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石破天惊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09 字数:3400 阅读进度:282/419

端木琉璃笑笑,转身走了出去,并且把门关了过来。楚凌云并不曾急着提笔,只是一个人坐在桌旁,以手支颌,静静地回忆着他与端木琉璃从相识到如今发生的一点一滴,尤其是两人在一起度过的那些快乐的时光,一股淡淡的喜悦渐渐在心底弥漫开来,唇角更是露出了一丝动人的笑意……

出了房门,她也并未走远,就在院中的石桌旁坐着。门内的楚凌云毫无动静,她却并不着急。

过了好一会儿,秦铮从一旁走了过来,一眼看到她不由笑了起来:“王妃在这里赏风景啊,怎么这么悠闲?王爷呢?”

“里面。”端木琉璃抬手指了指,“我跟他打了个赌,如今正在等结果。”

秦铮瞬间兴趣大增,干脆坐了下来:“打赌?什么赌?我能听听吗?”

端木琉璃刚刚将经过简述一遍,便听一声门响,楚凌云提着两张纸走了出来,双眉一挑:“我写好了。”

说着他上前将两张纸摆在石桌上,接着抱臂站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秦铮凑过去左看右看,却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同,便好奇地趴到了楚凌云的耳朵边:“王爷,你悄悄告诉我,哪一张是你高兴的时候写的?”

楚凌云笑笑,凑过去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个字。秦铮连连点头,等待着端木琉璃的鉴定结果。

端木琉璃仔细看了片刻,信心十足地说道:“这张纸上的字运笔苍劲有力,笔画流畅自然,单字笔画连笔较多,字的搭配比例自然到位,单字笔画过渡自然,运笔轻重缓急体现明显,自然是在你身心愉悦的情况下写的,至于这一张……”

几个字出口,她突然愣了一下,又仔细看了几眼,便抬头苦笑了一声:“凌云,你耍我?这张分明也是在你满怀喜悦的情况下写的,你根本就没有回忆什么令你愤怒的事,是不是?”

楚凌云原本还唇角含笑,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可是听到这里,他的笑意却是一凝:“既如此,你的猜测很可能就是事实!”

方才他的确是打算变换两种心情,写两张字出来让端木琉璃分辨一下的。可是当他写完第一张,却灵机一动,顺手把第二张也写完了。如果这样端木琉璃都看得出来,那就说明圣旨她也没有看错。

端木琉璃笑笑:“这回你总算相信了吧?换句话说,从一开始你就是对的,这根本就是个阴谋!”

楚凌云脸上的笑意已经完全消失,眼中闪烁着一抹冷锐:“如果是阴谋,对方的目的是什么?还有,他究竟是如何把父皇害成这个样子的?他为何不直接把父皇害死,而要留下他一口气呢?”

端木琉璃脑中灵光一闪,立刻开口:“因为只要父皇还有一口气,你就不能即位为帝!”

楚凌云微微一怔:“你的意思是说,他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让我当皇帝,只不过是利用我?”

秦铮不由摸了摸下巴:“这个人究竟是谁?他做这一切到底有什么目的?”

三人各自沉默下去,百思不得其解。叹了口气,秦铮没话找话:“王妃,你这看笔迹揣测心情的本事跟谁学的?”

端木琉璃正在走神,顺嘴吐出两个字:“教官。”

秦铮一愣:“谁?”

端木琉璃回过神来,面不改色:“我说,要你管。”

秦铮挠头:“我觉得吧,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端木琉璃笑笑:“被你听出来了?厉害,惭愧。”

秦铮几乎抓狂,楚凌云已淡淡地开口:“我说,事情还不够紧急是不是?”

二人住口,回头看他一眼:这不都是跟你学的吗?端木琉璃吐出一口气:“再紧急又能如何?对方若真的只是借你拖延时间,便不可能一直按兵不动。只是不知他一旦动起来,会是怎样的惊天动地?”

此时的三人怎么都没有想到,不久之后他们就知道对方的行动是如何惊天动地了,而且这行动采取得未免太快了点。

国不可一日无君,皇上既然病重垂危,楚凌云又被立为太子,自然该由他暂时主持朝政。第二天一早,群臣便先后赶到,跪拜见礼:“臣等参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楚凌云摸摸鼻子:“各位大人不必多礼,请起。”

群臣谢恩起身,分立两旁,内侍便轻咳一声上前:“太子殿下有旨,有本启奏,无本……”

“慢着!”

最后两个字还未出口,便陡然听到一声深沉的厉喝传来,众人不由一惊,纷纷转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才发现二皇子楚凌霄已经出现,面色阴沉似水!

