌云的师父,他同样也是摆弄机关的大行家,只看了几眼便瞧出了端倪,伸手抓住那个按钮上下左右一通摆弄,紧跟着用力按了下去!

片刻之后,只听吱嘎嘎一阵轻响,桌子后面那原本一片光滑的墙壁上居然出现了一个狭长的暗格,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床金黄色的绸缎被子,然后才看到一个人全身都被盖在了被子底下,只露出了一个脑袋!

觉察到了异常,那人费力地把脑袋转了过来,不是已经消失许久的楚天奇是谁?看到出现在房中的居然是楚凌云,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眼中顿时顿时射出了两道狂喜的光芒,嘴唇更是剧烈地颤抖着,可惜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楚凌云等人更是不多耽搁,立刻上前小心地将他连被子一起从暗格里抬了出来,暂时放在了被挪到一边的床上,楚凌云已跟着开口:“父皇不必担心,二皇兄的日月神功已经被我们破了!”

只这一句话,楚天奇便明白了事情的关键,眼中狂喜的神色更浓,而且眼泪也哗哗地流了下来。楚凌云见状不由一声暗叹,回头说道:“琉璃,你快过来给父皇瞧瞧,可有什么大碍。”

端木琉璃虽然还穿着那身男衣,脸上的易容之物却已经去掉,闻言立刻上前仔细地替楚天奇检查了一番:“放心吧,父皇只是因为被囚禁的太久,饮食不继而有些虚弱,只要解了剧毒,休养一阵就会恢复的。”

楚凌云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趁着隐卫挖取血寒玉的功夫,告诉楚天奇他已经想办法破了楚凌霄的日月神功,虽然被他侥幸逃脱,但宫中和京城中的局势已经得到控制,让他不必担心。

楚天奇拼尽全身的力气微微点了点头,又努力了半天才看到他的嘴唇微微动了动,虽然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根据嘴型来看,他说的是:“云儿,朕对不起你。”

看懂了他的意思,楚凌云只是淡淡地笑笑:“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不会怪你的。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等龙体恢复了,我还指望你在天下人面前还我清白呢!”

楚天奇怔怔地看着他,片刻后重重地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坚定的光芒。

便在此时,只听蓝醉一声惊喜的大叫:“凌云,找到了!快看看是不是!”

叫声中,他已拿着一个小小的盒子走到了楚凌云面前,楚凌云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放着的正是血寒玉,不由微微一笑:“就是它,辛苦了!”

很好,楚天奇和血寒玉都已经找到,最关键的两件事情都解决了!楚凌云立刻将血寒玉贴身放在楚天奇怀内,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很快就会恢复一些元气,至少能够开口说话并稍微活动一下了。但要想把剧毒彻底清理干净,只怕还需要十天半月。当然只要有血寒玉在手,那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留下一部分人清理现场,楚凌云立刻命人将楚天奇送回了他的寝宫,并派人把宁皇后请了过来。

看到宫中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天狼和楚家军,宁皇后正在惊惧不安,以为楚凌云终于彻底篡位成功。只是苦于丝毫不懂武功,根本无法反抗,只能徒劳地等待着。

此刻来到楚凌云面前,她刚要厉声质问,楚凌云已一挥手阻止了她,并将事情经过大致相告:“母后不必担心,血寒玉已经找到,等父皇的情况稳定一些,我便立刻用它给五弟解毒。”

听到楚凌飞终于可以恢复正常,宁皇后自然惊喜万分,眼中却仍然有着明显的疑虑,楚凌云和楚凌霄,到底谁的话是真的,谁才是真正的弑君篡位者?

明白她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楚凌云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真相究竟如何,很快就可以见分晓,母后只管安心等待就是。”

事到如今,宁皇后哪里还说得出什么,何况只要皇上和楚凌飞安然无恙,对她而言已经是最大的意外之喜了。

叮嘱她好好照顾楚凌飞,楚凌云便派人把她送了回去。为防止楚凌霄去而复返,众人商议决定今夜集体守在楚凌云身边,无论如何等他恢复说话和行动能力再说。

当下端木琉璃负责照看楚天奇,楚凌云则马不停蹄地继续清理着楚凌霄一伙的余孽。很快,那些假冒大内密探的死士以及楚凌霄安插在宫中所有的密探,眼线全部被隐卫和天狼清理了出来,并向楚凌云请示该如何处置。

