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以退为进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17 字数:3445 阅读进度:329/419

楚凌云叹了口气:“二皇兄虽然用剧毒控制了父皇,但传国玉玺还在父皇手中,二皇兄不会杀他。那么,还有什么能让父皇不得不亲口指认一切都是我所为呢?是二皇兄许给了他什么好处,还是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两人闻言各自沉吟着,片刻后,端木琉璃突然想起了当日楚天奇中毒昏迷之后醒来时,曾经在纸上写下的那些话,不由眼睛一亮:“会不会就像父皇所说的那样,如果他不指认你,二皇兄就会杀死后宫所有的嫔妃、皇子、公主?父皇肯定知道他已练成了日月神功,连你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二皇兄绝对做得到。”

楚凌云不由点了点头:“有可能,也就是说父皇打算牺牲我一个,保住他全家。”

“你不是他全家当中的一员吗?”端木琉璃不由冷哼一声,“夫君,你也太惨了吧?所有人之中就属你功劳最大,到头来父皇居然首先选择牺牲你?”

楚凌云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满脸惨兮兮:“就是因为我功劳最大才遭人妒恨,树大招风不懂吗?”

端木琉璃当然懂,只好为自家夫君掬一把同情的……汗:“可是然后呢?如果二皇兄真的可以借这个机会除掉你,接下来他会怎么做?给父皇解毒,继续让父皇做皇上,还是千方百计得到传国玉玺,干脆把父皇害死,自己坐拥天下?”

楚凌云眉头一皱:“二皇兄会不会干脆把父皇害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恐怕是不会让父皇彻底恢复正常的。依我看,他会继续让父皇不能言不能动,保持只比死人多口气的状态。”

端木琉璃转念一想,深以为然:“没错,如果父皇恢复正常之后摆脱他的钳制,把真相说出来或者调转矛头对付他,那可就麻烦了。虽然没人杀不了他,但一个弑君篡位的人怎能得到民心?不得民心,如何得天下?”

也就是说,即便楚天奇能够保住一命,后半生也只能如此半死不活,挨一天算一天。等到他离开人世之时,就不得不把传国玉玺交出来了,除非他想让他的子孙后代每一个即位者都名不正言不顺。

而如此一来,即便他还拥有一个皇帝的空名,实权也会全部落到楚凌霄的手中,楚凌霄,才是真正的无冕之王!一旦他彻底玩完,楚凌霄仍然是众望所归的皇帝。

所以,虽然暂时楚凌霄只能享受皇帝的实权而无法得到皇帝的头衔,但只要他耐心等待,那不过是早晚的事。何况既然已经相当于得到了整个东越国的天下,这龙冠早一天晚一天戴到头上有什么区别呢?

咬了咬牙,秦铮不由一声冷笑:“二皇子还真是把一切都考虑得很周全啊!可是二皇子真的会放过他的嫔妃和子女吗?万一他担心事情败露而杀人灭口……”

楚凌云摇头:“目前暂时不必担心这一点,毕竟二皇兄的目的还没有完全达到,更重要的是我还活着,如今他所有的精力恐怕都拿来对付我了,暂时还顾不上理会其他人,否则他不是早把五弟给害死了?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配出解药,只要解了父皇的后顾之忧,真相才有可能大白于天下。”

提起这一点,端木琉璃不由皱了皱眉,沉吟着说道:“凌云,我觉得你夜探皇宫倒不如大白天去更有把握,毕竟很少有人能够想到你居然敢大白天潜入宫中晃悠,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二皇兄正在上朝,你更容易接近五弟而不被任何人察觉。”

楚凌云立刻点头:“好主意!秦铮,去告诉苏天蔻,今晚不去了,明日一早再随我入宫!”

秦铮答应一声转身而去,走到门口却又回头:“对了王爷,我刚刚接到咱们的人传来的消息,说安紫晴已经猜到五皇子可能出了事,要死要活地非要回来看看,他们快拦不住了。”

楚凌云眉头一皱:“告诉安紫晴,如果她想害死五弟,尽管回来,没人拦着她。否则就乖乖呆在那里,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说不定还有跟五弟团聚的那一天!”

秦铮点头,接着离开了。看着他的背影,端木琉璃倒是有些好奇:“秦铮的本事不小啊,那么短的时间,怎么查到那几位大臣跟二皇兄的阴谋的?”

“我教过他紫瞳诱惑。”楚凌云笑笑,“虽然他笨得要命,只学到一些皮毛,但用来对付那些大臣绰绰有余。当然,如果遇到二皇兄,他必死无疑。”

“别那么刻薄好不好?”端木琉璃瞅他一眼,“秦铮哪里笨了?明明就聪明得很。而且据我所知,你所谓的皮毛怎么也得有好几成的功力吧?”