楚凌云目光一凝,心头瞬间掠过一抹奇异的感觉:“二皇兄,怎么了?”

“怎么了?这话似乎应该我问你!”一贯不食人间烟火的楚凌霄眼含怒意,再也不是平日那副身在方外的淡然,“来人!请父皇!”

一声令下,群臣登时哗然:什么?皇上?他不是病重垂危了吗?二皇子将他请出来做什么?

片刻之后,只听一阵脚步声响,已有数名内侍抬着斜倚在塌上的楚天奇迈步而出!他虽脸色蜡黄,双唇惨白,一副垂死之态,但却的的确确是睁着眼睛的!

皇上果然已经清醒,这么说他已经没事了?这可真算得上是一件大喜事!群臣各自对视,顿时齐齐地松了口气。

楚凌云早已起身,目光闪烁:“父皇没事了?”

“你很失望?”楚凌霄冷笑,“也是,父皇一旦清醒,你的阴谋便会落空,你当然会失望!”

……我的耳朵没问题吧?方才这几句话并不曾听错是不是?怎么二皇子的意思好像是说,皇上病重是琅王的阴谋?

因为太过震惊,众人反而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楚凌云眼中锐芒一闪,垂在身侧的左手不自觉地扶住桌沿,手指则以不为任何人察觉的方式在桌面上轻轻敲了几下:“二皇兄在说什么?我听不太懂。”

楚凌霄的脸色越发阴沉,咬牙一声冷笑,他并不曾急着回答,反而命内侍取了文房四宝,呈到楚天奇面前:“父皇,如今文武百官都在场,您有什么话但请直说,儿臣保证绝对没有人能再伤害您分毫!”

楚天奇斜倚在榻上,剧烈地喘息着,可那喘息声却如同破裂的风箱发出来的,听在耳中说不出的难受。只需听到这种声音,便知此人恐怕命不久矣!

何况他虽然睁着眼睛,浑身却瘫软无力,简直就是一滩烂泥,若不是龙袍的束缚,恐怕早就淌得满地都是了!

费力地看看面前的文房四宝,又慢慢把目光转移到楚凌霄脸上,楚天奇的喘息声更加急促,眼中更是闪烁着浓烈的怨愤和不甘。

楚凌霄叹口气,干脆在他面前蹲了下来,温和地说道:“父皇,儿臣知道你有很多话要说,如今当着大家的面,把你想说的都说出来吧!”

说着他又转头面对众人,简单地解释了几句:“各位大人,父皇虽然已经清醒,却无法开口说话,而且动弹不得,只有右手还能勉强活动,只能长话短说。”

众人纷纷点头,越发好奇楚天奇究竟想说什么,他究竟遭遇了什么,为何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那么愤怒?难道真的是琅王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楚天奇紧紧盯着楚凌霄的脸,好一会儿之后才慢慢把目光转到了楚凌云脸上,眼中刹那间掠过千言万语,却苦于一个字都说不出!

楚凌云目光一凝,楚天奇却已经收回目光,拼尽全身的力气拿起楚凌霄递过来的笔,抖抖索索地在纸上写下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圣旨是假,云儿害朕!”

“什么?”楚凌霄瞬间变了脸色,一把抢过那张纸刷的在楚凌云面前展开,“三弟,居然是你?”

雪白的纸上,八个大字清清楚楚,尽管扭得不成样子,连三岁孩童写出来的字都不如,却终于令群臣发出了震天的惊呼:“啊!这……”

果然,果然一切都是琅王的阴谋!尽管那么令人难以置信,但此事乃是楚天奇亲口所说,怎么可能有假?

“不可能!”一片震惊和寂静之中,楚凌溪突然大叫了一声,并且不顾一切地往前冲了几步,急切地说着,“父皇,您是不是弄错了?三哥怎么可能会害您呢?您一定是弄错了对不对?”

楚天奇的眼中有着明显的痛苦,然而除了急促紊乱的喘息,他仍然什么都说不出,只有嘴唇在不停地剧烈颤抖着。

不过似乎被楚凌溪提醒,楚凌霄皱了皱眉,将那张纸暂时放在一旁,转身对着楚天奇问道:“父皇,六弟说的有道理,您是不是真的弄错了?照理来说,三弟的确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奇怪的是,不管众人是怎样的反应,楚凌云本人始终没有说过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既不如何惊讶,也不怎样愤怒。见他如此,众人不禁纷纷猜测,琅王这是何意?是为了证明自己问心无愧,还是绝没有想到皇上居然还能清醒过来,因此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