征得了楚天奇的同意,楚凌云命人将他们废去武功,暂时押入天牢,等候楚天奇裁决。

至此,宫中的隐患已经基本清理干净,楚凌云又命人立刻传书给端木世家,告诉他们虽然局面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但还不曾将楚凌霄彻底消灭,让他们朝安勿躁。尤其是凝贵妃等人更要继续留在端木世家,以确保安全。

总之,因为楚凌云等人动作神速,出其不意,再加上百万楚家军及时控制了宫中和京城中的局势,这场大变并没有引起任何大规模的骚乱,过渡得还算比较平稳。

一直忙到夜色降临,楚凌云才稍稍松了口气。回到楚天奇的寝宫,御膳房已经准备好了晚餐。见他进来,端木琉璃点了点头:“就等你了,快过来吧!”

楚凌云答应一声过来落座,首先叹了口气:“琉璃,这次又多亏了你,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那就什么都不用说。”端木琉璃笑了笑,“你我之间,本来也用不着说这些。”

楚凌云笑笑,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潇行空的好奇心简直快要爆掉,好不容易得到空儿便立刻问道:“说真的,琉璃,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用的也是一种摄魂术,而且比幻影移情还要厉害?”

端木琉璃摇了摇头:“不是,只不过这种东西我无法跟你解释,反正你只要知道我没有害人之心就行了。”

这个回答潇行空当然很不满意,但也看得出端木琉璃的确不愿多说,只好识趣地不再追问,只是不停地啧啧赞叹。

“你咂什么嘴?”楚凌云看他一眼,洋洋得意地说着,“我家琉璃的本事还多着呢,你这才看到了一点点而已。”

潇行空顿时兴致勃勃:“是吗?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走了,一定要多请教请教!”

楚凌云立刻一声冷笑:“你现在知道不走了?所有人都等你救命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若早一些赶回来,事情何至于拖到今日才解决?”

潇行空心虚地挠了挠头:“这你不能怨我啊,我怎么知道会发生这种事?都已经告诉你了,海边的全鱼宴真的太好吃了……”

“你就知道吃!”楚凌云又是一声冷哼,“除了贪吃好色,你还能不能有点别的出息?”

嘛玩意儿?原来这位“老前辈”还是个好色之徒?难怪从见到端木琉璃的时候起就兴奋得眉飞色舞,这、这……

看到众人脸上的表情,潇行空急了:“喂喂!你别乱说行不行?绝色佳人乃上天造物的恩宠,我只是单纯地欣赏而已,绝无龌龊下流之心,天地日月可鉴!”

众皆了然,忍不住失笑,端木琉璃已含笑开口:“前辈既然比凌云大不了几岁,凌云怎会叫您老头子?闹得我们一直以为您是个七老八十的老爷爷……”

“哈哈!还不是这臭小子故意气我?”潇行空被逗乐了,接着却又咬牙控诉着楚凌云的恶行,“我遇到这小子的时候他才十一二岁,我也不过才二十二岁,大了他十岁罢了。那个时候我瞧着他十分顺眼,便觉得跟他有缘,于是他就求我……”

楚凌云哼了一声:“把话说清楚。”

潇行空挠了挠头,满脸不甘不愿:“好吧,我就求他,让他求我收他为徒。”

哪有这种事?师父居然求徒弟入门?而且更搞笑的是,明明是他求着楚凌云,还得给足自己面子,让楚凌云求他收徒?

众人早已忍俊不禁,个个笑得前仰后合。潇行空不乐意地哼了一声:“有什么好笑的?狼王的脾气出了名的古怪,做出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反正不管怎样,臭小子总算拜我为师,不过出于一些不方便明说的原因,我不让他叫师父,让他称我一声前辈,但这小子死活嫌肉麻,居然叫我老头子!我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居然被人称作老头子,你们说可恶不可恶?”

可不可恶不予置评,不过害得众人好一通误会,还以为潇行空是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家。

端木琉璃微笑:“那现在可以说了吗?您为什么不愿让凌云叫师父?”

潇行空摇了摇头:“不能说。不过我答应,能说的时候,我第一个告诉你。”

端木琉璃失笑:“那就多谢前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