楚凌云嘿嘿一笑:“知我者,琉璃也!其实那小子的确不笨,紫瞳诱惑的威力能发挥出一半了。”

端木琉璃嗤笑一声:“不说这些了,粥都凉了,我再去给你热热。”

看着她离开,楚凌云不由摸了摸肩头的伤,片刻后挑唇一笑:二皇兄,其实我们的较量才刚刚开始,对不对?

“臣等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二日朝堂之上,群臣跪拜见礼,山呼万岁。然而奇怪的是,头都磕到地上了,却迟迟未能听到楚凌霄的回应:这位帝王又是哪里不爽了,怎么不恩准咱们平身?

王座上的楚凌霄脸色深沉,目光阴冷,环视一周之后才淡然开口:“众位大人请起。”

众人松了口气,谢恩之后各自起身,分立两旁,耳中已听他接着说道:“各位大人想必已经得到消息,三弟已经出现,本王也该脱去这王冠龙袍了,从此之后各位大人仍然称呼本王一声二皇子便罢。”

此言一出,大多数人自然忍不住大吃一惊,更多的却是疑惑不解:什么意思?狼王出现与皇上脱去龙袍有什么关系?不过因为太过震惊,反而无人开口说话,只在心底各自揣测。

而当日与楚凌霄密议的数位重臣则不由面面相觑,同样保持着含义复杂的沉默:狼王再度现身并夜探皇陵之事他们的确已经听说,可是数月来他们其实都已渐渐习惯了这位新皇的存在,楚天奇的时代对他们而言竟然开始变得遥远……习惯果然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养成固然不易,改掉却也很难!

所以很多时候,他们都会出现一种错觉,就是楚天奇的确已经驾崩,楚凌霄已经是东越国真正的帝王!而之所以出现这种错觉,除了习惯之外,更重要的是楚凌霄即位数月来治国有方,恩威并施,处事更是公正严明,时时事事处处都以百姓的需求为己任,完全有资格成为一国之君!

是以沉默许久之后,丞相首先上前两步躬身开口:“启禀皇上,臣等认为不妥。虽然琅王已经出现,但他毕竟还逍遥法外,皇上仍然需要替臣等主持大局。”

“正是。”新任御史大夫跟着开口,言辞恳切,“请皇上恕臣死罪:太上皇虽然尚在人世,但他被狼王所害,一直未能康复。万一狼王一直不肯交出解药,令太上皇……到那时皇上难道还要重新登基吗?若是如此,百姓会作何猜想?”

他居然已经将楚天奇放到了太上皇的位置,足见从里到外都承认了楚凌霄这个新皇。

楚凌霄的面上却是波澜不惊,只是轻轻摇头:“两位大人的意思本王明白,但父皇既然尚在人世,自然便是我东越国唯一的帝王,本王怎能如此不孝……”

“皇上此言差矣!”丞相依然不肯改口,“皇上为了诛灭叛贼而不辞劳苦,甚至不惜承受世人的误解,甘愿受如此大的委屈,正是忠孝两全、大忠大孝,必定会名垂青史,得后世景仰!”

楚凌云若是在此,必定会一鞋底飞过去让他闭嘴。拍马屁也打打草稿好不好?楚凌霄虽然是假登基,一切待遇却与帝王一般无二,哪里被世人误解,又哪里受什么委屈了?真正被误解受委屈是狼王!

面对两人大有恭维之嫌的话,楚凌霄的脸上依然没有多少表情:“本王身为父皇之子,为东越国劳苦是应该的,哪有资格名垂青史?而且诸位大人放心,将真相公之于众之后,本王依然会尽力缉拿三弟等一干叛贼,还东越国以太平盛世!”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眉头紧皱。沉默片刻,丞相接着说道:“臣等依然认为不妥,倘若真如御史大人所说,因为狼王一直不肯交出解药导致先皇……的确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骚乱,还望皇上三思!”—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楚凌霄眉头一皱,仍然摇头:“本王还是觉得……”

“皇上!”兵部尚书上前一步,加紧劝说,“丞相大人和御史大人所说的情况不得不防,依臣看来,将真相公之于众之事不如暂缓,先全力缉拿狼王等人!只要将其拿下,命其交出解药,先皇自可安然无恙,到那时皇上再恢复二皇子的身份。反之……皇上便仍是皇上,至少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人心惶惶!”

丞相与御史大夫立刻双双跪倒:“请皇上三思!”

二人既已下跪,其余人等自然忙不迭地跟上,一时喊声震天:“请皇上三思!”

楚凌霄沉默片刻,终于叹口气挥了挥手:“既如此,那就等将三弟等人缉拿归案再说,各位大人请起吧!”

“多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楚凌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这招以退为进,耍的很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