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书信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08 字数:3593 阅读进度:279/419

床上的楚天奇依然毫无声息,仿佛一具尸体,甚至连胸口的起伏都轻微到难以察觉。宁皇后怔怔地看着他,只觉脑中已经一团混乱,根本什么都无法思考。

就在这漫长的等待中,门口终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所有人都惊喜不已地回头看去,端木琉璃已经在楚凌云的保护下刷的窜了进来:“怎么回事?父皇怎么了……”

一句话没说完,她险些被房中那股浓重的血腥味熏得背过气去,再看到床上的楚天奇,她更是不由变了脸色!

楚凌云同样神情凝重,眸中闪烁着一抹隐隐的锐利。不过不等他开口询问,宁皇后已经咬紧牙关,尽量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情况:“皇上昨夜一人安睡,今早迟迟未起,幸亏昨日他曾派人传召二皇子入宫议事,二皇子赶到时发觉情况不对,入内查看才发现皇上已吐血昏迷,便召了太医前来。太医说皇上所患乃是肺疾,而且已经……药石无效。”

端木琉璃闻言立即了然,当下二话不说,立刻上前查看。

经过一番诊断,她的眉头跟着皱了起来。初步判断的确如太医所说,楚天奇患的乃是肺疾,用现代医学名词来说就是肺梗塞,而且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地步,几乎要危及性命了!

见她一直沉默不语,宁皇后当然急得要命,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琅王妃,皇上的情形究竟如何?难道真的已经……”

端木琉璃不知该怎么回答。依楚天奇如今的情况,只靠药物恐怕已经真的无效,可是在现有医疗条件下,做手术又不太可能,怕是真的有些难办。

而且经过进一步的检查,她突然发现楚天奇的状况有些奇怪,似乎跟正常的肺梗并不完全一样,但究竟哪里奇怪,一时之间她又实在看不出来。

大约是看出情形有些不对,楚凌云上前两步:“琉璃,怎么了?父皇的状况究竟如何?”

端木琉璃摇了摇头:“父皇这肺疾有些奇怪,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不过可惜,我看不出究竟哪里不对劲。”

楚凌云眼中微光一闪:“秦铮。”

“是!”

随着一声应答,秦铮已闪身而入,直接来到了床前。虽然楚凌云什么也不曾说,但长久以来形成的默契告诉他,他的任务就是查看一下楚天奇出现此等状况的原因是不是中毒。

端木琉璃早已起身让到一旁,众人更是屏息凝视,关注着秦铮的一举一动。秦铮心无旁骛,用尽十八般武艺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最后才直起身子对着楚凌云摇了摇头。

楚凌云了然:不是中毒?这么说父皇真的是因为肺疾才吐血昏迷,危在旦夕的?

转头看向端木琉璃,他沉吟着说道:“琉璃,父皇这病,你真的没有办法?”

端木琉璃眉头紧皱,到底还是摇了摇头:“至少目前,我半分把握都没有,而且我先把丑话说在前面,父皇病情严重,随时都有可能……所以我绝不敢保证一定能把父皇治好,万一……则不能把责任都推在我身上。如果你们答应,我会尽力一试,反之,我连试都不必试。”

并非她想要推卸责任,而是她向来什么都做,就是不做冤大头。

此言一出,现场又是一片长久的沉默。连一向化腐朽为神奇的神医琅王妃都说出了这样的话,岂不是说楚天奇……

宁皇后咬了咬牙,自然不敢擅自做主,转头看向了楚凌云和楚凌霄:“两位皇子意下如何?”

楚凌云看向楚凌霄:“二皇兄觉得呢?琉璃毕竟是我的王妃,这种事我不好拿主意,必须得避嫌。”

这话也在情理之中,楚凌霄略一沉吟:“三弟妹当真半分把握都没有?”

端木琉璃毫不犹豫地点头:“没有。二皇兄了解我,但凡治得好,我向来不遗余力,只是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父皇究竟是怎么回事。”

楚凌霄依然沉吟:“也就是说,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端木琉璃点头:“可以这么说。”

楚凌霄左思右想,终是难以抉择,不由叹了口气:“这样吧,皇后娘娘和各宫主子都已在此,不如请其余皇子也入宫,大家一起商议之后再作出决定。”

目前看来,只能如此了。当下宁皇后强忍悲痛,分别派人去请其余皇子入宫。几人接到消息自然大吃一惊,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所有相关人等很快便聚集一堂。

见人已到齐,楚凌霄便将情况说明,要众人表决。几位刚刚赶到的皇子早已面面相觑,哪里说得出话来?

除了楚凌云和楚凌霄,如今还留在京城中的也只剩下了六皇子、八皇子、九皇子三个人,三人都尚且年幼,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哪里敢随便做什么决定?

见众人一直保持沉默,楚凌霄不由皱了皱眉:“如何,你们倒是说话呀!”

片刻之后,六皇子楚凌溪终于开了口:“二皇兄,你的意思是说,如果让三皇嫂给父皇治病,父皇有可能过不了这一关,但若不让三皇嫂试一试,父皇同样难逃这一劫,是不是?”

楚凌霄微微叹气:“不错,至少目前为止众太医都束手无策,若只是这样等着,父皇恐怕撑不了多久。”

楚凌昭沉吟着:“但若让三皇嫂一试,说不定还有康复的可能?”

“我没这样说。”端木琉璃立刻打断他,“我已经反复声明,只会尽力一试,但半分把握都没有,所以也有可能是经过我的治疗之后,父皇的情形比现在更糟。”

八皇子楚凌昭哼了一声,语气中隐隐有一丝不屑:“既然如此,何必让父皇冒这个险,倒不如让太医试着给父皇开些药,说不定父皇还有救。”

楚凌霄眉头紧皱,许久之后才最终作出决定:“我看这样吧,请三弟妹和众位太医一起商议着开出一个药方,给父皇试试看效果如何。倘若真的有效,那自然最好,如果比现在更糟,自然也并非哪一个人的责任,如何?”

在如今的情形下,这无疑算得上唯一的选择,是以包括宁皇后在内,众人都点了点头。

当下端木琉璃与众位太医立刻凑到一起,经过一番商议,终于开出了一张药方。所谓商议,其实也是以端木琉璃的意见为主,众太医本身就已束手无策,自然拿不出多少有价值的意见。

幸亏端木琉璃也并不曾指望他们,只是根据自己的检查结果开了张药方出来,又交给众位太医看了看。众人一见这药方,发现药性十分温和,就算不能救回楚天奇的命,至少不会有太大的副作用,当下便点头表示通过。

宁皇后见状便叫来侍女,命她去照方抓药,而众人都退在一旁,安静地等待着。

等待的间隙,楚凌云已经走到楚凌霄的身边:“二皇兄,父皇叫你回来做什么?”

“不知道。”楚凌霄摇了摇头,“他只是说有事与我商议。”

楚凌云点头,不再做声。很快侍女便把药煎好端了过来,宁皇后上前接过:“本宫来吧,你退下。”

凝贵妃早已上前相助,小心地将楚天奇扶了起来,然后一手将枕头往里推了推,在床头落座,让他的上半身靠在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则轻轻扶着楚天奇的脑袋,方便宁皇后把药喂进他的嘴里。

可是陷入昏迷的楚天奇双唇紧闭,牙关紧咬,根本喂不进去。宁皇后急得眼泪直流:“这样不行,你试试能否让皇上张开嘴。”

凝贵妃想了想,捏住楚天奇的两颊一用力,果然成功地让他松开了咬紧的牙关,并且微微张开了嘴。宁皇后大喜,顾不得擦一擦泪,赶紧舀起一勺药喂了进去。

可是楚天奇根本就没有意识,自然无法吞咽,药汁顺着他的嘴角流出,洒的到处都是。忙碌了半天,也不知道他到底吃下去了多少,目测看来,一定是洒出来的比较多吧。

两人已经尽了力,宁贵妃只好起身替他整理了一下枕头,并扶着他重新躺了回去。而就在此时,她突然发现枕头底下居然有一道圣旨,还有一封写好的书信,信封上写着几个字:霄儿云儿亲启。

这是怎么回事?凝贵妃皱了皱眉,立刻转身说道:“二皇子,云儿,你们快过来看!”

两人闻声上前,看了那封书信一眼,楚凌云已经开口:“二皇兄,你快看看,或许是父皇有什么交代。你不是说他叫你回来有事商议吗?”

楚凌霄点头,将那封信拿了起来:“这是父皇写给我们两人的,我们一起看。”

楚凌云点头,楚凌霄已经把信拆开,抽出了里面的信纸。信上的内容其实并不复杂,楚天奇说这几天他偶尔会感到胸痛,咳嗽,虽然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不适症状,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认为有些事情必须得早做打算,以免将来有任何意外发生时会措手不及。

因此他已经写好了一道圣旨,明天……也就是今天他会将圣旨藏在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而这个地方他只会告诉楚凌霄和楚凌云两个人。一旦将来他有任何不测,两人便可一同将圣旨取出,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宣读圣旨上的内容。

显然,这封信和枕头底下的圣旨都是他昨天晚上写好的,只是还未来得及将圣旨妥善藏好,他便突然病重昏迷。

而在如今所剩的众位皇子之中,自然是老成持重的楚凌霄和战功赫赫的楚凌云最值得托付,他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在再正常不过。

为了消除众人心中的疑惑,楚凌霄将信上的内容当众宣读了一遍,众人纷纷恍然的点头,各自将目光投到了那道圣旨上,帝王究竟做出了怎样的决定?是出人意料还是意料之中?